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死生帷幕间(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66字
  • 2014-10-02 22:55:17

由于时间紧迫,李逸云只是简单地调息一下,便睁开双目站起身来。而龟壳在李聃的操控下,也正好飞入了他的营帐,龟壳的大小还没有恢复,就像一颗核桃般的,落在了榻上。

“师父,我们到了。”李聃擦了擦满头的汗水,略带得意地说。李逸云点了点头:“你在这里调息恢复一下,也看着点你晶晶师叔。等恢复好了再出来。”说着纵身而起,便再度化为一道光芒,又龟壳的孔洞中飞射而出。

落在地上,李逸云的身形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大小。他朝着静止在榻上的龟壳一招手,龟壳便旋转着腾空而起,笔直的跌入了他的怀中的口袋里。

大踏步走出营帐,李逸云的双眼立刻就被火光填满。放眼看去,犬戎大营已然被升腾着的火焰照地如同白昼一样,同时,狂风般的喊杀声也随着耳畔的风,传入他的耳中。

这时,王六匆忙地跑了过来。刚刚来到他面前便大声说道:“大人,收到信号后我们便即刻进攻,果然如您所说。犬戎人开始时反抗还算凶,但后来他们中有人喊什么‘二王’死了。这话传开了以后,他们立刻就慌了,我们趁势猛攻,一下子就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现在公孙篪和张虎已经各带一千五百人向中军攻去了。”

李逸云点了点头,忽又想起圣二王的那四个护卫,赶忙道:“给我备马,我要亲自上阵。”跟在王六后面的一个士兵立刻变戏法似的牵来一匹马,李逸云跃身上马,扔下一句:“小伙子手脚挺麻利啊,回来给你升职。”双腿用力一夹,便如流星般朝山下冲去。

光芒环绕,日月五行轮再次浮现在李逸云的背后。他大喝道:“李逸云在此!众将士全力冲锋!”众多周军士兵见了他这犹如天神下凡的姿态,不由地信心大增,跟着他高喊着:“李将军!李将军!”随后更加勇猛地投入厮杀。

南斗剑剑身较短,若是用剑气远距离攻击,在这万军丛中又怕误伤,于是李逸云干脆弃之不用,将马鞍上闪着寒光的长矛摘下,游龙似地抖开长矛,催马向前杀去。

兵器之中除了长剑,李逸云最得意的便是长矛,当年还练过一段时间。若是对付圣二王那样势均力敌的对手自然是找死,但对付起犬戎士兵来还是绰绰有余。长矛左戳右扫,一片片犬戎士兵在他的长矛下倒下,到了后来,只要他背后的光芒映照到的地方,犬戎士兵都跑了个精光。

一路杀到中军帐前,果然见那四个队长正骑在马上,挥舞着长刀,斩出一道道锋利的刀芒,砍杀着周军将士,而与之交战的正是公孙篪带领的队伍。

李逸云将长矛交到左手,右手光芒一闪,南斗剑弹射而出,正要斩下之时,却见那四个犬戎队长被这光芒一晃眼睛,顿时面露恐慌之色,转头瞧见高举长剑的李逸云,像见了鬼一样,立刻将面前的敌人扔下,没命地往远处逃去。

“冲!”李逸云大喝一声,背后的光轮变得更加耀眼,在黑夜中闪着绚丽的光彩。他这一喊,数千将士也跟着大喊:“冲啊!”再度加紧攻势。犬戎最后的防线也崩溃了,数千士兵高声叫喊着,没命地向西逃窜。有的士兵甚至连马匹也丢失了,只是一个劲儿向前跑。李逸云又指挥军队向西追出数里远,才收兵而归。

此时,一抹鱼肚白刚好从东方缓缓升起。众将士看着渐渐升起的朝阳,心中都感到一股舒适。连李逸云也闭上眼睛,享受了片刻初阳的微醺。而李聃也早在之前便从龟壳中出来,在追击之时被李逸云留下善后。此时他走了上来,对李逸云说:“师父,查点了一下。之前攻打犬戎营帐的过程共斩杀犬戎兵一千二百余人,我方受伤的士兵有三百八十七人,死亡的士兵有一百六十三人。”

李逸云点点头,阵亡一百六十几人便斩杀对方千余人,这不能不说是个胜仗了。但想起那些死亡的士兵,还是心中黯然,叫过王六,嘱咐道:“你记着些,等回到镐京,要全力探访这些阵亡士兵的亲人,尽力帮助他们。”王六目光灼灼地点了点头,才又施礼离去。

李逸云正要下令埋锅早饭,却又士兵跑过来报告:晋侯派遣使臣来,邀请李逸云入城致谢。李逸云心中惦念着晶晶所说的犬戎声东击西之策,不想耗费时间在这上,于是吩咐士兵道:“你去告诉使臣,军情紧急。我们吃过这顿饭就要开拔。致谢就不必了,真有心的话,给将士们准备一顿暖和的饭菜吧。”士兵听命离去。

不多时,晋阳城门大开,一阵嘈杂的响动也传进了李逸云的耳朵。“这么快就把饭做好了?”李逸云奇道。抬眼瞧去,只见从城门正中涌出无数的男男女女,每个人手中都提着食盒,饭菜的香味从其中飘散而出,顿时让不少士兵留下了口水。

