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巨变

  • 为我而行
  • 飞神舞
  • 2830字
  • 2022-04-17 09:01:19

自皇旨颁布以来,天下表面上风平浪静,只有百姓们议论纷纷,但无论是江湖之上还是朝堂之处都在悄然的发生着巨变。

许多险地前往历练的人成倍增加,边境之地许多兵营都在招兵买马,且毫无训练直接将新兵带上战场,以鲜血练兵。皇室以及四位王爷暗中都在大肆收购修行资源,甚至于有些时候不再隐瞒了。

而浮性院与浮世衙的炼杰殿同时爆满,没有一个任务只有蝇头小利,当然任务难度也是成倍的提升,所以院方开始允许多个小组合作,而此举也让各个派系之间的矛盾越发不可收拾,院方却始终保持着沉默,似乎不愿去多管一样。

浮性院内院潜龙榜展示之处,此地的气氛压抑的喘不过气来,十多个人都闭目不言但气息却始终不曾收敛,反而十几人之间争斗的厉害,以及让外人无法插手的地步。

这时四个人强势进入,那高涨气势的出现让所有人第一时间收敛,但那三人本就是要扬三大派系的威势,且他们本就是竭尽全力争斗,气息之间的争斗就是意气之争,若是此时收回怕是会对自身造成难以想象的结果,一时之间有些骑虎难下。

相比三大派系诸葛空的闻道亭就弱爆了,所以他们看到还有第四人时的激动可想而知,那误差发泄的狂暴气息一股脑的涌向诸葛空,这举动让三人都是好奇不已,都想知道诸葛空到底能否抵挡浮性院此届最为顶尖一帮人的气息压迫。

“早知道就不和你们一起进来了,真倒霉。”诸葛空完全没有为难的样子,闻道亭名不见经传,而现在正是争夺资源的关键时刻,他的目的与三大派系是一致的,且要更甚才行。

如沫春风,诸葛空并没有去做什么,在那狂风暴雨之中自巍然不动,就连脚步都未能有丝毫的停滞。

“半步开光?这是新生该有的境界?”

“仅仅只是半步开光就挡住了,这怎么可能?”

“这就是顶着三大派系压力开创闻道亭的诸葛空,这般天赋必定能进潜龙榜前十,坐在整个浮性院仅有的十道席位上。”

邵倾禾笑意盈盈的转身迈着小步伐,找了个地方坐下,其他两人也是相视一笑找地方坐下,诸葛空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入场,胆大的坐在邵倾何身旁。

“你小子是越来越无礼了,现在敢跟我挨着坐了。”邵倾何佯装愤怒道。“我倒是觉得学姐你越来越好看了。”邵倾何被这话逗笑了,带着莫名的笑意道:“在场的所有人也就你这么认为了。”

众人都不由得点了点头,看着诸葛亮眼中都带着鄙夷之色,心道:“原来还是个小白脸,鄙视。”

“不和你们多废话,接下来的任务我性闻庄占两成,其他你们随意。”邵倾禾站起身来到潜龙榜旁,直视着浮性院现有的所有顶尖天才,毫无畏惧的开口道。紧接着武斗院、术法阁也是相继站出进行表态,而这在场之人都保持了沉默,因为三人是相合圆满即将迈入心魄的人,且论战力普通金丹都有一战之力。

“我闻道院人少,不需要两成,一成就够了。”诸葛空在众人凝重的目光下站到了那三人身旁,轻描淡写的举动令在场的几位女修一时之间竟记恨不起来,眼中的炫彩逐渐亮起。

几人离开原有的位置,邵倾禾三人也是回到了原有的位置,那几人是现场除开邵倾禾三人之外修为最强之人,都是开光圆满的修为,生生不息的气息,形飘气轻的外象、眼中有着闪烁不止的睿智。“那就打一架吧,看看你是否有那个资格。”

诸葛空气息逐渐内敛,摆出架势迎接四方敌,有世俗武道宗师的气质。可惜六人大部分都不修武,唯有一人与他对立而站,显然是一名武修。

冰锥、焰刃、风割、荡地、幻形,四面八方的术法波动无比剧烈,还未能至身就已让自身气息难以平复,难以自制,就连心神都在剧烈的晃荡。

“我性光已散,但还是半步踏在了开光之境上,这足以证明究竟何为性光,希望你们能做我的磨刀石。”

