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蓦然叹剧终(中)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147字
  • 2014-09-18 23:30:33

熊冉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正要顺口答应。但就在这时,真个宫殿的上空突然暗了下来,巨大的乌云刹那间遮挡住了所有的阳光。人们还没来得及露出惊讶地神情,一道铜柱粗细的漆黑雷电便从那乌云的中央利剑般劈落。巨大的冲击波像洒豆子一样将四周的人们抛了出去,而站在中央的熊冉,则被那漆黑的雷电彻底地淹没了。

“糟了!”李逸云心中一动,但却一步也没有上前。因为与那黑色雷电相似的东西他已经见过了一次,那就是修道者冲击太清雷劫时才会出现的太清神雷!而此时的雷电,就算比太清神雷弱,也弱不了多少,以他的能力,连自保都困难,更不用说救人了!

几乎就在同时,李逸云已经开始为熊冉惋惜了。熊冉的实力和他不相上下,在这样天威般地法术之下,不死也一定重伤,再也无力回天了!“难怪彭祖前辈说他管不了这事,果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这施法之人,在雷电属性上的造诣,恐怕也只有我师父才能……”

刚一想到那令他头疼的人,李逸云突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瞧向雷电的中央。在那里,本该重伤垂死的熊冉,正傲然地站在那儿,昂首仰望苍穹。而他的身上,则穿着一身晶莹剔透的水蓝色铠甲。铠甲线条宛若水波般柔软,水色的流光在它表面上缓缓流淌,从头至脚、循环往复,宛若一泓春水。

羽化神甲!竟然是羽化神甲!李逸云惊得在高墙上站了起来,瞪大眼睛朝那面仔细看去。从熊冉此时身上的气势来看,的确已经达到了羽化的境界,而且还在不断攀升着。不过眼尖的李逸云发现,熊冉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却好似变成了灰白之色,不知是真的,还是距离太远的错觉。

就在熊冉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之时,另一道身影从空中乌云的中央显露出来。那是一名老者,白发垂落在胸前。发梢在空中轻轻挥舞着,显得潇洒恣意,再配上他红通通的脸膛,竟丝毫不见老。他穿着一身褐色的衣装,通体没有一处装饰,但却毫无寒酸之感,而显得厚重坚实,穿在他那魁梧的身上,如同高山般让人望而生畏。

造物仙衣!见过候武显露真身后,此时的李逸云一见那身衣袍浑然天成的模样,立刻就瞧出了它所代表的意义。那可是造物境界高手才能显露的神通。之前对熊冉实力的惊讶顿时被面对造物高手的震撼所取代了。

老者的身边,还跟着一身白衣、御剑凌空的熊渠。只是在老者的气势之下一时被人们忽略了,隔了片刻才有人叫喊他的名字,人们也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李逸云也跟着声响仔细地看向熊渠,他比熊冉要年长一些,接近三十岁的样子,与熊冉有些相似,脸颊削尖,剑眉凤目,目光则比熊冉要深沉的多。

不过见过了之前的雷电天威,百姓们再也没有想冲上去的了,纷纷退到相对安全的地方避险。李逸云也跟着松了口气,就在这时,他的耳畔,突然传来了彭祖的声音:“那个老头叫铁甲,是只云梦泽里的鼉龙。有造物境界的修为。”

李逸云吓了一跳,头也不回,便没好气地接话道:“鼉龙?我怎么看不出来?”彭祖笑道:“以他的实力若是刻意隐瞒,你自然看不出来,不过他现在可没心思藏着,你用神识去看就好了啊!而且你的元灵在感知这方面可比元婴强出很多,直接闭上眼睛向那边感知就行!用不着任何法术!”

李逸云闻言一愣,他在玉虚宫从来没学过辨识妖族的方法,一听彭祖的话不禁心中好奇,立刻闭上双眼集中注意力向铁甲的方向探出神识。顿时,一条长达数十丈的巨大鼉龙出现在他的眼前,单是那两只金黄色的双瞳就比人还要大得多。而它那一身高低起伏的鳞甲则像一快快坚硬的山岩,显得牢不可破。

惊讶地瞪大了眼,李逸云忍不住回头瞧向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的彭祖,呆愣地说不出话来。彭祖笑了笑:“怎么样?够大吧?这种鼉龙已经随着云梦泽的消散渐渐地绝迹了,这家伙八成就是最后一条,看一眼少一眼喽!”

李逸云赞同的点点头,却又记恨彭祖方才不打个招呼就出现,于是故意提高语调说:“看来前辈是打不赢这条鼉龙了,所以这才这样夸人家的吧?”彭祖却不以为意,哈哈大笑道:“随你怎么说好了,无论怎样,我若是对付他,虽然麻烦,却还是稳操胜券。这一点是事实!”

