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北境烽烟(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72字
  • 2014-09-27 22:50:46

穿好甲胄的李逸云,正一刻不停地朝着军营飞奔。犬戎的突然来袭,将原本僵持的局面打破了。穆王立即下诏,李逸云官复原职,带领先锋营即刻出发救援晋阳。又令太子姬伊扈率“六合军”中的蓬莱、坤极两军,就近召集各国诸侯,随后出发。

军营外围原本驻扎的军队已然受命调走,李逸云毫无阻碍地来到先锋营营门,抬脚便要入内。“站住,什么人?”一声洪亮的断喝止住了他的脚步,李逸云抬头一看,勉强从他那矮小的身形认出,他是那被公孙篪奚落过的乔矬子。此时的他与一个月前已是大不相同,虽然依旧矮小,但却显得健壮的多,脸上也是红光满面。

直到这时,李逸云才能确定自己的“五行印”确实有使士卒身体强化的能力,心中也略感得意。笑着说:“呦!乔矬子。这才一个月,你就认不得我了?”乔矬子这时看清了李逸云的正脸,吓得单膝跪倒,头也不敢抬地说:“小的该死,实在不知是大人您啊。要知道是您,借小的几个胆子小的也不敢拦啊……”

话没说完,李逸云便亲手将他搀扶起来。微笑着说:“别害怕,你尽忠职守,我又怎么会怪你呢?以后也是如此,只要有人接近营寨,不管是谁,先拦住再说。”乔矬子受宠若惊,一个劲地点头。李逸云则拍拍他的肩头说:“快!带我去见王六公孙篪他们。”说着便立刻迈开大步朝营中走去。

仅用了一刻钟,三千人的队伍便集结完毕。在李逸云眼中,这支队伍虽然比不上当年苍梧之野他亲自选拔的雄师,但比起一个月前惨不忍睹的军容,却已经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环视了一番,李逸云低声对着身边的三个千夫长说:“看来你们这些日子的训练颇有成果啊,等闲下来请你们吃一顿。”王六嘿嘿一笑:“大人,还不是多亏了晶晶公子传达的您的指示,才能这么快小有所成,说到底这还是大人您的功劳啊!”

李逸云一愣,在他被禁足的期间的确派晶晶来过先锋营几次,但他当时也未想到这么快便会燃起战火。所以只是让晶晶看一下“五行印”对士兵们的作用、那些尚未成年的少年的修炼进展,以及军队的训练情况,做到心中有数罢了。自己也从未动过施展变化术出府的心思,至于指示,就更是没边的事了。

而公孙篪接下来的话立刻解开了他心中的疑惑。“公子来到军营,正巧有个士兵在训练中偷懒,公子上去就是一脚,那个士兵三天没爬起来,公子还扔下一句话‘今后有不听话的,就按这么办。’我们依着这个方式训练士卒,果然大有成效。大人……这是您的指示吧?”

李逸云此时有一种想打人的冲动,难怪一路上士兵见了自己都是一副耗子见了猫的表情,原来是这样。回头瞧去,之前还在一边的晶晶却已经没了踪影。只剩下李聃孤零零地站着。

事态紧急,李逸云也顾不上解释,手掌一挥道:“诸位将士,现今犬戎已然围困了晋阳城,晋侯向太子求援,天子便差遣我们作为先锋,率先前往。这是我们的第一战,大家有没有信心?”“有!有!有!”士卒们经过五行印一个月来的滋养,只觉身体有使不出的力量。听李逸云这话,立即便呐喊出声。但也有些人喊了一声后瞧见了依旧破旧的盔甲与武器,声音弱了下来。

对于装备的问题,李逸云也是心中无奈。而此时战况紧迫,也只好见机行事了。他大喝一声:“好!现在我下令,方向东北,全军出发!”“诺!”回应他的,是壮如山海的声响。

李逸云跟随着负责帐篷搬运的后勤队伍,骑着马行在后面,却命李聃徒步行在前面,充当传信之职。他现在有些理解吴尘当年每次带自己出门都让自己徒步而行的做法了。在七曜谱修炼初期,若是经常运用灵力徒步行走,便可以让灵力更充分地散入四肢百骸,也使得灵力更加驱如臂使。

更重要的是,在这一过程中,修炼者能够自然而然的掌握在运动中调运灵力的方法。以往的交战中李逸云发现,许多修为不次于他甚至比他高的人,在行动时调运灵力竟然有些滞涩,他也因此逃过了多次死劫。这样一来,他才终于明悟了吴尘的用心。“那么,就让我也做个坏师父吧。”李逸云心想。

转眼间,队伍走出了两里有余,走出了树林的包围。李逸云隐约的瞧见远处有一支队伍正停在路旁,正要派人上前询问,李聃已经飞跑过来。小男孩脸色有些泛红的朝着李逸云说:“师父,前面有人说要见你。他说他叫‘太子’。”李逸云一惊,忙从马上下来,将缰绳交给李聃:“你练练骑马。”快步走向前去。

走到队前,果然见姬伊扈一身戎装地站在对面部队的正前。而先锋营的队伍也已经停了下来。比照着双方的部队,李逸云不觉频频摇头,若但看每个士兵,自己一方还不算差,甚至略微强上一些。但若是看整个队伍,那自己这面就是望尘莫及了。

