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转战(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63字
  • 2014-10-03 22:55:09

这次行军,与救援晋阳时截然不同。李逸云下令军队缓缓推进,像郊游似的向西前进,沿途又为那些新收编的,尚未来得及印上“五行印”的新兵们种上印记。

他想得明白:拿这几千人正面硬撼十万犬戎大军,就算是士兵战斗力再强十倍,也是白搭。他能做的,就是趁着犬戎败退之时,痛打一下落水狗。若是到的时候犬戎还没退,最多也就是帮着主力大军打打下手而已。

但先锋营的士兵们都是奴隶出身,平日里就是使惯了力气的。尤其是那些老兵,经过五行印一个多月对身体的不断滋养强化,每个人就算放缓了步子,也都是走路带风。新兵们虽说差一些,但自从种上五行印后,体能也是每一天都在提升着。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是士兵们放慢了脚步,行军速度也是相当迅速。

队伍开拔的第三日一早,李逸云的军队便靠着从晋国借来的船只渡过了横跨数里、绵延东西的华夏第一水——河水。不同于来时的急迫,这次时间较为宽裕。李逸云便拿河水与楚国的江水相比较起来。他发现比起丹阳城江水的清澈舒缓,河水显得更湍急,奔腾的激流让人一眼望去,便凭空生出无限豪情。

渡过河水后,地势立刻为之一变。河水以东的晋国地势十分平坦。而河水以西却是满布山峦,士兵们不时便要翻山越岭。这样的行军不可谓不苦,所幸李逸云还有看家的本领。一路上但凡遇见动物,无论是什么。李逸云都照单全收,燃起篝火,烤出一只只美味。只是每次的量都很少,抢在前面的几个士兵刚吃了几口,就已经只剩骨头了。再去央求李逸云,他老人家便做起了撒手掌柜。装聋作哑起来。

行军途中不时经过一些村落,村人对军队都是一脸警惕之色。李逸云便命令军队不得侵扰乡民,仅仅派出少量士兵去找当地的官吏安排补充军需之事,并嘱咐他们注意言辞。

河水以西的北部地带,虽说名义上归属天子,但在此处既没有城池,也没有军队镇守,只有一些从当地人中选出的官吏管理着事务,却对政务也不甚上心。连每年交给天子粮食之事也马马虎虎,朝中大臣也都觉得这地方太过偏僻鄙陋,都无心去管。

但李逸云却发现,这片土地虽然偏远,乡民的农具也都十分破旧,粮食收成却是颇为丰厚,几乎每家的粮食都堆满了粮仓。他想着回去将他所发现之事禀告给天子,但随后有士卒与他插科打诨,又让他把这件事忘到了一边。

沿着河水的流向,李逸云又率军转道南行,又走了几日,便脱离了纵横的山峦,进入了平坦的关中地带。出乎意料的是,一路之上一点犬戎的影子都没看见。李逸云不禁心中疑惑:这犬戎是已经撤了?还是晋阳战败后连这边的攻势也一并放弃了?

这天,李逸云按着惯例正在疑惑的时候,却猛然听见一阵喊杀声从远处传来。于是他赶忙命令斥候上前打探,自己也凝神远望。不多时,喊杀声的源头已经出现在他的眼中,再不需要别人来报告了。那是几百个犬戎骑兵对着一群百姓乱砍乱杀。李逸云立刻长剑一挥大喊道:“冲!”士兵们立刻高喊着冲上前去。

经过几场恶战,李逸云手下的部队,也由原来的乌合之众变为了强兵劲旅,在人数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只是一个冲锋,便将对方阵型彻底冲垮。

几个反应快的犬戎士兵拔马就跑,总算借着骑术娴熟躲过一劫,而那些还想着劫掠百姓的犬戎士兵,则是还没等反应过来,就稀里糊涂的就丢了性命。

这场战斗下来,很难得的,竟然抓了十几个俘虏。李逸云正要从他们口中问出地方军情,却又突然想起,自己军中根本没有懂犬戎话的。晶晶是利用它独有的感知万物的能力,在探查犬戎军营时感应说话者的想法,才硬学了几句刺杀时要用的话。但若是靠这几句逼问军情,就远远不够了。而晶晶此时又陷入了沉睡,想让他施法感应俘虏们的想法,也变得不可行了。

心中正焦急着,有士兵来询问关于百姓的处置方法。李逸云随口说了句:“你问问他们,有没有懂犬戎话的?”士兵不多时去而复返,竟真的带回一个中年人,看样子像是做买卖的。据他自己说,早年曾经与犬戎做过一段时间的买卖,因此懂得犬戎语。

李逸云十分高兴,立刻命令将俘虏们押过来,并让那中年人按着他说的话开始询问俘虏。几番询问下去,却是石沉大海。没有一个俘虏交代。唯一一个开了口的,翻译过来还是对李逸云的一番咒骂。

李逸云听了之后,也不生气。笑嘻嘻地走到众人面前。手指轻轻的在几个俘虏的腰间一点,一缕灵力“嗖”地钻入其中,几个犬戎大汉神情一僵,接着表情痛苦起来。似乎是在极力掩饰什么。终于,一个大汉“噗嗤”地笑了一声,于是,十几个俘虏全都“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面目却是一片痛苦之色。

