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神剑之秘(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352字
  • 2014-06-06 21:45:40

眼前的光影一闪,柳玲珑的尖叫声还没完全喊出来,两人便已经站在了一处四下空旷的土地上。脚下的地面平坦夯实,但辨认了一番四周的景象后,就能够发现在片刻之前,这里还是那美轮美奂的湖水所在之处。

“小李!艳福不浅呀!”一声带着笑意的粗犷声音从两人背后传来。柳玲珑俏脸一红,用力推开李逸云环着她的手臂,挣脱了出来。李逸云也尴尬地轻咳一声,跟着转过身来,便瞧见了正含笑瞧着他们的候武。

此时的候武,也与李逸云手中的长棍一般,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那原本呈花白色的须发,此时尽皆变成了灿烂的金色。那一身褐色的粗布衣裳也被耀眼的金色华服取代,七彩的纹路那金色背景下勾勒出一幅幅高山飞瀑的壮阔之景,瞧得李逸云心神激荡。最奇异的是,他全身的衣物从衣领直到脚下的金色长靴,没有一处丝线缝补过的痕迹,一切都是浑然天成,毫无瑕疵。

没等李逸云开口,柳玲珑先瞪大了眼睛惊叹道:“这是……造物仙衣,天啊!老伯你居然是造物境界的绝顶高手!”李逸云虽没说话,心中却也是极为骇然,依照自古以来的修炼体系,造物境界是仅次于混元境界的极高层次,而在已有数百年没有出现过混元境界高手的今天,造物境界所代表的,已经是修道者们所能达到的极限了。

“呵呵,公主殿下谬赞了,天下之大,老朽这点微末道行,还算不得什么。”候武笑了笑说。恢复真身之后,他的神情比之前要和蔼得多,但无形之中透出的威严之气却比之前要强盛百倍,在这样的候武面前,李逸云生不出半分玩笑的心思。

柳玲珑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前辈!您……您是怎么知道的?”候武哈哈一笑:“之前你的那两个保镖,虽说头脑傻了些,但修为却是实打实的太清境界,能把这样的修道者随便派出来保护小姑娘,除了当今天子,怕是哪个诸侯都做不到吧?”

柳玲珑俏脸一红,低声道:“让前辈笑话了!”说着,她转头瞧了李逸云一眼,大大方方地说道:“侯前辈、李大哥,之前隐瞒身份实在抱歉,我的真名叫姬玉柳,是当今天子穆王的女儿,还请两位体谅!”她之前被李逸云所救,对他的称呼也自然而然的改变了。

候武笑着摇摇头以示谅解,李逸云则愣了片刻,之后微笑道:“原来是公主殿下啊!在下能有幸识得公主殿下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怪你呢?”姬玉柳又红着脸垂下了头,低声说:“李大哥,你赶紧想办法把弄身衣服吧!”李逸云这才再次意识到自己现在接近一丝不挂的状态,脸上的神色再度变得尴尬起来。

瞧着他的模样,候武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一挥手,一层淡金色光芒落到了李逸云的身上,立刻化成了一件鹅黄色的劲装,长宽全无赘余,就像为他量身定做的一样。

一边赞叹着候武的境界,李逸云一边将金色长棍递给候武,拱手道:“多谢老伯了,原物奉还。”候武笑着接过长棍,金色的长棍在他的手中迅速的扭成一个圆圈,顺着他的手臂一滑,套在了他的手腕上。接着,候武抬起头,露出一丝期待的神色说:“别废话了,把你得到的东西拿出来看看吧!”

李逸云点了点头,神识一动,便进入了内审之态。他的神识向内收拢,凝聚在他那由旋转着的三魂七魄形成的元神中央,查看着魂魄的现状。白色的天魂、黑色的地魂,以及无色透明的命魂,鼎足之态悬浮在中央,缓缓旋转着,但相互的位置却丝毫不变,始终维持着平衡。分别呈现七彩光华的七魄则环绕在稍远的位置,以它们为中心或快或慢的旋转着,看似杂乱却自有其规律。而随着它们的旋转,一缕缕纯净凝实的能量不断地汇聚到李逸云的神识,润物无声般的提升着神识的力量。

而在三魂的中央,还有一样事物。那是一团烛焰般的光彩,呈现着明月的淡银色,柔和而高贵。这便是之前从那月华中涌入李逸云体内的事物,之前他得以吞噬神元,依靠的也是它的力量。

轻轻的,李逸云用神念对它发起一道召唤。那团光焰立刻轻轻一震,随着他的召唤从元神的中央跳了出来,像从山巅留下的溪水般一泻而下,从他的右掌中喷吐而出。

那是一道长约三尺的剑气,扩散出淡银色的光晕,周围的一切自然而然的便被渲染上了它的光彩。候武的双眼似乎有些湿润,沉默良久才叹了口气道:“真是好久没有见过它了,这可真是物是人非啊!”

