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初入先锋营(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19字
  • 2014-09-23 22:17:40

“军爷,新出炉的包子,热乎着儿呢!”“吃饱了!不要了!”李逸云打着哈欠摆了摆手,继续向前走着,跟在他身后的晶晶却连忙掏出铜板,抓过五个包子,还递给跟在一旁的李聃一个。

李逸云回过头,正想瞪他一眼,却又眼皮一沉,重重地打了个哈欠。低着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贴身的轻甲,李逸云哭笑不得。又想起了昨日的事。

内侍赵祗前脚刚走,白石后脚就到了。从一进门开始,他就对李逸云关心备至,好像李逸云是他失散多年的亲人一般。甚至连盔甲都为李逸云按着不同的尺寸准备了好多套,李逸云几番推辞,还是没能拒绝,只好逃了合适的几套,收了下来。

白石年纪不小,精神头却是十足,滔滔不绝地与李逸云谈论着小到饮食品味,大到天下之道,顺便还捎带着刘甫,几人一直聊到月上中天,白石才恍然大悟般地惊叹起天色已晚,告辞离去。李逸云和刘甫早就觉得困倦了,见他终于说要告辞,赶忙把老头送走了。

于是第二天的清晨,李逸云便眼圈发暗的带着晶晶和李聃,向着从白石那里得知的靖边军先锋营营地走去。出了东城门,又沿着官道向东走了一段路,李逸云这才远远地看见了营地的影子。它坐落在官道旁的树林边缘,透过树木的缝隙,一个个盔甲鲜明的士兵身影透了出来。

见此情景,李逸云心里不住赞叹,却又生出些许疑惑:师兄说先锋营全是由奴隶们组成的,武器盔甲都很差,如今看来,这也不差啊?难道说我大周王朝正规军的装备还要远超这些?

心里疑惑着,李逸云脚下却不慢,没多时便穿过了树林,走到了营地的边缘。而在营地边站岗的士兵见有人前来,顿时围了上来,嘴里喊着:“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

李逸云示意身后两人停下脚步,从怀中掏出明黄色的天子诏书。那几名士兵倒有见过世面的,见状忙拉着身边的同伴躬身施礼,齐声道:“陛下万岁!”

李逸云将诏书读了一遍,又收入怀中,几名士兵才站了起来。走到李逸云面前,其中一个士兵施礼道:“刚才弟兄们不知是李大人,还请大人勿怪。”李逸云点了点头说:“没什么好怪罪的,你们能有如此警觉之心,倒是应该多多嘉奖才是。带我去我的营帐吧。”

几个士兵相互瞧了几眼,面露难色。李逸云心感疑惑,仔细瞧去,又在士兵们的眼里捕捉到了几分隐藏着的轻视。正寻思间,还是那个之前说话的士兵开口道:“大人……这个恐怕不行,我们还是连带您去见我们的千夫长大人,然后才能带您去,和您说明一下,我们不是您的下属,您下属士兵们的军营,还要再向前走……”

感觉头大了不少的李逸云,跟着这几名士兵在一座装饰精美的帐篷内,见到了名叫希夷的二十多岁的军人,一见面,希夷立即朝李逸云施礼道:“李大人,不知大人到来,下官没能出营迎接,实在是罪过。”李逸云费劲挤出一个笑容,摆摆手道:“希千夫不必多礼,不知能否早些派人带我去我的营帐?”希夷有些愕然道:“李大人不多坐下歇息一会儿?”李逸云摇摇头,心中苦笑道:“我想早点知道,自己当的究竟是个什么官儿!”

随着希夷派出的士兵又向前走了一里地,一道小河出现在众人眼前,领路的士兵指着小河对面一片散乱的营地说:“大人,那里驻扎的就是您统率的先锋营。”李逸云苦着脸点点头,心中早就把楚戾骂了八百多遍。

说是营地,看着却更像是个垃圾场。满是污垢的一座座帐篷东倒西歪的排列着,营门口也不见有人把守。距离还远,那此起彼伏的谩骂声就随着风隐约地传入了李逸云的耳中。

走过木头搭的小桥,终人们于到了营门前。领路的士兵冲里面喝道:“王六!张虎!公孙……姓公孙的!你们三个出来一下!”“您稍等!稍等!”一声回应远远的传来,一个二十出头的汉子从远处的帐篷中钻了出来,小跑着来到近前。

李逸云定睛瞧去,只见这汉子中等身材,一身老旧的盔甲,还算整齐。一张脸笑眯眯的,右侧脸颊之上有着暗金色的刺字,显示着他曾经奴隶的身份。见他来到近前,先前喊话的士兵笑了:“王六,要是每个先锋营的,都像你这样,我们可就省心啦!”王六笑着点点头,却没有继续言语。

说着话,远处又并排走来两人,左边是一个高大的汉子,年纪与李逸云相仿,在二十上下,仅穿着一件单薄的布衣,筋肉的轮廓将衣服撑得鼓鼓的,手臂足有小树那么粗,看上去就很强壮。而右边的那人也不示弱,个子虽然只到壮汉的肩头,看年纪也只有十六七岁,还带着些少年的稚气,但一双眼睛却闪烁着凶光,令常人不敢直视。

壮汉的脸上同样有着刺字后的印记,而少年的脸颊上则没有印记,却有一个核桃大的伤疤,让他原本称得上俊美的面貌变得有些狰狞。

见两人也到了,先前那士兵开口了:“王六,张虎,公孙……他娘的!你那个名是什么东西?”他瞪了眼那疤脸少年。“你们三个看好了,这就是今日上任的李大人,今后统领你们先锋营,还不见礼?”