李逸云也不管他们,搬过一把椅子坐在他们跟前,不动声色地瞧着。几个人笑的满地打滚,笑声却也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一个犬戎士兵再也坚持不住,大笑着嚷嚷着要招供,其余几人也都陆续屈服在了李逸云这“酷刑”之下,老老实实的将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李逸云结合自己的所知,在脑中将信息整合一下,终于将事情大致缕清了条理。

原来,李逸云迅速将情报率领大军的姬伊扈后,姬伊扈立即快马加鞭的返回镐京,并率领十余万的联军,迅速找到了来探查虚实的犬戎先锋部队,并把他们打得落花落水。

尚未抵达的圣犬王得到情报之后,便立即更改命令。命令剩余的先锋部队引诱周军大军向西深入。并派圣四王在周军的必经之路‘紫木谷’处埋伏三万军队,企图重创周军。而周军现在的表现明显已然上钩,犬戎人就等着在紫木谷大杀一番了,而这几个人,则是奉命出来,筹集粮草的队伍之一。

李逸云听着心里不禁开始担忧起来。犬戎士兵全数都是骑兵,尽管人数少,但若是借助地势之险要,战胜数倍于他们的敌人也是胜券在握,更何况姬伊扈率领的军队,除了蓬莱军、坤极军近三万人外,其余的都是从诸侯国抽调来的军队,想想晋国军队的“训练”方式,李逸云心中更没了底。

我们得出兵紫木谷,偷袭圣四王的部队,打乱他们的部署。打定了主意,李逸云当即下令,将这些俘虏收缴武器后交给当地百姓,看着老百姓满含仇恨的眼神,李逸云知道,这些人恐怕没什么好结果了。想到这儿,心中突然觉得自己十分残忍,但又想想他们双手沾满的鲜血,他又觉得自己的作法理所当然了。

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扔到一边,李逸云领着军队再次上路了。之前的一战,除了几匹受伤了或是瘸了的马赠给了百姓,李逸云又捡了一百多匹战马,分配给自己的士兵。到这个时候,李逸云手下的骑兵数目,已然达到了近两千人,快占据整个队伍的一半了。

周军多以战车为主,纯粹的骑兵占到这样大的比例,可以说是第一次了。瞧着这一匹匹高头大马,李逸云心中憧憬:将来建立一支像犬戎一样全骑兵的军队?看起来不错。他策马在前,几千战士浩浩荡荡的跟在他们身后,朝着西北方的紫木谷迅速逼近。

距离紫木谷还有数里的距离,李逸云便瞧见了紫木谷得名的因素之一——紫衫木。高大的树木遮天蔽日,即使是在几千战士的面前,仍显出它那高高在上的姿态,让人感到自身的渺小。

见到了紫衫木后,李逸云立刻止住了军队前行的势头,观察了一番后,才下令向北行军,由北面向紫木谷靠近。

紫木谷东西走向,形状像一个纺锤,中间宽两边窄,地势平坦。若是在周军冲入谷内之后,将一段堵死,犬戎骑兵再冲另一端冲入,在这样的地势,凭借着骑兵的优势,对上步兵为主的周军,那几乎是单方面屠杀了。

而就地形上来说,紫木谷北侧的高坡居高临下,树木也相对稀少,最适合观察埋伏和骑兵突袭。李逸云从北侧绕过去,果然在沿途的地面上见到了不少的马蹄印记。他下令全军禁言,将带着蹄铁的马蹄裹上兽皮,全军悄无声息地前进。

攀上了一处小山包后,李逸云率军沿着山势向下缓缓行走。果然见一队千余人的队伍正在前方的坡地边俯瞰着山谷,有士兵举起彩色的旗帜,似乎与其他地方的队伍打着招呼。

耐着心又向前摸了两里地,已经能够看得见对方士兵的长相了。李逸云命令士兵悄悄上马。所有士兵都迅速做好准备,但李逸云还在等,又等了许久,只见东方传来一阵喊杀声,两支队伍一前一后的跑了过来,前面的是几千名犬戎士兵,正策马狂奔。后面追着的是周军骑兵与战车军团,再后面则是号称十万的庞大步兵群。各色旗帜鲜明,代表着派兵参战的各个诸侯国。

站在山坡上埋伏的犬戎士兵,一个个摩拳擦掌,立刻就要上马出战。而李逸云的攻击命令,便在此刻下达了。

手掌用力一挥,李逸云便策马前冲。在他的视野中,一点星辰般的寒光飞速放大。他连忙向旁一转头,同时挥剑横向格挡。“铛”的一声,长剑刚好磕在羽箭的箭簇之上,羽箭被南斗剑一挑,斜着向上射去,将一颗三人合抱的紫衫木钉了个对穿,才在之后的一颗古木之上停了下来,箭杆兀自不住地摇晃,发出蜂鸣之声。

转过头,李逸云便瞧见了那射箭之人。那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身材在犬戎人中显得有些纤细,但仍是十分壮硕。五官与圣五王有些相似,而神色则带着与生俱来的潇洒,竟与刘甫颇为神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