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京中日月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251字
  • 2014-10-06 23:11:58

从前线回到镐京的路上,风沐翎已经听李逸云讲述李聃的经历,对这个孩子自然心生怜惜,李聃又很是乖巧可爱,不禁让她天性中的母性被大大的激发了出来。

一听说李逸云要去乾坤殿复命,让李聃回刘甫的府邸等待,她立刻就提出要带李聃四处转转。李聃对风沐翎也颇有好感,委婉地说想去走走。见徒弟愿意,李逸云便也不反对,于是约定好晚饭时间将李聃送回刘甫的府邸,并请风沐翎共进晚膳,这才在王城前分道扬镳。

孤身来到乾坤殿前,李逸云将身份来意禀明大门口的守卫,守卫又向殿门外的内侍禀告,内侍则从角落钻进幽深的殿门。不多时,便听赵祗那熟悉的声音喊道:“宣先锋营统领,亚服李逸云觐见。”李逸云忙整了整身上的盔甲,迈开大步走进大殿。

一进殿门,李逸云立刻发现,这次殿中的人数比往常多了许多,许多出征前未见过的新面孔出现在了殿内。他不敢多看,忙走到台阶前一丈远处,躬身施礼,朗声道:“微臣李逸云,幸不辱命,特来禀报陛下。”穆王带着笑意的声音立刻从高处传来:“将军不必多礼,快快起身。”李逸云答道:“谢陛下。”说罢直起身来,将腰杆挺得笔直。

垂首瞧着他,穆王笑道:“李将军年少有为,率三千甲士以寡破众,驰援晋阳,又探听出至关重要的情报,并辅助卫勋将军大破犬戎。实在是功不可没!诸位觉得应当怎样封赏才算合适呢?”话一出口,白石立刻说道:“李将军居功至伟,自是应当大加封赏,如何封赏……还请陛下圣裁。”

他这样一说,其他的官员也不敢再多说,只好纷纷附和:“陛下圣裁。”“陛下圣裁。”

穆王哈哈一笑:“如此寡人便决定吧,嗯……刚巧前几日昆仑军统帅黄老将军以年迈为由请求还乡,黄老将军这些年为国操劳,确实该好好歇歇了。如此,朕就命李逸云为上大夫,接替黄老将军,担任昆仑军统帅,如何?”

此言一出,李逸云下意识地就要婉拒,上大夫之职可是仅次于公侯的高官,若论起对朝政的实际影响,还犹有过之。刘甫为官数年,才担任上大夫之职,这种速度已经堪称神速了。但李逸云入京不过数月,这样的升迁速度简直堪称恐怖了。

但还没等他说话,一连串的声音便从他的身后响起:“陛下英明!”“陛下英明!”李逸云尚未出口的话只能被堵在了嘴里,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而听了这话,穆王则微微扬起了嘴角,高兴地挥挥手示意群臣安静下来。

接着,他又瞧向李逸云,说了句更加让人震惊的话:“李卿,任上大夫之职,你便应当每日上朝议事。但朕想,爱卿年少,或许不想被这些琐事缠身。所以朕特赐,无战事之时,爱卿上朝与否可以随意。”

此语一出,全场哗然。自周朝开国以来,除了太公姜尚、周公姬旦两人人外,从未有他人获此殊荣,众人看向李逸云的目光中,不禁多出了几分热切。

李逸云闻言也是受宠若惊,但总还算镇定。忙再次躬身施礼道:“多谢陛下。”穆王点点头,满面带笑地说:“寡人还在城西为卿家择了一处宅邸,现在正在收拾,估计几日后便可建好。李爱卿鞍马劳顿,现在还是暂时回刘爱卿府中去休息吧,任命之事几日后便有诏书下达,卿依诏书行事便可。”

李逸云再次称谢,正要告退,忽又想起一事,请求道:“陛下,臣有一个不情之请,臣此次出征,除了原有的三千士兵,又沿途收编了一些奴隶,虽然他们有趁乱逃走之罪,但编入军队后,在战争中作战十分英勇,所以我想……”

穆王挥挥手打断了他的陈述:“既然这样,就全部编入队伍好了,张全!”一个矮个儿官员从一边走出。穆王道:“这些人身份的变更证明,便交给你负责了。”张全立刻施礼道:“诺!”穆王又瞧向李逸云:“李卿若是舍不得原来的队伍,也可以将他们也编入昆仑军,随你安排就好,不必向朕禀报了!”

