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域壁

  • 为我而行
  • 飞神舞
  • 2120字
  • 2022-03-31 11:01:34

这次的任务是我挑的,现在所经历的一切残酷也是我的责任,但是我却不会向你们道歉,不是因为身为队长的威严这样无足轻重的理由,而是修道一途本就困难重重,不过提前了而已,我希望你们能陪我一场,玩命一搏,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要让那杂碎知道人不是他能随意吃喝的血食。

诸葛空的话语平淡到让人觉得他根本不在乎,可在场的人却都感受到了他内心的决绝,话语的份量。杨毅不耐烦的笑道:“话真多,要打就打,我绝不会怂的,放心好了。”

“打,拼死一搏那就还有机会。”苏冬儿此刻显的很是强硬,到不像是女孩子家,英姿飒爽冷酷的很啊。阎幽轻声道:“你去哪,我去哪。”

“直说吧,怎么打,对方可是元婴老怪,光是气势就能压制我们。”白千悟直接问道。“杨毅带领残军跟白千悟配合,咱们以战养战,借死去将士们的气血、修为、残念,以阵法再战一场!”

“这种阵法我有,但要入阵者带着死意,非绝望之时不可用,杨毅你……。”白千悟有些迟疑的看着杨毅。杨毅轻笑着拍了拍白千悟的肩膀道:“尽管放手去做,我信你。”

“苏冬儿你跟我一起拖住对方,也就是顶住最大的压力,你可以吗?”此刻诸葛空尽显温柔体贴的话语是苏冬儿第一次听见,这让她内心有点甜。

“没问题。”苏冬儿毫不犹豫的回答道。“阎幽,你是咱们唯一的后手,若有机会要毫不犹豫的下死手,全靠你了。”诸葛空凝重的看着她,阎幽郑重的点了点头。

杨毅的作为很快吸引了那杂碎的注意,但却毫不在意的放任,甚至藏在战阵中的白千悟也倒映在他的瞳孔之中。“很好,我正愁无趣了些,尽管的挣扎吧。”

“勇气本就诞生于恐惧,正因如此才显得弥足珍贵。”诸葛空轻声默念这句话,不知道是说给苏冬儿听还是自己,苏冬儿心中些许的阴霾确实消散了,这是苏冬儿第一次感受到话语的力量。

“我是为了自己而战,并非是为了其他的什么,我想与我并肩作战的你们理应知道,这就是真实的我。”诸葛空与苏冬儿一步步迈向那个杂碎压力越发的大。

白千悟却在此时劝慰道:“这世上所有独立自主的生灵都是如此,拯救世界?拯救弱小?友情?爱情?追根溯源其实都是自我意义的实现罢了。”杨毅挠了挠头疑惑的看向白千悟,似乎不是很理解这句话,包括在场的许多人其实都不理解,唯有诸葛空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共同展现武修手段,诸葛空身后悬浮着山海图所化同体晶莹剔透的宝剑,苏冬儿身后却是一道模糊的身影,有点类似命引施展底牌时的手段。

那杂碎厌烦的道:“武道早该没落了,真令人生厌。”当两人踏入这杂碎周身十丈之内,庞大到无以复加的力量加注其身,心灵更是遭到难以想象的压制。“就这样吗,亏我还特意等你们呢,太让人失望了。”

“嗯?这样的境遇下还不愿放弃吗。”这让杂碎突然暴怒,掀起滔天气势一掌轰下。一剑、一拳顶着对方的气势迎难而上,也是在此时那剩余几万人的战阵爆发,其声势却不弱于全盛时期的大军,这一击赌上了他们的所有,不成功便成仁。

有那么瞬间做到了抗衡元婴之力,可在下一刻却被摧古拉朽般的被摧毁了,所有人本该死在这一波的冲击当中,却有着莫名的力量蔓延而来,那是柯泽城的守护阵法!站在城墙上的那人赫然便是阙深。

诸葛空身形摇摇欲坠,脑海仿佛各种乱流撞击难以运行,难受的厉害。“勉强赶上了吗。”诸葛空腰间感受到一股暖流涌入,五脏六腑早已干渴,此刻贪婪的吸收着这道力量回复自身,就连脑海也缓和了不少,且耳畔听到了无比熟悉的声音,这一刻他安心的昏睡了过去。

“我去!这几个小子怎么这么能吸,就像个无底洞一样,可别把老头子我榨干喽。”智地无奈的笑了笑,转头看向远处那个杂碎,这一刻他的眼神从未有过的凶狠、狰狞。“异族,都该死!今日还想动我学生,老子非把你挫骨扬灰了不可。”

当智地出现后那杂碎彻底疯狂起来,虽然之前看起来就不正常,天地之间浓厚如雾的血气快速涌向他,而他的身形逐渐开始变化,短短的时间内就已没了人形。

“真是打的一盘好算盘啊,堂堂一介元婴甘愿堕入魔道,牺牲一切只为开道,好大的手笔。”智地面色阴沉的看着,不曾出手阻止。“哼,想要破我人族域壁哪有这么简单,不过一个元婴自毁罢了,即便入魔也不够,我倒要看看你等还有什么手段。”

“笙穴,到你实现诺言的时候了。”那杂碎怪物的话语中有着些许迷茫存在,快要失去神志沦陷在无尽魔域之中,语气之中略显着急。

呆在原地的笙穴面色有些复杂,呆呆的看着遥远天际隐约间开始显现的壁垒,更能看到上面繁星点点,那都是人族先辈们以生命加固的体现。

“至尊血脉不受任何威胁,陈启你给我记好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与我身负的血脉无关。”此刻的笙穴像是一匹孤狼,在进行最后的嚎叫,无力绝望的同时更显悲惨。

随着笙穴不断的掐诀施法,他不断的腾空而起最后定格在空中,渐渐的不知多么遥远的天空中,那人族域壁上一颗极为耀眼的星星落下了光辉,其位置正好对准的就是柯泽城,这般巧合实在匪夷所思。

智地并没有去阻止笙穴,而是就这么诧异的看着,时不时还望向玄禁城的方向,心中的困惑不断的散去,不可置信的同时却也无法否定。

人族任何一支非凡传承的血脉都没有流落在外,自元清朝建立开始,那位开朝皇帝就收拢了一切人族传承血脉,不可能有流落在外的,那时也不敢有人胆敢欺瞒,那么结论只有一个。

这一切都是当今元清朝那两位的布局,帮助异族破开人族域壁,这是何等的气魄,无惧世人的唾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