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无计悔多情(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05字
  • 2014-10-24 22:21:12

一直以来,李逸云都在留心比较着见过的各种玉石,想从中推测出母亲遗物的来源,但除了姬琥的那只制式相同的扳指,却再没有一块玉石与他的扳指有着同样碧绿通透的颜色,哪怕是相近的,也从未见过。此时,他见到穆王手中捧着的玉石,一个令人震惊的推测便出现在了他的心中。

“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穆王转过身,背对着他说:“那时,我刚刚率军征服了西南蜀地的一个蛮夷部落,太子的地位得到了稳固。但我却越发的觉得无趣起来。我的妻子,是母后为了巩固我的地位为我迎娶的重臣之女,我身边的朋友、兄弟也一个个的变成了我的敌人或是想要利用我的人。那时的我,尽管年纪尚轻,但却仿佛已经丧失了所有的希望了。”

长长地叹了口气,穆王接着说:“于是,我以替父王巡游天下为名,孤身一人溜出了镐京。一天,我行到了岐山西南一带,正碰上突发的大雨,我便到路旁的一家“李记酒馆”避雨,于是就遇见了酒馆老板的女儿,你的母亲,小绫。”穆王转过身,眼中满是对往事的怀念:“那段日子,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小绫的善良、美丽,让我自小在王宫中的人生多了一抹与众不同的色彩。直到现在,我最难忘的女人,依旧是你的母亲……”

穆王的语气转为哀伤:“后来,我向小绫说出了我的身份,想带她回镐京,可没想到她却当场变了脸,质问我为什么要骗她,随即便离我而去。而当时又正好遇上一拨想要除掉我的势力,为了躲避他们不得不暂时离开,等我再次回到‘李记酒馆’之时,早已经是人去楼空了。后来的许多年,我都在派人寻找你娘,可始终没有结果。”

说到这儿,穆王掂了掂手中的玉石:“这块玉石,本是开国之时姜太公带来的一块昆仑玉,据说曾是一件上古神器,不过已然损坏。我曾遇一位世外高人,说我一生得子八人,我便将原本想再太极玉石周围的八块玉石琢磨成八个扳指,正好每人一个。你的那个扳指,便是我在与你娘共同度过的日子里,送给你娘的。”

此时,穆王将眼神转向李逸云,目中满是慈爱:“我初次见你,便觉得你与你娘十分相像,不光是外貌,还有那种清新自然的气质,于是我私下里派人调查你的身份,果然调查出了真相,尽管你娘改换了名字,但凭着从前的邻居对她生前相貌的描述,我还是可以确定,那就是阿绫。”

穆王眼圈有些发红:“孩子,我对不起你们母子,所以我准许你上朝随意,希望你能拥有少年人应有的自由,无论何事,只要是你想做的,我都会尽力的让你如愿,我想尽力去补偿我的歉疚,但是真的对不起,只有这个你真正想要的愿望我却无法答应你。你与玉柳在你的府邸前遇到的跟踪者,其实是我派出来的,因为我实在不能让你们铸成大错。”

无奈地摇了摇头,穆王哀伤却又坚决地说:“对不起,孩子。我不能答应你的请求,因为,玉柳她是你的妹妹,你是我的儿子。要怪,你就怪我吧!”

说完,他转身瞧向李逸云,意料之外的,李逸云并没有大喊大叫,连痛苦的表情都没有,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似乎连呼吸也消失了。

站在那里,李逸云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也什么都听不见了。他不知道穆王是什么时候出去的,也没听到他之后都说了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李逸云双腿一软,险些摔倒,他伸手撑在营帐边缘的柱子上,缓缓地坐在了地上。接着,他无声的笑了,但泪水溢满了双眼中,涌动着无尽的哀伤。在穆王开口之前,他绝对想不到,这么多年的感情,牺牲了这么多无辜者的性命,换来的竟然会是这样可笑又可悲结果。“她是我姐姐,是我姐姐啊!哈哈!”李逸云喃喃道,神态状若痴狂。

伸手入怀,他掏出姬玉柳写给他的信,轻柔的锦帛上,少女娟秀的字体历历在目。他再也忍不住,已经溢满了眼眶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她是我妹妹,是我妹妹啊!”他在心中狂吼,伸出颤抖着的手,捏住锦帛的两端,指尖用力。

“哧”的一声,锦帛的边缘应声裂开。“不!”李逸云大吼一声,又将锦帛捧到胸前,将撕裂的边角轻轻抚平,又小心地装入布包,重新塞回怀中,双手隔着衣服,将装着锦帛的布包紧紧地贴在胸口……

一只手轻轻的落到李逸云的肩上,他抬头去看,不知何时,晶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李逸云涩声道:“你怎么知道……”晶晶打断他,指了指自己的额头说:“我们两个之间可是有着契约的联系哦,你心情不好我自然能感应得到啦!大哥,别太难过,你还有我。”

李逸云点点头,扶着晶晶的手臂站起身来,透过敞开的营门看向远方蔚蓝的天空。他现在只觉得好累好累,想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往事如烟雾般飘过,童年的记忆已经模糊的无法辨认,而另一个地方却在他的脑中越发的清晰起来,多年的心结在此刻终于被解开了。

“晶晶,等这场战争结束,陪我回昆仑山吧?”李逸云轻声道。“好!”

