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镐京城(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26字
  • 2014-09-21 23:44:20

宽达十丈的朱红色大门敞开着,像一张血红色的巨口,吞噬着世间最深邃的秘密。在它的两侧,两列身穿银甲的士兵整齐地矗立着,沿着地面上白石铺就的道路,笔直地延伸出去。站在门外向前眺望,隐约地可以看到,在那几丈高围墙环绕着的广场远处,一座大殿屹立在从平地拔起的平台之上,向着四周展现着那独属于它的至高无上的气息。

“宣尹伯刘甫觐见!”内侍尖细的嗓音穿过长长的道路,传到了站在门前的诸人耳中。身着官服的刘甫忙从走出队伍,高声应答道:“臣刘甫觐见!”他偷眼看了下站在队尾的李逸云,目光中透出一丝鼓励,李逸云迎着他的注视,微微地点点头。刘甫这才转过头,眼神立即转为专注,迈开大步沿着那笔直的道路向前走去。

那日熊冉死后,在熊渠简洁有效的政令下,丹阳城在两天之内,便迅速地安定下来。唯一的谜团便是那传授熊冉燃烧生命秘法的人始终没有线索。李逸云怀疑过彭祖,但想想彭祖的言行,却又排出了这项可能。只是彭祖在刘甫出现后,便也神秘地消失了,李逸云对他的疑问也只好不了了之。

楚国安定下来不久,刘甫便与熊渠的商议终于有了结果,楚国全面妥协,同意每年增加贡品,又答应将熊渠的长子熊康送到镐京。而刘甫,也代表周穆王参加了熊炀的殡礼。几日后,李逸云与姬玉柳便跟着刘甫一路北上,带着李聃和熊康,在护卫的护送下向镐京进发。

路上,刘甫向李逸云简单讲述了这些年官场的风雨。但更多的是介绍如今镐京的形势。以及可能跟李逸云打交道的人。令李逸云意外的是,早在两年前他刚刚前往苍梧之野之时,楚戾便跟随由蜀国进京的队伍来到镐京,以玉虚宫弟子的身份向穆王自荐,并担任了祭司的职务,负责四时祭祀之事。而使李逸云更加意外的是,风沐翎竟然也在镐京担任了女祭司,负责为穆王祈禳天命。只是她深居简出,这些年来刘甫与她也没怎么打过交道。

之后,李逸云也不隐瞒,将自己打算与姬玉柳成婚的决定告诉了刘甫,刘甫听了以后,着实有些为难。李逸云虽说曾是玉虚宫的弟子,在修道界颇具身份,但从世俗的角度上看,他却是出身平民,周礼向来讲究门当户对,穆王肯将姬玉柳嫁给他的可能,微乎其微。刘甫最后想出了一个不错的主意:让姬玉柳先回宫,在穆王面前夸奖李逸云的护送之功,李逸云则可凭此功绩混个官职,再寻找机会,建功封爵。到时再向穆王提亲,也就十拿九稳了。李逸云和姬玉柳都觉得这个主意有些不稳妥,封爵的机会哪儿难么容易来?但刘甫却神秘地说,若是他估计的没有错,机会应该很快就会到来。

在将熊康交给相关官吏后,李逸云便带着晶晶和李聃,在刘甫家里住了下来。李聃刚离开楚国时,整日以泪洗面,但李逸云对这个与自己命运相似的孤儿格外关心,晶晶又整日耍宝玩闹,快到镐京之时,他便已经开始有了笑容。

第一天夜里到的刘甫家,第二日一早,李逸云便随着刘甫来到了朝会所在的“乾坤殿”前。按着计划,等待着穆王的召见,而在他们到来之时,便已有一些的官员等在那里。刘甫说,能进入乾坤殿议事的,都是朝中重臣,而那些品级不够的,是没资格随意进入乾坤殿的,只能等待天子宣召。这类的官员向天子上书后,想知道结果,只有在上书之后每天都自己或是找人帮忙,来这里等待着召见。至于刘甫已经是尹伯,品级足够,只是这次他被外派出使,必须得到周王的许可才能再次进殿。

其实按着周武王、周成王所立之法,官员若有事禀告,或者上书没有得到回应,只要经过守卫们检验没有携带武器,是可以直接觐见天子的。但在穆王刚刚登基的时候,有些官员因为进言没有得到回应便直接去觐见穆王,却被当场责骂。还受了不少处罚,于是渐渐地官员们宁可在这里一天天等,也不愿意去觐见天子了。

当然,官员们也可以买通天子身边的内侍,让他们代为打探天子的口风,不过那价钱却是不菲,出得起价的官员大概也够品级直接进殿去了。而可悲的是,在他们等待着的时候,有些人所上的书,却早已被天子扔在不知道哪个角落了。

这一次,刘甫进殿已然过去了很久,却迟迟不见再有人被宣召。眼见着太阳向上升着,要过了朝会的时刻,人群中开始出现嘈杂的议论声,有些人想是已经上书多日仍没有消息,早已在心中放弃,只是来这里求个心安。见时间将尽,便议论着离去。

李逸云也皱起了眉头,不过他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晶晶不会惹出什么麻烦吧?聃儿虽说稳重,却还是年纪太小,真是让人担心。”临行之时,他嘱咐晶晶好好照顾李聃,却暗地里告诉李聃,不能让晶晶做出什么混账事情。可晶晶要是闹起来,李聃怎么拦得住?李逸云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心里也跟着生出一丝焦急。

而在这时,内侍的声音终于再次传来:“宣昆仑山玉虚宫李逸云觐见!”李逸云忙一抖衣袍,冲着大殿的方向回应着:“草民李逸云觐见!”高昂的语调穿透云霄,在广场中激起一阵回声。

迈开大步,李逸云微微低着头,在两旁士兵的注视下,沿着笔直的长路向前走去。白石之上,刻着细密的纹路。那是一条条张牙舞爪的巨龙在云端若隐若现的景象。看着这一眼望不到头的篆刻,一股震撼从李逸云的内心生发而出:这就是我们华夏文明的精华啊!真是可歌可泣!

