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院考

  • 为我而行
  • 飞神舞
  • 2073字
  • 2022-05-31 18:59:46

诸葛空迎着浮性院近乎半数的人而上,当还剩下几丈距离时都默契的停下了,气氛仿佛凝实了一般压抑,诸葛空扫视了众人一眼,缓慢道:“不知道各位来我闻道亭何事?”这句话诸葛空完全是看着最前方那人说的,无视了在场的许多人,只看着眼前人,监察院的大师姐。

“李义闯入武斗院与人私斗,唐旭无故擅入藏经阁,陈珂藏身沐浴之地窥视,钱琳花言巧语之下动用了各派系资源,现要求归还。”紫吟颖不带丝毫感情的说着,就好像在诉说一件很正经的事情,严肃至极。

“你要如何?”紫吟颖拿出书简念道:“李义囚禁于流陷涯百日,唐旭入藏经阁打杂直到恢复原有布置,陈珂需征求所有女子原谅,若不然赶出学院,钱琳归还应有资源即可。”诸葛空挠了挠头凑近悄悄地问道:“你这么做不好吧?我先说好啊,我可没有那么多钱。”

紫吟颖本能的后退了一步,但在场的许多人都在,只好故作威严的站在原地,但在听到诸葛空的话后愣住了,一时之间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很快反应过来羞愤道:“监察院负责监察全院学生,做人做事都公平、公正,且惩戒之事需三位师者签字才可,你莫要胡说!”

“哦哦哦。”诸葛空点了点头退了回来。白千悟在旁都愣住了,疑惑道:“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嫌弃惩罚轻了?”紫吟颖都懒得多说了,三日内让他们把事情做完然后上交书面文件给监察院,留下身姿卓越的背影离开了。

众人见监察院已经下了判决,也就渐渐的都散了,这也体现出了监察院的威信,毕竟只有潜龙榜前二十的才能进,以及被院方亲自考验且承认的。

“院考将开,却在此时发生这样的事,千悟,你觉不觉得有人在考验或者针对闻道亭的人?”诸葛空低着头沉思道。白千悟双手抱胸托腮,随后道:“其实不只是咱们闻道亭,炼杰殿的许多任务中都藏有超越本身等级的考验,且接到这样任务的人都是些名不见经传的,潜龙榜上从未有过,而这一切都是在宣布院考将开之后。”

“嗯,这样事情就明了了,应该是学院在挑选院考的人选,学院始终未曾说出如何参加院考的方式,对应上了。”诸葛空看着遥远的天空期待道:“集结浮性院所有天才的试炼,真期待啊。”

“击败各派系头领的人还会有所期待?”白千悟在旁疑惑道。“千悟,浮性院与你们全院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战力至上这个教学观念并没有问题,尤其是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中更没有错,可只要是人就总会有弱小的时候,总会有比你强大的人存在,那时候又该怎么办呢?”诸葛空看着他质问道。

白千悟沉默不语,诸葛空继续道:“隐忍、藏拙、借力、布局,这些是每个聪明人都会的技能,莫要小看了浮性院,小看了培育出我的这座母院,那是要付出代价的。”白千悟沉思良久,随后认真道:“谢谢,受教了。”他心里很清楚,诸葛空完全没必要对他说这些,会说这些证明对方已经开始接受他了。

钱琳默默听完了监察院的判决,内心却完全无法接受这个结果,那些可是自己辛辛苦苦的赚到的资源,怎么能就这么轻易地交出去呢,绝对不行。钱琳沉默着上前,激动地道:“诸葛空,这些资源可不能交出去啊,你知道咱们究竟有多少吗?”

白千悟在旁好心提醒道:“无论多少那都不属于你,你的手段真讲起来没有什么错,只是借用了对方的无用之物,但对方也只是要求你归还那些无用之物而已,对方也没有错。”钱琳心中明白的,只是难以接受这个结果,她执拗的看着诸葛空,希望他能做些什么护住自己的资源,但诸葛空只是冷漠的看了她一眼便不再注视。

“是否要离开学院,你自己来决定,千悟,咱们走吧。”说着两人就这么走了,对于这个人诸葛空很失望,更对自己产生了愤恨,不该让钱琳这个普通人进入修士的世界,修士所拥有的一切让这个女孩变质了,这一切都是因为诸葛空的擅作主张,钱琳呆立原地许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希望你还记得自己当初究竟想要什么。”诸葛空于心不忍的说了最后一句。钱琳猛然回头却再也见不到那个人,这一刻女孩嚎啕大哭起来,悔恨、懊恼遍布心间,她所想要的其实很简单、很纯粹,能够帮上眼前人那就足够了。

无尽灵气化作的蚕蛹渐渐消散,其中的两位少年郎浮出水面,天空雷鸣不止,随着时间的积累如同雷池一般,难以想象的天威镇压而下。“你感受到了吗?院考重开了,即便是咱俩都未曾体验过,可惜啊。”东方冶河平淡道:“你我之造化远胜那院考,何必惦记。”

无名双手后撑遥望天空,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域壁已开,你我该离去了。”东方冶河起身看了一眼天空中的雷池,惋惜道:“再相见不知是何时了,也不知道何时能在回来。”无名大笑道:“没想到你也能有这样的一面,这我是真没想到。”

“你我尚且年幼,此时离家自然不舍,我又不是什么冷血无情之人。”无名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拍了拍屁股道:“你我走后不知道那家伙能不能撑起这个场子,几个老家伙虽然觉得他能与我俩媲美,但我们的机遇造化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能与我们媲美的人真的存在吗?”

东方冶河听闻此言忍不住呵呵大笑道:“诞生于这片天地的你,此刻却如此小看它,天地之壮丽不是我等能够想象的,在这广阔高远的天地之中会诞生何等的存在亦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

无名压下心中的想法,赞同道:“嗯,你说得对,是我小看我的母亲了。”东方冶河摇了摇头。“是我们的母亲。”两人相视一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