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北境烽烟(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801字
  • 2014-09-28 23:09:20

眼看着天色渐晚,李逸云正要下令就地安营,却见黑压压的人群自北方涌来。他心知士兵们连续三日行军,晚上也休息不足,已然十分疲惫,但也不敢怠慢,忙喊过公孙篪,让他率领手下的千人队迎上去一探究竟。

不多时,公孙篪便带了两名中年男子走了回来。向李逸云禀告:“大人,这是群从晋国北方逃难的乡民,我带了两个过来,详细情况你可以问他们。”接着深施一礼,退到一边。

李逸云坐在石头上,瞧着面前被带上来的两个农夫微笑着说:“老哥,我是天子派来救援晋国的将军,有些问题想问问你们。”那两人一听这话,立刻毕恭毕敬地点头答道:“大人请问。”李逸云问道:“犬戎这次来的有多少人马?”

左边的方脸汉子先说道:“那可多了,黑压压的一片啊,怎么说也得有几千。”另一个尖下巴的汉子截过话头:“不止,看那架势,尘土漫天的,肯定有几万……”他们还没说完,李逸云便失望地摇摇头,心想从这些百姓口中果然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情报。但又不得不等他们暂停下来,才有些提心吊胆地问:“晋阳失守了吗?”

这次二人却齐齐摇头,肯定地说:“没有!”李逸云惊奇地问:“你们如此肯定?”那方脸汉子说道:“大人,您有所不知,我们正住在晋阳周边的小镇子,若是晋阳被攻下,犬戎人早就抢完城里的东西,要么离去,要么继续南下了。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在周边抢劫粮食供应军队了。”

李逸云若有所悟的点点头,得知晋阳尚未失守,他心中稍稍安定了些。挥手向公孙篪下令道:“让开条道路,让百姓们通过。”公孙篪答了声“诺!”领着两个汉子转身便要离去。“等等!”李逸云突然心念一动:带我去见见百姓们,我要和大家说些话。”

在那两人的带领下,李逸云很快便来到了百姓们的面前,对着衣衫褴褛的他们,李逸云朗声道:“乡亲们,我是天子驾前的亚服,我姓李。如今天子派我作为先锋营统领救援晋国,大家也都看到了,我们的士兵,个个英勇善战,而且后面还有大部队很快赶来。我们一定能击败犬戎,保卫我们的国土!”

接着,李逸云又说了许多表达故土之情,安土重迁思想的话,才终于进入了正题:“乡亲们,你们当中若是有不愿意离开家乡的,大可以跟在我们军队后面返回,不过,大家也要为抗击犬戎出一些力嘛,比如帮我们运送些辎重。还有一点,帮助军队运送辎重的乡亲,等战争结束后我一定呈报给天子、晋侯予以嘉奖,如何?”

在李逸云一番深入人心的话语之下,许多乡亲已经被感动的热泪盈眶,当场表示愿意保家卫国,抵抗犬戎,并表示无需赏赐。李逸云听了心里高兴,对于赏赐之事,他原本就是画饼充饥,他心里的主意是:向上禀报是我的事,赏赐不赏赐可就不是我的事了。

之后,在李逸云的选拔下,百余名身强体壮的青年汉子被他从自愿的人群中选了出来。他着实不客气,当下按着十足的后勤兵标准,将辎重分给这些人。又下令安排其余的人随军队一同休息,明日再启程。在这期间,他又悄悄叫来了王六,下了另一道命令。

于是,第二日清晨,李逸云派给王六一百名士兵,命他带着百余名自愿运送辎重的百姓在队伍后面稍慢些前进。自己则领着剩下的士兵继续前进。但士兵的总数却没有减少,反而增加到了三千一百人。

原来昨晚之时,李逸云就发现了许多不愿跟随军队的人,虽经掩饰,却还是能看得见脸上的刺字——这些人是趁战乱逃跑的奴隶。于是他命令王六找到这些人,向他们说明身份已被发现,并在说明己方军队实质的前提下,“建议”他们加入军队,并保证战后恢复他们的自由。

奴隶们一听说身份被发现,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但又听了王六之后的话语,便觉得与其逃亡后整天冒着被识破身份处死的危险,还不如拼这么一次,若是能活下来,便再也不用受苦了,当下全部同意。王六选出其中身体略差的几名,作为辎重部队,其余的全部编为战斗部队,加入队伍。

一路北上,又遇到了好几拨这样的队伍,李逸云推行一贯的政策,到了距晋阳城约五十里的地方,他的部队总人数,已然达到了八千人。到了这样的距离,李逸云也警惕了起来。立刻派出几名身手伶俐的士兵,充当侦察队,在军队前方五里,侦察敌情。

眼看着部队行到了一段小路前,两边都是密林,李逸云心生警惕。忙派人进林子里搜索,又仔细的观察了几番,才下令迅速通过。而这时,一名侦察兵折返而回,来到李逸云面前禀告:“报大人,有一队犬戎士兵,人数大约在五百名左右。正朝这边前来。”

李逸云先是一愣,随即心花怒放。向着身边的公孙篪道:“如此地利,正好助我们打第一场胜仗。”当下下令将一些装着财物的包袱扔在地上,命公孙篪率两千名将士埋伏在左边的林中,以响箭为号,发动攻击。自己则与张虎率领剩下的六千余人,钻进了右边的密林。

不多时,只见一队身穿皮甲的骑兵队伍奔行而来。不少士兵第一次见到犬戎人,禁不住从林间的缝隙向外张望。李逸云之前也从未见过犬戎人,但作为将领,为了保持威严,他不得不端坐马上,用眼睛余光偷偷的向外瞧。

