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转战(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2955字
  • 2014-10-06 22:28:39

李逸云不用想也知道,这定然是犬戎五王中的的圣四王。当下从马上纵身跃起,旋转着避开圣四王的第二箭,长剑直刺,如碧虹般朝着圣四王攒射而去。

见对方出手不凡,圣四王也赶忙撒手弃弓,右手在马鞍上一捞,便将一柄泛着乌光的长剑握在掌中,接着脚尖一点战马的后背,也是凌空跃起,迎向李逸云的剑锋。

两剑相交,李逸云顿感一股大力从剑上传来,还未等他有所动作,便已经被这股冲力带着反冲而起,向着更高的空中弹去,胸前的长剑也被荡到了一边,胸口的要害完全暴露在对方的面前。

一剑逼退对手,圣四王趁势急攻,瞬间劈出数道乌光,朝着李逸云的胸口、咽喉等要害攻去。李逸云尚未摆脱冲力,难以展开反击,只好施展出学自风沐翎的腾挪之术,身体如飞燕般左躲右闪,手中的南斗剑缠拨钩挑,将对手的一道道剑光卸去。

终于,圣四王上冲之力耗尽,一个筋斗落在地上。李逸云这才稳住身形,手掌一挥,召出日月五行轮,浮在半空。

“这圣四王实力好强!”他在心中暗自赞叹。却听九婴说:“论修为境界,你们两个不相上下,但比起力量来,他就要胜过你许多了。你小子平时都是借用晶晶或者分身的外力,这次都用不成了,倒也是件好事。正好锻炼一下你自己的本事。”

听了这话,李逸云心中顿时生出一股怒气。心想:难道我离开晶晶和分身就什么也办不成了?我今天倒要和他好好较量较量。心念及此,左手翘起食指、小指,默运法诀,额头处光轮闪烁,施展出了七曜轮的法诀。

天地灵气迅速涌入体内,李逸云气势陡增。心念一动,脚下光轮飞旋,载着他流星似地朝对手冲去。

比起李逸云的光华四射,圣二王的气势显得更加内敛,淡淡的乌光仅在身周如波纹般荡漾,又经由双手,汇聚到手中一掌宽,四尺长的巨剑之上,整个剑身都在这乌光的灌注下轻微的震颤。

见李逸云一剑攻来,圣二王大喝一声,双手挥动巨剑,由下至上向李逸云斩去。“嘭”的一声闷响,灌注着两人灵力的双剑相交,发出沉闷的响声。一股环形气流由中央向四周爆开,将距离两人较近的厮杀着的士兵们,一下子掀倒在地。

李逸云仍是在空中向后退了几丈远,才稳住身形。而圣四王却也不像之前那样占到便宜,也被气浪冲的后退了几步,才将势头停住。

还没等他站稳脚步,身在空中的李逸云已然再度仗剑攻来。双剑相交,圣四王这次再没能把李逸云逼退,反倒被李逸云一招糅合了上清破云剑诸多招式创出的“云卷云舒”所发出的粘劲,将巨剑带到一边,露出了胸腹的破绽。若不是及时躲闪,就已然被南斗剑刺穿了。

两人缠斗的同时,犬戎诱敌的军队和周军的先锋骑兵,都已然冲到了近前。原定的伏兵没有出现,犬戎军队的首领见状有些慌了手脚。瞧着不断逼近的敌人,一边指挥着部队继续撤退,一边想山谷的两边不住地瞄着。却看见了已经乱成一团的山头。

而周军的骑兵将领,此时也发现了山谷上方的战况。还瞧见了先锋营高举着的周军大旗。于是,他一面指挥着骑兵继续向前,一面用令旗指示后方步兵派出一支队伍去山谷上方支援。

近万的周军将士顺着山坡爬上山头,见到犬戎人就砍,而在山头之上,到处都是参天大树,犬戎的骑兵战法处处受限,精通步兵战术的周军则大占上风。支援的军队和李逸云的先锋营一左一右,相对冲杀着,越杀越勇,犬戎眼见便顶不住了。

李逸云和圣四王看在眼里,心中升起了相反的情绪。圣四王显得有些急躁起来,挥舞着乌金巨剑,剑剑用力猛劈。急于与李逸云分个胜负。而李逸云则是不慌不忙的施展出巧妙剑术,将圣四王的攻势不断化解,中间又借用地利,频繁使用着五行法术,或是用木遁操控周边的树木不断进击,或是以土遁术使圣四王脚下的地面时起时落,不停地对他造成干扰。

