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小洞天

  • 为我而行
  • 飞神舞
  • 2434字
  • 2021-04-11 20:00:48

“这酒真够劲,烧刀子的杀气一丝都没散出去,藏了那么久的酒就这么被我喝了,旬邑还不得气疯了。”少年坐在墓地中放肆大笑着,大晚上坐在此地喝酒,如此场景怕是一般人还接受不了呢吧。

“话说这啥地方?我咋跑这来了?”少年缓慢起身打算离开,可就在这时身着白衣风华正茂的少女从不远处晃荡而过。“大晚上的咋会有女子在这游走,看看去。”少年虽脚步虚浮却也迅捷,观其面相更是不凡,俊秀的不似人间之人。

各个方向都有女子眼神迷离而来,朝着墓地中心而去,如此规模的墓地大部分都不知已存在多么久远,只知道寻常人等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毕竟不可能有人来此祭拜不知逝去多么久远的人,能来此的都是些邪魔妖道。

突然游尘停下了脚步,且身上酒气也随之消散了不少,眼前是一块巨大的无名墓碑,他双手抱拳弯腰行礼,随手符箓燃烧而去,在倒了点酒便离去了。“或许当初被逼无奈选了此地并非意外,而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神神叨叨的离开了,就像是个酒疯子。

相距三里地之外一处地方设立了祭坛,一群人嘴中念念有词的在起舞,不断有女子从四面八方而来走上祭坛盘坐,大多数的玉足都已经血流如注,不知道从多么远的村镇而来且不自知。

“咦,这帮人的服饰好眼熟啊,怪哉,他们要那么多的女子干嘛?如此数量怕是修士都无福消受吧,又或者这是一帮邪修?那就好了,刚好酒钱快花完了。”少年喝了口酒正准备动手,却在即将动手之时眯了眯眼,眼中黑紫光芒一闪而逝。

“差点看走了眼,对啊,我这是在上古遗留的墓地群中,这帮人又怎么可能在此地办那事,胆子不至于那么肥呢吧。”说着说着少年反倒自我怀疑起来,随后点了点头。“或许还真有可能,嗜好比较特别嘛,修士中尤其是邪修,这还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少年自我幻想时,那祭坛上盘坐足够多的女子后即将发动,凌厉无匹的剑气从西方而来直奔祭坛,蜉蝣撼树,不自量力,这剑气都未能惊动那些跳舞的祭师,理都不理这无力的剑气。

可正是这道剑气引动了方圆内的诸多气息,所有人下意识展露了气势,虽然收敛的非常快速,却依旧被少年所捕捉到。“这道门内究竟有着什么?这么多的强者现身此地,且任由他们残害那些无辜少女。”

少年苦笑着看了看夜空,叹息道:“这就是世俗眼中超凡脱俗的人,甚至于一些自诩名门正派的家伙也在其中,修行修行都不知道修的什么东西。”

那发出剑气的少女被同门师兄弟囚禁动弹不得,她的面前老者无奈的劝诫道:“罄凌,我知你想拯救那些少女,可是在此的都是些庞然大物,他们都选择了视而不见,你又何必强出头呢,你刚刚的举动已然引起他们的不满,你这是要我御剑门四处树敌啊。”

少年不知何时出现在这帮人的不远处,自然也听到了老者的话语,心中对此也是表示认同,谁对谁错根本分不清楚,为了那群少女,还是为了门派都是一样的,既然活在这个世上就必然需要有所取舍,所能做的也仅仅只是无愧于心罢了。

少女沉默了下来不再热血上脑,开始沉思自己究竟该如何是好。少年看着她如此苦恼的样子不由的心生共鸣,不知多么久远的时光之前,自己也如同她一般苦恼,现在想想倒是有趣的很呐。

久远、腐朽的气息席卷整座墓地群,方圆近乎千里都受到了影响,天地灵气陷入了混乱无序的状态。祭师深处核心的那两人,几乎是门开的瞬间就已失去了身影,剩下的几人刚想动手屠戮这群奄奄一息的少女,就被震荡的气息所搅碎。

领先几人速度快的看不清残影,令空间都久久不能平息,短暂时间内无人能够轻易跨入此处地域,行事作风霸道强悍,又或者这是他们无意之举,仅仅只是寻常举动就让人难以接近。

“进去了至少七八位元婴老怪了,且都是些存活不知多么久远的老怪了,到底是什么能够吸引这些老怪如此在意,不惜牺牲名声也要如此做。”少年沉思片刻恍然大悟,这些老怪活的太久了,此刻最缺的自然是寿元生机了!

“可什么天地灵宝能够增人寿元生机呢?且也只有洞天福地才能诞生如此灵物才是,莫非那道门后是一处小洞天?”少年越想越是兴奋,恨不得立刻动身前往,可惜他此时并非元婴之身。

许久后空间平息那些有名有姓的门派接连现身,少年在旁不断清点计算,这处小洞天怕是将云渺州所有底蕴都给唤出来了,若是此处是有人故意设局坑害,云渺州近乎千年的底蕴就要毁于一旦了,可惜啊,那是一件近乎不可能的事情。

首先第一点就要骗过那几位存在久远的老怪,如此对方的修为至少也要是化神才有可能做到。

第二点,如此重大的信息想要传出也是难事,装扮成意外有人发现的样子是不可能的,只要是生灵发现,元婴就能窥探天运查出此人的生平过往以及现状,那简直不要太简单。

第三点,小洞天的发现太过珍贵,传承、资源、秘法、心法,但最珍贵的还是小洞天自身,那可是能够造就一个修行大派的底蕴,又有谁会将其拿出设局坑害整个云渺州呢。

见走的差不多了少年也是跨步飞身而去,留守的一些弟子眼前一花,一些经历过斗法的弟子本能的爆发气势,守护法也是第一时间施展,可是一切做完后眼前却什么都没发生,少年早已进入小洞天内。

那几位本能爆发的师兄都是一脸疑惑且凝重,几个门派的大师兄简单商议了一下,各自将传讯玉简扔入小洞天内,虽然那人修为肯定不如祖师等人,但最好还是报备一些更为稳妥。

少年站在百花盛开的草原上爆喝道:“禁!”声音还未落下便起了效果,所有传讯玉简停滞于半空之中,处于随时都能爆发离开的状态,少年卡的时间也是在过于巧妙,至今还未能有人能够在元婴之下拦截传讯玉简的,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

做完这事少年才有空看着这处小洞天,天阳、灵气、万物、生机一切的一切都与外界无异,只是比之外界小了一些,被无形无色无质的莫名存在所限制,也就是界壁了。

“无生灵存在,只有一些灵植,明明生机如此旺盛却无生灵,看来这就是洞天与外界大天地的区别了,有着根本上的不同。”少年行走在洞天中,耳畔传来远处兵器交接的声音,更有术法轰鸣不断。

“看来是打起来了,遍地是宝,又如何不会起争执呢,且本就不是同心的一路人。”少年笑了笑看热闹去了,遍地灵宝无法勾引他,反而看热闹似乎更有趣一些,让人无法理解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给人感觉不像是一位修士,更像是世俗中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