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抉择

  • 为我而行
  • 飞神舞
  • 2116字
  • 2022-05-29 20:23:02

唐旭双手不断的滑动着,身周的封闭空间也随着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春夏秋冬四季的变化随之而现,他演化的越发纯熟且迅速,可也在这时他停了下来,这样下去可能耗尽一生都未必能出去,但是机关术的奥秘不断呈现眼前,又如何能够停下,终生的目标已在眼前又怎么会停下呢。

就在唐旭内心不断犹豫、不断衡量的同时,钱琳已经编制好了一张大网,连通了各个派系之间互利互惠的商网,这足以证明她对浮性院的运作逻辑已经了然于心,在不触动现有利益的同时创造新的利益,这是一件足以震撼商界的事情,但她本人却没有丝毫意识到这件事带来的影响有多么巨大,更不知道一个庞然大物一直在身后盯着她看,想要知道她究竟能够做到什么程度,以及她究竟想要什么?

御兽、阵法、炼气、酿酒师……等等派系自身都不知道,原来自己身上还有着那么大的压榨空间,现在被钱琳挖掘了出来,但当所有人反应过来后,她将失去操纵空间,毕竟没人愿意将自身利益拱手让人,这一点她也很明白,所以她要在短时间内凑足足够的资源,让自己有立足之本。

钱琳沉迷其中越发无法自拔,看着不断积累成山的修行资源,那诱惑力足以击溃任何人,更何况这还是她自身做到的,这导致钱琳逐渐开始遗忘她是为了什么才去敛财的,眼中只剩下了那一座资源山,而这一点让那个庞然大物开始收回目光,接下来的发展它已经知道了,无趣。

诸葛空沉浸在修行之中,在冥想空间中推演自身之法,突然一阵不安感强行将其驱逐出冥想之境。“最近事情进行的太过顺利了吗,是我自身还是与我相关的人或事,还是顺其自然吧,以最好的状态迎接未来,不安也会随之散去。”说着诸葛空再次闭上了双眼继续修行。

陈珂都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啊还是该害怕,眼前那些凹凸有致的娇躯在来回的走动,灵性动人的话语在耳畔缭绕,雾气之中若隐若现的娇嫩、白哲的皮肤,只感觉自己已经达到了人生巅峰,现在哪怕是死了也算是含笑九泉吧。

可到了这一步陈珂反而觉得没了意思,他突然觉得所谓的情欲不过如此,很是无趣,身躯内的血液逐渐趋于平静,汹涌的气息也平顺下去,整个人就好像升华了一般。“陈珂,我好看吗?”陈珂突然头疼难当,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那个只在梦中出现的女孩,那是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女孩。虽疼痛难当,陈珂却还是勉强笑道:“好看,在我心中你最好看了。”

“哼哼,算你识相。”突然画面一转天塌地陷的那一刻,女孩转身看着陈珂,眼中的柔情怎么也化不去。“不要来找我,只要你还记得我,我就满足了。”陈珂失去了意识倒下了,眼角的泪水落了下来,却没有丝毫话语传出。陈珂隐藏自身的手段随着他的倒下也消失了,整个澡堂瞬间暴动,尖叫声此起彼伏。

“倒也算是个人物,可惜了。”黑暗中有人惋惜道。“如此痴情的儿郎少见了,没什么好惋惜的,将来他一定能再次腾云直上,不比潜龙榜上的人差。”就在即将开始议论纷纷之时,一道庄重、严肃的声音说道:“边域重开,争端不少,此次重开院考,虽重在历练我等后辈,却也是为边域挑战准备。”

“是。”众人齐声回答道。在这个封闭空间内唐旭无法察觉时间的流逝,但此时的他已经陷入了犹豫、挣扎之中,时间已经无足轻重了。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唐旭突然双手捂住脸,身躯忍不住的颤抖起来,整个人兴奋的难以自制,最终压抑之后的尖锐笑容爆发了。“愚蠢!我真是愚蠢的无可救药,呵呵呵呵。”

“若出不去我迟早会困死在这,又谈何去追逐那虚无缥缈的机关之道,我竟会在如此简单明了的选择题上犹豫,愚蠢至极!”话道最后唐旭愤怒的斥责道,痛恨自己一时之间的迷失,即便这道选择题足以拦住这人世间九成九的人,唐旭依然觉得自己不该短暂的犹豫且迷失心智。

唐旭正在斥责自己时,恍然间已经离开了那个神秘的空间,出现在了浮性院防守最为严密之地,藏经阁。愤怒、仇视的目光一道接着一道出现在唐旭身上,吓的他下意识使用了之前神秘空间的机关操控术,整个藏经阁改天换地,几个呼吸间大变样。“没错了,就是那混蛋,我看见他的容貌了。”为首那人命令道:“把消息传出去,通知全体监察院,给我捉住他,活捉!”

与此同时钱琳做的事也被人发现了,空手套白狼现在东窗事发了,各个派系都要求钱琳将之前的物资还回来,可她已经在各个派系之间将物资转换成了硬通货,根本无法还上各个派系的所需。

其实各个派系所要的并不是那些废弃物资,他们所想要的是钱琳手中那条转换渠道、商网,这种废物利用的渠道将会增加原有资源的一成甚至于两成,尤其是炼器、炼丹等派系的废弃物资数不胜数,这条渠道将有利于所有的派系,所以他们选择了联手施压,逼迫钱琳将其交出来。

但此时的钱琳就如一头母豹子,任何敢于动她利益的人,都将会迎接她的舍命一击,虽然那毫无意义,且会牵连诸葛空的闻道亭,现在的钱琳没能想到这一点,她的眼里只剩下了那座资源山。

很快时间来到了三天后,诸多派系气势汹汹的朝着闻道亭而来,白千悟正在闻道亭里布置守护阵法,诸葛空在旁辅助计算,却见整个学院近乎一半的人出现了,且目的地似乎就是闻道亭,诸葛空忍不住楠楠自语道:“啥情况,咱家谁造孽了?”

白千悟侧头看了眼,眼中尽是怀疑。“冤枉啊,真不是我,在你眼中我就这么爱闯祸啊。”白千悟叹息一声无奈道:“难道不是吗?待在你身边可比以往的修道生活更刺激。”

诸葛空凝神看去,也是疑惑道:“可我确实什么都没做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