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神剑之秘(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00字
  • 2014-06-07 21:33:50

这时,李逸云插嘴道:“老伯,为什么我从前从没听过人起过元灵啊?”候武苦笑了一下,有些黯然地说:“因为,元灵的修炼方法,已近乎失传了。在远古时期,人类身为万物之一,并不十分强大,那时,万物均修炼元灵,尚未有元婴的修炼方法。直到伏羲横空出世,创造了适合人类的系统的修炼方法,人类才逐渐强大起来,成为万物主宰。而人类突破元神境界所用的方法,也渐渐从元灵转为了由伏羲所创的,更适合人类修炼的元婴。后来随着人类的强大,许多妖族也改修元婴,元灵之术便渐渐失传了。现在还修炼元灵的生灵,大概寥寥无几了吧?”

明悟地点了点头,李逸云又问道:“那二者在功效上有什么差异吗?”候武笑了笑:“自然是有的,元婴的优势有很多,它灵活多变,修炼的速度也要快于元灵。相比之下元灵就很可怜了,不仅在灵活程度上逊色一筹,修炼速度更是要缓慢的多。至于优势,只有一点,想必你也感受过了,那就是修炼元灵的修道者,渡劫之后是没有虚弱期的。”

这话一出口,李如云的眼神立刻由失望变成了兴奋,修炼到了元神境界,除了他已经经历的玉清雷劫,再往上修炼还要依次度过上清、太清两重雷劫,才能达到更高的羽化境界。渡劫的过程就如之前李逸云的经历一般,在劫境中吞噬神元,同时以雷霆之力将天地灵气与自身融合,强化肉身,只是越往后,劫境也会发生变化,存在其中的神元会更加强大,吞噬它们的难度也就更大。渡劫过程的凶险自不必说,被神元反噬立刻便会身死道消。而对于修炼元婴的人来说,即使成功了,也会陷入一段时间的虚弱期,或长或短,但却不可避免。而元灵竟然可以消除虚弱期,这实在是一项巨大的优势。

李逸云眼中的光芒流转,他想了想,问出了他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疑问“老伯,不瞒您说,我之前曾有魂魄散逸的危险。修成元灵后,我能活下去吗?”候武一挑眉毛:“你想活多久?像我这样活上千年是不太可能的,五六十年的话应该差不多。”

“够了!已经够了!”李逸云激动地说。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兴奋地问:“张大哥呢?还有公主的那两个护卫,散宏义的两个弟子都去哪儿了?”候武似乎说的有些倦了,挥了挥手说:“张天宝自告奋勇去送两个孩子谋生路去了,我一会儿也要走了,就嘱咐他不用再来了。至于公主的那两个护卫,解开了公主给他们下的药之后便急匆匆地离开了,似乎是去报告了吧?”

听他这么一说,姬玉柳不禁有些惭愧,红着脸垂下头去。李逸云则点了点头,关切地问:“老伯您今后有什么打算啊?”候武哈哈一笑:“好容易卸下担子,当然是好好享受自由啦!临别之前,我送你件礼物吧!”

李逸云眼中一亮:“您是要把黄金棍送给我吗?”候武一指弹在了他的额头正中,弹得他直咧嘴,候武跟着怒喝道:“别得寸进尺!那可是我用了千年的棍子,不能给你!不过给你的东西也不差,你接好了!”

说着,他一抬手,一道鲜红色光圈从他的脚底和头顶升起,其间似乎流转着玄妙的纹路,两道光环一上一下汇聚到了他的指端,凝成一股手指粗细的光柱,从他指端射出,进入了李如云的眉心。一段浩瀚深奥的信息瞬间便潮水般的涌入李逸云的神识,使他的神情僵在了那一刻。

半晌,李逸云才从那浩瀚的信息中收拢了心神,惊奇地问:“这是什么?”候武带着笑意,先反问道:“小李,你觉得我正常情况下能活千年吗?”见李逸云摇了摇头,他便接着说:“当初,为了能守护到缥缈剑的再度出世,鸿钧在我身上施下了雷风‘恒’之封印。将我的时间定格在那一刻,现在剑灵已经出世,我的封印也可以解除啦!我传给你的,便是这封印的使用方法,它已经融入你的神识,有时间好好钻研,对你的修炼大有帮助。我走了,他日有缘再见!哈哈哈!”候武纵声狂笑,激起的声波摇曳着远处林中的树木,无数只飞鸟惊叫而起,姬玉柳死死地堵住耳朵,李逸云也感到心神受到一阵阵的冲击,但强忍着瞪大双眼,笔直地站着。在这笑声中,候武的身体化为一道流光,转眼间就消失在夜空之中。

良久,他的笑声才彻底消散。姬玉柳放开捂着耳朵的手掌,有些赌气的瞪着候武离去的方向。之后转过头来,恰好与李逸云对视在一起,脸上顿时又浮起一丝绯红。李逸云下意识的便去检查自己的衣物是否完整。确认了衣物没有破损后才抬起头来。轻声问道:“公主殿下!您打算怎么办?我把你送到汉侯大人那里去?”