这一连串的惊喜,李逸云只觉得头脑有些发懵,他稀里糊涂的谢恩后,又稀里糊涂的告退。回到刘甫的家中后,一头栽倒在榻上,多日来的疲劳一起涌来,不多时便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已然是日近黄昏。李逸云想起与风沐翎的约定,忙跳起身朝外奔出。来到院中,却见刘甫和妻子姚氏已然在院中摆好了酒菜,风沐翎也在座,只是不见李聃的影子。

见李逸云前来,刘甫笑着说:“呦,睡醒了啊?人家风姑娘可是早到了,我本想叫醒你的,但风姑娘见你睡得熟便不忍叫你。赶紧过来坐吧,李聃那孩子这一天也蛮累的,吃过饭我便让他去休息了。锦书吃过饭也先去玩了。”

李逸云一觉醒来,也是饥饿难耐。含糊的应答了两声,便走到桌旁,朝着风沐翎笑了笑,拉着椅子坐了下来,盛了碗饭,便狼吞虎咽了起来。逗得几人抿嘴直笑。

席间,几人聊得颇为开怀,姚氏打趣道:“兄弟,我看风姑娘挺不错的。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要不你改日搬了宅子,便将风姑娘娶了过去,我们也好多亲多近?”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风沐翎顿时羞红了脸,眼神中却又露出一丝伤感,李逸云则是尴尬地笑了笑,忙把话题岔了开去。几人一直聊到月上中天,刘甫家几代富有,府中房屋甚多,便安排风沐翎在府中住下。第二日一早,吃过早饭,风沐翎才起身告辞,回转钦天监。

又过了两日,任命的诏书便发了下来,依旧由赵祗送达。按着诏书上所说,李逸云来到镐京城西的西大营,完成了接任的手续,又像上次一样召集士兵,进行了训话。也依照自己所学,改良了士兵的训练方式。

昆仑军全军共有两万五千人,对于这些人,李逸云却并未使用“五行印”的手段,因为他考虑到,这些人与奴隶士兵不同,他们不像那些奴隶,即使摆脱了奴隶身份也需要一定的优势才能不被人看不起。而若是让太多的人掌握了超出常人的能力,恐怕也并非好事。

说起来,修道者们所拥有的力量自然更加强大,但在这世上,修道者的数量本就很少,且修炼既需要天赋,又需要机缘,越是修为高深的修道者,对人生的态度便也越纯粹,自然,也有一些以恶念为人生准绳的高手,但毕竟,他们的存在更是万里无一。

平淡的日子又过了几日,李逸云的府邸也落成了。仆人则是他从随自己救援晋阳时,落下旧伤或者残疾的士兵中挑选而出。府邸落成之前,李逸云便找时间去看了一次,整个府邸的规模比刘甫家小了些,却颇为精致,搬入府邸后,家中的家居用品也是一应俱全。李逸云满意的同时,也不时奇怪穆王对自己的格外赏赐。

搬入府邸的当天,包括太子姬伊扈在内的诸多大臣,都到府上庆贺,李逸云正愁没钱宴请大家,白石却已经准备好了宴席,众人在李逸云的府邸一直谈笑到夜间,方才各自离去。之后,又不时地有官员前来拜访,李逸云也都一一招待。

之后的日子,尽管有了自己的府邸,李逸云还是常常跑回刘甫家蹭吃蹭喝,李聃与刘锦书相处的也越来越好。原本李聃受到的打击过大,性格变得有些阴暗,但与比他小两岁,无忧无虑的刘锦书在一起相处时间长了,也渐渐地重新开朗了起来。

有时,李逸云在街上遇到风沐翎,便和她结伴而游,喝喝茶,聊聊天。他有了自己的府邸后,姬玉柳也多次偷偷跑出来看他。提到他们的婚事,姬玉柳则十分迷茫。她说她多次向穆王探过口风,提到李逸云,穆王都是满口赞叹,但当她委婉地提起婚事时,穆王却又将话题引到一边,弄得她十分疑惑。

李逸云则觉得是自己的功劳还不够大,于是便安慰姬玉柳,另一边则在白天抓紧训练军队,夜间则勤奋修炼,不断提升着实力,等待机会的再次到来。

对于朝会,李逸云一开始时是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的特权,每天都按时前往,甚至有些忘了自己的特权了。但后来有一天,他夜间休息不足,醒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正想派人告假,却突然想起自己有随意上朝的特权,于是便大大方方的吃过了饭,上街闲逛。

万事开头难,有了第一次,李逸云便越发的懒惰起来,上朝的频率变成了两天一次,三天一次、七天一次……到最后,几乎是再也不上朝了,每天除了训练军队,便是在城中闲逛,或是到城外的山间纵情游玩。他偶尔上朝的时候,都能发现自己的座位一直在那里摆着,顿时便感觉有些愧疚,但一下了朝,又将这事抛到了一边。

这天,李逸云起身洗漱完毕,正想出城游玩。却又家仆禀报有内侍求见。李逸云请他进来,发现是一个没见过的年轻内侍,年轻内侍有些紧张地向李逸云宣读了穆王的口谕。意思是:“让李逸云今日上朝一趟,有事情需要众大臣共同商议。”

李逸云心想:这是什么大事?平时不是都是天子一言九鼎的吗?怎么还需要商议了?心中带着疑惑,李逸云匆忙换上官员的服饰,随着内侍走向了乾坤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