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碎片三(外传)
  • 顾问之乾陵
  • 小小安玖玖
  • 2057字
  • 2021-12-04 03:45:07

刚刚那个人身上有种奇怪的东西,不像鬼邪。他们当初给的指引就是这个村子,没想到是安玖的老家,看来这里还真有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村里的环境还不错,但少了些生机,村里的人应该是近期新更换的,这些人,恐怕又要搞一些大动作了,得找个时间提醒安玖一下。

苏海棠跟着可疑人影来到村里,这里四面环山,而且几乎无路,真不知道村里的人怎么上山,但这可难不倒苏海棠。

登上山坡以后,发现上山的路到处都是,而刚刚自己面前的是个断崖,这个地方被挖过。

山坡的角落,分布着形形色色的镇妖之法,当然效果一般。而最重要的的就是钉在这里的魂钉。

这种超大的魂钉苏海棠也是第一次见,光是长度估计就有两米,不懂的人完全可以看成避雷针。而这恰恰说明这里埋着可怕的东西。

苏海棠留在这仔细查看,至于可以的人影明显是故意吸引自己的。

至于是想借自己之手对付这个麻烦还是引自己走进陷阱,苏海棠都不在意,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自己要找的就是这东西。

有人!不远处有人过来,苏海棠立刻警惕,对方似乎并不认识自己,走过来问:“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迷路了。”

“迷路了?这里是施工区,你赶紧离开吧。我带你走。”

苏海棠本来准备直接给这个麻烦的人打晕,但又觉得以后在村里行动会惹麻烦,只好……

“认识安玖吗?”

“安玖?你是他朋友吗?我俩发小,当然认识了。”

“哦,那你帮我个忙吧。”

“好,没问题。”

“我要走了,你去村口告诉一下那两个人。”

“嗯……两个什么人?”

“外地人。村口站着呢。”

“好。”

“诶。”

“怎么?还有事情?”

“安玖在哪呢?”

“你去了就知道了。”

在村口的会是他吗?现在的他是什么样子了?

苏海棠态度一变,赶紧把他支走,因为海棠远远的看见那人邪恶的笑容。

苏海棠从侧边绕过去,她知道对方发现了。

“你是什么人?引我过来?”苏海棠边说边靠近,完全不怕对方预设什么陷阱。

“你去过回龙山?”

苏海棠笑笑,对于这种问题不屑回答,反正对方也不会相信。“像你这样的人很固执,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

“嘿嘿,跟我回去,我有办法让你说实话!”这人笑起来脸上尽是褶子。

“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我知道你难对付,所以今天来的人不光我一个。”

“哼,还是有备而来。”苏海棠嘲讽一句,自己敢一个人过来,就不怕被人针对。

“从土地上直接挖土出来的几只尸妖,齐刷刷的看向苏海棠。”

苏海棠眼神凝重,微小的声音:“像你这样的人要怎么改变呢。”

尸妖是短时间内最快的炼制方法,但手段极其残忍,甚至让同行厌恶。

苏海棠邪瞳扫过每只尸妖的灵窍,发现这些尸妖全部被束缚着,同时控制这么多只,此人的道行也是不浅。此时如果帝陵乾坤剑在手,自己一定给他们全部杀了。

“上!”一声令下,尸妖朝苏海棠扑过去。

苏海棠见状不妙,立刻撤退。

“哈哈哈,就你这样?还配得上什么万法同源。”

苏海棠不受他的挑衅,体能方面苏海棠也是强项,不一会,苏海棠就跑出了一个半弧形,这才是躲避追击的最好方法。

苏海棠围绕他转了一个大圈,周围的布设已经全部摸清楚。

苏海棠取下头上的簪子,作为一个现代人,天天插在头上的簪子当然是有用的。

但这个并不是为了作为攻击物品或是取血工具,那样只会被人摸透,苏海棠的簪子本来就有威慑的作用。

尸妖从后面追过来,正对苏海棠。

苏海棠邪魔之瞳开启,尸妖的灵魂顺势而出,灵魂碰到这只簪子好像触电一般全身抖动,意图逃跑,苏海棠哪里允许,邪魔之瞳牢牢的抓住尸妖的灵魂,不一会儿被簪子磨灭。

失去灵识的尸妖就是一副躯壳,没有人的控制,尸童也有趋利避害的本性,不敢再向苏海棠攻击,转身四散奔逃。

山上那人气急败坏,尸妖从各个方向逃跑,会给这个村子造成很大的影响,这人自然不会在意,但影响了计划恐怕不好交代。

苏海棠盯着他防范了一会,他没动静,这说明他已经无计可施了。苏海棠立马冲上去。

那人向苏海棠身前扔来一个东西,苏海棠躲过,仔细一看,是一个木板一类的令符,再一抬头,那人已经开始跑了。

苏海棠哪里肯放过他,这个人已经他背后的人,比自己先来到这里,肯定有好多好多请报。

就在即将追上他的时候,地表突然陷落,下面是,一个大坑!为什么他就安然无恙的跑过去了?……我该怎么办?

一瞬间,脑中一片空白。

这里是一个半径两米左右的深坑,像一口井一样,苏海棠毫无疑外的踩到了这里,一脚踩空,任谁也无能为力。

那人早就预料到这一刻,这个坑就是为苏海棠下的圈套。

“这个矿坑有五米深,就算没摔死,也得困死。”

“来人呐!有人掉下去了!”这种危险的施工地区自然是有人看守的。

很快,这里来了五六个人。“怎么了怎么了。”

“我刚刚看见有人踩到这个深坑了。”

“什么!我在就说吧!不能草草的把这里覆盖上,出人命了吧!”

“你,你是?”有人问殷邪。

“我……为是村东头张大娘的兄弟(老辈人这样称呼,弟弟的意思。)”

“哦,那你刚刚看见有人掉下去了?”

“是啊,是个外地小姑娘,我说不让进来,她不听,非要跑进来,我追都追不上。”

“哦,外地人。”

“行了行了,都回去吧,就是井塌了而已,明天找人埋上吧,太危险了。”

也没人说啥,毕竟出人命的事情如果报警,责任查下来谁都顶不了。

殷邪也跟随大家立刻这里,趁机溜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