放眼瞧去,对面的部队盔明甲亮,整齐划一。一眼瞧去便光彩照人。但这都不重要,双方最大的区别在于,姬伊扈身后的队伍,一见便是身经百战的劲旅,整个队伍只是站在那里,便散发着无可匹敌的气势,而这股气势在先锋营身上则是丝毫不见。

拱手施礼,李逸云对着姬伊扈说道:“见过殿下,军情紧急,还望殿下宽恕下官失礼之处。”姬伊扈笑了笑:“李统领果然是国家栋梁,我也就开门见山了,李大人手下自然是无匹劲旅,但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看先锋营诸位将士的装备似乎略有不足,所以想略表心意,为大人壮行,还请大人勿要推辞。”

说着他向后一挥手:“将盔甲、武器抬上来!”“诺!”应答声中,一个个沉重的箱子已然被抬到队前,箱子盖被依次揭开,一副副闪亮的盔甲,一柄柄锋锐的长矛、长刀,将光线反射进了李逸云的眼中。

“这……”虽然自从第一次与祭谋殿前对质之时,李逸云便明白太子是想要拉拢自己,但却未曾想到太子出手便如此阔绰。顿时有些受宠若惊。但他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片刻便回过神来。向后方喊道:“众士兵听令,更换武器盔甲!”“诺!”士兵们有秩序的一列列走出,更换着甲胄,武器。接着,他又向太子拱了拱手,说道:“如此,便多谢太子了。下官他日定当报答。”

姬伊扈笑了笑:“举手之劳,大人无需挂怀,先锋营本就当有此配备,之所以像之前那般是有人从中作梗,想对大人不利,伊扈怎会让此等小人称心如意?”尽管知道对方有意拉拢,但李逸云仍然心中感激,诚恳地说:“多谢太子信任。”姬伊扈点点头,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狡黠:“大人,我还为您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礼物。”

李逸云疑问方起,却见姬伊扈将身子一侧,之前站在他身侧的小个子护卫便被显露出来。而那护卫此时,正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瞧着李逸云。李逸云脑中一震,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姬伊扈笑着退到一边,那护卫则转过身,自顾自的朝林中走去,李逸云却也是亦步亦趋地跟着他。树木渐渐将两人的身影遮盖住,那护卫停了下来。李逸云也止住了脚步,开口道:“玉柳……”

只说了两个字,姬玉柳便转身扑到了他的怀中,将他紧紧地抱住。李逸云也紧紧搂住少女的脊背,闭起眼睛,贪婪地吮吸着少女身上芬芳的气息。

自打与姬玉柳分别,李逸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她,想念着两人在一起时的快乐,而姬玉柳不他在身边,越是回忆就越痛苦,于是他只好用种种事情让自己变得繁忙,才能稍稍忘却。今日见到思念之人,情之所至,却又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紧紧地抱住对方,释放着自己的思念。

“我好想你。”半晌,李逸云才开口说。怀中的姬玉柳则轻轻啜泣着说:“撒谎精,还说想我?那你怎么刚才都没认出我来?”李逸云知道她是故意撒娇,也不回答,只是轻轻抚着她那披在身后的头发。

过了许久,两人才轻轻地将对方放开。李逸云心中不舍,但还是开口说:“我得走了,军情紧急耽误不得。”姬玉柳点点头,像个寻常妇人叮嘱丈夫般说道:“早去早回,保重身体。”而后又轻声道:“我等你。”李逸云点点头,走上前来,轻轻拭去少女脸庞的泪水,两人相视一笑,一前一后地走出林来。

此时,先锋营已然基本换好了盔甲武器,李逸云一瞧,果然是人靠衣裳马靠鞍,这换好了装备,队伍立刻变得整齐划一、威风凛凛,连气势也凭空拔高了好几份,但比起对面姬伊扈的队伍。却还是有所差距。李逸云心知这也没有办法,只有战争才能真正让军队成长。

再次向着姬伊扈施了一礼,李逸云说:“多谢太子,微臣要出发了。”姬伊扈点点头:“恭祝将军旗开得胜,马到成功。”李逸云一拱手,又瞧了瞧一旁的姬玉柳,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向着自己的队伍道:“全速前进!”说着一纵身跨上李聃牵过的马,当先冲出。

姬玉柳一直怔怔地瞧着,直到李逸云的身影在不可见才回过头来。却见姬伊扈正瞧着她,见她回过头来,悄声说道:“妹子眼光不赖,我这个妹夫却是人才啊!”“哥,你胡说什么?”姬玉柳满脸通红。“唉!女大不中留啊!”姬伊扈调笑道。

离开之后,李逸云毫不手软,立刻下达了急行军的命令。即使是士兵们经过“五行印”强化了身体,也有不少人感到有些吃不消,但鉴于晶晶代替他建立的威慑,没有人敢出言抱怨。李逸云心中明白这对于军队来说并不完全是好事,但时间紧迫,也只好暂且将就。

一口气奔行出近百里,李逸云才下令减缓行军速度,稍事休息。利用五行印来恢复士兵们的体能。等到士卒们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便再加快速度。如此循环往复,到了第三天傍晚,已然进入了晋国的国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