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疆场决胜(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44字
  • 2014-09-29 23:14:26

一路上,李逸云故意命令行军的速度时快时慢,一是为了让士兵的体力时刻保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二是为了让为数不多的骑兵能更快的熟练骑术。

这样下来,等到远远望见晋阳城的影子时,士兵们仍的精神依旧饱满,而总共三百四十八名骑兵,虽谈不上骑术精湛,却也将胯下的战马训的有模有样,进退自如。

遥遥望着晋阳城的影子,李逸云想起犬戎士兵们的强悍,不敢立即近前。于是他寻了个隐蔽而又开阔的地方,下令士兵暂作休息,之后又派斥候悄悄地摸到城前,靠近犬戎的围城大营一探究竟。

不多时,几名斥候陆续返回,向李逸云禀告了犬戎营地的形态、规模。略一估计,驻扎在城外的犬戎士兵大概有两万人左右。李逸云的心开始沉重起来,之前只是五百人便已难以对付,这次两万人的队伍,实在是让他头疼。

策马来到一处高地之上,李逸云向远处眺望,只见晋阳城高耸的城楼就在不远处矗立着,仿佛一尊沉默的巨人。城墙上看不到攀援而上的犬戎士兵,应是暂无战事。

转过目光,李逸云环视了一周,最后盯上了距城西的五里的一处高地。在那片高地的四周,仅有一条极为狭窄的通路连接着它与外部,是典型的易守难攻之地。若是能占据该地,即使是两万犬戎士兵全军进攻,想必也难以攻下。

但想要到达此处,却需要经过犬戎的营地,否则便要绕上不少的路。李逸云又仔细看了看目光可及的几座犬戎营帐,只见营帐间还散发着微不可见的炊烟,士兵们的走动则显得十分稀疏,战马也都被系在每一座营帐的边缘。

看来是在午休。李逸云心想。随即把心一横:趁他们没防备,再来个偷袭。穿过他们的营地,从城南穿到城西。再怎么说我们也有五千多人,总不至于连他们未经防备的西部营地也闯不过去!

拿定主意,他便将士兵全数召集而来。下令道:“将士们,我们接下来要穿越敌人的营寨,占据晋阳城西的高地,驻扎在城西的敌人人数大约在五千,而我们穿越时要正面对抗的敌人人数则在三千上下。但据我观察,敌人此时正在午休。应是未加防备。若是大家一会儿在穿越途中失散,也不要惊慌,趁乱向西面逃,应当就能到达我们的目的地。都明白了吗?”“明白!”士兵们低声而又坚定地回应着。

一路悄然前行,李逸云带着五千余名士兵缓缓推进,来到了阻隔敌方视线的最后一个屏障前——过了这道山岭,双方的人马便都一览无余了。李逸云勒马停在山岩之后,看着身后的队伍迅速地列好进攻阵型。他深吸一口气,大喝道:“冲!”接着一马当先,向着西北方急冲而去。

须臾间,李逸云已经冲入了犬戎营地之中,南斗剑光纵横捭阖,将挡在他身前的犬戎士兵劈的七零八落。紧跟在他的身后的,则是那三百骑骑兵,他们也驾马如飞,手中的长矛左突右冲,将两旁赶来的犬戎士兵也纷纷杀退。而在后面的步兵则紧跟其后,借着骑兵冲开的道路向前厮杀,沿途击退着上前的犬戎士兵。

转眼间,队伍已然冲过营地超过一半的距离,李逸云正感欣喜,却见对面一队骑兵飞驰而来,尘土飞扬,似有近千人的架势。为首一人身形并不出众,比起犬戎人一贯的膀大腰圆,甚至还显得有些瘦小。看面貌更是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但李逸云与之目光一对,便看出对方眼中强烈的自信。

不敢怠慢,李逸云双手握剑,自上而下朝着那人猛地劈下,一道耀眼的剑芒闪电般斩向那人的头颅。那人也是双手持刀,迎着南斗剑的剑芒,将弯刀斜劈而下。

“锵”地一声,刀剑相交,蹦出几点火花。李逸云前冲之势在这一招下戛然而止,胯下的马也用尽全力才站稳脚步,连马腿也险些折断。而对面的那人,也被反弹地倒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

李逸云心中讶然,那人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两人催动坐下战马,大吼着再次冲向对方,一刀一剑在空中反复交击,不断地发出铮铮的撞击之声。两人的力量不相上下,在招式方面,倒是李逸云有着些许优势,但青年只是一个劲儿的逼他硬碰硬,再好的招式也施展不出来。按这样打下去想要取胜,恐怕就不是一时半刻能做得到的了。

几个回合下来,李逸云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心中不由得有些焦急。偷眼看去,自己的士兵已然和之前跟随在这人后面的队伍交上了手。双方陷入了僵持,对方暂时没有能力将己方消灭,但己方却也无法突围而出。

李逸云心知,这可不是什么平局。因为在这样下去,等犬戎营地中的其他方向的士兵也围过来的时候,就要全军覆灭了。当下兵行险招,一剑将对方的弯刀磕出去之后,顺势装作收力不及的样子,身子一个趔趄,将胸腹暴露在对方的眼前。那犬戎青年见状,果然目中大喜,毫不犹豫的使足全力一刀,斩向李逸云的胸口。

