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打不过!告辞!来日再战!

队长可以笃定。

自己这一拳下去,落地窗前的那株怪树,非死即伤。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

队长的这一拳还未落下,只见上空忽然再次出现有一张藤网。

呈遮天蔽日之势,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朝他覆盖而下。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藤网,队长根本就来不及去做出反应。

他这拳头还在半路飞着呢。

下一刻,只见大网一盖,队长整个人就被藤蔓给束缚住了。

整个人被缠绕成了麻花藤,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接着很快地。

数根藤蔓来袭,直接将被束缚成麻花腾的队长给结成了蚕蛹。

然后再用一根粗大的藤蔓给拉了起来,高高悬挂在半空吊着。

随着队长的战败。

旧的木偶已然离去,新的木偶悄然降临。

很快,只听扑通一声响起。

怪树里边再次有新的木偶坠落了下来。

这一刻。

在场的所有人都绝望了。

原本他们还有一丝希望寄存在队长身上。

然而此刻,队长已经人没了。

“咔...咔咔!”

伴随着一阵怪声响起,木偶忽然大幅度地扭动起了脖子。

看得都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头皮发麻,心里一阵发毛。

紧接着。

在众人的惊惧目光下。

木偶那张死气沉沉的脸,最终在面向苏言的时候停了下来。

它睁着空洞无神的双眼,面无表情地出声提问道:

“叶子的落下,到底是风的追求,还是草树的不挽留?”

面木偶的这道送命题,苏言心中没有任何的一丝慌乱。

他停下自己的深蹲动作,一脸平静地看向了木偶。

而后稍微酝酿了一下感情,开口便是万山千水道:

“叶子的离开,既不是风的追求,也不是树的挽留。”

苏言此话一出,他眼前的那具木偶,忽然身体颤动了一下。

而这一幕,正好都落入了教室众人的眼中。

其中不少人都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其中还夹杂有一丝喜悦。

此刻的他们,好像是有些恍然大悟。

原来这道送命题,还可以从第三个角度去回答。

而且还极有可能是正确的。

因为前面两次都毫无动静的木偶,此刻在听了苏言的回答后,身体竟是有了反应!

这是一个好的现象。

说明苏言的回答触动了木偶。

这一刻。

众人再次有了生的希望。

如果待会苏言回答完了木偶问题,并成功躲避开了对方的攻击的话,那么自己等人可都有救了。

然而,幻想是丰满的,而现实往往都是骨感的。

就在众人都期待着苏言接下来的赏析内容时。

苏言却是画风突变,整个人忽然一本正经道:

“叶子落下,只是因为冬天到来了,雨水稀少,空气干燥,满足不了树木生长需要。”

“再加上日照时数一天天地缩短,此时叶子里便会产生一种名为脱落酸的激素......”

众人:???????

怪树:ذ؟ز¿؟?؟??؟ز¿?

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怪树在内,全都尼玛的傻逼了。

这一本正经地在用生物知识来赏析叶子落下的原因......

你说你特么的是不是有病?

苏言并未理会众人的呆滞,而是在自己话落的瞬间,忽然一个箭步踏出,闪现到了怪树身前。

紧接着,只听砰一声响起。

还未反应过来的怪树,直接就硬生生地挨了苏言一拳。

在这巨大的拳力冲击下,怪树直接被打得摇摇欲坠了起来。

大半的根须都从土里翻出,差点就被人一拳给打得连根拔起。

唉,可惜了。

就差那么一点力度。

不然的话,刚刚都完全可以直接一拳把这根破木头给秒了。

见怪树没能连根拔地而起,苏言心中不由得暗叹可惜。

对于自己一拳过去差点就把怪树给打得连根拔起一事。

并未有感到有太多的意外。

其实,通过之前队长给怪树的那一拳来看,苏言就意识到怪树的防御力应该是比较弱的。

而除此之外,他还注意到了非常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在每次有人回答着问题的时候,怪树里边总是会断断续续地传来一阵硬物的摩擦声。

声音咔咔叭叭的。

听起来像是硬物的摩擦声。

对此,苏言心里有在想。

会不会是那株怪树在目标回答着问题的期间。

偷偷摸摸地在密叶里照着目标的模样在制造木偶?

也就是说,那株怪树之所以会操控着木偶来提问题。

不是因为它灵智不高,又或是对这句话执念太深什么的。

而是它需要时间制造木偶,然后才能控制它们去为自己狩猎。

所以,综上所述。

苏言觉得最佳的出手时机,便是在怪树制造着木偶的时候。

也就是在自己,或者是在其他人回答着木偶问题的时候。

因为那个时候,怪树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要分心去制造木偶。

而一心二用。

警惕心难免会有所松懈下来。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还是,那个时候的怪树身边没有木偶。

而没了木偶加持的怪树。

说实话,充其量也就是个只会挥动藤蔓攻击的远程兵罢了。

而众所周知的。

远程兵一但被人近身,那就只能是任由他人宰割了。

所以,在自己回答着问题的期间,苏言便一直在观察着怪树的举动,时刻寻找着出手的机会。

而就在刚刚自己话落的一瞬间里,他成功地抓住了出手的机会。

当即毫犹不豫地迅猛出手,出其不意地给了怪树一拳。

直接就打了它一个措手不及。

玛德,奇耻大辱!

此时此刻。

已经逐渐缓回神来的怪树,整株植物都恼羞成怒了起来。

刚刚苏言的那一拳。

打得它巨疼。

打得它脸面全无。

对此!

它心里那是越想就越气,越气就越想。

想着气着,直接就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挥起了漫天藤蔓。

而后朝苏言那边鞭打过去。

面对暴怒的怪树,苏言一点都不慌,甚至还觉得有点好笑。

这株怪树抗压能力属实不行。

竟然这就给整破防了。

想着,苏言再次一拳轰出,击起了阵阵罡风。

一拳,两拳,三拳......

眨眼间,苏言打出了无数拳。

一半打在了藤网上。

一半打在了怪树的本体上。

紧接着,只听砰砰数声响起。

那漫天覆盖而下的藤网,瞬间就被拳头给打得稀巴烂。

纷纷四分五裂地散落了一地。

而落地窗前的怪树本体,则是被拳头打得东倒西歪。

大半根须都被从土里掀翻了出来,整株植物都在摇摇欲坠。

苏言没有什么看起来很流批的生物技能,打起架来全靠蛮力。

不过好在,他这一身蛮力远超同阶生物,可以做到一力降十会。

直接就一拳破万法,打得怪树节节败退,差点就抱头鼠串了。

这人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怎么力气大得这么离谱?

明明只是平平无奇的一拳,可为什么自己就是招架不住?

此时此刻,怪树心里那是又惊又恐,同时还感到万般地丢脸。

它寻思着自己堂堂一名稀有级生物,什么杀招都释放出来了。

可结果却完全奈何不了对方。

这就你妈的离谱!

不仅如此!

甚至还装逼不成反被艹。

全程都被这高级生物给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让自己的树皮往哪搁?

怪树越想越气!

越气越想!

最后忍不住挥舞起一根藤蔓。

气急败坏地抽了苏言一鞭子。

然后二话不说,直接连根拔地而起扭头就跑......

打不过!

告辞!

来日再战!

......

PS:摆碗,求票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