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往来成古今(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104字
  • 2014-09-16 22:03:48

“第一关?”李逸云有些疑惑。“对!”对面的他没好气地说:“天火同人的第一关,便是让所创造的生命,拥有能独立思考的魂魄!所以我才能和你说这些。”“哦!那我们现在,究竟是个怎样的联系呢?”李逸云又问。那人被问得不耐烦了,但还是不情愿地说:“突破第一关后,天火同人便有质的飞越了。现在的我完全状态下所能发挥的实力,与你已经相差无几了。但我的存在还是要依赖你,比如说你若是死了,我也自然就消失了。”

“而且,从现在开始,只要你不用火天大有把我化掉。”那人咬着牙根说:“我在你体内的时候,便可以进行修炼,修炼所得,直接增强在你的修为之上。而我又因为这门法术的特性,可以通过你修为的增强来增强自身。”“什么?”李逸云眼睛一亮,忍不住惊呼出声。也难怪他不能自已,若是分身在体内可以自行修炼,那就近似于修炼速度快了一倍啊!但他眼中刚刚透出神采,那人就不忘给他泼冷水:“不过你修炼的是元灵,比起更适宜人类修炼的元神来说,速度简直慢得像乌龟,即使有了我,也快不到哪里去!”

李逸云被他说得皱了皱眉,但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你不是说,你已经有了自己的魂魄了么?那你若是不肯修炼怎么办?还有,若是今后我们在战场上起了争执,你不肯帮忙,那我不是死定了?”

听了这话,那分身原本冰冷的脸刷地转为血红,连苍白之色也荡然无存,他大声吼道:“这是我最讨厌这个法术的地方,说是创造生命,为什么在你一心要做某事时我便会完全丧失自己的意识,变成一个任你驱使的机器!啊!为什么?”

李逸云笑了,他走上来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好了好了,别怨天尤人了,大不了我答应你,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取代你的意志好了吧?”

接着他话锋一转:“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先去一趟北城,将我们的所见所闻告诉熊冉,再劝一劝他。你的身份,直接说了吧,我们两人区别还是不小,不说出来恐怕他会怀疑。我得回去一趟,若是拖的太晚,晶晶那里怕会有麻烦。”

最后,李逸云还不忘赞美一下这门法术:“办完事,你就直接解除法术,这样就能不受距离的影响,立即回到我的体内,说起这个效用,又好似宇宙法术的空间移动,不过却更为精妙,这天火同人实在是妙不可言啊!”

“妙个头!”那人恨恨地说道。正要转身,却又转了回来:“对了,为了和你区别开来,我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好在我们同时现身时用来称呼。”李逸云哑然失笑,故意地拿起腔调说:“哦?兄台尊姓大名?”那人冷冷道:“不是说云从龙嘛?就算我再不愿意,我现在也是依赖于你的,那我便叫做李玉龙吧。”说着一纵身,脚下彩光闪耀,驾起日月五行轮离去。李逸云轻笑一声,也身化流光,朝城中茶楼向掠去。

落在茶楼门旁的角落,李逸云整了整衣服,手掌抚过,殷红的血迹荡然无存,这才迈着步子走入屋中。

晶晶已然趴着睡着了,姜氏兄弟和那前来传信的护卫仍坐在桌边等待着,一见他归来,三人立刻腾地站起身,急切地问:“公子你可算回来了!怎么这么久?没事吧?”

李逸云摆摆手,示意无碍。转过话题,将自己一行的所见所闻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只是将楚国国君已死的消息隐瞒住,将自己的推断隐去,仍是装成毫不知情的样子。又将自己与彭祖的对话省去,只说是一位又几面之缘的前辈路过,救起自己。

听李逸云说完,三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半晌姜龙才开口道:“公子,你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李逸云装模作样地思索一番,这才开口道:“边将入京,世子与之暗中会面。依我看,楚国内部定有大事发生,极有可能是权力更迭,现在我们要谨慎行事,一个不慎就可能有性命之虞啊!”瞧着几人被他说的露出惊恐之色,李逸云心中暗喜,随即又皱起眉头说““但有一点奇怪,若是权利的更迭。世子又去见姚武,那姚武定然是世子请来的外援,但以他到了军营后姚武对他的态度来看,却并非如此。真是匪夷所思啊!”

