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异族 现!

  • 为我而行
  • 飞神舞
  • 2022字
  • 2022-03-20 19:05:33

“回城!”阙深的声音响彻战场,所有人都在有序的撤退回城,本就无比凶猛的骷髅与异兽们此刻彻底狂暴起来,根本不打算轻易放过他们,诸葛空等人默契的选择了掩护他们撤退,他们知道此举有着何等风险,但却依旧这么选择,也只有他们能够抵挡,隐约间他们也似乎猜测到对方乃是异族,非我族类,该杀!

白千悟第一时间出现在他们身后,庞大、惊人的势不断的升腾起来,诸葛空等人心有所感下意识的站位配合,无形的屏障矗立在这天地之间,两股势初始还能抗衡相较不下,但诸葛空等人毕竟人数不如,很快就显露颓势。

本是下令者的阙深忍不住暴怒道:“给我反攻!元清朝的修士难道需要五个学生来保护撤退吗,给我反攻!反攻!”此刻战意前所未有的高涨,比之前的守城之战更为的强烈,身为元清朝的修士自有其骄傲,也是称霸一个时代王朝的优越感,没人胆敢侮辱这份荣耀。

“你们也上,怎么能让学弟学妹帮我们做事,去把大军的势带起来,摧毁他们!”这时身旁一人急忙开口道:“不可,后方岂能无人坐镇,万万不可,还请三思。”

阙深眼神淡漠的直视这位年迈的老者道:“城主大人,你觉得凭我一人坐镇不够吗?!”老者一时语塞,只好支支吾吾的说道:“王辉,听令。”

就在即将撑不住的时候,耳畔依稀传来了反攻的声音巨浪,心也在此刻前所未有的强大,就好像能够摧毁眼前的一切敌人,那种目空一切的信念,战意。即便对方凶猛的反扑,依旧敌不过战意高昂且训练有素的元清朝修士,况且不过是一些异类怪物罢了,哪能有输的理由。

就在战局即将结束之时,阙深惨叫一声落下城头,那位城主大人阴恻恻的笑着,手中的术法痕迹还未消散,在旁还有几位异族服饰的家伙存在,之前定是他们出手围攻,加上城主出人意料的叛变导致阙深喋血于此。

“别管我,好不容易锁定战局,不能前功尽弃了,这样才能有机会挽救柯泽城,接下来就靠你们了,麻烦你们了学弟学妹们,战斗才刚开始我就要退下了,学长我还是那么弱啊,依旧不如那两位。”阙深在浮性院玉牌上传出了这句话,随后无论他们怎么呼喊都没有再得到回应,就好像对方……。

“已经得手实行第二步,全部灭杀一个不留,包括城内所有平民。”城门失守的那一刻这道命令便毫不犹豫的传达到所有异族手中,可以看到城内的阵法正在缓慢的变化,阵纹高度凝聚闪烁着危险的光泽,就好像下一刻就会爆发。

“莫要小看了我阙深,那可是会付出代价的。”城墙下一处不知名的角落,阙深意识模糊不清即将陷入黑暗,但看到在变化的守城大阵后,却忍不住轻笑起来,喉咙中的血液也堵不住他的笑。“我虽不如那两位,但也不会输给你们这帮杂碎,咳咳咳。”

“该死怎么回事,我怎么操控不了这鬼阵法了,少主!”城墙上一处隐秘房间内,阵法内不知是何原因力量开始狂暴起来,不能操控的同时还要他们去联手压制,要不然整座护城大阵会爆炸,到时候柯泽城将从地图上抹去,强大的守护毁灭起来也是非常恐怖的。

“阙深,不愧是仅次于那两位的家伙,竟然能够有这样的魄力和觉悟,让整座柯泽城给我等陪葬,到是我小看你了。”这位少年的服饰异常华贵,且每一件饰品都有着独特的力量守护,自身气质更是非凡,但此时的他脸色却很是难看。

“这局我绝不会输!”少年眼神越发的坚定起来,下令道:“不惜一切代价给我镇压。”此命令下达的瞬间就有许多人不满骚动起来,有一人忍不住开口道:“少主,城外那些人一但腾出手来可不会给我们这个时间啊。”少年自嘲的笑了笑,看着这些人的面孔一切尽收眼底,在生死面前这帮人终于袒露了内心的真实想法,即便嘴上依旧叫着少主,但却没了尊敬之意。

“放心吧,他们不敢进来的。”此话一出还是有人准备开口,少年眼神冰寒的盯着那个想要说话的人,杀气腾腾的道:“怎么?生死攸关了,所以打算背叛我了吗?!”所有人面色浮现挣扎之色,但最后还是妥协道:“不敢,谨遵少主号令。”

不过半个时辰战争就结束了,没人主导的他们不过是一群待宰的羔羊,根本不是元清朝修士大军的对手,只是天空的血色乌云越发的浓厚,强烈的压迫感让人误以为就在头顶。

城门缓慢的打开,少年一步步走出,对面那如山的战意让他心神一震难以自控,难以想象的压力浮现心头,但面上却依旧保持着笑容和风度,脚步虽然变慢了却始终在迈步。

“玫伍部族少主,笙穴,很荣幸能与浮性院学生和浮世衙衙役这样面对面见面,百闻不如一见,你们确实很强。”笙穴彬彬有礼毫不胆怯,自信的让人意外。

“这里不欢迎异族,你的下场只有……死!”杨毅粗矿的声音响彻战场,大军感同身受的怒吼道:“死!”这一刻笙穴也不禁面色一变,但却倔强的不愿后退。

“你也听到了,赶紧把遗言说完吧。”诸葛空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虚实,忍不住嘲讽道。“阙深想要用守城阵法与我等同归于尽,我来问问你们打算怎么做?”

此话一出引起轩然大波,毕竟城内还有着许多平民百姓,里面更是有着大军的亲眷家属,有着他们浴血奋战的理由,现在战争已经胜了自然不愿再生干戈。

这时白千悟等人都将目光投向诸葛空,阙深队伍的人因阙深不在有些拿不定主意。诸葛空疑惑的问道:“可以留你一命,其他人都得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