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替罪之羊(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603字
  • 2014-09-25 23:30:07

说话的正是公孙篪。他瞧着那说话的人,冷笑着接着说:“乔矬子,人家给你个笑脸,你就冲人家摇尾巴?哼!真是做奴才的料!”那矮个子听了这话,脸上闪过一丝愤怒,但瞧见公孙篪那一双冰冷的目光,又低下了头。但凭着超出常人的听觉,李逸云还是听到了一声微弱的抱怨:“你以为都跟你似的不想活啦?”

“哦?既然你不赞同,那你来说说看。”李逸云瞧着公孙篪说。公孙篪向他拱了拱手:“大人,我觉得,做奴隶之时,主人对我们或好或坏,但都没把我们当人看。而现在,尽管是要去送死。但至少是作为一个人。”说着用手指了指脸上的疤痕。“进先锋营的第一天,我便用刀,将脸上的奴隶印记刮去了,我宁愿作为一个人死去,也不愿意作为一头猪狗活着。”

李逸云点了点头,转而问道:“你姓公孙,那你的祖上应当不是奴隶吧?”公孙篪答道:“禀大人,先父原是在故昭王陛下驾前任统领,因保护陛下不利,使陛下崩于楚国而获罪,全家被充为奴隶。”说到这,公孙篪眼中露出一抹悲伤,李逸云见状,便伸出手来,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头。

接着,又有几人陆续发表了看法,一部分人觉得只要不做奴隶,怎样都好。但更多的人却还是觉得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有人起了个头,说话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人群中也开始出现了杂乱的争论声。李逸云这才拍了拍手,示意人们安静下来。嘈杂声渐渐消失,李逸云清了清嗓子说:“大家都有各自的看法,很好。不过大家都说错了一件事,那就是——谁说我们是去送死的?”

一句话出口,众人都瞪着眼睛愣住了,王六还算淡定,苦笑道:“大人,小的不明白,我们一没有好的武器,二没有像样的盔甲。您刚才也看到了,我们的刀和人家的刀一磕就断了。而且还让我们做先锋,这不是送死是什么?”

李逸云摇摇头,目光变得郑重:“大家可能不知道我的经历,今日就和你们说说。在来镐京之前,我在苍梧之野待了两年,正好遇上了苍梧之野改朝换代的一场战争,我由于机缘巧合,也参与了其中。”

“大人,听说那苍梧之野的人都有三个头六只胳膊,是吗?”自听到苍梧之野四个字时,众士兵的眼中便透露出深刻的好奇,等李逸云停下来时,终于有士兵忍耐不住,将疑问问了出来。

李逸云笑着摇摇头:“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是两只胳膊一颗脑袋。”众士兵听了这话,恍然大悟般地点点头。而李逸云的语气又再次转为严肃:“但就是这群和你们长相相同的人,却比你们要强大多了。有许多勇士,只用空手就能撕裂虎豹的胸膛,击碎水缸大的岩石。”

众人露出一丝明悟,仿佛是在说:果然那里都是一些妖怪。却又听到李逸云说:“但是,他们却败在了我所在的那一方,而我们的队伍,都是像大家一样的普通人。”

士兵们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们的统领。李逸云则咳嗽了一声,一边在心里面向苍梧之野包括虞部在内的众部落致歉,一边接着说:“没错,我们使用了各种计谋,针对他们的弱点进行攻击,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使我们有着必胜的决心。”

“无论是什么样的敌人,都是有弱点可寻的,关键的就是,我们要有必胜的信念,相信自己能够胜利。”说到这儿,李逸云环顾了众人一番:“这并不是欺骗大家,我刚刚的手段大家也见识到了,实话说,我连一成的实力都没使出来。如果大家愿意,我可以教给大家一种适合你们的法门,尽管大家年纪有些大,恐怕是达不到我这样的水平,但对付外面那些废物,一个打他们十个,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听着李逸云的话,士兵们眼中都渐渐地燃烧起了希望的火焰。李逸云见此情景,便又加了一把柴:“大家想一想,有这样的本事,什么样的敌人战胜不了。不管是东夷,还是南蛮,甚至是,甚至是西北的犬戎,也是不在话下啊!到那时,我们立功而归,又有谁还敢再瞧不起我们?有谁还会把我们当奴隶看?”

“大人说得好!”“大人说的没错!”士兵们再也按捺不住,爆发出一声声的欢呼。李逸云费了好大劲才让人们重新安静下来。他朗声说:“好!既然大家觉得我说的有些道理,那我就要再说几句了。既然当了兵,就要有个当兵的样子,从今天起。营地要勤于打扫,弄得这么臭烘烘的,谁还有心思想别的啊?还有,今天给大家最后一天时间休整,明日开始,就要按时操练。听明白了吗?”