但没有李逸云的命令,他们却是不敢妄动。李逸云笑着说:“大家去用饭吧。”士兵们这才纷纷抛下武器,连招呼也顾不上打,便纷纷离去了。

李逸云此时的修为,已然基本不需要进食了。他一边吸取着天地灵气,一边打发着李聃也去吃饭。偌大的空地上,转眼便只剩下他一个人,瞧着士兵们狼吞虎咽的样子,他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笑容。

此时,却见远处一个身穿青衣的青年人在几人的跟随下朝着他的方向走了来,李逸云于是站起身来,向着那人一步步靠近。走得近了,李逸云发现这人年纪在二十多多岁,眉眼与太子姬伊扈有些许相似,又见他衣衫华贵,顿时心中有了计较。先行拱手道:“微臣李逸云参见厉侯大人。”

晋厉侯也赶忙俯身回礼,托住李逸云的双臂将他扶起。“李大人不必多礼。这次实在是多亏了李大人,小侯特意为大人准备了一份粗茶淡饭,请大人万勿推辞。”说着从身后的随从手中拿过一个食盒,双手递了过来。

见对方如此真诚,李逸云也不好拒绝。于是双手接过说:“微臣粗俗,还请厉侯大人莫怪。”说着坐在地上,将食盒放在身前,打了开来。

食盒中摆着一大碗冒着热气的豆腐脑,一旁放着一个个小碟,分别装着切成小块的葱、姜和豆酱……甚是精致。而主食,则是一屉白生生的馒头。再瞧晋厉侯,已然俯下身来,直盯盯地瞧着李逸云,眼中满是期待。一种奇怪的感觉袭上心来。李逸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也有过这种眼神。

“侯爷,这是您亲手做的?”李逸云试探着问。晋厉侯哎呀一声。“将军你怎么猜到的?”李逸云笑了笑,目中仍透着些许惊讶。他想起来了,自己小时候拿亲手做的饭给师父师兄们尝的时候,就是这个表情。

“那我可却之不恭啦!”李逸云说着,抓起馒头咬了一大口。又用汤匙舀起一口豆腐脑,送入嘴中。“怎么样怎么样?”晋厉侯忙问。李逸云闭着眼道:“这馒头蒸的恰到好处松软可口,这豆腐脑火候把握的也很好。只是……”晋厉侯追着问:“只是什么?将军,但说无妨。”

李逸云又品了品,才确定的说:“若是在其中在放一种名叫‘彤草’的野菜,就会使它的清香味倍增,我以前都是这样做的。是晋国没有这种野菜吗?”“将军也是此道中人?”晋厉侯既惊讶又高兴地说。也不顾地上脏,俯身坐在李逸云身边,拉着他便谈论了起来。

两人越聊越投缘,开始时还只是涉及菜肴,而渐渐的,范围也广了起来。聊到后来,李逸云委婉地问:“侯爷,我有句话说了您别见怪。按说晋国也是大国,拥有一军万余人的队伍。怎么这么快就被犬戎打到晋阳城下,连反抗的能力也没有呢?”

一听这话,晋厉侯满脸羞愧地道:“将军有所不知,自先父起,我们晋国便致力于农事,为了多收粮食,士兵们也要种地。战时才临时组织起来,自然……那个缺乏训练。”晋厉侯语调一转,变得坚决起来:“不过这次我明白了,若是没有实力,收再多的粮食也会被别人抢走,我立即便要开始训练军队,这样的事情决不能发生第二次!”瞧着晋厉侯坚决的表情,李逸云点点头:“侯爷有这样的觉悟,是百姓们的福气啊!”说着,两人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

此时,士兵们也都吃得差不多了,李逸云便站起身来,朝着晋候施礼道:“侯爷,不瞒您说,晋阳城下的犬戎军队虽然被赶走了,但这场战争还远未结束。犬戎还有更大的阴谋,我必须要立刻出发去阻止他们。”晋厉侯也站直身子,躬身回礼道:“如此,祝将军再建奇功。”

李逸云拱手致谢,随即下令打扫战场,将所有完好的装备、马匹搜集起来。分给那些还没有装配完善的士兵。清点了人数,可以出战的仍有五千人左右,而且尽管装备是东拼西凑出来的。但这五千人每人都是盔明甲亮,手中的长矛,长刀,还有从犬戎处得来的不少弯刀,也都是寒光闪闪。

这次,李逸云将伤员的安置工作拜托给了晋厉侯,又命王六带领辎重部队打扫战场,同时也向晋厉侯询问能否提供一些食物,帐篷之类的用品,晋厉侯满口答应。

临走之时,李逸云又悄悄地对晋厉侯说:“侯爷,不瞒你说,我这些士兵里面,有不少是从你们晋国趁乱跑出来的奴隶,我答应他们给他们自由……您能不能……?”晋厉侯拍着胸脯说:“没问题,等战事结束,我立刻就安排人,给他们每人颁发证明,恢复他们的自由。留下的伤员中若是有努力,我便立刻给他们颁发。”李逸云这才放心离去。

五千余人浩浩荡荡的向西而行,其中骑兵已达到一千余人。李聃在李逸云身边策马而行,好奇地问:“师父,我们来的时候不是从西南面来的吗?这次怎么向正西行军啊?难道是更近吗?”李逸云笑了笑:“不,刚知道消息的时候,我就已经派人迎接太子的大军,将有关犬戎的进军情报传递给他们了。所以我们这次的行军目标也不是回镐京,而是……”

说着,他伸出手来,遥遥地指着西方道:“绕到犬戎人的后方,从那里,发起攻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