第11章 被暗算了

站在公主府前的陈浩,直到李治和李明达兄妹二人消失在他视线之中,这才转身返回到公主府之内。

跟在陈浩身后的孙老管家,把公主府的大门从里面关闭上之后,便一路小跑着跟上前去,毕恭毕敬地问询道:“驸马,您请了早膳了没?”

被孙老管家这么一问,陈浩不知是不是出于条件反射,肚子就开始“咕噜咕噜”地叫个不停。

“没,还没呢。”陈浩一边用手抚摸着他干瘪的肚子,一边略显尴尬地回答道。

跟在旁侧的孙老管家,当即就打着“请”的手势,弓着身子,继续恭敬有加地说道:“请驸马随我到后院的正房稍事歇息,老朽这就叫让下人在后厨为驸马准备早膳的饭食。”

在孙老管家的引领之下,跟在后面的陈浩,用了大抵半刻的功夫,便来到了后院的主屋之内。

刚迈进主屋之内,孙老管家便躬身告辞,偌大的主屋之内,便只剩下了陈浩他一个人。

让陈浩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处原本属于长乐公主的府邸,竟然是一座三进三出的大宅院,若是慢步而行,从大门口走到后院的主屋之内,至少也得一刻的功夫。

站在主屋之内的陈浩,四下里打量了一下,这他娘的根本就不是男人住的地方,这分明就是女子的闺房,说的再具体一点儿,这间主屋就是长乐公主生前的闺房。

原本陈浩还想在主屋之内参观一番呢,一想到这主屋是长乐公主的闺房,当即就退了出去。

“驸马,你怎不在主屋当门的客厅里坐下呢,怎站在主屋门口,这是作甚?”带着两名丫鬟走到主屋门口的孙老管家,见此情景,便上前向陈浩问询道。

立于主屋门口处的陈浩,觉得自己当着两个十几岁小丫鬟的面作答有些难以启齿,便附在孙老管家耳畔轻声细语地说了一番。

听闻此言,孙老管家便微微点了点头,觉得陈浩说的不无道理,思忖了两下后,便试探着问询道:“既如此,驸马若是觉得住在主屋不妥,改住在主屋西侧的耳房可好?”

对于此时的陈浩来看,只要是不让他住长乐公主生前的闺房,哪怕是让他睡柴房都行,当然了,身为驸马的他,不会有人真的会让他睡柴房的。

当孙老管家话音刚落,陈浩就忙不迭地点头应允道:“好好好,孙老管家,我就住这主屋西侧的耳房。”

于是,在孙老管家的引领下,便把陈浩带到了距离主屋不过三丈远的西侧耳房之中,那两个丫鬟也跟上前去。

只见这两个丫鬟,每个人的手上都端着一个餐盘,上面放着一碗稀粥,两只白面馒头,以及三碟小菜,放在了耳房中的圆桌之上。

孙老管家摆了摆手,把那两个端来饭食的丫鬟打发了出去,他面露难色地向陈浩深表歉意道:“驸马,今日的早膳,只有一碗稀粥,两只白面馒头,还有三碟小菜,多有怠慢,还望驸马莫怪。”

自打昨日傍晚穿越而来,陈浩就一直饿着肚子呢,他看到饭食已经上桌,便坐下来,似乎忘却了旁边还有一个孙老管家在场,就旁若无人地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不怪,不怪,只要能够有口吃的填饱肚子就成,我的要求不高。”陈浩在干完了一只白面馒头之后,放下碗筷冲着站在旁侧的孙老管家摆了摆手,满不在乎地说道。

听完陈浩的回应,孙老管家当即就对此大惊失色,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偌大的公主府在过了一年多的功夫之后,好不容易迎来了一位新主人,竟然对于生活品质要求如此之低,禁不住让他摇了摇头。

要知道,在长乐公主身前住在公主府之内的时候,一日四餐,即早膳、午膳、晚膳和夜宵,每一顿饭食,尽都是山珍海味。

而今,自打去年长乐公主去世之后,这偌大公主府不但奴仆从此前的二百多号人,下降到如今的二十多号人,这伙食标准也是一落千丈。

这些尚且不论,他们二十多号人的工钱,都被拖欠了一年有余,因为长乐公主在去世之后,公主府就被下诏定为禁足之地,留守在此的所有人都不得离开公主府半步,他们的生活日用品,则是由宫中派专人送来,每半月来一趟,且按量配送,每人一份,不多也不少。

不到一刻的功夫,陈浩就把一碗稀粥、两只白面馒头和三碟小菜,吃的是一干二净,却也只有六七分饱,他便扭头对站在旁侧还未离去的孙老管家,摆出驸马爷的架势,吩咐道:“孙管家,本驸马的肚子还没有填饱,命你再派人从东厨再去拿一碗粥、一只白面馒头,还有两三碟小菜。”

听完陈浩的吩咐,立于一旁的孙老管家却面露难色,当即躬身施礼,有些难为情地说道:“启禀驸马,就你方才所持的饭食,则本是老朽所用,东厨之内已无多余的早膳饭食。若是驸马还想吃的话,就得从晚膳的里面挪出来饭食,到了食用晚膳时,那必然会有人饿肚子。”

看到孙老管家一脸诚恳的样子,不像是在撒谎,陈浩便向孙老管家问询公主府的饭食供应一事,孙老管家觉得既然太子殿下带了圣人的口谕,不仅把长乐公主府改为晋阳公主府,又给他们安排了晋阳公主的驸马作为公主府的男主人,便就壮大着胆子,在陈浩面前打倒了一番苦水。

倾耳聆听的陈浩,看到孙老管家说到动情处还一副老泪纵横的样子,不免动了恻隐之心,待孙老管家娓娓道来完毕,他当即就拍了一下大腿,信誓旦旦地夸下海口道:“行了,孙管家,您老放宽心便是。

“等下你离开耳房的时候,便向公主府所有的下人们通知一遍,就说三日之后,我给大家伙儿所有人补发一年的工钱。

“还有,既然你是这公主府的管家,就由你负责统计一下,补发公主府所有人一年的工钱,总共是有多少钱。还有每个人的工钱明细,都核算一下,就有劳孙管家……”

不等陈浩把话说完,孙老管家便从袖口之中拿出来一本小册子,双手递到了陈浩的面前,笑嘻嘻地说道:“请驸马过目,这本便是账簿,依照上面统计的工钱多少,为公主府内每个人补齐一年的工钱便是。”

迟疑了一下后,陈浩从孙老管家的手中把那本账簿接了过来,暗自在心里头咬牙切齿道:孙老管家,你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竟然早就在这儿等着我呢,方才在我面前哭穷十有八九也是假的,日后,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老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