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玄之一

  • 为我而行
  • 飞神舞
  • 2379字
  • 2022-06-04 19:43:41

“开始!”浮性院众学生听到这声号令的时候,那一瞬犹如被不知名的力量所凝固,随后所爆发的气势就连万里天空都荡漾不止,云海许久不能平静。御剑的、御兽的、炼器的此刻都在大显神通,带领着自家队伍飞奔,向着那座耸入云端的厚鼎山出发。

艳阳高照,诸葛空抬头看了看那座高的离谱的山,无精打采的一步步往前走,突然猛然回头看向白千悟贼兮兮的道:“你会传送阵法吗?”结果带着微笑神秘兮兮的凑近,小声道:“其实我已经元婴境界了,你信吗?”

“哦,那你直接带咱们飞过去吧。”白千悟深吸一口气,乖乖的闭上嘴闷头前行,若是在说下去他会忍不住宰了这个装傻充愣的混蛋,后面诸葛空得意且无声的笑着,但又很快沉默了,看着天上那帮人感慨道:“一个个的是真有钱啊,真羡慕。”

“要不搭个顺风车吧。”说干就干诸葛空瞅准机会一跃而上,抓住车轮翻身上车顶没有丝毫声响,且是单纯的肉身与技巧,没有惊动车内的人。“这天马车驾做的可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物啊,这小子怎么敢的。”白千悟看着那家伙坐在车顶逐渐飞远,以及那可憎的笑容。

诸葛空毫不犹豫的转身后踢腿,结果对方手指轻轻一点小腿,准确无误的点中了某个穴位,整个人在原地又转飞了回去,落地的一瞬诸葛空顺势落地,双手发力即将跃出这辆天马车驾,可被对方捉住脚踝拉了回去,之后诸葛空也就乖乖的不再反抗,近身搏斗这还是第一次被压制的死死的。

白千悟极力远眺想要知道怎么样了,当看到这一幕时不知道有多开心啊,这混蛋踢到铁板了,就是不知道能有多疼,他开心的都蹦起来了,显然是被压迫太久了,毕竟诸葛空他全能且倔强,连平时对话都要占人便宜。白千悟并未意识到那只是针对他而已,其他人只见到了他平淡如水的气质。

“你太过无礼,我们没有把你打杀都算你运气。”玄之一喝了口茶慢条斯理的道,视线却未曾落在他的身上。诸葛空瘸着腿往前走想要坐在少年对面,却被之前那个大汉抬手拦住。向右前一步迈出腰身重心趁机撞去,同时抓住对方伸出阻拦的手腕,右手朝着对方脖颈而去。

大汉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没想到他的小腿能这么快恢复,这身体素质太过强悍了,下意识后退正好撞上诸葛空的脚跟,重心不稳之下更是难以阻挡,抓住脖颈整个人轰然倒地,但对方在落地的瞬间就已经反应过来,腰身发力抬腿想要击打诸葛空的后脑勺,可惜在中途就因无力落下了,诸葛空的手在落地时就已发力,脖颈受伤轻则昏厥,重则身亡。

诸葛空坐在了玄之一的对面,但是对方的目光依旧没有在他的身上,这种莫名的无视让他有些生气,所以稍微展露了些许实力,可是却没有引起哪怕些许的注意,一直注视着眼前的那盘残局。诸葛空刚坐下大汉就站了起来,这恢复的速度比之诸葛空也是不逞多让。

“闲余,你输了,退下吧,他有资格坐在我哥对面。”闲余躬身行礼退下赶马车去了。诸葛空沉默着看了一会儿说道:“前兵进一,这残局我能解。”玄之一并没有说什么,第一次主动的去动棋盘中的棋子,不继续在脑海中冥想,推动红方前卒进一,而自己选择了象五退七,杀掉了刚刚悍拱的小卒。

这四寇擒王残局在诸葛空曾经的家乡也算有名的残局了,这残局有两种布局形式,而玄之一玩的是最凶险的那一局。所谓残局,一般是指黑方必胜,红方连和棋都做不到,若是和棋那就算是把这残局给解了。

但是光是和棋可解不了诸葛空心中的郁闷,他要狠狠的挫败一下这个家伙,为自己出口气。四寇擒王这残局有些奇特,红方四悍卒已经飞渡楚河来到底线之处,并且双车均在。

局势看起来彼此好像是势均力敌,然而事实上这残局步步杀机、处处陷阱,黑棋只需一步便能赢棋,红方却只能疲于奔命,一不留神就会以为自己胜券在握。这是看似充满希望,却能让人一点点陷入绝望的死局。

“继续,”玄之一平淡道。诸葛空并没有因对方的开口而得意,反而被对方同化了一样平静。“兵二平三。”他眼睛一亮似乎真的来了兴趣,竟是懒得去拨弄棋盘,直接闭上眼睛与诸葛空推演盲棋。“将六进一。”诸葛空随即也闭上了眼睛。“后车进四。”

“象七退九。”到第六回合时,诸葛空突然说道:“车一进七!”玄之一闭上的双眼竟是睁开了,他惊讶的看着诸葛空。“象五退七。”前五步时,彼此来来往往平淡无奇,可是到了这第六步之后,双方竟开始步步换子,血流成河,哀鸿遍野。

双方在棋盘上的果敢与决断都极其残酷,两人宛如战场上最残酷的将领,为了最后的胜利不惜牺牲一切。四寇擒王之局,竟硬生生让两人杀出了一股武勇之气,然而在这武勇背后却是双方深沉的算计。开局时,诸葛空这边红方明明是过河四卒看起来更加凶悍,可他却将四卒一一舍弃来换取其他谋划,唯留最后一枚!

车一平四。

将四平五。

炮四平五。

车三平五。

第十五步终是图穷匕见,诸葛空直到这时才终于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按耐下心头的激动,平淡道:“兵五进一,擒王!”也是直到这一刻,四寇擒王的残局解棋才终于迸发出难以言喻的魅力,彼此之间在楚河汉界上消杀相解的局势,竟让玄之一感觉像是真的在战场上与谋士对垒一样。

眼前少年的年纪并不大,与自己是相仿的年岁,但却在弃子换局的时候没有丝毫犹豫,在这一点上玄之一自认不如对方,面临抉择时哪怕是些许的犹豫都足以致命。慈不掌兵,战机稍纵即逝,这是最考验指挥官能力的时刻。

他静静的看着诸葛空,对方也在与他对视,面色平静中带着些许笑意,似乎之前那凶险的一局已经无法影响他了。“论心性我不如你。”玄之一话锋一转又道:“但很快就能追上。”

“这茶不错。”诸葛空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无视了对方。玄之一淡淡的说道:“你是在对我之前的行为感到不满吗?幼稚!”两人相视一眼,眼中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显了,都不服对方。

小姑娘忍不住轻笑出声。玄之一奇怪的问道:“倾颜,你笑什么。”小姑娘看着自家哥哥笑着道:“我从未见过哥哥你与人斗气的样子,很是有趣。”玄之一看了看诸葛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轻声笑了笑。“我叫玄之一。”

“我叫诸葛空。”诸葛空想了想回答道,要不然会显得自己胸襟不如他,毕竟对方都释怀了,主动和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