见三人的神情越来越吓人,李逸云知道不能再吓他们了,于是露出微笑说道:“不过你放心,若是动手,我们的确没什么胜算,但你们看。”说着由怀中掏出白龟遗留下的龟壳,那龟壳只核桃大小,通体光滑匀润,仿佛白玉雕成。

李逸云指着它说:“别看这个东西小,这可是件法宝,可大可小,当初在苍梧之野,曾经装下过几千人的整个部落。到时候若是真有意外,我就把你们往这里面一放,再驾起日月五行轮,跑的话肯定是无人可挡!”听他这样一说,三人这才放下心来,脸上也渐渐地浮出笑意。

停了片刻,李逸云又嘱咐道:“这几天你们就先同我住在客栈吧!明天抽时间去驿馆一趟,想办法通知我们的人尽量不要外出,将重要的东西收拾好,以应对突发之情。”三人此时对李逸云早已是深信不疑,于是郑重地点点头。但李逸云心中还有疑惑,于是向姜龙问道:“姜大哥,这次天子的使臣是哪位?能不能先让我了解一下?”

李逸云的想法是,事先了解一下使臣的性格、喜好,之后与之打交道也方便些。本以为姜龙定是知无不言,但没想到一听这话,在场三人均露出一丝为难的神情,姜龙有些尴尬地说:“公子,按说不该瞒你,但我们大人特意嘱咐过了,所有府中的人都不能向他人透露一点关于他的事情,说不能让他的信息曝光,否则就罚倒一年马桶,家里用不了送到其他大人的府邸,公子你看……”

“恩?”李逸云心中诧异到了极点,心想:这位大人也未免太过小心了吧?嘴上则有些无奈地说:“那好吧!我也不逼你们,跟我回客栈吧!”说着抱起晶晶,带着三人走下茶楼回到客栈。

回到客栈后,李逸云便疲惫地躺在榻上,慢慢地调动灵力,调和着白日中所受的伤。回忆起日间的经历,他突然发现了不解之处,于是向魂魄中的九婴发出询问:“前辈!那姚武将军,看样子应该不是修士啊?可他怎么能发现我呢?而且他劈出的那一道刀光,与我们所修炼的灵力使用方式截然不同,性质却又相似,这究竟是为什么?”

对于他的问题,九婴淡淡地道:“这就是你们这些门派子弟最大的缺陷了,凡事都只是局限在自己的圈子中想问题。你就没想过?这世上修炼之路不止一条吗?”“不止一条?”李逸云疑惑地道:“还有何种修炼之法?”

“当然有!”九婴接着说:“你们的修炼之法,是以通过魂魄神识来凝聚灵力,而事实上,通过各种武技修炼肉身,也能同样凝聚灵力,达到至高的境界。只是这种方式比起修炼灵力还要注重天赋,许多的人修炼一辈子也是毫无所成。而且,这种方式在达到某个瓶颈之前,实力是没有实质性的提升的,因此早在我的那个时代便已经很少有人选择这样的道路了。现在应该更少了!所以你这么多年才没见识过!”

在李逸云的思索中,九婴沉声道:“看那姚武的出手,显然已经突破了瓶颈,已经能够和修道者一般,用灵力加强攻击,只是方式有所差别罢了。若是相比起来,他的层次大约和上清雷劫的层次所差无几。你下次可要小心了!”

“多谢前辈指点了!”李逸云点了点头。这时,一股灵力突兀地出现在他的体内。尽管有所准备,但李逸云还是被惊了一下。于此同时,一幕幕场景仿佛亲身经历般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中。李逸云知道,“李玉龙”已然完成了任务。

根据李玉龙传递来的消息:熊冉心意已决,劝说毫无作用。而在今日午后,又有三四只队伍赶来,聚集在城下,与姚武一样按兵不动。听了熊渠去找姚武并被接见的消息,熊冉倒是皱了皱眉,但之后,他胸有成竹地说,自己已经想出一个让楚国诸将不得不与周交战的计策,并马上就会实施。

得知了这样的状况后,李逸云心中犯起了愁:怎样才能在避免战争的同时,也让熊冉平安无事呢?实在是难啊!却听九婴又幽幽地开口了:“小子,我若是你,现在恐怕会有些担心了!”李逸云一愣,“嗯?这是为何?”九婴低声说:“你想想,若你是熊冉,让楚国不得不与周王开战的最简单的事是什么?”李逸云眼睛转了转,突然箭一样的跳了起来,撞开门飞奔出去。

在那一瞬,李逸云已经想明白:最简单的挑起战争的方法,就是杀掉对方派来的使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