原本低头不语的姬玉柳一听这话,立刻抬起头来高声叫道:“不!我还没玩够呢!这次的事情要是让他知道了,一定不让我出来玩了!我不回去!”李逸云有些无奈:“那你打算去哪?”姬玉柳想了想,转而问道:“你打算去哪儿?”李逸云笑了笑:“我现在也没想好,不过应该在这附近随意走走吧!”姬玉柳想了想,目光坚定了起来,双目灼灼地瞧着他说:“那好!我跟你走!现在就走!要不他们会连夜追来的!听你的,去哪儿都好!”

李逸云不由得笑了起来,但瞧着对方态度很是坚决,于是最终点了点头说:“好啊!那我们走吧!不过殿下你有钱吧?啊!我才想起来!老头没给我发今天的工钱!”说着他也如姬玉柳之前的一般,恶狠狠地瞪向候武离去的方向。

“这个放心!饿不着你!走吧!”姬玉柳爽快地说。李逸云哈哈一笑:“那就听殿下的了!”姬玉柳皱了皱眉:“你不能叫我殿下啊!这样不是就露馅了吗?”李逸云想了想:“是啊!那我叫你什么?”姬玉柳愣了愣,思考着说道:“你长得未免也太贵气了些,装成家仆怕是没人信,那……”说着,她的脸上一点点的沁上了一层酡红,垂下头低声道:“你叫我玉柳吧!”

“好,玉……玉柳,我们走吧!”“嗯!”两人并肩而行,朝着已经露出一丝晨曦的东方行去。人去楼空的客栈被他们扔在身后,静静的矗立在黎明前最后的夜色之中……

以缥缈剑为中心的这片区域,此时也已经人去楼空。没了他人的干扰,五色的火焰也变得安静多了,像呼吸般一起一伏,闪烁着各自的光芒。这时,璀璨的银色光芒陡然在它们上方亮起。那由两岩壁向内合拢形成的穹顶以那已失去结界的圆形孔洞为中心,轰然粉碎。无数巨大的岩石坠落下来,砸入了那五色的光焰之中。轰鸣声中,两道身影飘然而至,背对着月光,凌空站在火焰的上空。

“这就是刘兆说的那个地方吧?”其中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人问道。另一个身穿白袍的人只是点了点头,便伸出手对着下方轻轻一抹,一道长宽达尺余的光幕出现在他眼前。从之前人们来到此处,直到李逸云得到剑灵离去的情形在光幕上分毫不差的呈现了出来。

“怎么?要追吗?”那青袍人问道。白袍人摇了摇头,伸手一指,光幕上的画面顿时定格在某个瞬间,那是李逸云环抱姬玉柳即将离去的那一刻,他的眼睛直直的望向上方一处并没有人存在的位置,目光中带着深刻而复杂的神情,瞧着让人心情沉重。

“他知道我会来,所以才会露出这样的眼神。看来他还是无法原谅我啊!不过,至少知道他已经摆脱了纠缠多年的隐疾,我也算放了点心!”白袍人叹道,声音柔和悦耳。见青袍人露出疑惑的神色,他便解释道:“他小时候因为受到母亲死的刺激,魂魄濒临崩溃,即使是以我的能力,也无法将其彻底治愈,只能施法稳住他的魂魄,这样情形下,他自然也就无法凝聚魂魄修成元婴。而且过了这些年,他的情况日益严重,我也有些渐渐控制不住了。元灵的修炼之法我已经寻觅多年,却始终没有找到修炼之法。真没想到,这剑灵居然能帮他修成了近乎绝迹了的元灵。”

听了他的话,那青袍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带着斥责的语气说:“师弟你总是这样,不想给别人添麻烦,若是将此事告诉我们,我们帮你一起找,说不定早就找到了!这孩子的脾气也像你,倔!不过还好,吉人自有天相!”说着,他浮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半自言自语地说着:“这些话说出去怕都没人信!名震天下的‘雷神’吴尘,居然会搞不定自己的徒弟!不过你们师徒俩倒真像,瞧瞧你把刘兆那孩子吓得,你怎么说的?‘他说你说半句就杀了你是吧?那你要是不说我现在就杀了你,你想想,是现在死呢?还是等他找上门来再死?’哈哈!”

吴尘摇摇头:“师兄!我那又不是认真的!吓唬吓唬孩子而已!我们走吧!”说着,两人一振袍袖,化作了青白两色流光,朝着西北方飞掠而去,转眼间便没了踪迹。

“来的人真不少啊!”带着笑意的声音凭空出现,正如发出声音的人一般,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吴尘之前站着的位置。向吴尘离去的方向瞧了一眼,他转过头向下瞧去,伸出手来随手一挥,一道七彩的光芒像丝带一样的挥洒而出。那之前不可一世的五色火焰刚一碰到这七彩光芒,便立刻烟消云散,被它化成了点点星芒,撒向了四面八方。

火焰消失不见,带着裂痕的大地一览无余的呈现在这人的面前。他眨眨眼瞧了瞧,突然露出一丝惊奇的神色。“这是……?”说着,他伸手对着下方的虚空一捞,一团淡的几乎透明的光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光团呈现淡淡的海棠红色,很是可爱。这人略一思忖,手掌托着这团光芒,轻轻地按在了自己的眉心之处。光团轻轻一转,便融入了他的眉心,消失不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