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上清雷劫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618字
  • 2014-10-06 22:28:54

金色的雷霆落下,李逸云只觉神识微微一颤,紧接着,意识便再次脱离了身体的束缚,来到了一处陌生却又眼熟的空间之中。

“这是上清雷劫的劫境?”意识到自己身处的所在后,李逸云用他那光团状的身体扫视了一番四周,只见此处的情景与他上次进入的玉清劫境大致相同,只是还要更空旷,周围隐约透出的光彩也与玉清劫境的银色不同,呈现着的是淡淡的金色。

这时,他的身边忽然出现了一阵波动。一团黑色的光芒在他的身旁浮现了出来,熟悉的气息同时漫入了李逸云的神识,他连忙转过身,瞧着那团黑色气流“说”:“圣四王,在这劫境里面我们就先别打了吧?要不然送命在这儿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各自为战,出去再说如何?”

圣四王哈哈一笑:“如此最好!那我先走一步,不过你小心身后哦!”说着,他那团黑芒轻轻一晃,便向远处飘去。李逸云被他说得一愣,还没等仔细思考,只觉身后一股海潮般的力量涌来,重重地砸向他神识的中央。

紧急时刻,李逸云也来不及回头去看,连忙尽全力朝着一侧奔去,同时,烘云托月所释放出的弧形光芒也向身后挥洒,试图去化解对方的攻势。

但毕竟对方偷袭在先,尽管李逸云反应迅速,还是没能完全化解。被这股力道一冲,立刻感到一股剧痛传遍全身,精神险些就要溃散。他连忙撑住一口气,勉强凝聚精神,同时转过身来,便看见了袭击他的源头。

李逸云所化身的光团呈现着的是绚丽的七彩光华,而面前的这团光芒却是毫无美感可言。整体呈现着灰蒙蒙的色彩,还不住地无规律的乱颤,显得极为混乱。但在它颤动之间,雄浑的力量却从中逸散而出,周围的空间都跟着出现了道道裂痕。

“看来这是一个以力量属性为主的神元!你想吞噬我!我还想吞噬你呢!”心念一动,李逸云立刻展开了反击。他可不会忘记上次雷劫之时源自缥缈剑的剑灵对他的巨大帮助。光芒一闪,金碧色的光芒从他体内升腾而起,刹那间化作顶天立地的巨人,两只巨大的手掌从两边抓向那灰色的光球。

那灰色的光球立刻一阵剧烈的震颤,刹那间斩出一道巨大的刀光,朝着那巨人斩去。但与此同时,李逸云也再度使出烘云托月,将一圈环形的光芒凝聚成巨大的剑芒,笔直地刺向对方。

这一刻,李逸云也是拼了。他原本喜欢的就是简单直接的战斗方式,但自从与犬戎遭遇后,自己在这方面就频频受制,心中早已积累了怨气。再加上对方的突然袭击,更是让他怒火中烧。于是再也不股保存实力,一下子就将神识智利尽数倾泻而去。

刹那间,那灰色光团斩出的刀芒就与剑灵所化巨人的手臂相触。那气势如虹的刀光一碰上巨人的双臂,立刻如冰消雪融般散作碎屑,而巨人的两只手掌则势如破竹的抓住了灰色的光团,使它再难移动半分。而李逸云那全力的一剑,也穿过巨人的身体,笔直地刺向灰色光团的中央。

剑光刺入了光团,熟悉的力量涌入的感觉出现在李逸云的神识中。灰色光团颤抖着越缩越小,最终完全消失在李逸云体内。李逸云不敢再多做停留,心念一动,周围的空间一阵荡漾,他只觉一股向下的拉力袭来,神识便重新回到了身体中。

他的身体之前正在向高空冲去,没有了意识的操控,上冲之势便已耗尽,李逸云的意识刚一回到身体,便重重地摔向地面。他刚要调动灵力去稳住身形,便看见一只纤细的手掌从一旁伸过来,从他的腋下穿过,吃力地揽住他的身体,想要止住他下落的势头。李逸云赶忙借势运转灵力稳住身形,扭头一看,少女的那张柔美的脸庞出现在他的眼前,赫然是两年未见的风沐翎。

刚一回过神来,李逸云便觉得周身无处不痛,而当他以神识之力探查经脉,则发现无论是十二正经,还是奇经八脉,都延伸出一条条微不可查的通路,将全身的各个部位都连接在了一起。这些细小的通路缓慢而有序的吸纳着天地灵气,而它们自身,则延伸出更细小的通路,彼此相互连通。感受到这些,他露出一丝微笑,自己显然已冲破了上清雷劫。

早在出征犬戎之前,他就已经达到了玉清雷劫的巅峰,奇经八脉已然充满灵力,只是一直都没有突破的迹象,李逸云也不急于求成。而在方才,他与圣四王全力一击,凭借自身的实力,将气势提升到巅峰,竟然就水到渠成的引来了上清雷劫。

眼含感激地瞧了风沐翎一眼,李逸云环视四周,只见天空中乌云仍在圣犬王身周凝聚,颜色却淡了许多,也不再有金色的闪电探出。而圣四王则躺在脚下的地上,身上隐约传来皮肉焦糊的味道。四周的士兵,则被这奇异天象吸引,纷纷呆呆着望着他,却不敢靠近。突破境界给李逸云带来的感官上的提升,让他的观察比以往更加清晰,但他偏偏没有注意到,风沐翎瞧着他时,眼中所蕴含的浓浓情愫。

瞧了眼仰面朝天的圣四王,李逸云心中泛起一丝无奈。正想为他的无辜惨死稍感愧疚,却见圣四王的手掌轻微颤了两颤,随即动了动身体,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感情你没死啊?”李逸云心想。还未来得及惊叹,便听天空中传来一声充满磁性的声音:“今日各自退去,如何?”李逸云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正是那一身漆黑的圣犬王。

周军方面的两位老者对视一眼,相互点了点头,身穿红袍的老者便朗声道:“好。但愿汝等能遏制贪念,不再涂炭生灵,否则必遭天谴。”圣犬王轻轻的笑了笑:“此事就不消前辈费心了。老四,撤!”

