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死生帷幕间(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4116字
  • 2014-10-02 00:00:29

一听这话,李逸云哭笑不得,但木已成舟,也只能接受现实了。于是,他将长剑握紧,双眼则紧紧地盯住了对手。与交过手的圣五王不同,圣二王显得极为壮硕,体型几乎能抵得上李逸云两个了。他看样子在四十岁上下,一身膨胀的肌肉将身上的兽皮衣撑得鼓鼓的。

在李逸云的注视下,圣二王开口了:“看来砍断我五弟胳膊的就是你吧?”出人意料的,尽管嗓音粗重,但说的却是不折不扣的华夏语。

李逸云仍是目不转睛的瞧着他,随口应道:“不错。”“好!”圣二王大喝一声,随即说道:“看来你算是条汉子,我就饶你一次,将你的右臂砍下,就离去吧。”李逸云心中一惊,心想:这圣二王当真豪气,我刺杀他的事竟然可以抛在一边,只是要给他弟弟报仇,如此人物,倒也少见。

尽管心中佩服,但要让他自己斩断一臂却也是绝不可能。李逸云长剑平举,剑锋直指着对方的胸口,朗声道:“在下难以从命,还请赐教。”圣二王目光瞬间转冷,“哼”了一声。话音还未落,一道冷冽刀芒便已倾斜而下,闪电般斩向李逸云。刀芒未至,强烈的压迫之感便已将李逸云笼罩在内,如此威势,丝毫不亚于当日初次见面时的虞炎。

可李逸云也早已今非昔比,周身光芒一闪,伪装尽去,他恢复成原来的模样,单手持剑,斜斜地向上挑出,闪着碧光的南斗剑如羚羊挂角般后发先至,刚好挑中刀芒中的一个折点。剑锋处流淌出的碧绿光芒,竟然将刀光包裹在内,凝而不散。李逸云一抖手,被碧光包裹着的光芒便猛地一掉头,迎上了顺势而上的圣二王。

刀芒破空,圣二王一刀将自己去而复返的刀芒劈成碎片,但前冲的势头也略微有所停滞。李逸云则趁机挥剑前跃,夺过之前被抢占的先机,身随剑走,直逼圣二王的前心。

“嘭”地一声,裹夹着灵力的刀剑碰撞在一起,发出了沉闷的响声,无形的气劲爆发开来,两人的衣袖瞬间便由内而外的飘飞而起,营帐也跟着猛的晃了两晃。

圣二王大喝一声,刀上力道再次猛增。又是“嘭”地一声,环形的气劲再度爆发,李逸云只感到一阵巨力袭来,便被刀剑相交处传来的气劲,高高的抛到了空中。圣二王顺势紧逼,一跃而起,双手将刀由上至下斩出,刀锋带着斩开一切的气势向下方的李逸云劈去。

身在半空,又被对方的刀势牢牢锁定,李逸云单手掐诀,一道道粗壮的藤蔓从地面破土而出,群蛇一般缠住李逸云的身体,用力一拉。他便“嗖”地横向移去,避开了这一刀。圣二王的刀“轰”地一声斩在地上,将地面劈开一个长长的裂口,退得慢的几根藤蔓也被顺势斩为两段。

各自收回法术,二人再度对视,目光都变得更加凝重了。李逸云心念一动,日月五行轮透体而出,悬浮在身后,将一道道天地灵气注入他的身体。圣二王则持刀挺立,开始缓慢地吸气。而随着他的呼吸,李逸云感觉到,天地灵气如潮水般的向他涌去,他则好像变成了一处深潭,无休止的吸纳着能量。

这时,犬戎士兵们也听到了营帐中发出的响声。十几名士兵鱼贯而入,瞧着帐内的场景,却又停下脚步,不敢上前。李逸云用眼角的余光瞧去,为首的四个人已然悄无声息占据了营帐的四角,将李逸云的去路完全封死。尽管并未动手,但李逸云还是能够感到他们强烈的气势。晶晶之前提醒过他,说营寨中圣二王的手下的四个队长也都有着接近玉清雷劫的实力,想必就是这四人了。

