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钰儿出生
  • 祝钰儿
  • 弥勒的孩子
  • 1840字
  • 2022-06-22 21:14:29

这天,是祝正德的太太黎华跃的头胎嫡女百日宴,祝家红绸挂上梁,红毯出门千米,迎来送往,蜀口的达贵一一都收了帖子,前至道贺。

“要说这生男大摆宴席还算合情理,这生女公子……也如此大办?”

“呵呵,哈,人家夫人是黎大人的嫡女,不管生啥,不也得这么办”

“哎……哎,这大白天的,怎么,怕人把你当哑巴不成!”

听见来贺的两个小粮商管不住口,王管家立即虎起来脸“我家夫人诞了位女子,您二位还进吗”

“进,进啊,您看,王兄,这启口无德,见谅,见谅……”

王管家懒得计较,淡淡的一句“那请西堂贺坐.”

这时,远远的来了一方官车,一马两轮,翻盖饰图有翻浪花样,这只有当地巡抚大人才有资格,王管家赶紧去内堂通告祝正德,出门前迎。

祝正德一听是官车,知是丁璧大人,快步走向大门,又急忙忙地奔至官车眼前,停住,做了礼

“可是丁大人,小人祝正德在此恭候”

“喔,还没到你宅门,祝东家,这是客气了”

“您如此厚爱,敝人惶恐”

“呵呵,收到了黎大人的帖子,这华跃生女,我是要来看看的”

“停车吧,我与祝统策走几步”

车夫急忙勒住马,丁大人贴身的家士吴劲,扶着丁璧下了车,祝正德恭敬的杵在傍边

“祝统策,这红毯有千米吧,不愧是你祝家得千金呐”

祝正德一惊,这刚刚抗元拿出了一万的银子,不是个小数,这丁大人是要责怪花费奢侈,也无言以对了……“华跃这十年也没诞下儿女,这是头胎,也为夫人欢喜”祝正德迅速用黎华跃挡了一下“嗯,这孩子,来得不易啊……”丁大人好像不甚责怪了,提起黎华跃,他与其父黎赓是世交,巡抚的位置还是黎赓黎大人给争取的,黎华跃小时便叫他丁世叔,他未被起用时,倒是受了黎大人的恩……

说话间,丁大人与祝正德一前一后走到门口,丁大人挥挥手,后面抬着贺礼的挑夫跑到了前面,两只大红漆箱,四个挑夫抬着,先进了大院,门口,祝家女眷太太,侍女,家士,管家和满堂的宾客,全部都站好分两侧,齐齐散散地行礼问讯……

黎华跃,祝夫人,脸色油嫩红润,眼目中带着慧光,大家闺秀华气自生,几步迎了出来“丁大人,华跃有礼了”

“呀,华跃,叫世叔,莫要叫大人,生的很”

华跃笑了“世叔,大人是叫给他人听,我心里还叫世叔”华跃嘴上有些调皮,还是端着双手礼了丁大人,这才回身,与祝正德跟在丁大人身后,走进正堂……

这重要的人物一到,便无需等别的宾客了,马上落座,祝正德,田傅林,沈括,这三大富户与丁大人落坐一台,便无人就这张台坐,偌大的桌子只坐了他四人,珍馐美味一桌,四人身后便站了支应的侍女,斟酒补菜,祝正德起身对着丁大人一礼“丁大人,今日,正德值嫡女百日,承大人賞贺,正德斗胆敢求大人给小女赐名”

“哈哈,你这正德,在这儿等着呢……哈”

“这华跃,我看着长大,贺喜是必然,这名字嘛,还是黎大人赐”

丁璧大人为何要推脱呢?这外公是黎大人,官阶三品,是朝官,我地方巡抚差了一等,哪能僭越……这不明摆着么

祝正德好像早早知道答案,忙从袖中掏出一柬,拿给丁大人,上面写着“忙于公务,无法抽身,丁兄赐名,黎赓”

这黎大人卖的啥药?丁璧看了看柬,想起皇帝宋瑞宗刚刚登位,三品以上官员都在保位而不离朝唐,这临安离蜀口三百余里,不到也许是万不得已,让他赐名……是何用意?

既然,祝正德求了,不赐踢了他的面子,这小子……

“那好,我就勉为其难……这秋风乍凉,又是十年第一胎,那就是贵女,贵为玉,就钰”

“拿笔砚来”祝正德连忙吩咐

“以此钰为更贵,金玉,就取这个钰字吧”

丁大人,大笔挥写下了钰字,大家拍手称好,赐名完毕,宴席你推我盏,敬来还回,好不热闹……

田傅林,沈括,两人甚是献殷勤,论身份,象丁大人这样的官家,不好接触,敬了丁大人几杯,丁大人都未喝空杯,就说不胜酒力,不到三旬,丁大人便要吴劲护着离席告退……“老朽不胜酒力,先行告退了……你们这些个才俊呀,还得与朝廷一心,富不忘蜀民,协同丁某保一方安宁啊”丁璧知道,说完这话,他来得也就值了,上次抗元的就是他们三个拿的粮草辎重,虽然不多,也是帮了忙的,留个话,以后再有战事,就不必啰嗦

“保一方安定,晚辈在所不辞”

祝正德,田傅林,沈括,三人齐刷刷地应着,祝正德心中有数,这丁璧大人是父亲在世时的至交,他为官清廉,不善苟营,但关于战事毫不含糊,无论有多大的私交,战事来了必得捐奉,早晚都要捐,就主动些……

华跃见丁大人要退席,知道不能强留,宾客们再过些酒力,就要来敬丁世叔酒了,况且,宾客中商家过多,作为巡抚的丁大人是不能久坐的……“小女恭送丁大人”随着华跃的声落“恭送丁大人”宾客纷纷起身做礼,祝,田,沈三人争先恐后地扶着丁璧大人,直到送上了马车,做礼告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