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监察院

  • 为我而行
  • 飞神舞
  • 2948字
  • 2021-06-07 21:43:15

诸葛空看着一步步走来的她,心中下意识的想要逃跑,这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并不是因为对方以极其暴力的手法攻破了迷幻阵,更像是一种冥冥之中既定的结果,而像诸葛空这样的妖孽都具备一定的第六感,对于天运的感知。

“老师,我先走了啊,您自求多福吧。”话音都还未落下人影就没了,智地放下了悬空着的脚,若有所思的看着诸葛空离去的背影笑道:“好啊,还有人能够治你。”

转身回院落的瞬间面色变的冷漠无比。“希望是桃花运,而非是桃花劫,毕竟你的一生注定坎坷,即便已经有那两位在前方顶着了。”

“智地师者,我有事请教。”苏冬儿恭敬行礼道。“人都已经走了,你还留下干嘛?”智地停下回院落的脚步,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女娃。“我想了解,诸葛空是个怎样的人。”

“认识他作甚,他有什么好的?”智地玩味的看着眼前扭扭捏捏的女娃,有种老流氓调戏少女的既视感。“学生只是对这个人好奇而已,默默无名的存在于潜龙榜上,若非院中的潜龙榜估计没几个人会知道他,但现在潜龙升天时是那么的耀眼,所以学生很是好奇,还望师者成全。”

“若仅仅只是好奇的话,我建议你离他远点。”智地侧身带着莫名的语气说道。“像诸葛空这样的天才妖孽注定一生坎坷不断,想要靠近这样的人物,你需有一定的觉悟,你……明白吗?”苏冬儿一愣陷入了沉思,而智地也准备回院落了。

“我很强!以后会变的更加的强大,我不需要什么所谓的觉悟,我有足够的资格与这样的人物站在一起。”就在智地以为对方会退去的时候,却听到了超出他预料的答案,转身惊讶的看着苏冬儿,开始重新审视起眼前的女孩。

“哈哈哈哈哈哈,是老头子我多事了,苏冬儿是吧,我收回前言,尽情去做你所认为的事吧,不需要我这个老头子多嘴什么。”

苏冬儿欲言又止,但却被智地打断道:“自己去听去看去了解,而不是应该经由他人的话语,那毫无意义。”智地带着欣慰的笑意走回院落,之前的冷漠神色似乎不会在出现了。苏冬儿展颜一笑,此刻整片竹林都明亮了不少,变的绚丽多彩。“谨遵师者教诲!”

玄禁城内首屈一指的风流之地,红袖阁。“你说要和我煮酒论道,然后你带我来这地方干嘛?”诸葛空一脸愤然的盯着白千悟,但却显得有些底气不足,而这不该出现在他的身上。白千悟一脸古怪的看着他,带着恶作剧的表情微笑道:“那你去不去啊?”

“你付钱!”诸葛空一马当先而去,身影看去还有些许的潇洒。白千悟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还是平摊的好,这地方一晚可是价值千金。

”两人并肩而行却见从天而降一少年,腰间佩戴酒葫芦和短棍,开口道:“学院中人不得擅入此地,违者扣除一年学资。”

两人正想着该如何时,对方那少年又说道:“但若能赢我,也可进。”白千悟若有所思的道:“对于修行中人而言,酒色财气喜怒哀思都应避之如虎,但对此浮性院的态度却怪异至极。”

“设立监察院监察学生的作为,教学宗旨却又是率性而为,与全院的战力至上主义比较,让人不明所以。”少年在旁补充道,自己也是显的很是不解。

诸葛空平淡的诉说道:“若要修到极致,必须直面自己的本性,这才是浮性院教学的真谛。”

“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取一毫而损天下,亦不为也。不拔一毛,不取一毫,能放下这大千世界的诸多诱惑,那么修行也算有所成了。”

红袖阁某处房间内,一位中年人默默的看着三位少年对峙,他一身白衣却染上了墨色,一黑一白形成了难言之感的服饰。

当年创建浮性院的那位,目标却是放下整个世界,只是这理念太过惊世骇俗,若有凡夫俗子一旦走入此道,很容易就有了偏差。看看如今的浮性院哪还有当年创立之初的样子,早已背离了初衷。

三人都未能察觉到有人在暗处观察着他们,更不会知道有人对于浮性院的教学宗旨能够诠释的这么全面。

“你来,还是我来。”诸葛空侧头问道。白千悟一脸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好像在说你是在开玩笑吗,让一个阵者临场对敌?!那是多么英勇且愚蠢的行为。