接着,他抬起头瞧向李逸云说:“小李,你是不是很好奇,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李逸云点点头:“没错,还请前辈指点!”候武长出了口气,似乎在整理着思绪,接着突然问出了一句好似与当前之事全然无关的事情来。

“你知道‘开天斧’吗?”候武问道。李如云愣了愣,随后笑了:“老伯你拿我真当白痴了啊?那可是盘古斩开混沌,创造天地的神器啊!修道界有哪个人不知道?”候武微笑道:“没错!这柄剑的来历就要从这里说起。当年,盘古斩开混沌后,开天斧便已碎裂成块。但你也应该知道,神器形体固然重要,但寄宿于其中的器灵却更加关键。失去了宿体之后,开天斧的器灵开始渐渐消散,历经千万年岁月,终于在它彻底消失之前,它遇到了一个人,他将器灵灌注在他的佩剑中,这个人叫做鸿钧,他的佩剑则被称之为缥缈剑。”

李如云又被惊到了,倒不是他不够淡定,实在是候武话中涉及到的人太过有名了,而且与他的关系匪浅。即使是几乎没教他任何修炼常识的那个人,也不止一次地提到,被昆仑玉虚宫创派祖师元始天尊奉为师尊的人,便是这位“鸿钧老祖”。

在他的震惊中,候武接着说:“接下来再说我,我姓侯,但起先可不是诸侯的侯,而是猕猴的猴。我也不是人,而是只猴妖,在鸿钧祖师晚年曾跟随于他,我排行第五,所以我给自己起名为猴五,又被祖师他老人家改为候武。”

候武伸出手,指了指脚下的土地说:“大约一千年以前,天地间出现了一只名为九婴的凶兽,它有九颗头颅,有驾驭阴阳五行,翻山倒海之能。它引发洪水地震,为祸西南。鸿钧与其大战一天一夜,终于将其杀死。但九婴有重生之能。为防止其重生,鸿钧便以缥缈剑将其封印。而封印之处你大概也猜到了,就在这映月湖底。”

瞧着李如云有些呆愣的目光,他十分得意,接着说:“而我受祖师所托,从他离去后,就一直在这里守护封印,至今已有千余年了。如今虽说剑身被九婴的煞气侵染,失了本真,但剑灵已经出世,选择你做了新任主人,我也算完成使命了。你可别辜负这柄剑啊!”说着,他探手拍了拍李逸云的肩头,眼中满是慈祥的笑意。

李逸云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惊,问道:“侯老伯,那现在缥缈剑灵被取出,九婴不会复活了吧?”候武哈哈一笑:“不会的,九婴虽说能重生,但依靠的也是三魂七魄,千年的光阴,它的魂魄也早已消散了。这剑灵是感应到它的魂魄已经完全消散了,这才会解除自身的禁锢,再度面世的!”

听了这话,李逸云才放下心来,露出释然的表情点了点头,瞧了眼从掌中吐出的银色剑气,心念一动,将它收回了体内。这时,之前没有说话的姬玉柳开口了:“侯前辈,既然你如此神通广大,刚刚为什么不救救那个姓散的老伯,他人很不错的!“

候武摇了摇头:“殿下,散宏义一生奔波,想要复兴岐黄门,但他的天资实在不够,就算再怎样努力也是白费力气。而他那两个弟子,天赋也是稀松平常,即使是我救下他,日后再遇到这样的情形他还是会重蹈覆辙的,而且那两个孩子继续跟着他,也会走上与他相同的道路。与其这样,还不如让那两个孩子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吧?而且实话实说,作为守护者,我是不能在缥缈剑灵所在处出手的,把你们带出来,靠的也是我的黄金棍。不过小李得到缥缈剑倒是正好合了我的心意。“

听了这些,一旁的李逸云也懂了候武之前为何要将长棍扔给他,但疑惑却更多了。他皱着眉问道:“前辈,我有好多事情想问您。之前有一男一女两人比我先发现剑灵所在,他们的修为也都比我强。为什么他们会被剑灵排斥,而我却得到了剑灵?还有,刚刚指导我突破的人是您吧?可据我所知,我现在修炼出的东西,好像与修道者的元神有不小的差异啊!您能解开我的疑惑吗?“

“别着急啊,慢慢来嘛!”候武笑了笑说:“在你之前的两人之所以被剑灵排斥,就是因为他们将自身的魂魄修炼成了元婴的形态,而你能够得到剑灵,靠的便是未经修炼的魂魄。至于你如今修炼成的,则是元神的另一种模式——元灵。这也是缥缈剑灵所认可的元神形态。”

“元神境界,指的是使魂魄以某种方式运转,从而为你由意识蜕变成的神识提供能量,再进一步以神识御使万物,施展种种法术。而修道者们所谓的元婴,是将魂魄融合为一体,因融合后的形态为与自身相似的婴儿形态,故称之为‘婴’。而元灵则不同,它的修炼过程并不将魂魄融合,而是让它们在分离的状态下以特定的规律运转,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