这时,圣四王又一剑斩空,李逸云抓紧机会,左手手指轻挑,圣四王身后的一颗大树,立刻扬起手臂粗的枝条,重重地抽向圣四王。

一声闷响,枝条正好抽中圣四王左腿的膝盖后侧,一股剧痛传来,他顿时站立不稳,一下子跪倒在地。膝盖重重的砸在地上。李逸云早已预料到此,此时立即出手,以长剑使出一招“烘云托月”,长剑划出一个圆,又回到身前直刺而出,向着圣四王攻去。

眼看着剑光就要斩到圣四王的头顶了,李逸云的头却突然猛的一痛,仿佛魂魄受到了攻击一样。他“啊”的大叫一声,在空中向后跌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抬起头来,李逸云只见天空中有一个人虚空站立着,毫无凭借。浑身罩着一套漆黑如墨的铠甲,将全身都笼罩在内,只露出一双眼睛。那漆黑的身影,似乎要将所有的光都吞噬一样,大片大片的乌云飞速的凝聚,并向他身边聚集。而此时,他的眼睛,正满含愤怒地盯着李逸云。

“圣犬王!”李逸云心中浮现出一个名字,这样的威势,这一身羽化神甲,再加上他此时的态度,此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天生异象,所有的士兵也都被震撼了,他们也纷纷抬起头,等看清了空中的景象之后,犬戎士兵满脸欣喜的高喊:“圣犬王!圣犬王!”周军士兵则由原来的杀气十足,变得面露恐惧了。

将目光从李逸云身上移开,圣犬王将手一抬,对准了周军所在的位置,立刻便要出手。李逸云心中巨震。他见过不少羽化境界高手的出手,那样的层次,顷刻间便可毁灭上千士兵。心中着急,但他此时却无能为力。正在这时,九婴开口了:“小子,别担心,对付他的人来了。”

李逸云心中一惊,将头一扭,顿时间两道身影由西至东,转瞬及至。一红一蓝两道光芒缠绕成螺旋之态,盘旋着前进,旋风一般的将天空中的乌云驱散了大部。

李逸云放下心来,自嘲地想:我还真是笨,这次犬戎都打到京城门口了,那些平日里优哉游哉的高人自然得出手了。看样子这两个人单个儿比每个都不是圣犬王的对手,可加起来就远胜过他了。

而周军士兵将己方也有高手坐镇,顿时重拾信心,高喊着“杀!杀!杀!”朝着对面的犬戎士兵攻去,而犬戎士兵,似乎是对圣犬王有着迷信般的新任,见他以一敌二也是毫不担心,满脸自信的迎上周军的冲杀,竟然将之前被打垮的阵型恢复了些许。

而李逸云这一边,圣四王趁着他仰视之际,跳起身来,一道乌光自上而下劈斩下来,李逸云被剑光一晃,才回过神来。赶忙拔剑相抗,两人你来我往,又缠斗在了一处。

天空中,三大高手静静的站立着,三色光芒相互交织,你来我往。但三人却谁也没有先出手的意思。圣犬王方面,因为军情已泄,再难达成目的,他此时不过想保护军队撤退而已,不想再生事端。而另两个人,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本就不愿争斗,另一方面则是很尴尬的理由——没有必胜的把握。

于是三个人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站着。只是将法力不断凝聚,使得天空中属于自己的颜色越来越浓厚。

而此时的地面上,李逸云和圣四王的打斗,却进入了最后的阶段。双剑相交,圣四王凭借着远胜李逸云的力气,再次将他击退,而后纵身而起,跃起三丈多高,长剑笔直的朝李逸云劈斩而去。

李逸云此时七曜轮的增幅时限就要到达,于是也孤注一掷。将七曜轮催动到极致,额头上闪烁起灿烂的光华,他纵身而起,运足十成的灵力,又是一招“烘云托月”,将四周的灵气尽数带起,携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向前挥去。

而就在两人即将碰撞的一刹那,天空猛然一变。之前绚丽的光彩尽数被漆黑如墨的颜色取代,六芒星般的六个裂痕像是六只巨兽的嘴般张开,灿金色的光芒在其中若隐若现。

紧跟着,还没等人们有所反应,巨大的金色光柱便从这六个裂缝中一同落下,汇聚成一根通天彻地的金色雷柱,向下砸落,将即将交手的李逸云与圣四王一同吞没在内。

见此情形,站在远处的李聃立刻大喊道:“师父!”而圣犬王则惊讶地瞪大了眼,低声道:“这是……上清雷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