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一夜风流

  • 为我而行
  • 飞神舞
  • 2188字
  • 2021-10-13 13:20:31

怕是上辈子诸葛空都没见识过如此场景,还未进门酒香就已缭绕鼻腔经久不散,此地是嗜酒如命之人的温柔乡,也是男人流连忘返之地,而此刻诸葛空正准备揭开这座红袖阁的面纱,从此潇洒的走上一条不归路!

娇媚,诸葛空好像人生第一次明白了这个词语真正的含义,只知道修行的诸葛空总算明白了酒色财气为什么对修行有着那么大的破坏力,能够破坏许多道行高深者的道行,让许多踏上修行之人甘心废掉走过的来路,不顾代价的回头!

“客官,你应该是第一次来吧。”娇糯的声音徘徊耳畔,就如有着恶魔在旁低语,引你踏上黄泉路。润滑如玉的触感直击诸葛空内心,他第一次知道了女子的身躯竟是如此娇柔,女子的喘息是那么的清香,女子的神态能够那么的勾人心魂!

诸葛空勉强恢复了思绪,看了看抱着自己手臂不愿撒手的少女,立刻回头守住心神不至于沦陷,然后急速的道:“是是是……的。”诸葛空下意识看了看白千悟,心头不由的浮现些许得意,只见白千悟腿软的扶着大门,旁边还有一位娇滴滴的紫色佳人搀扶。

杨毅好奇的回头看了看,毫不留情的大笑道:“就算第一次来也不至于怕成这样吧,真没用,你们这还算男人吗?”杨毅带着疑惑的眼神盯着两人。“诸葛空你这能忍?给我两息时间,干他!”诸葛空振奋的吼道:“好!”

杨毅的长枪立刻浮现手中,摆出随时迎敌的姿态,一人他自然有信心对付,但是要是同时应对两人联手的话,怕是会第一时间就会被击溃,他再无之前的轻松写意,凝重的看着蓄势待发的两人。“好了好了,你们这些年轻俊杰就是火气大,放着娇滴滴的美人在旁不理,居然还要再打一架,之前在外面我管不着,我这小店可经不起你们折腾。”

风韵犹存,能够明显的看出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即便养尊处优和精心打扮也无法阻止,而这自然无法逃过三人的眼睛,但却不至于不识趣的说出来。

与此同时的三人身旁的少女也是发力,当然诸葛空和白千悟那是肯定挡不住的,而杨毅笑了笑收起了长枪。

红袖阁最出名的不仅仅是卖艺不卖身,像是这类少女都是第一次自己找客人,这也算是红袖阁独一无二的经营之法,客人无法决定这类少女的从属,只有她们挑选客人的份,当然也有人愿意出万金买的一夜逍遥,红袖阁并不会对此做出阻拦的举动,只要对方同意也只会收取适当佣金。

诸葛空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此时回想关于红袖阁的一切信息,或许在他的心底一扇从未有过的门正在悄然的打开,而这一切他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呢?还是即便是知道也不愿阻拦这等美好之事的发生,借口就是这是对自身的磨砺,当然会不会沦陷这就要看天意了。

诸葛空旁边的少女穿着整洁大方,而服侍白千悟的那位却是身穿紫色薄纱,傲然的身材若隐若现让人血脉喷张,眼神无处安放,杨毅旁边那位倒是显得普通了,但眉宇之间的那些许英气却怎么也无法忽视,就好像杨毅身上那股一往无前的战意,这俩人绝配啊!

“无形阎幽,生魅蒂菱,看来今日之后也是名花有主了。”杨毅调笑道,两人羞涩的掩嘴轻笑。阎幽一跃而出直奔湖心的那舞台之上,身形在夜色下若隐若现,蒂菱大展身姿绫罗飘荡而起,也是奔着舞台而去。“我先提醒你们,记得手下留情,他们也只是考验一二,莫要误会。”

两人好奇的看了看杨毅,那样子就好像在说你没收住力?杨毅装作没看到继续喝着美人递上来的美酒,两人相视一笑就好像出了一口气一般,很快注意力全都被湖心的舞蹈吸引去了,阎幽就如一朵九幽之处绽放的彼岸花,清冷的同时带着魔性美,蒂菱的身姿如水一般娇柔,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牵动着男人的心弦,天生媚骨。

不知何时阎幽消失在了舞台上,再次出现却已经在诸葛空的背后,一把匕首即将刺中他的后心,那杀意冰寒的刺骨。阎幽在即将得手之时,眼前一花形势逆转,匕首掉落在地,手腕生疼的厉害,但都不如眉心那钻心一般的疼痛。

诸葛空手捏剑决直刺她的眉心,眼神中那万古不变的淡漠在渐渐消退,而白千悟和杨毅各自出手拦住了他,要不然今天怕是会出现香消玉殒的事情。“多亏你们拦住了我,我竟然没能收住手,阎幽姑娘实在抱歉。”

“唉,我都提前提醒你们了。”杨毅无奈的道,而白千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陷入了沉思之中,阎幽陷入了深深的震撼之中,诸葛空不由的愧疚万分,心一横手中剑诀再次发力,但这一次快速的同时却又显得温柔不少。

阎幽痛的退后一步,在感受到眉心那出现了什么的时候,她大哭着扑入诸葛空的怀抱,大叫道:“你这是要负责的!”诸葛空下意识的回道:“一定!”

在诸葛空两人打闹的同时,白千悟眼神呆滞的看着湖心舞台,那里有一位仙女飘荡着来到他的面前,深情的捧着他的脸,正准备吻下去的那一刻,破碎之声响彻天地!这惊动了在场所有的修行人,这似乎是有人道心破碎的声音,即便是在这红袖阁也很是少见。

面前的女子越发的动人,就快要住进白千悟的心间,也就是此时白千悟果断的碎裂了道心,舍弃了蒂菱坐下静静的喝着酒,许久后诸葛空两人也坐了下去,识趣的不去询问为什么要这么做。“我道心有缺,见到蒂菱的那一刻我就该明白的,我现在主动碎裂只是在成全自己。”

诸葛空两人肃然起敬,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道:“佩服!”而蒂菱带着遗憾的微笑正准备离开,玉足才踏出第一步就听到了白千悟的解释,转身肃然的看着白千悟,郑重的弯腰道歉。“你此刻的表情更显真实,但我还是喜欢看你笑。”

“公子,请允许我再次服侍于你。”白千悟喝了杯酒道:“乐意之至。”之后几人喝酒喝的天昏地暗、乐不思蜀,直到天亮各自的师者前来寻自家学生,那场景怕是很多人都能想象的出来吧,怎一个惨字了得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