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阴德土之佛法归心(外传)
  • 顾问之乾陵
  • 小小安玖玖
  • 2213字
  • 2021-11-10 18:19:03

佛教,自古传入中国,盛于唐朝。上至帝玉,下至黎民都有与僧人交集的故事流传。至于佛教的本质,做为广为流传的三大宗教之一,无人可以一锤定音,与道教仙家一样,乞求保佑,心诚则灵。

慧难和尚是半途出家的,据说还有曾上榜的经历(皇榜,科举)至于出家的原因,没人记得。

自从出家以后,与尘世断的干净,走到千里外的地方,剃度为僧。

那是个饥荒的年代,世人苦难,寺里更是不好过,香火没了不说,生计也成问题,住持遣送大家下山,去各处化些缘,一来有条生路,二来均济一下走不动的老和尚,慧难下山。

粮荒之年,镇灾的钱款根本是杯水车薪,路边的植株但凡是能吃的,看上去能吃的,能进嘴里的都被人们采食,食物中毒,塞食道而死……

大灾大难总是要出救世之人的,慧难见况不忘佛理,结合自身知识去往县府,这里饥民堵门,大门紧闭,大家都没多看这位和尚一眼。这门是进不去了。

第二天,听周围人说,这和尚夜里入门,与县令争执,县令一气之下将人打了,扔出门外,也有些其他更为荒谬的版本,说什么这和尚是上任任令,和尚入室盗宽,和尚与县令夫人……

没人同情他,众人与他差不多,半坐在大街上也不必理会谁来谁往,因为谁都没什么力气走动,哪里都没有食物。

和尚问大家,为什么不逃到没有闲粮荒的地方去。大城门基本关闭,不收流民小村庄已经向外逃荒,也就是向外走也许会有几十公里的无人区,唯有原地等死。

和尚体力也没多少,他甚至没有了回山的气力,别说食物,连水都没有一口,进城时门外有口井,边上围了好多人,谁也没有气力拉上水来,自己帮他们打的三桶水恐怕也被喝完了。

黄昏时分,一辆满载稻草的车朝这里推来,路边的每个人都挺直了腰板准备作一些重大的事情。

来的是粮车,给县令送粮的。护送的人有十几个,每人佩刀,在平时没人敢多看一眼,现在不同,生与死之间,人们往往选那一线生机。

有人上了,那人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直接扑到车上,开始扒草,里面是麦黄的谷物,他也不管生熟,抓起一把来就放嘴里,仿佛石头都咬的动。

有人带头,其他人便蜂拥上,护卫个个精力充沛,起先像扔垃圾一样给他们扔出去,可是人很多,带头的护卫拔掉了刀鞘,呲的一声,鲜血染红了一片。

护卫将尸体扔下,接着撒了一把带血的谷物。青壮年们不敢再冲,老人爬向那落地的粮食。

慧难把一切要在眼里,但他没有那种生的爆发力,十多年的清心苦修,他也放下了不少欲念,有些人捡起地上的谷物,握在手心,这种带血的东西真的难以下口,也有很多没抢上的人在路边嚼车上扫下的稻杆。

运粮队伍离他们而去这就是困难之下地位不同的差距。你问这是为什么没孩子?不,你不想知道。

慧难向其中一个捡到一把稻谷的老妇提议,能不能成一大锅粥,没米的那种,但没有人愿意。咬不动的人含泪也将谷皮吞咽下去,仿佛生命得到了延续。

时间证明,吃谷的人才会死的更快,由于消化问题几乎所有吃到粮食的人全都死了,几乎吃到粮食的全死了,这里没人安葬他们,只有一次一次地去敲门。

和尚再度排到门前,用细细的木杆撬开大门,推门而入,里面无人,众人瞅瞅只这场景也随和尚挤了进去。

不远处停着那辆已经有干涸血迹的粮车,车一还有粮食。

许多尚有最后一丝力气的人飞快地爬过去,果然!一点没少。

人们你一把我一把地抢着。和尚移进屋内,推门竟有人挡着,和尚用脚使劲踹了几下,门开出一角,是人!不过一动不动的,不会死了吧。等门打开了,屋内是用餐的场景,可人都死了,和尚几乎滚爬着出门外,冲着粮车大喊:“吃不得?”没人理他。

“有毒!”

人们有些迟疑,但不少饿急的人,批霜一样下肚,众人见有人带头且没什么事情也就跟着吃上了,慧难心知难以阻止,只得默念我佛保佑,吃着吃着,就有人出了问题倒在地上,人事不醒,这才有人反应过来,连忙爬起来,跪在和尚前方,学着他的样子求佛。

一个,两个,越来越多的人聚过来,安静的时候,能听到和尚微小的涌经声

这是那个老和尚给我讲的故事,很多事情的细节他都能讲出来还很细致听着可像真的。

“那之后呢?”

“佛,佛出现了。”

佛家讲究慈悲为怀,救苦救难,在佛光的照耀下,他们没死,地面上院子长出了野草般的植物和尚带头吃了这些,变得有力气,有精神了,他带着大家把这些草分给城内城外以及能找到的所有人。于是所有尚在人世的人都得以活命。

“这不科学。”

“我也并非亲眼所见,不过历史记载的灾荒是一定有的。”

“然后……”

住持率领所有僧众,将无数亡灵在一座高丘超度,尸体堆成一个小丘,有4人多高。更奇特的是,这里不生任何草,一直荒凉而四周却绿草成萌。

“这个地方还有吗?”

有的,一直有,现在在我们寺院后山,仍旧寸草不生,不过那的土质确实好,是有名的土壤,我们叫它“观音土”。

“观音土?不是一种黏土吗?”

这个也是,但是意义更重要。

“好吧,你说重点。”

我遇见他了在路上。

“他那时102岁?”

不,最多40岁。

“这不科学”你说过不讲科学。”

“好吧你继续。”

他说可以帮我。

“你现实遇到了自己在梦里变成的人。”

是的。

“他能帮你什么?”

我犯了罪他可以帮我,活下来。

“你犯了什么罪吗?”

不方便透露。

“对不起。”

他让我出家,归依佛门,我便同意了,但日子渐渐长起来,我每月都会有不安与恐惧。是他,他说我做的不好。我的选择会改变命运。

“改变了吗?”

我当了十几年的知尚,其实与世俗生活没什么区别,今天我该解放了。

“你从世人到和尚再到世人。”

对,青灯黄卷常伴我佛,我不适合在那。

“好的,我该称您为先生还是渡难大师?”

都可以。

“嗯,先生,今天的采访到这里结束。”

你会发表吗?

“会”

别署名字。

“好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