只见这群士兵大多都长的膀大腰圆,即使是先锋营体型最壮的张虎。看上去也比他们小了一号。他们带的武器也很奇怪,都是一种弯度很大的刀,像一轮弯月的形状。

李逸云小的时候听刘甫给他讲故事时,总把犬戎人说成妖魔样的怪物,所以后来知道刘甫在骗他,心里仍是有些不安,直到此刻见了这些士兵,才放下心来。“原来不过是壮一些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些犬戎士兵见了地上的散落的包袱,立即跳下马来,将面前的一个包袱捡了起来,之后又哇啦哇啦的叫喊出声。后面的士兵听见了呼喊,也纷纷跳下马,争着抢着地上的包袱。转眼间,几乎一半的的士兵都已从马背上落在了地面。李逸云见时机成熟,便从马鞍上将长弓摘下,搭上一只系着哨子的羽箭,瞄准了一个看上去地位较高的将士的头颅,“嗖”地射了出去。

“呜—”短促的哨声戛然而止,“嘭”地一声,那名犬戎将士的头颅喷出一股血花,他摇晃了两下,一头栽倒在地,不再动弹了。而与此同时,林子两边数以千计的士兵已然如猛虎般冲出,向着犬戎士兵高高的举起了长刀。“杀!”双方同时呐喊起来。李逸云骑马冲在队伍的最前面,手腕一挥,南斗剑光已然将迎面而至的犬戎士兵笼罩在内。

一剑斩落,并排的三个犬戎士兵被高高抛起,胸腹间喷出一道血光,连身后的一匹战马也被强大的气劲掀翻在地。一招得手,李逸云却是心生错愕。刚刚他本是运足了十成的灵力,没想到双方兵器撞在一起,却令他感到略微的滞涩。以李逸云如今的实力,即使直面三个元神级别的修道者,也就是这样的结果。但这次对上的却是犬戎的普通士兵,这让他大感意外。

但身处战场,他也来不及仔细思考,一抖剑身,转身一个回旋,将一名偷袭他背后的士兵一剑斩翻。又一带缰绳,绕过一匹黝黑的战马,加入了另一团战局之中……

借着着短暂的间隔,李逸云四面扫视战场,出乎他意料的是,犬戎士兵并未因为突然地袭击而乱了阵脚,仍然十分悍勇,由于周军动作迅速,片刻便将他们围得严严实实,马上作战已然是施展不开。但他们也随机应变,将马匹解开,任由骏马四散奔逃,并借助骏马的冲势,四处冲击着周军士兵的包围圈。

而在战斗力方面,则更让李逸云吃惊,他的安排本就是动了点心思,公孙篪率领的人马都是从镐京前来的先锋营旧部,自己这面也是安排剩下的一千名老兵冲在前面,目的就是怕后收编的奴隶们实力不足,一与犬戎士兵对上,便会乱了阵脚。

但出乎李逸云意料的是,尽管有着战马冲阵的因素,但还是可以看出,经过五行印强化身体的三千名士兵,在个人战斗力方面,仍是比不上犬戎士兵。许多士兵都被犬戎士兵手中的弯刀砍得节节败退,只能依靠人数的优势来压制对方。

李逸云看着心里焦急,不由大喊道:“兄弟们!你们早上没吃饭吗?这点人都解决不了。还怎么赶走犬戎?给我杀!”说着一剑斜劈,运足十成力气,将身前呈三角形冲来的一队犬戎士兵全都掀了出去。

“杀!”士卒们听了这话,又见李逸云一剑之威,顿时有了勇气。手中的长刀长矛与犬戎的弯刀发出铿锵的撞击声。张虎与公孙篪冲在最前面,张虎一声怒吼,长矛笔直地刺出,洞穿了一个士兵的胸腹。而另一边,公孙篪则是无声无息的将一个一脸横肉的士兵斩翻在地……

战斗持续了两炷香的时间,终于尘埃落定。犬戎士兵五百二十人,全部被诛杀,无一幸免。但李逸云清点起己方的伤亡,却是倍感震撼。原本他的计划中,以先锋营的战斗力,再加上人数的优势与出其不意的埋伏,伤亡应当只有几百。

但现实的结果,却是有二百余人阵亡,六百余人重伤,轻伤者达到了千余人。这还是李逸云及时施法救治的结果。而且,还有不少沿途收编的奴隶一见到刀光,便吓得抱头鼠窜,不知跑到何处去了。

李逸云整顿心情,勉强镇定下来。下令将犬戎士兵的弯刀收集起来,交给那些后编入队伍的士兵充当武器,并挑选懂得骑术的士兵,将仍能骑乘的三百匹战马分发下去。李逸云发现,犬戎的战马也比自己的马更强壮有力,于是从中挑选了匹极为雄骏的良驹自己骑乘,将自己原来的那匹性子温顺的马交给李聃。之后,他将殿后的任务安排给伤者,由公孙篪率领,把李聃也安排在其中治疗伤员。轻伤者则担负起照顾重伤者的任务。

等到分到战马的士兵大致掌握了骑术之后,李逸云再次盘点了下人数。到了这时,未受损的士兵只剩下了五千余人,他惨然一笑,有些无奈地看向面前的士兵。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士兵们的眼神中却毫无胆怯,反而透着一种让李逸云热血沸腾的东西。那是他在姬伊扈的队伍中见过的东西,也是他在苍梧之野大战后期的每个战士身上看到的东西,更是只有经历了真正的生死之战才能在军队中形成的东西。那种东西,叫做军魂。

于是李逸云再不多说什么,长啸一声飞身上马,南斗剑直指正北,高喊道:“向晋阳,进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