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玉马踏西风(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096字
  • 2014-10-16 22:10:36

休整了一夜后,军队在晨曦的微光中,再次出发了。经过前一晚的事件之后,士兵们的警惕性大大提高了,一有风吹草动,便四处扫视。而那些职务较高的将领们,见到晶晶时的态度则来了个翻天覆地的变化,由原本的敷衍忽视变为了尊重恭敬,不少油滑之人不断地和他套近乎、拉关系,几番赞扬下来,晶晶也有些飘飘然,李逸云瞧在眼里,觉得这无伤大雅,便也由得他了。

越向前走,河水比起它在中原时的景象也有了越来越大的变化,它的流动看似变得缓慢了些,却更加深沉,暗涌中仿佛隐藏着巨大的力量,看的李逸云心潮澎湃。

顺着目力所及的河水,军队一路向北,李逸云沿途多次向对岸张望,仍不见楚戾队伍的踪影。而他率领着军队走着走着,便进入了地图上所描绘的草原地带,眼前的土地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望无际的青色牧草,天地仿佛也变得更无边无际了。不过有着绵延的河水指路,倒也不至于迷失了方向。

穿越草原需要几天的路程,倚着河水而行,水源的问题得到了解决,而对于粮草的问题,李逸云也早有计划。他那数倍于战斗部队的辎重部队的优势,这时便显露了出来,李逸云将辎重部队分成几个部分,计算好军队运行的路线和速度,便让这些部队分别驻扎在不同的位置,再于约定的时间及地点,以狼烟、篝火为讯息,完成粮草的交割。

有了这些准备,再加上李逸云统领军队的经验,以及他不久前击退犬戎军的壮举在士兵们心中树立的威信,一路上行军虽说辛苦,士兵们却是毫无怨言,几日后,大军便顺利的穿过了荒漠,脚下的土地渐渐地再次染成绿色。

随着环境的改变,士兵们的心情开始愉悦起来,而李逸云却开始有些担忧了,因为据以往所知的情报,过了荒漠,他们就将遇到第一个犬戎的聚落——黄犬部。与苍梧之野的情况类似,犬戎这个族群是由许多部落构成的。圣犬王则是其中最强大的部落——龙犬部的首领。

而对于这些部落的战斗力,李逸云原本一无所知,只是从探听的情报了解到,犬戎上次来袭时攻击晋阳的部队,是由许多小的部落拼凑而成的,根本算不上是精锐,而这样的部队便已经让李逸云吃了很多苦头。即将面对的黄犬部又会有怎样的实力呢?

幸运的是,之前他们的那次突袭抓获的几个牧人是黄犬部的,经过姜不辰的审问他们交代,黄犬部大约有三万人左右,其中正值壮年的男子约有七千。但这些人的话又有多少可信的呢?李逸云颇为怀疑。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地平线的一端,已经能够隐约的看到帐篷的影像了。正如他出征前对诸侯国将领们所说,茫茫草原,没有一点遮蔽物,比拼的便是速度。李逸云一声令下:“雁行阵!冲!”养精蓄锐已久的士兵齐声呐喊:“杀!”在金红色的“周”字旗引导下,军队迅速变换阵型,两边靠前,中部略微收缩,如一只展翅飞翔的大雁,狂风般袭向远处此起彼伏的帐篷。

黄犬部落的反应果然惊人的快,周军刚刚发动攻势,他们便已察觉。成年男子立即跨上战马,挥舞着手中的弯刀,朝着周军士兵迎面冲来。年纪稍长的则立即组织年幼的族人撤退。其中的不少女子也跨上战马,迎着周军冲锋而来,英勇之势丝毫不亚于男子。

犬戎的战斗力依旧让李逸云感到一丝敬畏,但他这几个月来的努力又岂是白费的?周军乘势而来,又士气高昂,在他们整齐严密的阵型之下,黄犬部的战士们迅速的被分割包围,在无边无际的周军阵列中渐渐被淹没,黄犬部的首领也被李逸云一剑斩于马下。不多时,黄犬部的反击便完全崩溃了。周军阵型收割般地前掠,将许多撤退的慢些的妇孺也裹进了军阵之中……

战斗结束,周军有几百人受了伤,战死的大约有一百余人,俘虏的人数则达到两万八千多人,但仍有一些人趁乱逃走了。李逸云立即下令,将黄犬部的战马、武器全部缴获,将自己部队中一些驽马更换掉,正巧新一轮运粮队即将到来,李逸云便将这些驽马留做送给他们的礼物。

打扫完战场,李逸云正要下令撤军,姜不辰却将他叫到一边,低声说:“将军。你就打算这样走了?”李逸云有些疑惑:“世子何意?”姜不辰说:“将军,您就没有想过?这些黄犬部的人等您撤军之后会再次攻击我军?”李逸云一愣:“不会吧?我已经把他们的武器和战马都缴获了,他们拿什么来反抗?”姜不辰冷笑一下:“将军。我若是没记错的话,当初您救援晋阳时,起初也仅仅只有三千人是装备齐全的吧?”

