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文以载道(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2832字
  • 2014-10-11 16:17:07

失望的将竹简放下,李逸云又操起另一本《黄帝兵书》。这本书并不是黄帝所著,而是有人假托姓名而为。但许多有见识的兵法大家读了之后对其都是赞不绝口,称其作者必是世外高人。周朝开国太师姜子牙,所学兵法的核心便是这《黄帝兵书》。

耐着心思看了几眼,李逸云再次颓然的将书卷放下。《黄帝兵书》中,讲解的都是在平原征战的种种技巧,刚好适合周朝当年向东扩张的形势,而对于对抗西方的犬戎,同样是只字未提。

至于所谓的兵法思想,兵书中都是大同小异。那些东西,李逸云在十岁的时候就已经能背的滚瓜乱熟了。

抱着所剩不多的希望,李逸云又从书架上捡了几部厚重的兵书,想找个角落坐下细读,目光一扫,便瞧见了殿堂角落的楼梯。“楼上是什么地方?”李逸云心中好奇,便捧着竹简走到殿角,顺着楼梯登上了二楼。

楼上的情景却是与楼下截然不同,中央摆放着一张巨大的方桌,周围摆放着数十把长椅,都落了许多灰尘,似乎有很长时间没人使用了。在靠着墙壁的四周,一间间典雅的书房鳞次栉比,首尾相接的将二楼绕了个圈。

李逸云四处瞧了瞧,看中了间正对着楼梯,又刚好向南开着窗子的隔间,捧着竹简走入其中,坐垫摆放在窗子右侧的墙角处,李逸云走到近前,伸手掸了掸垫子上的灰尘,靠着墙壁坐了下来。

后背刚刚靠上墙壁,李逸云就觉出不对,有些疲倦的精神一瞬间紧绷,因为他感受到了异常的的灵力波动。由于元灵的特性,李逸云不需要做任何事,便能感应身体周围的灵力波动,而他刚一坐下,立刻便有一股独特的灵力波动在他的神识中一闪而逝。

元灵之力四处探查,他惊讶地发现,这股灵力波动竟然来自身后墙壁。幻术?李逸云心中一动,将后脑倚在墙上,神识之力从脑后渗入墙壁,感受着灵力的波动特性。

所谓幻术,即是以特殊的灵力波动干扰他人的视觉、听觉等六觉中的一种或几种,从而达到迷惑对手的目的。而这股灵力波动,既需要能与原本的真实场景相呼应,又要能够在敌人面前变幻得当,从而实现目的,十分繁琐。可破解起来却是相对容易一些,只要以自身神识之力以相同的波动撞击这股力量,自然便可解除幻象。

神识之力接触之下,李逸云立刻觉出这股力量的不同寻常,竟然随着时间在缓慢地变化,而落入眼中的情形,则是随着阳光的逐渐移动,墙壁上反射的光线也随之变化。心里赞叹着,李逸云又尝试着探索其中的奥妙,几番无果后,只好调动神识之力,调整到幻术当前处在的能量频率,心念一动,一股神识之力猛地冲击在了幻术所在的墙壁之上。

一声轻响在李逸云灵魂深处响起,幻术所形成的墙壁也随之破碎了。李逸云睁开眼,一片片斑驳陆离的碎片从空中跌落,在他的面前化为一道道细小的微光,散入空中。而在他的背后,原本古旧的漆成黄色的墙壁,已经变成了一个背对着他的巨大红木柜子。

他起身绕到红木柜子的另一边,果然是别有洞天。一部部青黄色的竹简整齐的摆放在上面,竹简之上,却是出人意料地一尘不染。“看来那个法术除了有幻术的作用外,还有结界的保护作用。”李逸云一边想着,一边伸手向前,从一个适中的位置抽了本竹简,翻阅开来。

一行行娟秀小巧的字体跃入眼帘:“今天是九月初四,明天就是我生日了,可是三叔还是不让我放假。还请来了太公,一起给检查我的法术修炼进展,法术我还是很喜欢的,可炼起来实在是好无聊,还要每天坐那么长时间来修炼灵力,唉!”