圣四王挣扎着爬上马背,对着四周的犬戎士兵下令道:“兄弟们,抬好伤员和死去的弟兄,我们撤!”犬戎士兵纷纷上马,用绳子将伤员或是尸体固定在马匹上。不多时,一切布置完毕,圣四王弯刀一挥,犬戎士兵纷纷策马向西而去,不多时便再不见了身影。

圣犬王见队伍已撤,一转身形。如一道黑色闪电般瞬间远遁,转眼间便消失在了天边,而那两位老者,也是随之而退,消失在了南方的空中。

率领周军追击犬戎的将军这才下令,同样是安排了伤员和死者,不过方式则是通过步兵运送。李逸云也如法炮制,安排好了一切,两支军队这才一前一后的朝着东南方,浩浩荡荡的行进。

率军追击犬戎的中年将领,名叫卫勋,是六合军中北海军的统领。姬伊扈收到李逸云的情报之后,立即派坤极军中的骑兵精锐奔回镐京传讯。穆王得到消息之后,立即派遣卫勋率领北海军、部分乾极军以及第二次集结的数万诸侯联军北上御敌,这才与李逸云的部队相遇于此。二人说了几句客套话,卫勋急于回京禀报,便先行率军前行了。

而李逸云便与风沐翎攀谈起来,几年不见,风沐翎容貌变化不大,神态则更显成熟。她在钦天监挂了个天官的官衔,但实际上则是负责周王室与南疆的交流往来。这次她便是刚刚从南疆回来,听闻战报,便跟随钦天监的两名前辈前来支援,到达之后,那两人便与圣犬王在空中对峙。而她则刚巧见到了李逸云。

李逸云还想再多问些分别之后的事,却突然胸口一痛,咳出一丝血来。风沐翎见状,不容分说的要停下给他疗伤。李逸云却不愿因此耽搁军队的行进。两人几经争执,风沐翎拗不过他,才轻咬着嘴唇说:“那我坐在你后面帮你疗伤。”

李逸云再不好拒绝,红着脸嘿嘿一笑,向前挪了挪,拉着少女的手将她拉到自己的马背上。

风沐翎将双手抵在他的后背上,运起灵力。李逸云立刻感觉一股暖洋洋的感觉从少女的掌中传递而来。两人修炼的真气属性很是接近,相互间疗伤所产生的效果也非比寻常。几个周天过去,李逸云之前在打斗中所受的伤和雷劫中的伤痕都已大半平复,连之前在晋阳的旧伤也被真气不断的滋润、康复着。而比这更舒适的,则是随着微风轻轻飘来的少女身上的幽香。以及随着道路的颠簸,脊背间传来的隐约的温软触感。

灵力运行中,李逸云发现,风沐翎的灵力比两年前有了很大的不同。之前,她的真气尽管五行转换圆润如意,但却依旧是五属真气各行其是。而现在,她的每一股都真气间都可随时融汇、分离,而作为它们核心的,则是一股崭新的力量。李逸云用自己的真气去试探,只觉得这股力量有两种截然相反的属性,一刚一柔,一炽一寒。刚柔并济而又泾渭分明。“这便是所谓的阴阳之力吧?”他心想。

而风沐翎的修为境界,也令李逸云大吃一惊,他原本以为,自己这些年奇遇不断,这次相见在修为上不说追上对方也相差无几了,可探查中风沐翎的修为,却比他强了不止一筹,竟与圣二王不相上下,这着实给他泼了一桶冷水。

不多时,李逸云的伤势已然痊愈。他体内灵力在后背少女手掌处轻轻一弹,与风沐翎的灵力碰了下头。而风沐翎的灵力,便在下一瞬间悄然收回,李逸云将灵力运转回各大经络,睁开双眼,只见风沐翎已然又坐回了她那匹一直跟随着两人的白色骏马。

李逸云抱拳道:“多谢妹子。”风沐翎微笑着说:“大哥见外了,这样的小事怎么敢称谢呢。”脸上笑着,垂下的眼眸却透出一丝无奈的苦楚。李逸云再次问道分别之后的事情,才知道风沐翎跟随着汉侯的使团一同进京,向穆王表明身份来意后,便得到了穆王的重视,被任命在钦天监任职,

开始的时候,她对于华夏礼仪还不甚懂得。一同入仕的楚戾帮了她很大的忙。李逸云心中自是不忿楚戾,可又不屑做小人,便也不向风沐翎提起楚戾算计他的事情。

二人边走边说,不知不觉间已然到了镐京的北门,先头部队被守城的士兵拦住时,李逸云才猛然醒悟,拿着自己的玺印和穆王的军令来到城门前向守城士兵解释。随后,李逸云命令公孙篪带领士兵返回城东原本的营地待命,又安排好士兵负责通知后续的伤员和辎重部队,这才带着李聃,与风沐翎一同进了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