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初战

  • 为我而行
  • 飞神舞
  • 2158字
  • 2021-06-01 18:50:27

万里无云,湛蓝、辽阔的天空展现在场众人眼中,引起了许多人的惊叹之声,而这却仅仅只是那两人自身气息的爆发而已,这便是年轻一代的巅峰战力,诸葛天云近乎崇拜的看着自家哥哥,嘴角的笑容怎么也无法褪去。

苏冬儿走下擂台不由的回头看去,也是在此时那两人气势爆发,淡然、自信、风华绝代的他,初次在苏冬儿的心中留下了印记,连她自身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或许只是失败时希望有人能为自己出头的渴望吧。

“这是擂台赛,这个擂台上第一场我可能会输,但赢了第一场之后我便不会输了。”白千悟边说边掐诀施法道。

“这么自信,那就让我长长见识。”诸葛空不屑道。擂台赛的整个场地正缓慢的发生着变化,奇异的纹路组成了晦涩难懂的图纹,正蔓延向整座擂台。

“域?”诸葛空古怪的看了对方一眼,随即失笑道:“是阵法,怪不得你会说自己第一场可能会输,原来你所常者便是这阵法。”

“可惜,阵法之威确实强悍,但想要发动时间太久了,即便你已经提前布局也不行,战斗可是瞬息万变的。”诸葛空话音刚落人已消失,白千悟不由的邪魅一笑,一副胜券在握的神色。

一拳伴随轰鸣之音而去,与空气的摩擦甚至于产生了火焰,白千悟都不由的愣住了,似乎对眼前的一拳不理解。一道阵纹凭空浮现却挡不住势如破竹的这一拳,但阵纹显然不只有一道,诸葛空的这一拳被第三道阵纹彻底挡住,一击未中他立刻抽身而退。

“你这不是凡武,但也不是武修手段,有些偏向于体修者的力法,但似乎也不是。”白千悟托腮思考道。这时阵法彻底发动,但擂台上却没有丝毫变化,唯有诸葛空感受到了千军万马的气势,似有无穷之力加注其身。

“基础阵法竟也有这等威力?”诸葛空惊讶的看向对面,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对方,巧的是对方也是抱着相同的神色,好奇的看着对方,一时之间双方竟有了遇到对手的感觉。

“再来!”两人相视一笑,诸葛空施展身法疾速接近,而白千悟周身出现了许多阵纹,虽各不相同但都带着强烈的力量波动,似乎随时都会爆发。

绚丽的箭雨纷纷凝聚而出,如潮流一般汹涌而去,任诸葛空身法再精妙,可腾挪的空间却十分的有限,所以他选择接下这一招。

体内功法疯狂运转,一招一式带着莫名的意境,诸葛空心无旁骛的开始演化,武者所能展现的力量,那是绝对的暴力美学!与术法的那种俊秀之感不同,而是带着最为原始的魅力,将人本性中的一面尽情展现。

诸葛空一招扫堂腿腾空击去,那无匹的箭潮竟凝滞了一瞬,看上去就像是被这一脚踢停了,而他才刚刚开始而已,拳、掌、脚、膝等等各种单独的技法组成武学,箭潮继续迅猛的奔腾而来,但都被诸葛空一招一式的击飞。

“武修手段,但却也有另外两者的影子,你在武道上的成就令人惊讶,但武道一途终是凡俗之道。”白千悟似有遗憾的摇了摇头,就好像为一位天才走错了路而感到惋惜。

人族势弱,在百族中与血食无异,武道也是在那时横空出世!为那时的人族带来了光明,也为人族崛起奠定了深厚的基础。

诸葛空此时面带庄严、肃穆之感,开口道:“凡俗?白千悟,看来是我高看你了,道源于悟,也是生灵开化之始,何来仙凡之别。”

“荒缪!无稽之谈,道自天始,与天下众生何干,即便不悟亦有道。”白千悟一下子气涌,辩驳道。

“不服气?那我就打的你服气!虽然我一向是以理服人,但谁让你不听呢。”之前那肃穆的气质瞬间被破坏,痞性尽显,毫无霸气可言,尤其是与他那张貌比天仙的容颜相斥,但却又有了另类的魅力,令人不知该如何评价这个人,真真是怪哉!

诸葛空身后隐约间可见一头不知名的凶兽,头角峥嵘,兽吼震慑天地。“此招名为兽威!”

白千悟心中一震,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心中羞愤欲怒,但同时的脚下阵法正在瓦解,他压下心头波涌的怒火,手中印决一变瓦解之势停止,下一刻再次展现应有的威力甚至更甚。

“甚是精妙,如此转变之法真是独出心裁,新奇的同时亦是非凡。”诸葛空赞叹道。“兽威之招,威势滔天,我的阵法压不住,那我就以力欺你,人力终有穷尽之时,看你如何应对。”

“那也得你扛得住才行,兽出!”诸葛空招式一变,那不知名凶兽带着滔天气势汹涌而去,给人以天塌地陷之危,即便是白千悟也是面色一变。

“阵解!”白千悟一声怒吼引爆了阵法,之前的一切布局烟消云散,亦可证明诸葛空此招的威力,双方已经开始拼尽全力了,过了试探的阶段。

擂台守护阵法第一时间爆碎,各院师者第一时间出手守护自家学生,但这也引起了各院学生不同的反响,浮性院自然是群情激愤,恨不得为诸葛空呐喊助威,可惜那不符合礼节,而全院的学生们都是满脸凝重,为白千悟感到担心。

“这诸葛空不愧是我俩的学弟,有我俩当年的气势。”擂台广场某处观赛台房间内,金紫搭配的华丽服饰,搭配他的面容显得高贵华丽,其气质有种不怒自威的威严感受。

“东方冶河,那可是咱俩应该找回的场子,你还好意思说。”东方冶河身旁躺着一位慵懒不修边幅的少年,但依旧压不住他那一身的书生气质,再加上那剑星眉目的英气,如此奇特的气质不禁令人感叹造物之神奇。

咱俩已经提前从浮性院毕业了,那不是我们应该插手的事,而且那几个老怪物让我们提前毕业不也是希望我们别掺合这件事,无名你该明白这事没得商量。

“明白归明白,不爽归不爽,而且我不信你就这么安分。”无名眯眼看向他。“我就算有想法也没戏,所有路都被封死了,那几个老怪物老是爱以大欺小,哼。”

“切,你那一肚子坏水空了?真没意思,睡了睡了。”无名翻身侧躺睡觉。东方冶河无奈的笑了笑,继续看向擂台比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