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初入先锋营(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266字
  • 2014-09-24 22:49:32

“怎么回事?”王六闻言也是一惊:快带我去看看!”说着就跟着那个士兵跑了出去。张虎也迈开大步跟了上去,公孙篪倒是对着李逸云说了声:“大人,我过去看看。”说罢,追在几人后面跑了上去。

李逸云顿时气的火冒三丈,心想:行!看来你们几个是把我当成个被人耍了的草包啦?我领兵攻打全民皆兵的虞部时你们还不知在干嘛呢?他用力地甩了甩手,咬着牙说:“我们也跟过去看看!”

李逸云和晶晶与王六他们自然不同,步伐一动便是足下生风,即使是年幼的李聃,虽然和李逸云修行时日短暂,灵力修为却也是小有所成。三人脚上用力,几步之间便赶上了先行出发的几人。

见几人轻若鸿毛的潇洒姿态,王六眼中顿时露出一丝惊讶:“大人,您真是好手段!这是仙法?”李逸云心中气还未消,哼了一声,向晶晶和李聃使了个眼色,将几人抛在后面,自行朝河边赶过去。

出了营地,嘶哑的叫骂声便混杂着流水的声音传来。晶晶听地津津有味,感叹道:“我算是长见识了!原来骂人也能骂出这么多的花样!”李逸云哼了一声,忽然转过头对着李聃严肃地说:“把耳朵堵上,不许学!”李聃此时也正好奇的听着,李逸云的话把他吓了一跳,但看着李逸云那严肃的目光,只好依言将耳朵堵住。

出了树林,眼前的情形一览无余。双方的人已经在河岸这边打成了一团。对方的士兵人数少,但装备精良。奴隶们的先锋营则人员众多,却全是些粗制滥造的装备,往往是双方的刀搅在一起,先锋营方面士兵的刀便立刻折断了。而在战意方面,却又是先锋营大大领先了。先锋营的士兵每个都悍不畏死。刀折断了便拿着断刀,甚至是空手继续前冲。

李逸云赶到的时刻,河滩之上已然倒卧着不少士兵,有的捂着伤口不住呻吟,有的则是躺在血泊里一动不动,不知死活。而双方闻讯赶来的士兵,则二话不说,立即加入战斗。参战的人越来越多,情况已然失控。

“晶晶,把他们给我分开!”李逸云喊道。晶晶一笑:“好说!”一跺脚,地面猛的震了一下,站在一旁的李聃顿时一个趔趄,差点跌倒。而不远处拼杀着的士兵们,则在瞬间感到地面一阵剧烈的震颤。处在核心的双方士兵顿时被震得腾空而起,摔向四面八方。在空中划过一道道弧线,组合起来就像是正在开放的菊花。

晶晶虽然言行随意,但下起手来却是很有分寸。摔倒的士兵们尽管筋骨疼痛,却都不是什么重伤。士兵们哀嚎了几声,便陆续挣扎着爬了起来。但之前地面突然的巨震让众人有些惊恐,所有的士兵都面面相觑,一时间不敢再动手了。

过了一会儿见地面不再摇晃,几个胆大的士兵便又想起方才吃的亏,呼喊着又要朝前冲。而这时,便有一根根碧绿的藤蔓悄无声息的探向他们的背后,像一条条巨蟒般缠向他们。

士兵们只顾着厮杀,等发现藤蔓之时自然为时已晚,转眼间便被藤蔓捆了个结结实实,士兵们挣扎着想要挣脱,藤蔓却越捆越紧。他们这才纷纷扭头向背后看,便看见身穿轻甲的李逸云稳步走了出来,那无数的藤蔓,则是从他的指尖生发而出。在他的身边,晶晶和李聃一左一右地跟随着,晶晶在把玩着手中的树叶,李聃则正伸手整理他那头雪白的头发。再往后看,便是目瞪口呆的王六等人了。

李逸云一甩手,藤蔓从指尖处分离,又迅速地缠住了附近一棵足有三人合抱的大树,藤蔓绑缚着的士兵自然跟着被扯到了树干之上。藤蔓绕了几个圈,灵活地打了个节,灭去了一些人心中想要逃脱的念头。

“谁是燕麻子?”李逸云平静地问。“我是!”一个低沉的声音答道。李逸云循声看去,只见一个面皮黝黑的青年人从人群中站了出来。青年的额头受了伤,正不停地向外渗着血。

“你过来。”李逸云说。那燕麻子闻言露出一丝恐惧,他身旁的几人也面露警惕,有一个还下意识的握紧了刀。燕麻子立即握住了他的手,俯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燕麻子毫无修为,即使是极力压低声音在几步的距离也无法瞒过李逸云的有意聆听。

李逸云听到他说:“别动,刚才他出手你也看见了,我们人再多也不行!能活着,就多活几天。”李逸云心中好笑,却见燕麻子一步步地走了过来,站在他面前,抬着头傲然地看着他。

