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灵驹御风来(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347字
  • 2014-10-13 23:08:41

日近黄昏,李逸云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捧着手中的几部竹简施施然走下阁楼。与正在楼下翻找竹简的楚戾对上了眼神,李逸云似笑非笑的撇了撇嘴,转身将竹简摆好,迎着光走出了传道阁。

出了阁楼,他正要转身出宫,却听有人叫道:“李大人请等等!”回过头一看,却是多日不见的赵祗。李逸云一笑:“赵大人有事?”赵祗也回以微笑:“可不,小人正想去找大人,大人刚好出来,可省了不少事。不知大人可有闲暇随小的走一趟?”随即止住声音,仅用口型说道:“这也是陛下的意思。”李逸云心中疑惑,可也不敢怠慢,点了点头,跟着赵祗向前走去。

一路向北走出好远,两人从边缘经过了穆王以及王妃们的住所,接近了宫城的边缘。赵祗似是随口问道:“大人今日之后,还会来么?”李逸云摇摇头:“应该不会再来了,我觉得我已经得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况且诸侯联军已然大半聚集在镐京城下,我也想抽些时间了解一下划在我辖下的几路军队。”

赵祗点点头:“陛下也估计李大人这几天里应该就会返回军队了,果不其然。”李逸云心中一惊:难道自己学习成王法术之事已经被穆王知道了?那自己临行前重新布置的幻术结界岂不是掩耳盗铃吗?

心中正犯嘀咕,赵祗又接着说道:“我也不瞒大人,这次陛下派小的把大人叫出来,是要送一件出征的礼物给大人。”接着他笑着看向李逸云:“大人来日飞黄腾达,可要提携小人一些哦。”李逸云拱手道:“托赵大人吉言,定不敢忘。”接着,又忍不住好奇问道:“赵大人,陛下是要送给微臣些……什么呢?”赵祗向前一指:“大人,您自己看!”

“嘶——”一声悠长的马鸣传入李逸云的耳中,李逸云转头一瞧,方才专心与赵祗说话,竟然没有注意到,二人已经来到了一片马场之外,透过开在墙上的门,一根根粗壮的树桩纵横交叉,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形围栏,远远地可以看见几匹骏马在围栏中如疾风般飞驰着。

走近马场,来到栏杆边缘,李逸云放眼望去,只见马场中心,赤红、纯黑、青灰三匹骏马在齐头并进地恣意驰骋,而在他们后面,坠着匹全身雪白的骏马,一名三十出头的壮硕汉子骑在它背上,手中持着一根几丈长的绳索,壮汉右手将绳索在空中挥舞几圈,便用力向前抛出。绳索划着弧线,正好套在那匹周身纯黑的骏马脖颈之上。壮汉手中用力,黑色骏马渐渐慢了下来,等它到了与白马近乎平齐的时候,壮汉用力一跃,从白马背上一跃而起,稳稳地落在黑马背上,双腿一夹,又操控着黑马朝着前面的两匹马跑去。

“大御长!大御长!造父!”赵祗吼了好几声,那壮汉才听到,回过头一见李逸云,连忙策马转弯,向着两人所在的方向行来。来到两人面前,壮汉跃下马背,对着李逸云施了一礼:“下官造父,天子驾前大御长,见过李将军,赵大人。”李逸云回礼道:“大御长大人有礼了,我到现在都还有些糊涂,陛下让我来这里是要做什么?还请大御长大人稍加讲解。”

造父一笑:“李将军说笑了,将军如此聪慧,怎会猜不到?只是给下官个面子罢了。”说完,指着马场中或奔或站的几匹骏马说:“陛下嘱咐微臣,帮助将军在这几匹骏马中选择一匹,作为西征犬戎的坐骑。”

李逸云原本心中的猜测也是如此,只是还不肯定罢了。经过造父这样一说,确定了猜想,心中自然是欣喜异常。走到栏杆前仔细瞧了瞧眼前的黑色骏马,正要将目光移向远处,心中念头一闪。低声问道:“造父大人,不知陛下更愿意赐给我哪一匹呢?”

李逸云此话出口,在场的三人对视一眼,露出一丝不可言说的意味。造父笑道:“回将军,这个陛下只是吩咐下官帮忙选取,并未有其它言语,不过,下官倒是有些建议。”李逸云心中一动,笑着说:“哦?如此,还请大御长帮在下斟酌斟酌。”

造父放开手中的绳索,任由黑色骏马跑开而去,指着远处说道:“下官觉得,那匹马最适合将军。”李逸云放眼瞧去,费了好大劲才找到造父所说的那匹马。那是匹白玉色的马,带着些玉石的莹黄,卧在马场中央的草地上,接近与草地融为了一体。而且,那匹马既不嘶鸣,也不奔走,只是静静地卧在那里,凝聚目光,还能看到它交织着的长长睫毛,似乎正在酣睡。