接着,他又开口道:“打败了他又怎么样,还会有更多的人卷进来!我早说过,类似的事件已经发生无数次了!结果是不会改变的。”李逸云故意和他顶嘴道:“那是前辈你不肯帮忙,你若是肯出手,又怎知情况不会有所改变?”

彭祖摇摇头:“你还太年轻!等再过十年你在和我说这个问题吧!又来人了!你看!”说着,他抬手指向宫殿外边,李逸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密麻麻的军队已经将宫殿团团围住,并开始成队的向广场进军。几面不同的旗帜在空中飘扬着。其中最大的那一面写着“姚”字,正是姚武的旗帜。

瞧着汹涌而来的军队,彭祖悠悠地说:“百姓们是容易被煽动的,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所做事情的后果,但这些将军们不同,尽管他们仍有人有一腔热血,但却更能明白于周朝实力的差距,因此必然会被熊渠说服,这就是我说的必然性。”

他刚说完这句话,李逸云还没来得及回应,另一个苍老的声音便如洪钟般响彻天际:“冉儿!你居然在燃烧生命?是谁教你这种法门的!”

不用去看,李逸云也知道这声音的主人便是那鼉龙铁甲。只是那响彻天地的声音中,此时却弥漫着消散不去的悲伤与愤怒!而李逸云则被他话中的另一重意思吸引了:“熊冉用的是燃烧生命的法门提升修为?难怪他修为提升的这样惊人!看来他的头发的确是变白了!”

此时,站在地上的熊冉已经哈哈大笑着回答道:“师父!您老可真是慧眼如电啊!没错!我就是有了这样的法门,这回您再打我一个试试?”

“胡闹!你知不知道生命力一旦损失,就再也无法恢复了?赶紧停下来!”铁甲的话语依旧如初,就像训斥晚辈的长辈一样。熊冉笑了笑,语气陡然转为郑重:“师父!你说的我都知道。我也知道你的打算,你无非是想要一击把我击倒,然后再保证我哥继位的同时让我免于惩罚!可您知道我的想法吗?”

“二弟你既然都明白,为何还……”熊渠没说完,便被铁甲伸过来的手停下了话语,接着他低下头,双目深深地瞧着熊冉道:“那你倒是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好!”熊冉朗声道:“师父我从小就在你身边长大,你应该很了解我,常人看重的许多事情我都不在乎,但我有自己的一些底线,像周王室低头就是我的底线之一!当年明明是周昭王荒淫暴虐,在我国四处抢劫民财,强抢民女,才引得国人奋起反抗。这难道有错吗?现在周穆王居然下令要我们赔罪称臣,若是遂了他的心愿,又有多少人会在他们的欺凌下家破人亡,毫无尊严地死去?就说在场的这些百姓,有多少在三年前曾与周人浴血奋战?又有多少人的亲人死在周人的手中?让他们给仇人做奴才,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就连父亲,若不是因为三年前战场上的旧伤,又怎么会喝酒猝死?”

“为国主报仇!”“为国主报仇!”“支持熊冉公子!”……熊冉话音刚落,百姓们山呼般的喊叫声就爆发了出来。

“大家安静!听我说几句!听我说几句好吗?”半空中的熊渠连喊了数声,百姓们才七嘴八舌地安静了下来。

“大家听我说!”尽管只是喊了几声,但熊渠的嗓音已经有些沙哑了:“大家想要报仇的心,我都理解。我又何尝不想报仇?这些年来,我们也的确强大了许多,却还是无法与周人相比啊!说句不好听的,上次之所以能击败他们,完全是他们过于轻敌之故!虽说是击败了他们,可想一想我们投入了多少人,整整五万百姓,还有混杂在队伍中的万余名士兵,而周人的部队只有八千多,在这样的差距下,我们还是付出了极大的伤亡。若当真与周人全面开战,恐怕楚国就会彻底覆灭啊!”

“那怎么办?难道仇就不报了吗?”熊渠话还没说完,立刻便有人出言质疑。熊渠摇了摇头:“当然不!我们现在的示弱,不是向周人妥协,而是在忍耐。我们要一直忍耐着,直到我们的实力足够强大的那一天,我们定会夺回属于我们的一切!父老们,我们现在开战只能是白白牺牲,而若是我们足够强大,无需开战便能震慑对方,使对方不敢欺凌我国!请大家相信我!不要白白牺牲啊!”熊渠声嘶力竭的喊着。说完,他便双腿一弯,凌空朝着百姓们跪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