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我是阿郎

由于长乐公主的府邸就位于崇仁坊的西北角,而崇仁坊紧挨在皇城的东边,中间只隔着一条街道而已。

从承天门赶来的李治,陈浩和李明达三人,分别骑着两匹马,往东向经过大兴宫的长乐门,便从皇城和永兴坊中间的南北大街上,从北向南,以此经过延禧门和景冈门,再从崇仁坊的西北进入,经过崇仁坊内的十字大街,拐进北大街,再兴哥三十多长,位于街道西侧处,便是长乐公主府。

现今便是公元644年,贞观十八年,长乐公主则是在去年香消玉殒,年仅23岁,虽早已嫁给长孙无忌的长子长孙冲为妻,而他们夫妻二人更多的时候则是在长孙府内生活居住。

值得一提的是,长孙无忌的府宅也在崇仁坊之内,位于西南角,如果从坊内的是十字大街来估算长乐公主府和长孙无忌府之间的距离,应该不足三百丈远。

自打长乐公主去世之后,这一座宅院便就空置荒废,只有十几个家丁和丫鬟负责看守,长孙无忌和长孙冲父子二人,便把长乐公主生前的这一处宅院退还给了唐太宗李世民,免得再触景生情。

用了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李治、陈浩和李明达他们三人,分别骑着两匹快马,就行至到了长乐公主府邸大门前,而红漆斑驳的大门则是紧闭着的。

坐在李明达身后马背上的陈浩,便听到行在前头的李治,勒住马缰大喊了一声“吁”后,马便很是听话地停了下来,李治便翻身下马,牵着马前去敲门。

行至近前的李明达,也大喊了一声“吁”,随即便扭头过去,对站在她身后的陈浩,提醒道:“好了,陈浩,长乐公主府到了,你的手也可以松开了,我要下马。”

听完李明达的提醒,陈浩才意识到他此时此刻,双手还在紧紧地环抱着李明达的小蛮腰,便赶紧把手松开,脸颊上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其实,这也怨不得陈浩,从承天门这一路行来,尽管李明达行在李治的后边,由于这是皇宫和皇城都是禁地,四周街道的行人并不多。

在行人稀少的宽阔街道上,李明达骑起马来也是颇为有速,再加之,长安城的街道除了朱雀大街颇为平坦,还用石板铺就之外,其他的一些街道,绝大部分都是土路,就算是铺就了一些石板,地上也是坑坑洼洼凹凸不平。

在马背上感到极为颠簸的陈浩,觉得他若是不紧紧抱住身前的李明达,估计行不了三五丈远,他就得从马背上摔下来不可。

否则的话,陈浩这个谦谦君子,怎么会占李明达一个小姑娘的便宜呢,更何况,李明达还是金枝玉叶的公主,他也是被逼无奈。

待陈浩松开双手之后,李明达便就快速地翻身下马,当他准备牵起马绳往前行走时,却发现陈浩并未下来,依然骑在马背之上。

“陈浩,我方才不是都已经说了么,长乐公主府到了,你快些下马,别让走在前头的阿兄等着急。”牵着马缰的李明达便转过身去,冲着骑在马背上的陈浩,没好气地催促了一番道。

面对李明达的催促,陈浩则是一脸无奈地回答道:“公主殿下,我……我不……不知该如何从……从马背上下来,还望公主殿下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再帮我一把,把握从马背上扶下来呗!”

轻轻地摇了两下头之后,李明达便走了过去,用手抓着陈浩的腰部,使劲往下一拽,就把骑在马背上的陈浩给拽了下来,就跟老鹰捉小鸡一般容易。

双腿落地之后的陈浩,待李明达松开了手,顿时,被眼前这个年仅十二岁的小姑娘给惊到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还是,昨日在立政殿后堂的榻上生命垂危昏迷不醒的李明达,再被他救醒了以后,竟然如此孔武有力,连他这个成年男子都比不过她,立马就自渐形秽。

李氏一脉本就是胡人血统,李氏子孙无论男女,皆是从小培养他们的尚武精神,就算是长孙氏也是胡人血统,十二岁的李明达骑马打猎已然驾轻就熟,双手孔武有力,对付陈浩这个文弱书生自然是绰绰有余。

“铛铛铛”地敲了三下门环后,过了片刻的功夫,大门便从里面打开,一位老翁见到门外的三位客人,两男一女看上去虽颇为年轻,却衣着光鲜,绝非凡人。

尤其是,这位老翁看到站在中间的少年身着淡黄色的蟒袍,只是打量了两眼,便跪伏于地,拱手施礼道:“不知太子殿下前来登门造访,老朽有失远迎,还望太子殿下勿怪。”

长乐公主在去年过世时,根据她生前的夙愿,便在这长乐公主府内举办了声势浩大的丧事,李治作为太子,李明达作为公主,自然也都出席了他们俩阿姊的丧礼。

这老翁便是长乐公主府的老管家,姓孙名承,已过知天命的年岁,在长乐公主府已有十余载,从原本一个小小的家丁,混成现在的管家,也颇为励志。

站在陈浩和李明达中间的李治,不怒自威地朗声宣布道:“孙老管家,不必如此拘礼。今日我到访公主府,便是圣人传一个口谕。从此刻起,这公主府便有了新主人,他便是站在我左侧的驸马都尉陈浩,你们公主府的所有人都要听命于他。

还有,打今日起,这宅子便不再叫长乐公主府,改为晋阳公主府。站在我右手边的便是晋阳公主,他昨日刚与驸马在宫中完婚。

“鉴于圣人与晋阳公主他们父女二人舐犊情深,晋阳公主还要在圣人身边多陪伴一段时日,在此期间,驸马先一个人住在这里,你等都要好生伺候,不得有误。”

跪伏于地的孙老管家,当即就先行了一个大大的叩首礼,再应答道:“老朽领旨谢恩。请圣人放心,请太子放心,请公主放心,我代表公主府上上下下二十余个仆人,在此保证绝对伺候好驸马,听命于驸马的吩咐。”

随后,李治便把跪伏于地的陈老管家扶起身来,再跟陈浩摆手挥别,带着李明达转身离去,尽管李明达一步三回头,最终,李治和李明达兄妹二人,还是各骑着一匹快马,离开了长乐公主府。

不,从此时起,便是晋阳公主府,而在名义上还是驸马的陈浩,便是这一处大宅子的男主人,宅内的家丁和丫鬟,都要尊称他一声“阿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