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恐怖如斯

  • 为我而行
  • 飞神舞
  • 2244字
  • 2022-06-09 19:52:11

“那就是没得谈了,陈老您也听到了,最后还是要指望您。”天塌地陷般的错觉降临,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震慑的心神飘摇,天空血色的乌云中降下一位老者,惬意且意犹未尽的他看向下方的众人,那眼神就好像在看待食物一样。

笙穴不着痕迹的闪过一丝厌恶,但随即又变为满脸的笑容。阙深小队第一时间冲出,现在还能够自由行动的也只有他们了,面临如此恐怖的敌人真的能够抗衡吗?若是阙深还在或许能够与其对抗,但是他身受重伤不知所踪,这让大军陷入了绝望之中,战意衰减到了零点。

白千悟惊骇道:“元婴,竟恐怖如斯,存在本身就压制的人无法自由行动。”诸葛空却在此时笑了笑道:“正好是你们突破的时候不是吗,还有比这股压力更适合我们破境的吗。”

柯泽城外围不知某处,命引看着巫老犹豫不决。“殿下,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不出手?”巫老笑呵呵的道:“这里可是二线城市柯泽城,元婴境界的异族不可能出现在这,但事实是确实出现了,当情况不明之时还是静观其变的好,而且那个老家伙也还没出手,他的学生可是最为危险的时候,我哪有先出手的道理。”

巫老心中其实还有话未曾说出来,元婴异族的出现意味着什么,那或许就是动乱的开始也未可知,心中的忧虑让他想起了出圣地时族中先辈的告诫,心绪不由的越发沉重起来。“唉,命引还未能成长起来,动乱却要先来了吗。”巫老看着远处叹息。

命引握紧了拳头,这一次出圣地经历许多事情,但都没有哪一次感受到如此无力,遇上与老师一样恐怖的强者,这一次的遭遇胜过之前几个月的历练,耳畔巫老的叹息依旧在徘徊,对于命引而言是那么的刺耳,少年人的心性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不再那么锐利,也是成长的开始,这对诸葛空他们也是一样的。

屠杀!诸葛空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惨剧,脑海中一片空白,看着那个杂碎屠杀自己的同族,吸食着他们的气血、修为壮大,不知不觉无力的跪下了,没了让杨毅等人顶着压力晋级时的自信,一切都在阙深小队在瞬间被击败开始。

心中竟连些许的怒火都不曾诞生,思绪无法正常运转,这时诸葛空突然觉得一切都失去了意义,所有的感官感受都消失了,类似于之前进入所谓神的心境状态,却又不是。

“我想活下去,我想求长生,我想去追求虚无缥缈的意义。”诸葛空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下意识的迈步向着那杂碎而去。世界在诸葛空的感受中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就似乎就似乎活过来了一样,灵动且充满活力的运动着,有着灵光从天灵进入,笼罩周天循环不断,开启智慧。

“开光之境?这是性光。”白千悟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道:“他在筑基领悟的究竟是什么,能够如此快的开启性光,达到开光境。”随后看了看身后三人沮丧的叹道:“开光又如何,几位心魄境都被瞬间击败,若不是那人想要放在最后吃,怕是现在早已化为乌有了。”

白千悟突然扇了自己一巴掌,吃惊且有些疯魔的大叫道:“我怎么会如此悲观,这不是我!”他猛然看向那个杂碎,心中顿时有所明悟。

武之极,动乾坤,人定胜天,这是他在走的路,武者本就该在生死之间挣扎徘徊,或许也是因此关键时刻他还能有所领悟,这也是人所拥有的可能性。

阵化天地,无尽灵纹,这是那位金丹对我的评价,我走的真的是天阵这条路吗?白千悟思索着闭上了眼,与杨毅等人一起开始修行,将生死之念抛弃。

走着走着诸葛空停下了脚步,在他的感知中前方出现了庞然大物,纯粹、惊悚的念在不断的咆哮,不同于周围世界的自然顺畅,那念在贪婪、狂暴的吞噬着其他不纯粹的念,或者称之为灵亦可,导致他越发的斑驳、丑陋。

我想活,那你就得死,很简单的道理,可我现在才真正的明白,我不会说什么替天行道这样冠冕堂皇的话,也不会说为同族同胞报仇这样的义气之语,但是抱歉了。

诸葛空不再向前迈步,转身向着白千悟等人走去,盘膝坐下也进入了修炼状态,但他体内的性光却在逐渐的消散,与此同时的白千悟等人脑海中灵光不断闪过,从前难以理解的难题突然迎然而解,修行速度呈几何上升,快的难以置信,且状态好的前所未有。

拖时间,这应该也是阙深学长策略布局的最终目的,敢在元清朝内部攻打一座城,很难相信对方有着怎样的实力与底气,元婴确实难以匹敌,但若是你们能达到与我相同的境界,拖延一柱香的时间应该还是能够做到的,毕竟有白千悟的阵法在。

这样的消耗很快就结束了,醒悟过来的众人都显得意犹未尽,并未发觉自身修行时的异常,都当成意外进入了悟道境,而诸葛空微微一笑道:“半步开光,这在古书上被称为即将开悟的人,恭喜你们。”诸葛空明显的感受到思维的延缓堵塞难以运转,运转功法勉强将之压制,不影响后面的战斗。

“你们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话音未落人就已消失不见,只能看出是往城门处去了。白千悟也在此时开口道:“捉紧时间巩固修为,将修为化为自己的实力,我们没多少时间了。”

“柯泽城全部的修士与军人都要牺牲掉,以此换取那短暂的救援时间,为将者仁慈不得。”诸葛空在心中思索道,十分的认同将领之道。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每时每刻都有成千上万的军士惨死,毫无抵抗力的遭到灭杀,经历了绝望无力后悲惨的死去,且那杂碎就像料理食物一样去吸食,完全不顾那是一个有感受有感情的生灵!

哪怕是二线城市中非常繁华且人口众多的城市,也无法经受那杂碎如此的贪食,短短的时间内就有几十万的军士惨死,血气浓郁的都快化作漂浮的河流。

如此人间惨剧终是引的天怒,天空隐约间有着风雷在逐渐凝聚,其范围囊括了柯泽城之外方圆千里之地,可那杂碎操控气血长河贯通天地,大吼道:“欺天!”

“哈哈哈哈,天道也不过如此。”那杂碎嚣张的大笑着,没人能够制衡他,只能任由他任意妄为,众人的挣扎、怒火、咆哮都毫无作用,一切是那么无力、绝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