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柯泽城 危

  • 为我而行
  • 飞神舞
  • 2056字
  • 2022-03-11 21:49:42

柯泽城属于二线城市,按理来说与一线城市相距甚远,且几乎没人能够闯过元清朝的边防,但在今日二线城市柯泽城遭遇攻防战,且除了柯泽城的人外无人知道此种情况,往外通信之人全死在了路上。

巧的是柯泽城也是在这个时期迎来了浮世衙总衙的几队人马,可城内却是事故频发人心惶惶,仅有的些许人马四处救援疲于奔命。

不过好在来的浮世衙总衙几人中有一位衙碑上前十的队伍,以强硬手段整合现有的一切力量,强制进行军队管理,勉强稳住了局面,但对方准备充分绝不会就此结束。

柯泽城外的一座山头上,与诸葛空等人交手那人相似的服饰,共有三人眺望着脚下的那座城。“城内的各种手段几乎都被压制住了,短时间内无法在动手了,都怪那个该死的阙深。”左边那人声音甜美,让人浮想联翩。

“围绕柯泽城的几大险地已经控制完毕,唯有乱葬岗出现问题了,陈河死了。”右边似乎是个声音稚嫩的少年。中间那人果断下令道:“动手,不能等了,让陈老去一趟乱葬岗吧。”另外两人恭敬的行礼应答,尊卑之分已然明显。

“武之极,动乾坤。阵化天地,无尽灵纹。生之秘,初之始。”狂风乱炸后的烟雾渐渐消散,就连天上的雷劫也逐渐消散,但那人却似乎疯癫一般的喃喃自语。

没想到啊,我竟看走眼了,不不不,我仅仅只是感到难以置信,有那么一天竟能见到神话传说中真正的炼气修士,且头一次遇见就与三位为敌,真是我的荣幸。

诸葛空看了看另外两人,不屑的撇了撇嘴道:“一个个藏的那么深,就不怕真被玩死了,就我一个临阵突破的老实人。”白千悟白了他一眼道:“这话你也有脸说。”

“抓紧时间解决他。”命引以命令的语气道。虽然不爽他的语气,但说的确实没错。诸葛空近身搏斗逼迫的他无暇他顾,命引在旁不断施展巫术,白千悟以阵法加持两人,更对陈河进行压制。

不出半柱香的时间就已经摇摇欲坠,身躯破烂不堪的倒下,但眼中的兴奋之色始终没有消散,即便诸葛空毁了他的骨和脏,巫术腐蚀了他的血肉,阵法镇压了他的一身力量,他依旧战意高昂。

“我死了你们也逃不掉的,只会让计划提前上演,哈哈哈哈哈。”陈河大笑着咽了气。诸葛空本不该明白为什么陈河临死时还能这么开心,但现在的他也有了前行的路,所以能够有所体悟。“朝闻道,夕可死,无悔矣。”

还没来得及高兴诸葛空撒腿就跑,如同天威般的压力从遥远的天际传来,似乎陈河身死的那一刻就知道了,也就是这一刻柯泽城发生巨变!

不知何时命引不见了,诸葛空隐约间好像见到了一张慈祥的老脸,但给人感觉似梦似幻很不真实,但心中那颤抖不已的感受却是那么的真实,就连远处的天威也是远远不及。

繁华热闹的柯泽城本应人声鼎沸,洋溢着人们的笑声,孩童们在父母的带领下开心的玩耍,摊贩们的叫卖声和食物的香气弥漫在城市上空,可此刻城内却安静的可怕,城门处惨叫声不断响起,兵器碰撞之声更是此起彼伏,血色的云朵渐渐汇聚在一起遮蔽天地,大地早已染上了血色。

战场,让所有第一次见到它的人都感到深深的震撼,人世间竟会有如此残酷的一面,宛如古籍中记载的地府、幽冥之地,这一点哪怕是诸葛空亦是如此,修士本应远离世俗潜心修道,奈何同根生,如何分的清,不过心念间。

诸葛空向前迈步,平淡的说道:“我们是浮性院的学生,遵从自己的本心本性吧。”众人犹豫片刻也是往前迈步,但所走的方向却都不一样,之前的他们能够同生共死,但此刻的他们却都默契的选择了分离,聚在一起的他们很强,强悍的能够撼动金丹,可是却左右不了这处战场的胜负,唯有发挥各自的优势四处援助,才是最优选。

诸葛空以强悍无匹的武力横冲直撞,不断的冲毁对方散了又散的局部小型战阵,很快就吸引了带着相同目的的武者,组成了一把尖刀。阎幽的身形在战场上飘散,犹如一阵风又或者像是亡灵一般,收割着一个又一个将领人物,很快就成为战场上令人恐惧的存在,她的出现便代表着死亡降临。

苏冬儿强悍之处在于她那雄厚的修为,这一点上即便是以诸葛空的功法都无法做到,所以对她而言武修之法简直不要太合适,当然若是随着术法造诣的提升能够做到瞬发,那火力怕是能够做到一人敌千军万马,遮天蔽日的术法,那阵势估计吓死人都有可能。

杨毅就是天生的将领,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他就得到了一小部分人马的认可,且进攻有度撤退得法,这让从未看过兵法的他十分诧异,所有的抉择都是临时迸发的,但结果却出乎预料的正确,而这让他顺利的统领了一部分人。

白千悟与诸葛空眼神交流之后选择了前往战场之后,与浮世衙的衙役们说明了之前的遭遇,也得到了正处于疑神疑鬼的他们的信任且急速下令,并且以诸葛空他们为中心的作战方案也是诞生,而这毫无疑问是白千悟能力的体现,但也是为帅者的魄力,不愧是浮世衙衙碑上前十的队伍领袖,阙深。

在诸葛空等人的努力下,胜利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而这显然是对方所不愿的,很快对方就开始改变策略,冰霜森林的奇珍异兽们和埋骨之地的骨头们开始不要命一样的战斗,黑色的雾气从它们身上升腾而起,与天上那血色乌云联合化作通天之柱。

“血祭之阵,噬生。”这道声音仿若从对面那遥远的天空传来,威严的同时给人以无与伦比的压迫。命引不知在何处惊呼出声道:“异族!他们怎么可能闯过元清朝的边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