“好吧,那我来。”诸葛空无所谓的摊了摊手道。对面那人拿着酒葫芦倒灌了一口,有些醉眼迷离的道:“等一下,开打之前你得先告诉我你叫什么,我可不想打一个不认识的。”

“你这人倒是有趣,告诉你也无妨,可你也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吧。”诸葛空轻笑道。杨毅执院礼道:“监察院,杨毅。”

诸葛空回礼道:“智地师者学生,诸葛空。”杨毅再次拿起酒葫芦猛灌了一口,腰间的小棍被触动机关,一下子变成了一杆长枪,杨毅耍了个花枪道:“让我看看最近声名鹊起的诸葛空是否名不符实。”

带着醉意的长枪,给人感觉像是随时会出击的蛇,捉摸不透对方的出手时机,一时间诸葛空被长枪逼迫的不断闪躲。

在百兵之中长枪有着极其明显的优势,有着攻击范围广以及难以近身等优点,但那单单是以兵器而论,实战中也只有初始之时占据主动,之后便是招式、经验等武学造诣的比拼。

一番搏斗之后诸葛空已然开始习惯对方的攻击节奏,渐渐的开始对抗起来,甚至于强行打断对方的攻势。

“你以为我的枪是这么轻易就能看透的吗。”诸葛空一时间步步后退,竟连躲闪之机都没有,只能不断的后退,对方的枪突然变的异常凌厉,不仅仅只是快了,就连招式变化都无法预测,毫无之前招式的痕迹。

诸葛空无法在以徒手应对,从戒指中取出一把无锋重剑,以重应对轻巧,以不变应对对方百变且毫无重复的招式,完全凭借自身反应以及实战经验,至今还没动用自身武学造诣方面的知识。

较量许久诸葛空始终只能不断躲避防守,他始终无法看透对方的枪法,就好像对方已经摆脱了招式的束缚,以某种规律或者意境来施展枪术,对方在枪道上已经有了很深的造诣。

“那我也就不藏拙了。”诸葛空轻声说道。他的姿态变的大开大合,极尽展现重剑的用法,每一击都震的长枪不易收回,即便是对方的突刺也豪不避退,像是扔盾牌一样以剑背迎接对方的突刺。

但即便如此诸葛空也仅仅只是打了个势均力敌,枪出如龙带着千钧之力,迅猛的同时更是轻巧灵动,隐约间似乎还借了重剑的震荡之力,对方的枪术演练的越发得心应手,攻势正在不断的提升,短短几个呼吸间就已经开始压制诸葛空了。

对此诸葛空却很是乐观,完全不在意对方越发迅猛的攻势,因为他知道比武急躁不得,而对方已经开始有些乱了,招式之间出现了重复,又或者说是下意识的选择,也证明对方没有彻底摆脱招式的束缚,越发迅猛的同时也露了破绽,而重剑最为厉害之处就是讲究一击必杀。

终于诸葛空瞅准机会迎身而上,避开了如同百花盛开的长枪,但对方也同时抽枪后退,他心中一喜的同时更是加快了爆发,可是当他回过神来时自己败了!

回马枪,好快的回马枪,虚晃一招骗过了诸葛空,而他因为是自己抓住的时机,更不会怀疑是对方故意露出的,也是在此刻对方腰身一转枪已经到了双眼前,退的同时枪已经刺出,太快了!

“你这人不地道,至始至终不肯出全力,真让人火大!现在输了吧,活该!”杨毅喝了一口酒不满的道。“是兄台的枪太凌厉了,枪术更是出神入化,是我败了。”

“出神入化?我还没把枪术演练到这个地步,你这人满嘴瞎话,虚伪的很,不屑与你为伍。”说着收起长枪转身回红袖阁,无所谓道:“真没意思,不拦你们了。”

“这人倒是有趣的很,他倒也没说错,你为什么不肯出全力,这样岂不是太对不起他了。”诸葛空看了白千悟一眼笑道:“这可怪不得我,我生性喜欢藏拙,凡事都喜欢一步步来,但这一次确实是我败了,小看了对方。”

“你这人虚伪的很啊,呵呵。”白千悟笑了笑迈步朝着红袖阁走去,诸葛空无奈的笑了笑道:“难得说句实话还没人信了,真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