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无计悔多情(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343字
  • 2014-10-17 22:43:20

李逸云带着主力部队驻扎下来的第二日,他的二十余万辎重部队也陆续的赶到,和战斗主力军结合在了一起。因为沿途劫掠了不少部落,又多了许多的马匹,于是李逸云便又从辎重部队中选出较为精壮的士卒,把战斗部队扩编为了十五万。这期间,犬戎进行了几次袭击,却都是小规模的进攻,看样子只是打算扰乱周军的部署,而在李逸云严密的防范下,这些袭击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又过了两日,金底红边的“周”字旗,被那由八匹骏马拉着的圣辇载着,徐徐地从南方驶来,在位于李逸云和楚戾两路军队的后方数里处驻扎下来。李逸云眼见着大军的营帐已然搭建妥当,便将军中事务交托给姜不辰,前往后方大营参见穆王。

表明了身份后,李逸云通过了有士兵守卫的营门,向着穆王的中军帐走去。正朝前走着,却听有女子的声音呼唤他的名字,转头一看,正是多日不见的风沐翎。少女一身紫红色劲装,将眉宇间原本就有的一丝英气衬托的更加出众。

“李大哥,你过来一下。”风沐翎向李逸云招了招手说,李逸云笑着快步来到少女面前,轻声问道:“沐翎妹子,你怎么也来了?”风沐翎微笑道:“这次的征伐犬戎,陛下十分重视,许多在朝供职的修道者都被抽调而来,我也恰巧在其中,便随军一起前来了。”接着,她四下扫视一眼,确定了没人注意他们之后,探手入怀,掏出个封着口的扁平布包,递给李逸云,低声说:“这是玉柳姐姐托我带给你的。”

李逸云一听这话,连忙接了过来,紧紧地握在手中。“多谢妹子啦!”风沐翎瞧着李逸云脸上掩饰不住的激动,心中一阵忽冷忽热,强笑着摇摇头:“小事一桩!大哥,若是没事,我就先告辞了。”李逸云点点头,关切地说:“战场危险,妹子千万保重。”风沐翎又笑了笑,转身离去。

李逸云再也顾不上别的事情,找了个营帐的角落,迫不及待的将布包拆开,只见里面方方正正的叠着一张帛书。他连忙将帛书抽出,展开来开。姬玉柳秀气的字体映入了他的眼帘:

逸云:

见字如面。君在外,妾思之甚深。从王兄处得知君之战报,感慨千万。朝中多人言君斩臂之举颇不果断,但妾深知,即便如此,君心深处,定是备受煎熬。于生者,君一指尚不愿加,何况斩人手臂?此时之举,已是无奈。妾深夜思之,亦痛心于君之痛也。

万望君保重身体,归来之日。妾必当归之,若父王不允,妾亦愿常伴君于山野,男耕女织,此生亦足。

盼君早日归来。

玉柳字

没等读完,李逸云的眼泪便已夺眶而出。多日以来为了战争的所作所为,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看着那些被他下令砍断的手臂,他觉得自己早已是十恶不赦了,此时,远方少女的理解让他再也忍受不住,压抑已久的情绪洪水般宣泄而出,再也控制不住。

流泪半晌,李逸云胸中的块垒也消除了很多,他看着手中少女的来信,心中荡漾起无比的幸福,为了自己,玉柳连公主的身份都可以放弃,愿意在穆王不答允时与自己隐居山林,男耕女织,自己又有何畏惧?此时的李逸云,恨不得立即回到少女的身边。“就快了!就快了!”他在心中暗示着自己,仔细地收好信件,擦干了泪水,精神抖擞地走向穆王的中军帐。

走进王帐,迎面坐着的正是一身戎装的周穆王姬满,穆王年纪已不再年轻,但戎装之下,依旧是威风凛凛,赵祗照例在一旁垂手站着,与镐京中不同的是,诸位朝中重臣都不在此处,显然是留在镐京守卫国都了。

转头向一边看去,楚戾先一步赶到了,看样子已经把战况报告给了穆王,正站在那里等待着。李逸云上前一步,向穆王躬身施礼,将一路上的军情向穆王报告一番。

听了李逸云的禀报,穆王点了点头。吩咐士兵让李、楚两人落座,开口道:“两位爱卿之前的战况都很不错,尽管楚卿辖下多位诸侯国将领在战中遭遇不幸,但却没有影响队伍的士气,很是难得。李卿的断臂之法更是彰显了我大周的仁义,应当作为全军的表率加以推广。”

李逸云听穆王说的关于楚戾的战况,心中不禁想起他从士兵处得到的一些关于楚戾部队的消息。出征之后,许多桀骜不驯的将领都一个个的离奇死在战场之上,有人怀疑是楚戾暗中下的手,可却没有丝毫证据。渐渐地,剩下的将领越来越怕他,再不敢违抗他的命令。于是,他便这样建立了权力。而当听到穆王说起自己的做法,李逸云则满心的不是滋味。

顿了顿,穆王接着说道:“征伐犬戎的最终一战就在眼前了,两位爱卿,对于明日的战术,可有何良策?”楚戾起身道:“陛下,既然您的圣驾已然到来。微臣建议,明日我与李将军率领部下全军,分两路一同进攻,有您圣驾在后方坐镇,您的天威所及,犬戎定当胆寒!我们必然能够大获全胜!”

