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炼杰殿

  • 为我而行
  • 飞神舞
  • 2209字
  • 2022-03-27 13:09:40

“你们一个个的都迟到,我这个队长就这么没威严吗。”诸葛空无奈的抱怨。白千悟翻了个白眼道:“你觉得呢。”

“我是女孩子嘛,出门准备的时间自然长一些。”苏冬儿惨兮兮的看着诸葛空。他心中十万个不愿意与其一起组队,奈何智地老师非要这么干,不然天天挨打。

杨毅突然道:“先说好啊,就组这一次队,我在监察院有自己的队伍。”诸葛空摆了摆手随便道:“好好好,随你便。”他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心道:“嘿嘿,上了贼船还想跑,可能吗。”

“阎幽?她不是红袖阁的人吗,怎么跑浮性院来了,这是要跟咱们一起?”苏冬儿疑惑的盯着诸葛空的身后,隐于影中的阎幽迈步而出轻声道:“我也是浮性院的学生,自然也能与你们组队。”

“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对你的实力表示质疑,炼杰殿的任务可不是随便就能接的。”苏冬儿直视着她,有些咄咄逼人的意思。杨毅与白千悟都是闭口不言,对此显然也是相同的态度。诸葛空摆起架子向前一步严肃道:“她的实力我可以保证,某些情况下战力不会弱于你们。”

“我,我这不也是为了咱们任务能否成功嘛,凶什么。”苏冬儿转身气呼呼的道。诸葛空大感头疼,只好道:“咱们出发吧,具体内容我在路上与你们说。”飞舟一路破风而去,站在甲板上五人都是沉默无言,在等诸葛空说出此行的具体安排。

最近西边祸事不断,各城之外的许多安全道路都出现问题,各类凶兽频繁离开自身领地,就连城内都有异族出现造成流血事件,浮世衙已经组织人手前去调查,而我们要去的地方是柯泽城,配合浮世衙的同时稳定人心。

“我们会路过冰霜森林、乱葬岗、埋骨之地,顺手去打点装备材料卖钱,各位没意见吧?”诸葛空问道。杨毅第一个表示没意见,毕竟都已经上了飞舟了还能咋样,诸葛空肯定早就计划好了,不同意估计也没用。白千悟托着下巴沉思道:“这三个地点可是在柯泽城的三个方向,你这叫顺路?”

苏冬儿直接道:“你到底怎么想的,真的只是打打装备?”诸葛空神秘兮兮的道:“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白千悟突然道:“浮世衙的悬赏榜单上好像说异族的赏金破万了,你不会得到了什么消息吧。”

杨毅大叫道:“开玩笑!能够闯入中域元清朝领地内的异族,至少是金丹层次的家伙,围杀他们跟找死有什么区别啊,我要回家,不奉陪了。”诸葛空无语道:“什么跟什么啊,这三个地方的野怪可是很有名的,你们真没听过?一只的材料就价值百文,这可是发财的好机会啊。”

杨毅满是质疑的看着,诸葛空只好义正严词的发誓道:“我发誓,绝不去猎杀所谓的异族,更不会有此想法。”白千悟心底却在想,诸葛空到底在盘算什么,苏冬儿心中疑惑的同时却是信心十足,并未对诸葛空产生怀疑与担忧。阎幽静静的站立在诸葛空的影子中,就好像不存在一般。

乌云盘踞,阴风阵阵,刺骨的寒意,坟头林立,弥漫在空气中的腐朽尸臭,以及混杂着新鲜血液的恶心气味,一切的一切都昭示着生人勿近,但依旧有生灵来此,此地便是乱葬岗。传闻在元清朝与众多国度的大战时,此地是众多埋尸地之一,久而久之发生异变成就了此地。行尸、僵尸、骸骨、残魂等众多,已然成为一方小国度,虽然踏出乱葬岗后脆弱不堪,但在其内都比的上炼气初期的人。

杨毅你去拉仇恨引怪聚怪,白千悟准备大型阵法进行坑杀,苏冬儿在旁守护他,阎幽去猎杀那些会放箭的,我去打那些领头的,走!众人见分工明确立刻四散,没多久这乱葬岗前所未有的热闹起来。

“我去!这帮人哪来的啊,这么生猛。”

“这声势是要拉动小半个乱葬岗吧,疯了啊!”

“赶紧撤,赶紧撤,估计待会整个乱葬岗就要暴动了。”

“杨毅,你倒是杀的起劲,我阵法的布置都快跟不上了,疯了吧你!要死啊!”白千悟手印结的都出现了道道残影,阵符如漫天阵雨落下地面,但依旧比不上杨毅招惹怪物的速度,气的白千悟直接大叫道。苏冬儿也是大呼心累,来袭杀的怪物等级是越来越高了,显然对方之中也有存在灵智的家伙。

杨毅愤怒的咆哮道:“你瞎啊!这哪是我招惹过来的,全都是他们自己跑过来的。”白千悟也是飚手速的同时反驳道:“那还不是你之前打的太起劲了。”诸葛空严肃的道:“都别吵了!现在重要的是怎么解决。”

“阎幽,把那家伙找出来,这群怪物的攻击太过规律了,隐约间还有着战阵的影子在,再这样下去咱们也得跑了。”阎幽二话不说直接穿梭在战场中,眼中黑紫之瞳绽放光彩寻找存在灵智的家伙,击杀!

“命引,他们好像快要打进来了,已经发现你在搞鬼了。”乱葬岗深处的中心有着一处闪烁着银彩色光芒的湖泊,在旁有着一座傍水而建的凉亭,一老一少悠闲的喝着茶下着棋。“不急,让他们在玩一会儿,该你了巫老。”

“不要小看了他们,毕竟是浮性院的学生,来此应该是接了炼杰殿的任务。”巫老像是一位老师提醒着自己的学生。“看其实力不过炼气,看其手段也就那几样,估计突破乱葬岗外围都很艰难,巫老杞人忧天了。”

“现状,每个人沉下心都能看的清,这不算什么,但是连事情的发展走向都能了然于心,那才是能力的体现,你看得出接下来的发展走向吗?”巫老下完棋后质疑道。“您这步棋真是出人意料,前方竟有如此多的伏笔,只为了这一子定输赢,我输了巫老。”

“不到最后胜负难料,若不然自信便是自负,还请殿下切记。”命引尊敬的道:“巫老教诲我谨记在心。”大概半柱香之后阎幽冲入此地,传讯玉简随之传送出去,没过多久五人都齐聚此地,虎视眈眈的看着场中那一老一少。

“巫老所言不差,是我小看他们了,没想到一个个的都藏了后手。”命引微笑着喝完了杯中茶。巫老笑眯眯的道:“殿下小心些,我去看看他们背后的那位。”命引面色一变随即恢复正常。“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