而李逸云等的也就是这一刻,他的身体突然凌空跃起,向右一个空翻,便到了那犬戎青年的头顶,而金碧色的南斗剑,也在一瞬间带着无匹的锋锐之气,朝着那青年的头上斩下。

早在故意露出破绽之前,李逸云便已将双脚从马镫上抽出,等到青年中计攻来时,便立即跃身而起,于是形成了如今的形式。

而那犬戎青年的一刀已然用尽全力,再也不及抽刀回防,只好全力将身子向左倾斜,可还是晚了一瞬,李逸云的南斗剑,齐着那青年的手肘斩下。一道碧光闪过。青年“啊!”的一声,闪亮的弯刀已经带着半条手臂飞了出去,刀芒从李逸云的坐骑上一掠而过,顿时带起一篷鲜血。

青年的断臂之处,顷刻间便是血如泉涌。李逸云身在空中,顺势一脚,将断臂青年踢到地上,自己又将身一转,顺势骑跨在对手的红棕色骏马背上。

双腿用力一夹,骏马痛地长嘶一声,但也初步听从了李逸云的命令,将身子掉了个个,载着背上的新主人朝着西北方向疾冲而去。剑光纵横,原本阻拦着周军的防线在李逸云的身前再次土崩瓦解。之后再未遇到像之前那样棘手的敌人,李逸云奋力杀出一条血路,带着身后的士兵,迅速冲破了营地剩余的阻碍,如长龙般冲上了城西的高地。

到了高地之上,李逸云稳了稳心神,这才下令开始清点受伤、阵亡人数。正面迎战超过三千的敌人,又被中途拦截,瞧着面前士卒满身的鲜血,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然而统计出的人数却让他又一次感到意外了。竟然只有二百人左右受伤,阵亡或失踪的人数,仅仅只有不到一百人。难道我的部下战斗力提升的这样快?李逸云心中疑惑,叫过公孙篪和张虎,向他们询问详情。两人也都回答不出什么,李逸云只好换了个方式,询问两人是否有觉得奇怪之处。

张虎想了想,挠挠头说:“大人你这一说,有件事情倒真挺奇怪的。俺领着兄弟们跑的时候,有的时候被敌人的马追的急了,就躲在帐篷里,俺就发现,那些帐篷好多都是空的。里面什么都没有。”公孙篪眼睛一亮,接着说:“大人,如此说我也发现了些许奇怪之处,那些骑兵战马的尾巴上都绑着不少的树枝,耷拉在地上,如果没有这些树枝,他们肯定会更快,我们突围怕也会变得更难。不知这是为什么。”

李逸云听了这话,低下头,嘴里不住的念叨着:“空帐篷,树枝,空帐篷,树枝……”他猛地一拍大腿道:“我明白了!原来他们是在虚张声势,他们根本没有两万人那么多,只是用多建帐篷,用树枝卷起尘土的方式来伪装人多罢了!”一听这话,他的两个部下频频点头。但李逸云却又陷入了新一轮的沉思:可他们虚张声势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正想着,却有士兵飞奔而来,刚跑到他面前便大喊道:“报将军,犬戎军队,已经朝着我们这边过来了,现在他们正在向上冲锋。”知道对方的人数远没有两万,李逸云也多了几分信心,当下沉着道:“别慌,我之所以下令占据此处,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传令下去,先用大石块和倒下的巨木顺着陡坡向下扔,挡住敌人。若是有敌人冲过来,便先用弓箭远距离射,近距离再使用长矛和刀等兵器。”“诺!”士兵领命返回。

再次叫过张虎和公孙篪,李逸云吩咐道:“你们两个到前面去主持战局,若有突发情况立即报给我。”两人齐声道:“诺!”转身奔向来路。

瞧着不远处严阵以待的士兵,李逸云端坐马上,运起七曜诀,恢复着之前的消耗。表面上看,李逸云一路杀来,十分风光,但他的消耗也是巨大的,尤其是与犬戎青年的那一战,一招一式都是硬拼,几乎消耗了他将近一半的灵力。此时他见形势稍有缓和,赶忙运起功法,恢复真气。

一边恢复着真气,李逸云一边观察着战局。不出所料的,尽管犬戎士兵个个勇武,但还是抵不过地利的优势。数以千计的士兵从营盘中策马冲出,但到了狭窄的山道上最多只能两骑并行。对于守在上面的士兵们来说,他们简直就是活靶子。一块块山石被顺势抛下。砸地犬戎士兵头破血流。不多时,坡道上便倒下了一大片人和马的尸体。

但同时李逸云也发现,不少的犬戎士兵面对着迎面而至的近乎水缸大小的巨石时,一刀挥去,便将巨石斩成了碎片。有的甚至接连斩碎数块巨石,冲到近前才被士兵们用密不透风的羽箭射中,坠马而亡。李逸云心中骇然:这绝不可能是身无修为的人能做到的!即使是苍梧之野拥有“火云印”的虞部战士中也没人能做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