“明白!”众人一起应道,声音传出足有百里。李逸云也跟着面露喜色:“好,那就这样,散了吧!”“诺!”士兵们呼啦啦地散去。只剩下几个年纪偏小,大约在十四五岁的少年士兵围了上来,这些少年脸上还带着稚气,之前听李逸云言语,知道他脾气温和,便大着胆子靠了上来。

一个胆大的少年率先问道:“大人,您能不能再给我们讲一些苍梧之野的事情啊?”眼中满是期待之色。对着这个比自己小了五六岁,却是饱经困苦的少年,李逸云心软了。可他确实急着想再仔细谋划训练军队的事情。

正为难着,却见晶晶一跳一跳地奔了过来,李逸云灵机一动,满脸高兴地拉住他。晶晶先开口说:“我看李聃那儿治病人治的不错,我也插不上手,就过来找你了,诶,大哥。你这边好玩吗?”李逸云点点头:“好玩,特别好玩!”

说着也不等晶晶反应,便指着他对身旁的少年说:“你们瞧见了没?这位哥哥,当初与我一同去的苍梧之野,我知道的事情他也都知道,你们有什么想知道的,就问他吧!”说着一溜烟似得跑了个没影。只剩下晶晶,被紧紧地围在少年们的中间。

快入夜时,李逸云说想留在营地过夜,王六特意为他选了间最好的帐篷。说是最好,也就是不漏风,补丁不太多而已。只是李逸云随遇而安,也并不在意。于是便差晶晶去刘甫的家中取了些被褥,收拾好了帐篷。晶晶和李聃自然也和他住在一起。

想到训练士兵的问题,李逸云便想到了虞部战士的火云印。早在从苍梧之野北归的路上,他便研究起了这门让错过修炼时期的人提升实力的法门。与对待天火烬同样的态度,他并未原样照搬,而是以自己的五行属性真气加以改动,将五行生生不息之特点,融入到这个法门之中。在离开楚国不久的时候,他便完成了这门法术的改良。只是一直没机会拿来实践罢了。

李逸云唯一的担心,就是这一法门会与火云印有同样损害生命的弊端,于是便自行修炼了一番。在他的丝丝品味之下发现,弊端还是有些,但与火云印相比已甚是微小,最多只是会使得过度透支体力之人虚弱很长时间而已,对性命已毫无危险,这才放下心来。

来到军营的第二日,李逸云早早便起身,领着士兵们晨起操练。操练结束,吃过早饭后,李逸云便将他们聚集起来,给那些二十岁左右的士兵们依次在胸口印上“五行印”。

相比起火云印将直接提升被施者的体能,五行印的效用是循序渐进的。火云印的作用,是将那些二十岁以上仍未修成内丹的人的散乱灵力固化在体内,从而以灵力蕴含的能量提升他们的体能。而五行印则是通过被施者胸口处的印记吸收天地灵气,再不断地融入他们筋肉、骨骼中,从而达到强化体能的效果。

而对于那些还在十六岁以下的少年,李逸云则干脆叫来了李聃,让他将七曜谱的入门功法,传给这些人。小孩子有好多次都说的不明白,引得众少年发问,李聃急地好几次都差点哭了出来,倒是把少年们给逗笑了。

五行印的刻画过程十分顺利,不到中午,全部士兵的胸口已经印好了法印,而李聃这边,尽管讲的磕磕绊绊,也最终教会了那些少年入门的功法。

看着眼前的一切,李逸云喜上眉梢。仅仅一天下来,营地的风气就大改,破旧的帐篷都基本被补好了,地面上也不再满是污物,士兵们的盔甲也穿得整齐了。于是李逸云又向众人强调了一下军纪,便下令开饭。

营地也没有那么讲究,李逸云在士兵们的中央找了个空地坐了下来,端着碗就吃了起来。正吃着饭,却见负责在营地门口站岗的士兵跑了进来,高声说道:“禀告大人,外面有人来见你,他说他是刘甫刘大人的侍卫,叫姜龙,说找你有急事。让您收拾收拾和他回去一趟。”

李逸云心中疑惑,心想:“这是出了什么事?”站起身来,将碗筷交给一边的伙头兵。对那报信的士兵说:“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就说我马上到。”

见李逸云起身,周围的士兵也跟着站起身来。王六从不远的地方走了过来,低声问:“大人,您是有什么事情吗?”李逸云点点头,随即转头朗声说道:“弟兄们!大家听我说几句!”一句话出口,士兵们都迅速放下碗筷,站起身来。

李逸云看到他们整齐的动作,顿时露出满意的神情,接着有些无奈地说:“不知何事,我的一位兄长找我离开一下,若是我明日不回来,早晨的操练也是要按时进行。还有,那些年纪小的,还有希望修炼有成的,你们要抓紧机会,努力修炼。我不在的时候,大家要听从三位千夫长的命令。知道了吗?”“诺!”士兵们齐声答道。

李逸云微微一笑,叫上晶晶和李聃,向营门外走去,士兵们不约而同地跟在他后面,直到到了桥边才停下脚步。李逸云心中感动,又向着士兵们挥挥手,才转头前行。然而他想不到的是,他再次回到这里,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

等远离了送行的士兵,李逸云这才腾出空来,问一旁的姜龙:“我师兄出了什么事?”姜龙苦笑一下,心想:您终于知道问了。谨慎地开口道:“大人,不是刘大人出事了,是您的事情,有人在陛下面前,告了您一状!”李逸云一惊:“啊?有人告我?是什么罪?”“嗯……按他的说法,大人您是是死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