李逸云一凛,隐约意识到了他要说什么,细听下去,姜不辰果然接着说:“他们虽然没了武器,但您看他们的眼神,无不是充满了仇恨,若是您就这样离去,他日圣犬王一声令下,以他在犬戎诸部落中的威望,我敢打赌,这些人一定会像疯了一样进攻我们,到那时我们腹背受敌,恐怕大大不利啊!”

李逸云的眼神变得严肃了:“哦?那依世子的看法,应当如何?”姜不辰目光一寒:“以我之见,应当把这些人全数杀掉!至少也要除掉所有的成年男子!”

“不行!”李逸云脱口而出。“若是这样做,那我们与他们劫掠我们的行为,又有什么区别?恐怕还犹有过之!世子,此话不用再提!”说罢拨马转身,喝令道:“全军上马,继续向北进军。”说罢,也不管仍在他的身后低声呼唤的姜不辰,轻轻一提缰绳,催动玉骥向前奔去。

姜不辰见此情景,神色一凛,叫过了一个万夫长装束的人,低声嘱咐了几句。那万夫长点点头,转身拨马离去,姜不辰深吸几口气,这才催动战马,向李逸云前进的方向追去。

军队向前行进着,李逸云感觉人数好像少了一些,正要出言询问,却见一对兵马从自己的后方疾驰而来。领头的一名士兵奔到他的面前,在马上拱手道:“将军,任务已经完成!”

李逸云见了他身上沾着鲜血,心里升起一股不祥之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存着一丝侥幸问道:“我安排你什么任务了?”那士兵也有些发愣,低声说:“将军,您不是下令让我们将黄犬部的所有成年男子都杀掉吗?我们可是不敢怠慢,只要是身高高过马腿的,我们都杀的透透的!”

“什么?”李逸云只觉一阵眩晕,险些从马背上摔下来。“这是谁下的命令?”他吼叫道。“是我。”姜不辰淡淡地说。“你!”李逸云指着他,指尖隐隐透出闪耀的光芒。“那是上万的性命啊!”他声音有些颤抖着说。

姜不辰毫不回避,直视着李逸云“李将军,你在战术战略上的确值得佩服,但你太过妇人之仁了。你扪心自问,若是真的就这样离去。我所说的情况会不会发生?你可以杀了我,但是你要知道,你的妇人之仁,很可能造成我们华夏族的一败涂地,到那时,被杀伤的就是我们大周的子民,到那时,哼!悔之晚矣!”随即闭上双眼,安静的等待着。

李逸云手指颤抖着,半晌,一行泪水从他的眼角滑落。“继续前进!”他怒吼着一甩手,打马向前,将静默的姜不辰抛在了后面。

之后的行军路上,李逸云不再多说话,只是单纯的下达命令,每遇到一个部落,李逸云便下令将所有成年男子的右臂斩去,之后立即命令继续行军,姜不辰也再没有出言反驳。就这样,在经过了三个部落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沿途的部落变得空无一人,只留下一些破烂的帐篷等物。

犬戎在被席卷几个部落之后,终于作出了相应的措施,所有部落全部集中到了回龙河套地带,准备与周军进行决战。见此情形,李逸云不敢再轻举妄动,他下令减慢了行军速度,两天后,他在后方的探查骑终于报告,看到了楚戾以及穆王大军的影子。

又过了几日,楚戾的数十万大军终于在河水的对岸出现了。与李逸云清一色的骑兵不同,楚戾的部队还是以战车为主,人数则有足足有四十万之众。而在后方数十里,穆王亲率号称百万的后方军,也在有条不紊地推进。

得知了这些,李逸云这才放下心来,下令恢复了行军速度,与楚戾的东路军齐头并进。这样行了数日,河水在两军的中央地带分为两支,一支转向东方,一支却偏向西。而在它们之间的地带,便是周军的目的地——回龙河套。

李逸云和楚戾这对敌手,这次的行为却是一致的。双方不约而同的止步不前,在河水前安下营寨,等待着穆王大军的到来。因为他们都知道,真正的大战,就要开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