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探访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29字
  • 2014-10-08 20:36:56

从刘甫家来到街上,晶晶便从李逸云的怀里钻出来,抻了个懒腰后,化作人性站在了他的面前,笑着说:“大哥,我发现了。每当与你融合之后,我的力量便会觉醒一些,这次醒来,我又多了一些能力呦!”“是吗?跟我走。”李逸云淡淡地说。晶晶挠挠头,心想:怎么连我多了什么能力都不关心了?他随口问道:“去哪儿啊?”李逸云头也不回:“去拜会祭谋大人!”

几番打听,李逸云才终于找到了祭谋的宅子,宅院坐落在镐京城的西北角,大小与李逸云的住所相差不多,而论起外观,则显得有些老旧,院墙上面的瓦,还是许多年前的老样式。

之前,李逸云便总听别人说祭谋为官清廉、正直,今日一见他家的情形,更加确信此言非虚。踏上门前的几级台阶,李逸云轻轻地敲了敲门,便静静地等待着。不一会儿,门吱呀一声开了个缝,一个仆人打扮的中年人从门口探出头,声音有些沙哑地问:“你找谁?”

李逸云拱了拱手说:“麻烦这位大哥帮忙通报一下祭谋大人,就说李逸云求见。”“好,你等着。”那中年人缩回头去,门又被重新的关了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门再次打开了,那中年人将门敞开,摆出了个“请”的手势:“我家老爷有请。”李逸云点了点头,带着晶晶走入院内,而那中年人则又立刻将门关了起来,随后紧走几步,来到李逸云的前方为他引路。

走过了一段青石小路,客厅之类的建筑已然被抛在身后,那家仆引着李逸云继续向前,有笔直地走了一段路,才终于一转弯,走向了一栋并不高大的屋子。

来到门前,那人轻轻地把门推开,一股药材的味道便散发了出来。李逸云心中一惊,却见那人已然摆出“请”的姿态,他只好带着晶晶,缓步走到房中。

进了屋子,一个年轻人正站在靠近门口的床边,见李逸云进来,立刻怒目而视,而他就要向这边迈出脚步的时候,床上却探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袍袖。一眼看去,便知这只手已经毫无力气,但那年轻人被这手一抓,顿时不敢再动,强行抑制住愤怒,低下头去。

李逸云看着年轻人眼熟,仔细一想,才反应过来,他便是那日被自己教训过的,祭谋的儿子。“小凌,你先下去吧,暂时还不需要你照顾。”声音中透出一丝疲惫。祭凌犹自愤恨地瞪了李逸云一眼,这才甩袖离去,而那家仆也趁这个功夫将床边桌子上的药碗收拾了起来,转身退了出去。

李逸云走到床边,只见祭谋正半身倚在床边,脸色苍白,双眉紧紧地纠在一起,透出浓浓的忧愁。看到老者此时的模样,李逸云的心里如同被锤子击打一样,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老夫身体欠佳,不能起身,还请李大人见谅啊!”祭谋有些歉疚地说道。李逸云张开口,声音中带着些颤抖道:“前辈,晚辈有罪啊!”说着一躬到地。“李大人快起身!”还躺在床上的祭谋伸出手,托起李逸云的肩膀,用力向上抬,晶晶也过来帮忙,这才将他扶起。

李逸云眼圈发红地说:“前辈为国操劳,以至于忧虑成疾。却因为我的一时冲动而毁于一旦,一旦新法推行,百姓定然为严刑所苦,大周社稷也可能会因此动摇,我……我实在是罪该万死啊!”

祭谋长叹一声,安慰道:“李大人不要过于自责,这也怪不得你。与其无用哀伤,不如我们一同尽力,看看是否能挽回。”李逸云惊道:“前辈,尚有挽回之法?”

祭谋咳了几声,指了指床边的凳子,李逸云拉了一把,坐到床边,晶晶也坐到了一旁。祭谋止住咳嗽,虚弱地说:“有。我们先回到问题的根本。当今天子之所以要变法革新,目的便是要借此加强在诸侯中的威信,而同样的目的,另一种方法也能达到。”

“你是说,征讨犬戎?”李逸云问道。祭谋点了点头:“没错。原本此举我是不赞同的,征讨犬戎之事,劳民伤财,又可能造成其他蛮夷心生不安,从而产生许多负面影响。但事到如今,在这动摇大周社稷的危机前,这些影响也顾不得了。只要能借由征讨犬戎达到天子的目的,新法自然变得可有可无,那时就好办得多了。”

“我该怎么做?”李逸云问道。祭谋将气喘匀,瞧着他说道:“首先,你要想办法抓住新法中不利于天子目的的几条,然后,想办法将新法的实施延期……”

这一谈,便从午后微醺谈到了夕阳垂垂,祭谋想留李逸云吃过晚膳再走,但李逸云想到祭凌那不善的眼神,便委婉的推辞了。临出门时,祭谋又叫住了他。老者低垂着雪白的眉毛:“李大人,老夫痴长年华,便称你一声贤侄。李贤侄啊,祭凌的母亲早年因为一些原因离开了我们,所以他才有些见不得别人的母亲对孩子好,这也是老夫教训不善,还望贤侄能多多体谅。”