瞧着对面正气势飞涨的圣二王,李逸云心知不能再拖。一抖长剑,数丈高的金碧色巨人从光芒中凝练而出,巨人直起身来,便将帐篷的顶部戳了个大洞。接着,那巨大的身躯又移动了几步,营帐不就不宽敞,这几步下来,不少士兵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劲风扫飞了出去,或是直接被踩得粉碎。而那四个队长,则是迅速撤到帐篷的边缘,但仍是牢牢把持着四方方位。

紧跟着,那巨大的剑灵已然调整好了状态,举起铜鼎般大小的拳头,朝着圣二王由上至下击出。面对这样的攻击,圣二王瞬间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全力一刀由右至左,横着斩向巨人挥来的拳头。一声悠长的嚎叫随着圣二王的大喝爆发开来,一匹青色的巨狼从刀芒中呼啸而出,满是利齿的巨口迎向了巨人的拳头。

正趁机恢复灵力的李逸云一惊:“他也有器灵?”九婴向他解释道:“不,那不是器灵,我感觉得到,那是他的灵力和精神凝练而成的事物,但性质却和器灵十分相似,似真似幻,应对你的剑灵倒是正合适。”

刹那间,巨狼的牙齿已然贴在巨人的拳头上了,巨人却突然手腕一转,狼嘴顿时咬空了,巨人的拳头顺势击下,正打中狼的侧脸,巨狼横飞而出,巨口中喷出一股青色的气流。但却未曾善罢甘休,两只后腿猛地伸出,将巨人的手臂牢牢的缠住,巨人大叫一声,被他拉的斜冲而去。

两个巨大的家伙从营帐的西侧冲出,原本便伤痕累累的帐篷哪能经受这样的撞击?帐篷被再次扯开一个大洞,变得更加惨不忍睹。而巨人与狼,也从着孔洞中滚出帐篷,在远处扭打起来。

帐篷的中央,再次剩下了李逸云和圣二王两个人。李逸云固然是消耗颇大,圣二王却也显得气势稍颓。但李逸云依旧心中焦急,因为时间越长,犬戎士兵们的应对也就越完善。对自己也就越不利。于是背后光华流转,再次抢先出手。

这次,李逸云施展的是从昆仑山学的一套“上清破云剑”,据传是元始天尊的大徒弟灵宝道尊所创,而李逸云则由此猜测,自己的修行的来源不明的《七曜谱》,也是出自灵宝道尊。因为随着他修为渐深,他发现,这套剑法七曜谱的灵力运行完全相符,许多地方若是没有七曜谱独特的灵力运转之法,根本发挥不出其中的妙处。此外,这套名字中带着“云”字的剑法,与李逸云的性子也颇为相合,由他施展出来更是相得益彰。

剑法展开,顿时有一股绵绵不绝的气势袭向圣二王。与之前的硬拼完全不同,这套剑法的攻势并不猛烈,而是以绵绵不绝招式不断限制、束缚对方。而经过这些天的观察,犬戎族似乎大都勇力过人而失于机巧,因此李逸云才将这套剑法拿来一试。

果不出所料,圣二王一对上这套剑法,便有些手忙脚乱起来,几刀劈出,完全劈在了空处,反倒被南斗剑密如雨丝的剑锋在身侧挂过,撕开一条条细小的伤口。

但圣二王也很不简单,几个回合下来,便将李逸云的剑法摸出些门道,不再急于出招,而是谋定而后动。好几次,李逸云的剑都险些被他缠住。李逸云也只好再出奇招,施展出的剑法变化越来越复杂,甚至有时福至心灵,连从前从未施展出的招式变化也随手挥出。而圣二王则在李逸云层出不穷的招式中,不断地寻找着破绽,分辨着虚实,以期将李逸云的长剑缠住,迫使他硬拼。

两人斗得难解难分之时,那一边狼与巨人的胜负却已经渐渐明朗。尽管巨狼牙尖爪利,但比起这源自上古的剑灵还是差了不止一筹。几番缠斗下来,巨人的拳头已然数次将它击中,巨狼青色的身躯变得比初始时虚幻的多了。

这时李逸云转到了营帐西侧,正好背对着巨人与巨狼,圣二王见此情形,大喝一声。李逸云感觉一股大力自后背袭来。他猛地一踩地面,朝着左侧飞出,目光所见,青色的巨狼正冲过他之前站立的位置,化为一道青光,融入了圣二王的身体。而圣二王的气势,也在这一刻再次回复了那令人恐怖的巅峰。他脚掌用力,朝着斜前方跃起,弯刀前指,整个身体被青色的光芒所覆盖,化为一柄两丈长的光刀,流星般向着李逸云劈斩而来。