李逸云也不说话,手掌一挥,一道黏稠的光芒便落在燕麻子的额头之上,光芒闪烁一阵,便熄灭了,而这时燕麻子的额头,也已不再流血了。

燕麻子愣在当场,王六急忙赶了过来,冲燕麻子低声吼着:“这是我们新上任的统领李将军,还不见礼?”燕麻子顿时单膝跪倒,恭敬地道:“多谢李将军。”李逸云手掌一拂,一股气流由下至上,将燕麻子托了起来。

“为什么和人打架?”李逸云问。燕麻子咬着牙说:“他侮辱我的母亲!”李逸云目光中透过一丝冷意:“是谁?”燕麻子转过身,指着一个正揉着肩膀的戎装士兵道:“将军,就是他。”

李逸云点点头,走到那人面前,那人的身边围着不少人,似乎是在保护他。但他们此时已经见过李逸云出手,便都丧失了战意,于是自觉地让出一条通路。来到那人面前,李逸云打量着对方,只见这名士兵身材算得上高大,却显得有些瘦弱,鼻子像钩子似的向内弯折着,显得棱角分明。

“你侮辱燕麻子的母亲?”李逸云不动声色地问。那士兵一脸不在乎:“大人,我只是说了些事实罢了,他娘本来就是个妓女,骂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也算侮辱吗?”“你妈的!”听了这话,燕麻子又要冲上来,却被一旁的王六和张虎死死地拽住。

“嗯,的确没什么错。”李逸云点点头,拍了拍那人的肩膀,问道:“你是希千夫的手下吧?”那士兵听李逸云说这话,便跟着轻松地笑了起来:“对,没错!”李逸云也笑着,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好,很好!”

说着话,李逸云突然一巴掌打了过去,猛地抽了那人一个嘴巴,“啪!”地一声,那人腾空而起,像块石头似的越过了河水,“嘭”地砸在地面上,脑袋歪在一边,不动弹了。

“李将军!”一声惊呼传来,李逸云回头看去,正迎上刚刚下桥到达此岸的希夷。李逸云原本对希夷的印象还算不错,但此时正憋了一肚子的气,于是连他也一起看不顺眼起来,板着脸冷冷道:“希夷千夫,您手下的士兵口中无德,我替您教训教训他,您没有意见吧!”

希夷这时也冷静下来,吩咐手下道:“快!看看人有没有事。”转头直视李逸云:“李将军,你会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的。”李逸云笑道:“后不后悔,那也是以后的事了。希千夫,以后还请约束你手下的士兵,别让他们来这里撒野,要是有下次,我可不会这么手软!”希夷也冷冷道:“李将军好自为之,告辞!”说罢便指挥着手下的士兵抬起伤者,李逸云也放开了被藤蔓捆着的士兵,放其中的希夷所部随之离去。

回过头,李逸云看向自己的部下。下令道:“王六,挑选二十个人,将受伤者集中起来,交给我兄弟和我弟子救治。”说着指了指晶晶和李聃。“其余人!我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给我把盔甲穿戴整齐,到营地中央集合,散了!”“诺!”众人齐声应道,再不像之前那样散乱。一声过后,便飞跑着散去。李逸云心想:“看来拳头还真是建立威信的好方法啊!”

一刻钟后,士兵们已然穿戴整齐地站在了营地中央。看着这些士兵,李逸云心想:“这估计是他们盔甲穿的最整齐的时候了,看来挺给我面子的。”一边想着,他一边登上了一座简易的土台,站在士兵面前。

“我叫李逸云,从今天开始,担任先锋营的统领。”李逸云先介绍了下自己。下面的士兵则以嘈杂的声音回应着:“见过李统领!”“见过李统领!”

李逸云心思飞转,已经想好了要问的话,他示意士兵们安静下来,开口道:“我想先问问大家,大家觉得,你们是做奴隶时候好呢?还是现在好?”

全场一片沉默,李逸云有些不乐意了,他指着人群的某处说道:“怎么没人说话呢?燕麻子身边那个小个子,你,对!就是你!你说说你的看法!先说说,为什么刚才不主动回答问题?”

那小个子有些口吃的道:“大、大人,小的做奴隶的时候主人不让多说话,多说话的会被割掉舌、舌头。小人一时还、还不习惯说话。”

李逸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好!那你说说,你觉得现在好还是做奴隶的时候好?”那人随着说道:“禀大、大人,我从前的主人虽说不喜欢说话,但其他的时候对我们还是很好的,年节的时候还能吃到猪肉。现、现在虽说不是奴隶了,但、但听说我们是要被放在战场最前面送死的,我、我还不想死,我还、还是觉得从前的生活好些。”

皱着眉点点头,李逸云正要再问,却听一个冷冽的声音插了进来:“哼!真是懦夫!赶紧闭嘴!别给我们丢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