李逸云背对着祭谋,听了这话,身体僵了一僵。他想起从刘甫那里听来祭谋的身世——雇农之子,他家祖上又不似刘甫那样富有,早年的日子定是很不好过。而他的妻子,也极有可能是为此才抛下他们的。想到这儿,李逸云心中一阵难过。微微颤抖着说:“老伯放心,晚辈谨记了。”说完,也不回头,大踏步走了出来。

向着自己的府邸走着,李逸云不发一言,晶晶也查觉到李逸云不同往日的表现,便也知趣的安静下来,静静的陪着他朝前走。走着走着,李逸云却突然停了下来,晶晶险些撞在它身上。回过头来,李逸云目光灼灼的瞧着晶晶,却又突然黯淡了下来,他长叹了一声说:“晶晶,从现在开始,我恐怕要与二哥为敌了,我是被他看着长大的,但如果不这样做,恐怕会有更多的人遭受痛苦,我实在不想再看到人们流血了……你能理解我吗?”

瞧着他的神情,一贯调笑惯了的晶晶也庄重了起来,他嘴角扬起一个弧度:“大哥,只要你觉得对的事,我就和你一起去做!以往的困难,我们都一起战胜了。这次又怎么能少了我呢?”一滴眼泪从李逸云的眼角悄悄滑落,他用力拍了拍晶晶的肩头,转身说道:“走,我们回家!”

来到府门前,李逸云远远地瞧见一个人影在门口张望,尽管距离尚远。李逸云还是认出了那熟悉的身影。轻声叫道:“玉柳。”少女猛地转回头,见是李逸云,小鹿般的奔了过来,扑到他的怀里。

过了许久,少女抬起头,有些委屈地说:“今天好不容易父王因为变法之事顺利,高兴的多喝了几杯睡了下去,我才找机会出来见你,可你居然不在。哼!得罚你。”

李逸云一听变法之事,脸色便是一沉。姬玉柳见状,立刻收起撒娇的模样,关切地问:“怎么了?”李逸云说了句:“进门再说。”便领着姬玉柳进了府邸。而在他进门的那一刻,隐约感觉到似乎有人在暗处监视他,他朝晶晶使个眼色,晶晶便悄无声息的没入了墙角的阴影中。

来到屋中坐下,李逸云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对姬玉柳说了。姬玉柳想了想,踟蹰道:“可是……这样的话,恐怕会影响你在父王心目中的印象啊,那我们的事……”

李逸云一咬牙:“玉柳,若是任由新法实施,不仅会让百姓身陷水深火热、王朝的社稷也可能因此动摇。我们的事……若是实在没办法,也只能缓一缓了。”

姬玉柳“腾”地站起身,俏脸已是通红,李逸云想去拉她,却被她一把推开。“缓一缓,缓一缓。在你看来,什么事都比我们的事重要!你知不知道?我已经快要二十岁了!从回到镐京开始计算,你数一数,只是我提过的,便已经有多少人向我提亲了?而自从你北征犬戎,父王也开始催促起我来!你又在前方每日刀光剑影的厮杀!你知道我多担心吗?好不容易你得胜归来,又在父王处有了个好的印象。你却对我说要将这些都付之一炬,缓一缓?呵,缓到什么时候!”

姬玉柳大叫着摔门而出,哭着朝门外奔去。李逸云也跳了起来,也顾不得掩门,追着少女便来到了街上。

来到少女身边,李逸云拉住少女的衣袖,呼唤道:“玉柳,你听我说!”姬玉柳大叫道:“走开!”用力一挣,衣袖被两人从中拉断。姬玉柳从腰间将匕首抽出来,抵在雪白的脖颈之上,双目紧紧瞪着李逸云。

见此情景,李逸云只好后退一步,示意自己不再靠前。姬玉柳这才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手中的刀依旧没有放下,一边抽着鼻子,一边快步朝着王宫走去。李逸云只好任由少女孤身朝着王宫的方向走去,自己远远地坠在后面,直到看着少女从后宫门安然入内,才转身返回。

失魂落魄的回到府邸,晶晶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一见他进门,便开口道:“大哥,跟踪我们的那人手段不凡啊,修为至少也不在你之下,但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害怕被我们发现一样,见了我就立即遁去,没让我试探出他的来路。”

李逸云摆了摆手:“算了!”随即颓然坐在椅子上,说:“我不想吃东西了,你自己去厨房找些东西吃,或者去街上买些吧。”晶晶撇着嘴走了出去,屋中只剩下了李逸云一人。他看着屋顶依旧崭新的雕花棚顶,只觉得好累、好累……

日出东方,穆王心中想着新法推行后自己权威的迅速壮大,面带喜色的走上乾坤殿。坐上高高的龙椅之上,像往常一样挥手道:“众卿免礼。”大臣们刚刚站起,还没等站稳脚步,便有人朗声道:“陛下,臣以为,新法中的一些条款,缘木求鱼、倒行逆施,对陛下的威严有损,特恳请陛下重新定夺!”

众臣一愣,纷纷扭过头,都想看看这旧事重提,敢冒天下之大不违的人是谁。穆王一皱眉,也好奇的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看清之后,众人心中的疑惑更甚了,因为那说话之人,便是昨日刚刚在新法的推行中起到决定作用的上大夫、昆仑军统领李逸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