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疆场决胜(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03字
  • 2014-09-30 22:02:53

“小子,是不是奇怪犬戎士兵的战斗力为何如此强?”九婴突然开了口。李逸云愣了愣,随后回答道:“的确,按照常理,未经修炼的人再怎样强壮,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力量。一个两个例外也就罢了,可是犬戎军队中战斗力强劲的人却是如此之多,百人中便有数人,实在是令人惊奇。难道是犬戎人和我们的身体构造有区别?”

九婴笑了笑:“不奇怪,你忘了在楚国遇到的那个姓姚的将军吗?”李逸云皱了皱眉:“你是说……啊!”姚武那杀气逼人的刀光跃入他的脑中,他又想到九婴当时所说姚武的那种磨砺肉身的独特修炼方式,心中出现了一个骇人的想法:难不成,整个犬戎族,都在用这种方式进行修炼?

感受到他的想法,九婴淡然道:“你想的不错,整个犬戎族都是在用这种方式进行修炼。说起犬戎族,他们的起源我也知道的不多,好像从我的那个时代犬戎就十分神秘。但说实话,我除了在鸿钧离去的那段时间曾游历出行,其余的时间都是和那个家伙待在一起,除了修炼之事以外,知道的并不多。”

李逸云叫苦道:“这样您还如此稳如泰山?前辈我可真佩服您!”九婴依旧淡然:“那又怎样?虞部不也是全族都修炼法术吗?不是一样败了?”“关键那时我们这边也有一支修为高强的军队啊!”李逸云叹道。

中原的风俗与苍梧之野大为不同,说起来,中原修为高强之人要远远多于苍梧之野,但这些人却大都超然物外,根本不在朝中任职。想在官员中找一个玉清之上的高手都困难,更不用说在军中了。

而即使是那些修为高强而又身居高位之人,也秉持着“扶社稷于既倒,济苍生于危难”这样宏大的想法,若是犬戎兵将天子杀了,导致王朝崩坏,天下大乱。他们自然会踊跃出手,可是要他们组建军队抗击外敌,那就是在说笑话了。

正胡思乱想着,李逸云查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顿时脸沉了下来。转过头,朝着后面的一棵大树吼道:“出来!”晶晶一脸献媚的笑着从树后绕了出来,走到距离李逸云几步远的地方就停下了脚步,不再上前了。

“你小子行啊!以我的名义去踢人,你过了脚瘾,传出去的是我殴打士卒!”李逸云朝他大吼着。晶晶满脸堆笑:“大哥你不知道。那些家伙,不来点狠手段他们实在是不听话。不信,不信你问李聃,他和我去过两次,你问问,那些士兵是不是不打不老实?”说着朝一边的李聃直挤眼睛。

李聃坐在马上,和高头大马一比,本就小小的个子显得更小了。见李逸云看向他。便怯怯地开口道:“禀师父,师叔说的确有其事,士兵们开始的时候却是不是特别遵守号令,直到师叔……恩‘教育’了几次后,大家便丝毫不敢违抗了。”

其实李逸云本来没有多大的气,有一多半是装出来的。此时看着叔侄两人费尽心思的表演,禁不住笑出了声。晶晶见状放下心来,大摇大摆的走到李逸云身边,瞧着李逸云骑乘的骏马不住赞叹:“这马真漂亮,大哥你也给我弄一匹呗?”

那马性格颇为暴躁,李逸云从犬戎青年处抢来之时,便是以暴力令其屈服,而结果却是不尽如意。从得到马到现在,这匹马不时的就反抗一阵,但晶晶的手抚摸上它时,它却显得十分温顺,还闭上眼睛,好像是在享受。

李逸云心中惊讶,但仍不忘和晶晶较劲儿:“你这两天去哪儿了?居然敢突然逃跑?你这可是做了一回逃兵啊!”晶晶满脸冤枉:“大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这两天可是在帮你的忙啊!”

“哦?”李逸云奇道:“那你说说,你帮我什么忙了?你若是说的在理,我就……我就将这匹马送给你!”晶晶面露得意之色:“那大哥你就准备下马吧。我跟你说,我先你们一步,独自出发,昨天中午之前便已经到达这里了……”

他还没说完,李逸云便生气的打断了他:“好啊!原来你之前都在看热闹啊!你没看见我和那个棘手的犬戎青年交手?怎么不上来帮忙?”晶晶满脸委屈:“大哥,这你可冤枉我了。我正忙着布下结界,防止你们的打斗将其他人引来,再说那小子大哥你还不是手到擒来?他哥哥才厉害!”

“他还有哥哥?”李逸云讶然道:“仔细说说,你都探查出了什么?”晶晶这才重拾话题:“来到这里后,我就变化成猫形,混到营地之中,经过探查,我已经弄明白了,这次晋阳城下的犬戎兵,为首的是两个人,叫什么圣二王、圣五王的,你刚刚斩断胳膊的那个人,就是被士兵们称为‘圣五王’的人。”

晶晶的语气很是无所谓,李逸云的心里却已经翻江倒海。他早已从刘甫处了解到:此时犬戎的首领,称为“圣犬王”,他共有兄弟五人,他在其中排行第三,五兄弟感情亲密。于是,圣犬王下令兄弟五人一并称王,并按着排行称呼为“圣大王、圣二王……”这么说,他刚刚竟然已经斩断了排行第五的圣五王的右臂。

“那个圣二王,实力在什么层次?”李逸云问道。晶晶一咂嘴:“要不说嘛,我可帮了你不小的忙了,要是你和圣五王的打斗被圣二王发现就不好办了,据我的感知,圣二王的实力,大约和没处在太清雷劫虚弱期的虞炎相差不多,或许还比他强一些。诶?大哥你发什么愣?你是忘了虞炎是谁?就是虞部的那个族长啊!”