见对方使出了最后一击,还没等李逸云有所反应,那巨大的剑灵便已来到他的身后,双臂一环,便化为金碧色流光,同样将他的身体笼罩在内。而李逸云则是仰天长啸,一双巨大的羽翼从后背伸展开来,双翼一拍,他将那正闪着刺眼光华的长剑笔直前指,朝对方迎面冲去。

“轰!”巨大的爆炸之声传出,金碧色与青色的光芒从中炸开,烟火般射向四周,两人也随着爆炸声向两边弹起,显然是两败俱伤之局。而那原本站在边缘的四个高手,此时都朝着李逸云的方向奔了过去,四人均拔刀在手,只等他稍稍落下便将其斩杀。见到这四人的表现,仍在空中的圣二王脸上,也跟着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

但突然,李逸云的身体由内之外燃起一团白色光焰,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内。在他身下的日月五行轮光芒骤闪,紧跟着,他好似完全没有受伤一般,猛然飞身而起,一剑刺向仍身在空中的圣二王。

谁都未曾料到情况竟会骤然变化,四个站在地上的人顿时惊得呆住了,只能看着李逸云一剑劈下。生死之际,圣二王也顾不得伤上加伤,忍痛运起十足灵力,用手中弯刀迎上李逸云的长剑。

“锵!”这次传出的是金属交击时的清脆响声,弯刀横飞而出,圣二王的胸腹也随之暴露在李逸云身前。李逸云嘴角带血,右手还保持着击飞圣二王弯刀的姿势,左手运起灵力,闪烁着七彩光芒的手掌猛地击向敌人的胸口。

“嘭”地一声,手掌正中前心,骨骼碎裂的声音也随之传出。圣二王喷出一大口鲜血,重重地摔在地上,头一歪,不知生死。而身在半空的李逸云则将长剑笔直上指,三道碧绿的光芒从剑锋依次射出,升入高空,又炸裂成了满天的星辰。

与此同时,一道莹白色光芒从他的怀中钻出,由小变大,转眼间,龟壳便已涨的数丈大小。李逸云一纵身,跃入龟壳之中。白玉般的龟壳又倏忽变小,化为一道淡淡的光华,从空中飞速远去了。

直到此时,那原本围堵李逸云的四人才回过神来,而李逸云此时,已然身在数里之外了。

龟甲之中,依着外壳上的花纹,划分为数个宽敞的空间。一道光芒不偏不倚地射入正中的一间,砸在琥珀般的地面上,显现出李逸云的身形。又是一道光芒从他体内钻了出来,还原为晶晶的本体。晶晶趴在地上只含糊地说了声:“我要睡觉。”便倒头而眠。

早已等候在一旁的李聃赶忙跑了过来,扶住李逸云有些摇晃的身躯,关切的问:“师父,你怎么样?”李逸云脸色有些苍白的笑了笑说:“我没事,进攻信号已经发出,军队应该马上便要进攻了,赶快按原计划返回营帐,我现在需要运功疗伤。”

说罢,他盘膝坐下,双手在胸前环抱,一上一下,掌心相对,一股股灵气透过龟甲被吸引而来,在他的掌间盘旋几周,便被吸纳入体内。而李聃则是双手紧握,闭目掐诀,专心操控着龟甲,向军营的方向飞去。

打斗的最后时刻,李逸云再次施展了“火天大有”,将体内的“李玉龙”转化为精纯的能量,两者合一。伤势顿时减半,而灵力则重新恢复到巅峰,这才能一举奏功。

灵力的恢复是必然的,而伤势的好转却令李逸云感到意外。就好像是合二为一后,“两人”的身体状态也均衡了一下,伤势被“分担”了一样,只是一瞬,疼痛便减轻了近一半。又想到那“李玉龙”的独特之处,李逸云越来越摸不透这“天火”、“火天”的底细了,但却越来越赞叹它的奇妙。再想到连他如今的修为还无法使用的“雷风恒”,创造了这些的伏羲,在他心中变得越发高大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