不多时,看似漫长的道路已经到了尽头,李逸云顺着七寸高的台阶一级一级的登上高台,从两根盘旋着巨龙的白玉石柱间穿过,来到了大殿之前。顿时,一股厚重之感扑面而来,笼罩了他的身体。

李逸云放眼看去,只见殿门高约两丈,大殿以金红两色为主,又夹杂着明黄之色。殿门之内的地面,迎着太阳闪着金色的光芒,灿烂而奢华。

走进殿中,李逸云按着刘甫教给他的礼仪。目不斜视,一路距离金色的台阶约三丈远位置,深施一礼,头沉到与腰平齐的位置,清晰地说道:“陛下在上,草民李逸云拜上。”接着直起身来,仍是微微低着头,不去看上面的情景,以示尊重。

“你便是李逸云?”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厚重中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李逸云忙拱手道:“回陛下,在下正是。”“抬起头来,让朕看看你。”李逸云略微愣了一下,随即站直身体,向着台阶之上仰脸瞧去。

九级台阶之上,摆放着金色的长椅,一个身穿黄袍的人坐在上面。不用猜也知道,这便是当今的天子——周穆王姬满。李逸云借机也端详起姬满来。姬满脸上那依稀可见的皱纹,和头上斑白的发色,显示出了他五十出头的年纪。他的体型微微发福,衣服显得有些狭小。与传闻中暴躁的脾气相反,他的神态显得和蔼可亲,始终笑眯眯的。

但李逸云也察觉到,自从两人对视的时候起,一股无形的气势,便从姬满的身周散发而出,压制着李逸云,让他觉得有些不自在。这并不是什么法术,而是纯粹的气势,那种气势,让长相平凡的姬满仿佛处于九天之上,高不可攀。李逸云明白,这就是所谓的王者之气!是多年站在生杀予夺顶峰的人才能够拥有的。

“果然是一表人才啊!”片刻后,姬满笑着说。李逸云忙拱手低头:“陛下谬赞了。”“玉柳性情散漫,这一次不告而别的游历,能够有你的保护,实在是份运气,辛苦你了!”李逸云忙把背好的说辞用了出来:“能保护公主,是我求之不得的,在下虽一介草民。却也不敢怠慢,时刻以为陛下分忧为傲!”

“难得你有这份心,又是个不错的人才。这次,你便留在镐京为国效力吧。说说,你想做个什么官职?”姬满笑眯眯地问。李逸云连忙恭敬地说:“全凭陛下定夺。”“让我定夺?哈哈!”姬满大笑了两声,随后又皱起了眉:“还真是不好想啊,实在想不出什么职务适合你。这样吧,在座的几位卿家谁有合适的提议不妨提出来吧!”

“陛下,臣有个提议。”话音刚落,楚戾的声音从角落中传来。尽管多年未见,但李逸云还是立刻就听了出来。刘甫曾说,楚戾因为对穆王的痼疾调理有方,时常被穆王指派陪在身旁,没想到今天正巧遇上。不知在这朝堂之上,楚戾又会怎样为难自己?

周穆王听了这话,眼睛却是一亮,好奇地说:“哦?楚卿请说。”楚戾一拱手,接着说道:“陛下,刚刚看过由公主口述整理出的文书,微臣得知,李逸云公子曾在苍梧之野指挥过南蛮军队。如今靖边军先锋营刚刚成立,统领一职还没人能胜任,微臣少时与李公子同门求学,李公子人品才能均在臣之上,而带领军队更可以说经验丰富,所以微臣觉得,这个职务非李公子莫属!”

“嗯,不错。诸位卿家可有异议?”见无人答应。穆王的嘴角勾起一个无声的笑意。又对着李逸云说道:“李卿,朕任命你为靖边军先锋营统领,赐亚服衔。白长史,李统领的任命书便由你来负责。再找赵祉盖上我的玺印就好!”话音刚落,便有声音从角落传来:“诺!”而站在穆王身边的内侍也将头一低道:“诺!”

穆王又转过头,对着李逸云说:“李卿家,休息几日后便尽快上任,责任重大,可不要让朕失望啊!”李逸云一低头:“微臣定当竭尽所能以报陛下!”姬满笑了笑,慵懒地说:“好啦,那今日就到这吧!”

说着,他慢悠悠的站起身,施施然从龙椅上走下,路过李逸云身边时,李逸云连忙依照礼仪将头低下。而姬满便在内侍的护卫下一步步走出了殿门,与此同时,殿门外的内侍也冲着广场喊道:“陛下回宫,退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