诸葛空几乎是在瞬间就掐诀六种,双手画圆抹去了冰锥与焰刃,脚下一踏气息如旋升腾而起,破去了风割、荡地,紧接着双目之后黑紫光辉一闪而逝。

趁着众人愣神的刹那诸葛空身形消散,爆发出难以想象的速度,那名未曾出手的武修却在此刻拦住了他,这短暂的时间让他们纷纷开始施展守护之法,法师如果被近身那就废了。

之前联手打算直接将诸葛空击溃,却没想到如此轻描淡写的接下了,这让他们有了打退堂鼓的打算,但现在显然已经骑虎难下,诸葛空也不会轻易放过,他已经起了磨练自身的打算。

“焰炎。”使火的第一个完成守护法,并且施展了心量境的术法,之前的他们本想以功纹境术法胜他,且六人同时使用足以匹敌基础级别的心量境术法,可现实证明一人之力连一招都接不住。

“彦棠,借火一用,风浪。”使风的眼珠子一转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施展心量境术法,与诸葛空的武修结印不同,但速度却快的惊人,彦棠怒视着他道:“再有下次,你我打一架。”

龛傅苦笑着点了点头,他这不是助长了他术法的威力嘛,反倒被人记恨上了,真是冤枉委屈啊,这年头怪人真多。

这一幕引起了邵倾何三人的注意,几乎没人能够做到在开光境就有匹敌武修的结印速度,他们很是好奇这人怎么做到的,且随意与不同的术法相融,而且还是已经完成且发出的,这难度令三人都怀疑自己能否做到。

潜龙榜第十六位的龛傅,传闻他能上榜名不符实,全靠的一手结印速度,往往还没开打就已结束了,乘人不备赢了对方,所以许多人都说他真实战力很弱。

“龛傅?这人有些意思。”诸葛空看着眼前的风火,火在风的助长下威势更甚,就连准备使冰的那人都收起了即将发出的术法,将其蕴藏在双手之中。

“风的锐利、火的灼伤,管他三七二十一,一剑劈了好了。”诸葛空从戒指中拿出那把无锋重剑,此剑最为擅长展现力量,闭目将其高举,睁眼的那一刻瞬劈而下。

短暂的对抗之后相互湮灭,一剑之力与两道相辅相成的心量境术法抗衡,隐约间已经攀爬到满量级的心量境术法威力,但依旧无法与诸葛空的剑比较。

就在击退那两人的合击之后,回头的瞬间背后已然布满了霜雪,且逐渐开始影响诸葛空的行动力,体内气息运转缓慢且紊乱。

“你的冰雪术法造诣不该做到这一步。”诸葛空看着她有些疑惑的道,随后若有所思的看向不远处的大汉,轻笑道:“但若是以土地作为延伸的话,如此范围倒也能理解了,可如此费劲只为了限制我,看来你们打算集众人之力来压我了,这也是你们唯一能胜我的机会。”

话音落下空白降临,袭击了心神仙台,诸葛空失去了神智,呆呆的站在原地像是一具玩偶,有人以幻术引起了诸葛空的境伤,晋升失败后落下的后遗症,若是想要继续晋级也是必须要跨越的一道坎。

武修抓住机会飞身向前,猛烈的轰击着诸葛空,几个呼吸间就已多处轻伤,随着时间的流逝怕是再有几个呼吸就会重伤,与此同时的其他几人也在酝酿大招,相互配合之下就连邵倾禾三人面色都开始变化,显然这一波攻势已经能够威胁到他们三人。

连续的击打下诸葛空隐约间感受到了疼痛,仙台受到刺激思绪缓慢的开始运转,但照这个境况下去必死,必须想点办法,他这个念头升起的时间内就遭到了数十拳,若是改变不了现状此局结果已定。

“看来结果已经出来了,诸葛空输了。”庄河摇了摇头道,茶轩紧盯着诸葛空半响也道:“确实,诸葛空若不能改变现状,这局他输了。”

唯有邵倾禾还在看向场中不断挨揍却全然不知的诸葛空,突然他的嘴角划过一道弧度,邵倾禾捧起书自信道:“他赢了。”

另外两人猛然看向场中的诸葛空,只见天地万物无尽灵光蜂拥而来,朝着那人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