王六闻言赶忙施礼道:“小的见过李大人!”那壮汉也行了个礼,瓮声瓮气地说:“李大人好!”而那姓公孙的疤脸少年却是一言不发的行了个礼,便又站起身来,将腰拔的笔直。

接着,领路的士兵又指着这三人,对着李逸云说道:“大人,这便是先锋营的三个千夫长,王六,张虎和这个公孙小子分别掌管第一、第二、第三千人队。”按说这三人都是千夫长,带路的士兵不过是传令的,但对他们说话却好像面对下属一样,先锋营的地位就可见一斑了。

李逸云瞧在眼里,却又不能发怒,只好沉默地点点头,那士兵便跟着躬身施礼:“那大人,我就先告退了!”李逸云说:“去吧,辛苦你了!回去替我向希夷千夫长致谢。”士兵应言而退。

李逸云转过身来,瞧着自己这三个部下,努力将自己失望的情绪压下去,摆出一副精神满满的样子,他先对着那少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那少年一愣,随即微微颔首,清晰地说道:“公孙篪,竹乐之篪。”李逸云点点头:“篪乃乐中君子,好名字。”听了这话,少年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见的光芒。

再次瞧了他们三人一眼,李逸云又接着说:“我初到此地,还不了解先锋营的现状。你们三个,现在带我去军营各处巡视一下吧。”王六迎上来道:“大人请跟我来!”说着摆出个请的姿势,李逸云跟着他向前走去,李聃和晶晶也跟了上来,张虎与公孙篪则走在两旁。

一边走,王六一边说着:“李大人,这平时呢,我们就在营地边的小河里打水,食物呢?则有外面送进来。嘿!你小子!猴急什么?这是我们先锋营新上任的统领李大人!快过来见过了!”王六对着一个正跑过去的青年吼道,那人停下身看了看,目光最终定在李逸云的身上,施礼道:“见过李大人,小人,小人要解手!”说这话,目光却看向王六。

李逸云笑着摆摆手:“快去吧。”那人急匆匆地跑了过去。李逸云心中暗叹:那士兵根本是在看着王六的颜色行事,这王六看着笑眯眯的,还真有些手段。

说着,几人走到了王六从中钻出的那个帐篷,王六向内喊道:“弟兄们!都出来一下,我们新上任的统领李大人现在视察军营,大家赶快出来见礼!”

一阵杂乱的声音从帐篷中传出,一群二十上下的壮年从帐篷中鱼贯而出,有不少还散发着浓重的酒气。“见过李大人!”“李大人好!”士兵们七嘴八舌地喊着。李逸云的心中又摇了摇头:这些士兵混乱不堪,多数见礼的时候都是一副不在意的神色,显然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再看看士兵的着装,也是乱七八糟,盔甲各式各样,都是用旧了的甲胄,有不少上面还生了锈。李逸云心中犯起了难。摆摆手道:“不必多礼,大家先各自散去吧。”众人一听此言,又一股脑地涌回了帐篷。

李逸云一皱眉,问道:“王六,刚刚我就想问。你与那带我来的士兵交谈时,言语甚是恭敬,他却是一副傲慢,尽管我也有所耳闻,先锋营地位比一般军队低了些,可你再怎么说也是个千夫长,难道连一个传令兵也不如?”

王六一脸愕然:“大人,您真不知道?”李逸云点点头。王六自嘲地笑了笑:“我看得出来,大人您是个正派人。看来是有人算计您啊!实话说了吧,我们先锋营,本就是从各个公侯大夫家里征集来的壮年奴隶,我本来也想得挺美,一位被抽到先锋营就能一步登天了,但其实,只不过是换了个称呼罢了,我们在他们眼中,依然是奴隶。”

说着他指了指身后营地的深处:“大人,再向前走不远就是山,三面全是。而剩下的一面,就是您来的方向。您也看见了,有一个精锐的千人队在把守,这是做什么?分明是怕我们逃跑啊!”接着他一脚轻轻地将一旁的一块石头踢起:“我们也都听说了,我们先锋营,就是给人家挡箭的,就是送死去的。要不然发给我们的武器盔甲也不会是这些废铜烂铁了。”

他抬起头,戏谑的瞧着李逸云:“大人啊!你怕是要和我们一起送死喽!”“你少说两句!”之前一直沉默着的公孙篪突然开口道。王六眼睛一瞪,正要接话,却见一个盔歪甲斜的士兵急匆匆跑来,边跑边喊:“王大哥,不好啦!燕麻子在河边和外面的守卫打起来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