李逸云摇摇头道:“我没忘,我只是在想,你真的帮了我不小的忙。”说着从马上翻身而下,将缰绳交给晶晶:“这马是你的了!”晶晶乐不得地接过缰绳,却手中用力,一股灵力传出,将缰绳连同辔头一并震了个粉碎,又横着一掌拍出,将马鞍也劈成两半,将这匹雄健骏马的脊背毫无掩饰地暴露在了阳光之下。

李逸云惊地正要呼喊,却吃惊地见到那马围着晶晶的身侧,一个劲地往他身上蹭,竟没有丝毫离去之意。李逸云转念一想,晶晶本就是兽中神祇一样的存在,这匹马这样的表现也不为过。

而此时,犬戎士兵久攻无果,已然渐渐地退了下去。李逸云听公孙篪等人报告之后,便打发他们下去歇息,又派出士兵绕路返向后方,通知后方的伤员部队以及更后面的辎重部队前军所在之处,并让他们避开犬戎营帐,绕路赶来。

做完了这一切,李逸云颓然地坐在地上。想起那还未见面的圣二王,不由得冲着晶晶小声说:“要不咱们撤吧?”晶晶一脸惊讶:“大哥,你原来已经识破他们的计谋啦?可是,也不用这么彻底吧?”

李逸云心说:我识破什么计谋了?还没等他问,晶晶便接着说道:“我也是冒险潜入了圣二王一个得力手下的营帐才探听得知,他们帐篷看似很多,其实人数只有不到一万。超过一半的帐篷都是在虚张声势,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大量吸引周军并将其牵制住,而他们其余三位王现在已然率领十万大军向着镐京进发了。”

一听这话,李逸云惊地险些坐起来,空荡的帐篷,犬戎战马身后的拖着的树枝……战场上一切的古怪都有了答案。原来是这样……他当下便要下令全军撤退。但又一想:不行。敌人固然是诱敌之计,但若是就此退去,难保敌人不会乘势攻打晋阳,到时若是晋阳失守,犬戎便可以就此长驱直入。立即撤退虽然对于眼前的战局有利,但却会为未来埋下巨大的隐患。

李逸云又仔细的想了想,把心一横。对晶晶说道:“我想到一个用烂了的办法,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

转眼间夜色已深,士兵们和衣而卧,此起彼伏地打着呼噜。有少数心事重的士兵尚未入眠。其中有的人还在心中偷偷抱怨:这李将军平日看着挺和气的呀,今日怎么连睡觉都不让我们脱衣服?还说随时准备战斗,难道是犬戎夜间会来袭营?

而他们抱怨的对象,此时正在犬戎营帐的阴影中收敛气息,默默前行着。晶晶依旧化为一只猫,连颜色也变成了漆黑之色,李逸云则化为一个黑色的铁环,套在他的脖子上。

在晶晶的带领下,二人来到一座营帐之前。比起其他营帐,这座营帐只是显得略大一些,营帐外也如其他营帐般无人把守,若是不认得路,找到它想必十分艰难。身在帐前,两人用元神相互交流着。“是这里吗?”李逸云问。“没错!”晶晶说:“那个圣二王就住在这儿!”

李逸云说了声好,黑铁环立即变成了液体般的流动之物,蜿蜒盘旋,转瞬便化为了一个身穿兽皮的犬戎士兵,连体形也变得膀大腰圆。很有默契的,晶晶悄无声气的化为一道流光,钻入他的体内。

李逸云笑了笑,随即调整了呼吸,让自己的呼吸变得粗重。随后冲入帐中,用晶晶临时教的几句犬戎话喊道:“不好啦,不好啦!”“慌什么?”一声断喝从对面的中年人口中传来。李逸云一边继续上前,一边用犬戎语喊叫着:“外面,外面……”

剑光突起!金碧色的剑芒一时间将帐内原本的烛光也压了下去。李逸云力道十足的一剑朝着那中年人胸口刺去。那中年人似乎吓得乱了手脚,连躲避的动作也没做出,便被一剑刺穿。李逸云手腕用力一搅,便在他的胸口戳出一个大洞。

将南斗剑抽回,李逸云冷眼瞧着眼前的中年人,那人似乎还要说话,却只发出个“我……”便向前栽倒,身下的血瞬间便将地面染红了一大片。

李逸云正要高兴,却觉后方一股凛然之气袭来,似乎要将他斩为两段,他赶忙脚尖用力,身子极力向右蹿去,同时挥剑格挡。

“叮”的一声脆响,南斗剑绽放出一连串的火花,对方的刀势也因此稍缓,李逸云这才脱出刀气的笼罩,转过头瞧向出刀之人。而这时,他的心中响起晶晶的叫苦:“你杀错啦!现在这个,才是圣二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