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少年

  • 为我而行
  • 飞神舞
  • 2042字
  • 2022-02-15 19:40:31

箭上散发着墨色的光泽,其速迅疾无比,几乎是察觉到的那一刻,就已经冲到了面前,没有丝毫反应的时间。

诸葛空跟随衙役前往公堂之上,苏冬儿本想就这样闯出去的,但他倒是想看看接下来会如何发展,但就在出地牢的那一刻便出现了变故。

诸葛空本有机会避开这一箭,但在察觉到上面的气息后,闭上双眼选择了承受,但令人称奇的是,这一箭完全的射入了他的眉心,但却没造成任何伤害,带来的反而是现状的一切信息。

“我说过的,如果是你要杀我,我不会有任何抵抗。”诸葛空在心中如此说道,随后不理会如临大敌的两位衙役,自顾自的往前走了。

黑暗的角落中,黑衣劲酷装扮的少女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不由的轻笑出声,但随即立刻收声敛息,毕竟他是诸葛空的影子。

“威~~武。”衙役们随着诸葛空到来,以红木击打地面呐喊着。诸葛空耸了耸鼻子,感受到了非常特殊的气息,令他竟有些莫名的舒适感,而这让他警惕心一下子提升到极致,不由的想到了进这所府衙时看到的那一幕。

“堂下何人?”高堂上的那官开口道。“在下诸葛空,是浮性院的一名学生,不知为何出现在此地。”诸葛空彬彬有礼的介绍着自己。

“你是想说你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出现在那房间中,那人也不是你杀的了?当真荒唐!”这官直接怒斥道。诸葛空无所谓的说道:“在下如实禀告,不愿信也罢。”

“你不知道,那就让我帮你知道知道,来人,大刑伺候。”诸葛空打了个哈欠道:“大人倒不如问的直接点,说不定我还真能说的上来,也未可知。”

这官眯了眯眼笑道:“倒也无不可,你可知此地数月前不知何处传来一则传闻,在我镇附近存在一处宝地,引来附近多处村落小镇的人来寻宝,可怪事也是在此时发生。”

初始确有许多人在那地方挖到了宝药、玉石等,可在之后的一个月内,许许多多的人失去了踪迹,无人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正当我们一筹莫展之时,她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她说那处宝地乃是一处险地,希望我们拦住所有人不要再去。

我们想要问清楚究竟为何,但似乎她也忌讳莫深不愿多说,只让我们切记不可在放人过去,我们倒也照他的话这么做了,一切似乎就这么平静了下去。

但在最近不仅仅是人又开始失踪了,更有人在半夜看见了似人非人的东西,一下子闹的人心惶惶,也就在这时,之前提醒我们的那女人死了,而你出现在那房间中。

这官审视着堂下的诸葛空,只见他听的哈欠连连,显得似乎很不耐烦,见官说完了才开口道:“说了半天愣是没说你要干嘛,都让你直接点了,你这是理解能力有问题吗,还是尔首残呼?”

堂上那官暴怒起身,就连他面前的桌子都有裂痕被震出,但见到诸葛空那挑衅一般的笑容后平复了心绪,平静道:“你的胆量很大,很不错。”

“谢谢,但我还是希望你别在废话了,直接说吧,要干嘛。”他脸色阴沉的看着诸葛空,冷漠的道:“把东西交出来,我给你个痛快。”

“什么东西?你倒是说说长的什么样子。”诸葛空心中有着疑惑,到底是谁杀了那个女人,这一点很关键。“一把兽形钥匙,带着很特殊的气息。”

“哦,那东西对你们有什么作用吗?看样子似乎很重要呢。”诸葛空带着玩味的语气说道。“你就不怕知道的太多会死吗,小子。”

“我还是很珍惜自己的性命的,但若是怕死就束手束脚的反而没了意思。”诸葛空的话语中有着莫名的情绪波动。

“我已经失去了对你的耐心了。”周身爆发出惊人的煞气,冲击着风雨飘摇的诸葛空。“煞气?你们是魔族中人,不对不对,只是沾染了魔气的嗜血怪物罢了。”

“动手!”诸葛空身躯摇摆不定,遭到狂风暴雨般的打击,但总能在千钧一发之刻避开,身法之精妙令人称奇。

“现在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吗,看来身体恢复的不是很理想,不过这具身体倒也无关紧要。”诸葛空危机频发的同时还在分心他想。

凌厉的红缨枪直刺诸葛空周身要害,藏在诸多混乱的攻势中,但他也在第一时间内察觉,强行避开还是受到了擦伤,可见对方的厉害。

“杨毅,你居然学会偷袭了,真是可喜可贺。”诸葛空毫不客气的嘲讽道。“在你身上我可吃了不少亏,跟你来正面的我只会吃亏,还当我跟当初一样啊。”

“我还以为用枪的人都是勇往直前的正义之辈,没想到啊杨毅,你竟变成了这般模样。”诸葛空开始试图动摇对方心智。“你这招没用了,自身作为与内心并非需要保持一致,你说的。”

“有意思,我还以为你就是块顽石呢,没想到还真有开窍的一天。”杨毅沉默了一会开口道:“你输了的那一天,我们都变了。”

诸葛空一时语滞,内心有着诸多解释之语,但最终却无法开口,即便说是他背叛了他们也无可厚非,事到如今已没什么好说的了。

“那就打一场吧!”两人同时选择了动手,他俩之间一直都是这样交流的,就如当初在红袖阁初次见面。

周围的那些衙役分分湮灭,只因堂上那官的错误决定,即便是俩人的战斗余波都足以摧毁他们。毕竟强者的斗争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掺合的,强行掺合只会遭到两人的联合攻击。

两人打的热火朝天,连周遭的环境都开始遭殃,畅快的想要仰天长啸,这便是少年热血?未免盲目了些,任性了些,自由了些。

很是畅快,随心随欲的少年人,一腔热血可怒发冲冠为红颜,闹翻了天也丝毫无惧,胆大包天的少年人,曾几何时自己不也是如此嘛,总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