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剑痴

  • 为我而行
  • 飞神舞
  • 2005字
  • 2022-05-08 20:04:30

李义怒气冲冲的闯进了武斗院的大本营,大喊道:“玩剑的全给我滚出来,我看看到底有没有能打的,都给我滚出来!”与此同时陈珂眼神迷离的站在大澡堂内,而且很快就要到女子的沐浴时辰,另一处唐旭凝重的看着四壁,无门无窗的木盒子将其困住,钱琳在浮性院中各个派系之间不断试探与了解,不断完善心中所想。

阎幽跪在浮性院内某处花园之内,诸葛空躺在对方的膝盖上,悠然自得的被其喂水果,欣赏着那张如紫罗兰盛开的笑颜,无论何时都保持着幽静、淡然的气质,这让他享受起来。“各个派系都已经承认了闻道亭的地位,且许多人都承诺会来论道,目前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阎幽喂了一颗葡萄却被咬住了手指,娇嗔道:“你是要吃我吗?”诸葛空却反问道:“不行吗?”说着起身将其压在身下,那芬芳的气息不知道是体香还是对方的呼吸,拥抱着对方沉睡起来。“闻道亭是被承认了,可你和下属的人却没有,这点我想你是知道的,对吗。”

耳畔传来阎幽的心跳声,自始至终没有丝毫的变化,诸葛空一下子觉得索然无味,转身继续晒太阳,吹着清凉的微风。“以不变应万变,收服人心不能去算计,顺其自然就好。”阎幽看着离开自己身体的他愣住了,看着对方的侧脸有些着迷,不沉迷女色的男人真的很有魅力,至少阎幽从未见过能有男人眼神如此纯净的看着自己,不沾染世俗的烟尘,只有对于美的欣赏。

“你一直对于修行很刻苦,今天却一直陪我在这赏景,是在躲人吧。”话语至此阎幽面色有些黯然,似乎知道那个人是谁。诸葛空也是诚实的点头应是,没有丝毫要遮掩的意思,因为在他的心中感情做不得假,赤诚相见是很重要的,尤其是修行者。

“男人的本能让我化作了能够轻易被人看穿想法的野兽,而这让我发自内心的厌恶。”诸葛空其实并不全是在躲避苏冬儿,更是在对自己发起挑战,他的内心深处是孤傲的,这也是他躲避苏冬儿的原因,只因为那个女孩似乎有着独特的魅力,能够走进他的内心深处。

李义以剑驻地强撑着不倒地,眼前是他挑战的第三位武斗院的剑修,第一位能赢胜在剑招剑式的精妙变化,以及自身使用的行如流水、变化自若,但第二位却是一位全方面胜过李义的剑士,剑修在招式精妙上有所不如,但他却是一位从剑士开始打磨的剑修,在剑招上与李义不逞多让。

达到这一步李义其实已经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自己被人彻彻底底的了解算计了,刺激他那脆弱的剑心使其疯狂,甚至于上门挑战武斗院的剑修,但此刻李义却兴奋的不能自已,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么酣畅淋漓的打一场了,心境上的变化使他处在一种蜕变的状态中,将对方当做了一块磨刀石。

最后李义出了一招险棋,也是奇招,险胜对方,此刻本该退让解释起因的,但他战意高昂的大叫道:“下一个!”庄河站在人群中心摇了摇头苦笑道:“真是个疯子,武疯子,那就成全他,让陈虎义去跟他较量较量,记住别让他给弄残了。”

“别打了,现在的你不如我,即便拼上所有也不行。”陈虎义见对方拼命的想要站起来,好心的劝道。听此话李义猛然站了起来,凶悍的一塌糊涂。“剑道一途我李义不输任何人,继续。”庄河面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单手掐诀指向李义,庞大到无法反抗的力量汹涌而来。“认输。”庄河站在半跪着的李义面前,淡漠道。

李义倔强的挣扎着想要起身,却一不小心整个人趴了下去,那是庄河发力给他压了下去。“认输。”李义想要动弹手指都难如登天,且庞大的压力让他喘不上了气,如此近乎碾压的实力差距,他内心的绝望可想而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也是一名剑修,认输。”

李义内心那刚刚升腾起的些许侥幸烟消云散,但想要认输的想法却越发浓烈,在死亡的威胁下他无比的渴望去妥协、屈服。最终李义愤怒的吼叫着,但因身躯无法动弹分毫,只能发出那种被压抑着的低吼声,那声音中所蕴含着的情绪让所有人动容,在场的一些女孩失控一般的大叫道:“认输吧,认输就没事了。”

而这一声声好意的劝慰却动摇不了已然失智的李义,他已经昏迷过去了,但心中的执念却始终不曾消散。庄河面色复杂的松开了掐着的印诀,李义的怒吼响彻了天际,随即昏倒了过去。

“认清实力的差距这很重要,但男人总会有不能退却的时候,希望你能够保持现在的选择,不要像我一样。”庄河离开了,但是那背影却显得有些寂寥,有两个人追随在他的背后自始至终不曾离去。“把他扔出去。”

陈珂现在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知为何无论如何都走不出去,明明朝着出口走却莫名其妙的回到原地,就好像自己的脑海被人设了墙壁,无法下达正确的指令,犹如被困在鬼打墙里一样。

大概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就会有女孩出现,且只有单薄的内衬在身,到了那时他就百口莫辩了,此罪该诛啊,怕是就连诸葛空等人都不会相信吧,毕竟陈珂之前的作风与传闻都不好。

“若不是有人在旁施法,那就是对方在此留下了什么以此困住我,可究竟是什么能够影响我的神智?”陈珂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要不然今天自己就会万劫不复。很快半柱香就这么过去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却依旧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终于冷静不复存在,整个人崩溃的不能正常思考了,脑海中只想着怎么逃避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