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魂穿大唐

公元644年,即贞观十八年的深秋时节某日傍晚戌时许,唐朝都城长安大兴宫(公元710年改称太极宫)立政殿后堂之内。

躺在床榻上的陈浩,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咚咚咚”响个不停的鼓声,处于沉睡之中的他,立马就被惊醒了过来。

待陈浩坐起身来,揉了几下惺忪的睡眼,突然闻到了嘴巴里面散发出来的浓重酒味,这才回想起来,他先前在大学校园后门的一个小饭馆之内,正在跟同宿舍的三个好兄弟喝酒聚会呢。

由于是放完暑假开学报到的第一天,已经上大二的陈浩,跟在宿舍同住的三个好兄弟出来放松一下,毕竟,来自天南海北的他们,互相之间一个暑假都没有见面,明天就要正式上课了,今天傍晚时分就出来打打牙祭,聊聊闲天,说说心事。

年轻就是好,刚二十岁或者二十出头的他们四个人,都是拿着小碗喝酒,好在酒精度数是38度的稻花香,不一会儿的功夫,每个人两碗白酒下肚。

这一碗酒大概有三两左右,这两碗酒下去便是六两左右,包括陈浩子在内,他们四个人都喝得有些醉意了。

喝得起兴之际,难免说起话来就会声音大,不知为什么就跟旁边桌上的五个同大学的校友发生了言语上的冲突。

旁边桌上这五个人,他们喝得醉意更浓,说起话来骂骂咧咧,王龙就提醒他们五个人说话放干净一点。

结果,这五个人非但继续出口成脏,还变本加厉,骂的更加难听,这就让王龙和其同桌的其他三个舍友不高兴了。

最后,就酿成了在人数上四对五的打架斗殴,可谓是一番恶战,在酒劲的作用之下,陈浩一马当先,手中拿着一只空酒瓶,就冲着对方骂得最凶的那个人头上砸了过去。

结果,对方的那个被袭击者,不等陈浩把空酒瓶砸来,就先下手为强,抢先一步把陈浩手中的空酒瓶给夺走了。

不仅如此,对方的这个被袭击者,竟然还拿起夺走的空酒瓶,“咣当”一声,狠狠地砸在了陈浩的脑袋上。

紧接着,陈浩便脑袋见血,当场就昏倒晕厥了过去……

回忆至此,陈浩赶紧用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抚摸了一遍之后,竟然发现脑袋完好无损,又接着抚摸了两遍,还是发现脑袋一点儿皮都没有破。

正所谓“事不过三”,这脑袋上没有流血也没有口子,便让陈浩开始感到疑惑,他刚才的回忆到底是幻想呢,还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呢,让他不置可否。

可是,陈浩抚摸了三遍自己的脑袋后,却发现了另外一个情况,那就是原本留着板寸发型的他,竟然变成了一头长发。

随后,陈浩环顾了一下房间内侧的四周,就有了更大的发现,此时此刻的他,按理说,被人拿酒瓶子爆了头,应该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才对。

而此时的他,却躺在了一张古代的床榻之上,整个屋子里面点燃着几十盏烛台,没有电灯,房间内的摆设古色古香,完全是一个古代的环境。

陈浩挪动了一下身子后,躺在床榻外侧的他,扭头往床榻内侧一看,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在床榻的内侧,竟然躺着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儿,模样长得俊秀艳丽,却微施粉黛,还涂抹了腮红口脂,顺着高髻,头戴金钗,身穿绿色的吉福,想必定是古代大户人家的小姐。

不过,让陈浩感到大为不解的是,这位看上去尚且年幼的大户人家小姐为何穿着一身绿裳呢,打扮得跟个新娘子似的。

等到陈浩自己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却穿着一身红裳后,立马就大惊失色,暗自心道:自己该不会是被对手拿着酒瓶爆了头,然后就死掉了来到阴曹地府,娶了一个小姑娘为妻吧。在古代,女子十二岁就可以嫁人啦!

想到这里,陈浩赶紧从床榻上爬了下来,却发现床榻下面并没有拖鞋,他便光着脚来到距离床榻两丈开外的梳妆台前,因为上面有一面圆形的他铜镜。

通过这面铜镜,陈浩这才看到现在的自己已经改头换面,长相跟以前一点儿都不像,跟刚整过容似的,倒是现在的他生得更加俊朗一些,剑眉星目,鼻若悬胆,唇若涂丹,皮肤略白,活脱脱一个古代的美男子。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陈浩现在的身材倒是显得有些消瘦,个头还可以,完全称得上七尺男儿。

正当陈浩在铜镜之前,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暗自在心里头五味杂陈之际,便听到“吱呀”一声,后堂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避之不及的陈浩,赶紧转过身去,背对着梳妆台上,他抬头一看,便看到一个宫女装束的年轻女子缓步走了进来,顿时,便让他慌了神。

“婢子,拜见驸马!”宫女行至陈浩身前,赶紧躬身施礼,恭敬有加道。

听到眼前这个宫女装束的年轻女子称呼自己为“驸马”,陈浩当即就吓了一个大跳。

愣神了两下后,陈浩随后疑惑不解地问询道:“你为何称我为驸马?”

面对陈浩的问询,站在原地不敢动弹,继续躬身施礼的宫女,如实作答道:“启禀驸马,婢子是侍奉晋阳公主的宫女,今日午时许,便听闻驸马在平康坊的北坊门揭下圣人招婿的皇榜,太史承李淳风为驸马跟公主算了一卦,觉得你们二人生辰八字甚为契合,圣人便招你做了驸马。

“约莫一个时辰之前,驸马便与公主在这立政殿内,随未拜堂,却也成了亲。由于公主殿下贵体抱恙,圣人并未在长安城内为公主和驸马举行盛大的婚礼,听说等到公主殿下贵体无恙后,便在大兴宫的太极门前大摆宴席,为驸马和公主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

待眼前的这个宫女回答完毕,陈浩暗自心道:这个宫女说到了李淳风,还有晋阳公主,以及圣人,还有大兴宫、太极门和平康坊。自己若是没有猜错的话,我应该是穿越到了大唐的贞观年间,圣人便是唐太宗李世民,晋阳公主就是李明达,太兴宫就是后来的太极宫,李淳风就是弄出推背图的神人。

念及至此,陈浩又问询道:“那你可知我叫什么名字?”

“驸马莫要开婢子的玩笑,驸马名讳叫做陈浩。”宫女先是愣了一下神,随即怯生生地回答道。

听完宫女的回答,陈浩马上就长舒了一口气,觉得他即便是改头换面,成为了生活大唐贞观年间的古代人,好在他既没有改名也没有改姓。

突然在这个时候,陈浩觉得自己既然穿越到了一千多年前的大唐贞观年间,成为了给自己同名同姓的一个古代男子,为何却没有这个古代男子的任何记忆呢,难不成自己就是传说中的“魂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