而与此同时,回龙河套的深处的一条溪水岸边,一身黑衣的圣犬王正难得一见的与人隔着溪水面对面交谈着。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圣犬王冷冷地说。对面的人一副无所谓的语气回应道:“大王你若是不相信我,我不过是丧失了一次机会,这样的机会,再等上几年总是有的。可您却是失去了唯一能够打赢这场仗的机会。到时候,整个犬戎部落,都会在周军的铁骑之下分崩离析,尽管您修为高超,但在我们华夏族的高手围攻之下,您的下场恐怕也不会很好。”

“好!我相信你。”圣犬王干脆地说道。那人微微一笑:“那就按着计划行事,只要李逸云一死。我就有把握在重伤穆王后架空他,从而掌握周军所有的部队,到时你我联手,天下也不过是囊中之物啦!”圣犬王冷冷一笑,站起身来,缓缓的漂浮到空中。又一次冷冰冰地说:“你果然是个聪明人,不过……我也不妨告诉你,即使没有你,我们犬戎一族也决不会失败,我们也还有你不知道的底牌。”

说罢,圣犬王一转身,如一缕黑色轻烟般瞬间远遁,转眼便化为了天边的一个微不可见的斑点。而那个与圣犬王对话的人还站在原地,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出来吧。”他朝着虚无的天空说道。

随着这句话,风沐翎从溪边的一块山岩后面,缓缓走了出来,站到了那人的对面。她睁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地说:“楚戾,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楚戾依旧笑着:“你刚才不是都听到了吗?李逸云一死,我便可以控制百万周军,进一步掌控天下,这样的机会我又怎么会放过?”

没等他说完,风沐翎的指尖已经射出一道五彩光芒,抵在了他的喉咙之上。“早知你是这样的人,我就不该传你阴阳灵力。这样你也不会拥有如今的上清雷劫的修为。”楚戾神色不变,笑着说:“算了吧,沐翎。你的阴阳灵力本就需要两个修为差不多的男女共同修炼,若是没有我,你又能找谁去?说到底,我们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

风沐翎摇摇头:“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哈哈!”楚戾笑道:“那我也想问问你?为什么你一定要喜欢李逸云,而不喜欢我呢?”风沐翎一怔,愣在当地说不出话来。楚戾接着说:“你还记得当初,李逸云和姬玉柳两个人离开那晚你的眼神吗?多么悲哀,多么绝望?我在那个时候就知道,我已经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你了,为了你,我愿意付出一切!可你呢?你依旧喜欢着那个心里没有你的李逸云,为什么?我哪点比他差?”楚戾步步紧逼,脖颈间被剑光割伤也毫不在意,风沐翎却在他的紧逼之下步步后退着。

楚戾的脸变得有些狰狞了:“所以我要杀了他,我不仅要他死,还要他背上投敌叛国的罪名身败名裂!我倒要看看,那时候,你还会不会喜欢他?”风沐翎瞪大了眼,喃喃道:“你疯了!你疯了!我要去揭发你的阴谋。”

转过身,她向着周军营地的方向奔去。刚跑出几步,一道淡淡的紫芒悄无声息却又十分迅速的射向少女,风沐翎丝毫没有察觉,便被紫芒击中了后脑,身体前后摇了摇,“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一道若有若无的身影仿佛从虚空中迈出一样,来到风沐翎面前。他抬起手来,轻轻地按向少女的后背。楚戾立刻便高呼道:“求你别杀她,我要让她看着我计划的实现。”那道身影听到楚戾的话,耸了耸肩:“好!随你!不过不要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放心,忘不了的。”那道身影轻笑一声。向一旁踏出一步,身影在一瞬间便消失无踪了……

早晨,天气难得的晴朗,接连几日的乌云也被阳光驱散的一干二净。跨着玉骥停在军队前方的李逸云却没有丝毫兴奋,现在的他,心中只有厌倦,他想做的,就是尽快结束这场对他已经没了意义的战争。

但即使是如此,他却依旧要强打精神,鼓舞士气:“弟兄们,大家随我西渡黄河,至今已近一月。今日,我们就要直捣犬戎的巢穴,彻底结束这场战争了。诸位,都准备好这最后一战了吗?”

“准备好了!”十余万士兵齐声呐喊。“好!那让我们朝着这最后的胜利,进发!”一声令下,李逸云拨转马头,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率领着铺天盖地的士兵,向着他所以为的终点,缓缓地前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