李逸云心想:难道是因为这匹马就只会睡觉?所以才建议我把这最懒的选走?不过他立刻否决了自己荒唐的想法,转头问造父:“大人,在下愚钝,可否指点一二?”造父点点头:“李将军新任下官,那下官便说个一二。首先,这九匹骏马中,这匹骏马年纪最小,仅有一岁多一些,而其他的骏马,都是两岁以上的成年骏马,这匹马便显得有些特别了。”

“其二,也是下官觉得更重要的,这匹马来自辽东。”看着李逸云有些疑惑的神色,没等他再次提问,造父便解释说:“将军有所不知,自陛下登基不久,便诏令天下,搜集四海良驹,下官在陛下的指示下层层筛选,直到去年冬天,才终于集齐了这九匹骏马。而这九匹骏马,却又正巧来自天下的九个方位。你看那黑色的盗骊,是来自西方的岐山,那青灰色的山子,是来自东方的泰山,那明黄色的渠黄,则是来自天下之中的洛阳……而下官建议大人选择的那匹马,是最后才得到的,它来自东北的辽水。”

说到这儿,造父压低了声音:“这九匹马刚好来自天下九个方位,这当然是巧合,可还有另一种说法。那就是这些骏马都承载着所在地的气运,而东北的辽东,自从殷商时期的竹国被武王陛下废除称号后,那里已经变得越发荒凉,天子也是不甚在意的。下官这样说,将军可懂?”

李逸云心中恍然:原来是这样!天子不重视东北,那儿的气运被我带走了也没什么!当下朝着造父一拱手:“多谢大御长大人!那还麻烦大御长帮我把马牵过来。”造父微微一笑,向李逸云拱了拱手。朝着那匹卧着的骏马行去。

赵祗插话道:“李大人,小人多句嘴。陛下对您可是很偏爱啊!说句不该说的,楚大人进传道阁,那完全是借了您的光啊!像这次的骏马,一共只有九匹,陛下连太子都没有赠予,却单单给了大人您。大人,您可不能辜负陛下的期望啊!”

李逸云点了点头:“陛下对我的恩情,就像我的父辈一样,永远也报答不完,我定当竭尽所能,为陛下,为大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没发现的是,赵祗听到他的话时,明显呆了一下,片刻后回过神来才对他说:“如此甚好!”

此时,造父已经牵着那匹玉色的马匹走了过来,那匹马的头上,被造父用绳索制成的简易缰绳绑住,绳子的一端被造父牢牢握在手中。李逸云放眼一瞧,那马匹身长一丈左右,已经相当于成年马匹的长度了,只是体型要瘦削一些,显出一丝稚嫩。

造父按动栏杆上的活动木楔,移开了一段栏杆,将玉色骏马牵了出来,又回身将栏杆再度封死。李逸云接过缰绳,另一只手则轻轻地从马匹的头颅抚摸到后背,手中传来一股柔软的触感,温暖而舒适。

瞧着骏马大而亮的眼睛,李逸云仿佛看到了两块晶莹剔透的玉石似,于是他灵机一动脱口而出:“今后,就叫你玉骥好了。”那马似乎是听懂了李逸云的话似的,发出一声长鸣回应着。李逸云则在心中想着:这倒是和某个叫玉龙的家伙成了一对儿了,哈哈!造父和赵祗见玉骥如此通灵,纷纷向李逸云拱手道:“恭喜李大人!”“恭喜将军。”……

牵着玉骥回到府中,李逸云正要吩咐家中的家仆将马牵过去,清扫出个地方作为马厩,却见晶晶从门外施施然走来。李逸云笑道:“你小子又出去野了吧?”晶晶满脸委屈道:“哪有?大哥你就会冤枉人,我就在城里随便走了走,连城门都没出!”随即,他“咦”了一声,瞧着玉骥发愣:“大哥,你从哪儿弄来的这么好旳马?”

李逸云得意的说:“这是陛下赐给我的,来自东北的骏马,我给它起名叫玉骥,你也算是有眼光!别看它现在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经过我的训练后定然会成为一匹势如闪电的千里马。”“不不,我说的不是这个。”晶晶连连摇头:“我说的是,这匹马的资质极为优秀,若是得到指点,修炼成妖几乎是肯定的!”

“哦?”李逸云心中惊奇。随手按在玉骥的头上,分出一丝神识之力透入其中,与玉骥的魂魄接触在一起。探查之中,玉骥的魂魄果然不似平常的动物那样混乱一片,而是更接近人类的魂魄似的,成一个个光点般有规律的旋转着。而在李逸云神识之力的轻柔抚慰下,玉骥的魂魄也向他回应着欢喜的情绪,同时,它大而亮的眼睛也微微眯着,一副享受的姿态。

“真不错啊!”李逸云收回魂魄之力,改了主意,将手中的缰绳交给晶晶:“那以后它就由你来照顾啦。尽快教会它修炼,让它修成人形看着也舒服些。”晶晶苦着脸:“这劳累活儿又要我来干,大哥你还有没有良心?”李逸云一笑:“算了吧!哪次有好吃的忘了你了?”晶晶俏皮一笑,接过缰绳,引着玉骥向后院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