看着这些话语,李逸云一边笑着,一边猜测着此人的身份,能将自己的书籍记在这里的,定然在王室中有不凡的身份,而从字体上看,极有可能是某个公主。

怀着好奇,李逸云将竹简展开,接着看下去:“今天我带着小虞出门了,因为偷看阿婷洗澡的时候需要踩着他的肩膀,结果被三叔知道了,三叔好一顿骂我,还让我将来娶阿婷当老婆,说要对人家负责。唉!看来我以后不能偷看女孩子洗澡了,看的话也绝对不能让三叔知道!”

接下来是一段有些潦草的话,显然记录者有些心不在焉:“唉!又犯错了,两年前父亲刚刚去世的时候,叔叔说我从今以后就是天子了,我当时觉得没什么,今天我才知道这个身份的重要性。今天我拿了片叶子和小虞闹着玩,结果三叔立即便让我下令将唐地封给小虞,唉!我倒不是舍不得那个地方,就是想起小虞这么小就要独自去封地了,还在毗邻犬戎的北面。实在是放心不下,今后说话一定得想好再说!”

看到这儿,李逸云终于确定了这人的身份,唐地,就是现在的晋国,桐叶封晋的故事,早已脍炙人口。那么,这些文字的作者便只能是——周成王姬诵,竹简中提到的小虞,自然便是晋国第一代国君,姬虞。至于姬诵口中的三叔,则一定是大名鼎鼎的周公旦了。

李逸云心中激动,将手中翻到末尾的竹简放回架上,从这部竹简原本位置的边缘又抽出一部,展开来看。这之上,姬诵的字体变得成熟了些:“鲜叔叔,度叔叔和武庚一起领兵打过来了,他们说三叔想要夺我的权利,可是三叔和我说过许多次,等我长大了就将权利还给我,应该不会是这样啊?但又一想,什么时候才算是长大呢?人心叵测啊!”

之后,又记载了一些李逸云知道不知道的往事,而从中也可以看出,姬诵对于周公的态度,又最初的信服开始渐渐产生了猜疑。

将竹简看完放回,李逸云隔了一段距离,才又拿起另一部竹简,展开来看,上面的字体已经脱掉了稚气,变得清瘦俊逸,开头便写着:“姬旦这个老家伙的好日子到头啦!我让你跑!我先去把你的家抄了,在慢慢地抓你!明天一早就去看看,这老狐狸这些年都聚了多少钱,如果够多的话,直接坐实了他‘聚敛金钱,意欲谋逆’的罪名,到时候就省了许多事啦!”

李逸云看着这些事,心里在与自己所知的历史相对比。据他所知:周成王亲政后,由于受到小人的挑拨,才错怪周公。如此看来,恐怕他自己也是在怀疑周公吧?

接着看下去,一大段空白后,姬诵接着记到:“我不是人!我居然能怀疑三叔!三叔这些年,为了教导我,连自己的儿子都忽略了。我要自己去把三叔接回来,让他安度晚安。但愿他能原谅我。”之后的事情,就和李逸云所知的相差无几了,姬诵接回周公,在他的帮助下,开拓了此后数十年的成康之治。

在姬诵的最后一部竹简上,记录着这样的话:“吾幼时得三叔传授,习得一身法力,但过程的艰苦仍然历历在目,故不欲子孙以此苦之,况且治理国家,法术再强也是毫无作用,因此不再传授子孙。但吾近日感到大限将至,这一身法术乃是源自伏羲大帝的奥妙智慧,不应断绝于我手!遂将吾之法术心得记载与册,放于我之事迹上方,有缘人自可得之。法术艰深奥妙,不可强求,否则有害无益,切记切记。——前人姬诵书。”

随着这段话,李逸云冰封多日的记忆瞬间复苏。他想起了自己与风沐翎在南疆之时便有的想法——到周王室的藏书之处研究阴阳八卦之术。这些年事情不断,他早已将此事抛在一边。直到看到周成王的话才幡然醒悟。

“看来周王室因为成王的原因,也已经失传了八卦之术。只是在这里遗留着有关的记载。既然兵书大都无用,何不借此机会,将阴阳八卦之术一探究竟?”

李逸云心潮激荡,早已按捺不住,伸手便从事迹之上的架子的最右端,抽出了第一本竹简。果然见上面清楚的写着:《八卦第一——乾篇》。

李逸云再也顾不上别的,靠着书架坐到地上,便开始专心致志地读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