穆王摆摆手说:“朕年轻的时候也是亲自冲锋陷阵过的,什么天威、圣驾的都是虚妄,做不得数的……不过,我们此次出兵百余万,两位将军辖下的主力军就超过了五十万,犬戎起全族总数,怕是也仅有三十余万,在实力上,我们的确是有着绝对的优势的。”

李逸云点点头,正如穆王所说,此次实力的天平,是向着他们这边倾斜的,正面决战的确是最好的选择。于是也起身拱手道:“陛下,微臣也觉得。明日正面发动进攻乃是上策,以堂堂之兵击煌煌之阵才是用兵的正道吗,天时、地利、人和三者俱在我大周,我军定当大获全胜。”

听到这话,穆王也兴奋了起来,激动地用力一拍椅子上的扶手,高声道:“好!既如此寡人便下令,明日辰时,两位将军各率全军从东西两路进发,务必踏平犬戎!活捉圣犬王!让这些蛮夷们,知道我们华夏族的厉害!”“诺!”“诺!”两人先后答道。

拜别了穆王后,李逸云便回到自己的营帐中,再次展开刻画在兽皮上的回龙河套的地图,仔细地观看起来。原本这地图他也看了很多次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但此时,他脑中忽然灵光一闪,不由自主地站在了犬戎的角度去思考,顿时皱起了双眉。

回龙河套一带,地势相对平坦,也没有沼泽之类的陷阱,从战略角度看,绝不是像镐京所在的关中那样的易守难攻之地。而身处其中犬戎军此时明明处于劣势,却为何坚守不出呢?

越想,李逸云越觉得不对劲,心里也越发不安起来。“不行!我要禀报陛下!”他心里想着,便往帐外走去。此时,却听帐外传来有些熟悉的声音:“陛下驾到。”

话音刚落,营帐的门便被挑开,一身鎏金轻甲的穆王昂首阔步的走了进来。李逸云连忙一拱手,躬身施礼道:“参见陛下。”

穆王走上前来,面带喜色的搀扶起李逸云说:“李爱卿请起。”李逸云站起身来,心中有些疑惑地瞧着穆王,不知他是何用意。却听穆王笑着说:“李卿,不知你最喜欢天下的那个地方呢?”

李逸云一愣,完全摸不透穆王话中的用意。只得试探着回答:“陛下,这个问题……微臣还没有想好,可否等微臣思索之后再做回答?”穆王哈哈大笑道:“卿不必多心,寡人此言别无他意,只是想知道你最喜欢哪里,好封给你相应的封地罢了。”

听了这话,李逸云立刻由之前的摸不着头脑,变得怀疑自己在做梦了。裂土封侯?这可是仅在周武王时期的开国功臣才能享有的殊荣啊!自己竟然能够有这样的成就?天子未免对自己也太好了些吧?

但下一刻,李逸云突然想到了那封被他放在胸口的书信,一个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他一咬牙,鼓足了勇气开口道:“陛下,臣不想要封地,但是臣有其它想要的赏赐,不知陛下可否恩准?”

穆王原本脸上的喜色消退了,不辨喜怒地问道:“你……想要什么?”李逸云单膝跪地,拱手道:“陛下,臣自结识玉柳公主以来,便对她心生倾慕之情。至今已经多年,不瞒陛下,公主对微臣也颇有青睐,还请陛下成全!”

营帐中顿时变得寂静下来,之前和谐的氛围荡然无存。穆王的脸也沉了下来,沉默片刻,他轻声道:“赵祗,你先出去一下。”“诺!”赵祗依言退出营帐,帐中便只剩下穆王和李逸云两个人。穆王缓缓地踱到李逸云军帐的桌案上,端起已经凉透了的茶水,毫不在意地喝了一大口。接着,他用李逸云从没听过的,满是无奈的语气开了口。

“只是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你……”穆王长叹一声,轻轻放下茶杯。李逸云心中一惊,忘却了礼仪,脱口而出道:“为什么?”穆王苦笑了一下,也不言语,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件东西,拿到了李逸云面前。

那是一块巴掌大小,中间略厚、周围略薄的碧色玉石,玉石的形状是一个标准的圆形,上面有着天地造就般的纹路,构成了阴阳鱼线的图案。而这些对李逸云来说,都及不上它的颜色给他带来的震撼。汉侯姬琥的影子也在这一瞬间掠过李逸云的脑海。

抱着一丝的希望,李逸云探手入怀,“咔嚓”一声,不顾疼痛地将系在脖子上的绒绳硬生生地扯断。他的手微微颤抖着,将母亲遗留的碧玉扳指拿到面前,与穆王手中玉盘的颜色相互对比。

一模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