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玉清雷劫

  • 云起尘封
  • 慕笛
  • 4565字
  • 2014-06-09 20:09:31

被这诡异的力量抽离了躯体,李逸云的神识在一阵轻飘飘的感觉中,来到了一处崭新的空间中。睁开神识中不存在的双眼朝四周“瞧”去,目之所及的是一片广漠无垠的灰色,而远处则有三三两两的光球四处游走,散发着颜色各异的光辉。自身的神识则在缓慢而持续的不断地削弱着。

“这里就是玉清劫境?”李逸云思忖道。作为修道者的他自然知道,在达到元神境界,诞生出神识之后,便会被牵引到一处奇妙的空间,只有在这里吞噬一个光球状的神元后才能够回到本体,神识也会因此增强,从而才能巩固自身的境界,消除因神识强度不足修为倒退的可能。但同时也伴随着巨大的风险,因为这些神元是具有攻击性的,若是实力不足很有可能被他们反而吞噬,从而失去性命。雷劫中所谓的陨落,原因多在于此。

心念一动,李逸云神识所化的光球便缓缓向前,朝着那些光球的位置靠近。他与每一个光球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防止它们攻击自己,同时也在寻找着自己的目标。选择神元之时,最适合修士的,便是那些与自身属性相合的神元,这些神元对修士的提升要比其他的神元大得多。

一边四下扫视着一边向前走着,不多时李逸云便发现了一个适合自己的神元。那是一团五彩光华环绕的光球,一直静静地停在一个角落中,直到李逸云靠近后,它才像是受到了吸引一样,摇晃着朝着李逸云靠拢过来。

不用去看,李逸云也知道自己神识所化的光球呈现的光芒中,也有与对方相同的赤黄黑白碧五色,只不过在七色的中央,还多了炽热的金红与清冷的银蓝两色。

瞧着对方靠近,李逸云抢先出手。神识之力衍化的五色光华在它的操控下缠绕着凝成一道璀璨的剑芒,剑锋前指,李逸云神识所化的光球带动着剑芒飞速的旋转了起来,化作一道锥形的五彩光芒,将对面的神元完全纳入了自己剑气的光芒之中。

而面对着李逸云的这招,那团五彩光球轻轻地一振,一层五色光芒织成的网从它的身上扩散开来,正好将李逸云化身的光锥裹在了其中。看似柔软的光网却韧性十足,李逸云那锋芒毕露的光锥一落入其中,便被对方那无处不在的缠绕之力挡住了前进的势头,甚至开始出现深陷其中的态势。

“它居然挡得住我的风卷残云?”李逸云心中的惊讶无以复加。这招风卷残云是他十数年来潜心修炼,苦思冥想出的唯一招数,凭借着这招,他还在三年前的玉虚宫弟子试中拔得头筹。这在整个玉虚宫同龄人中无人能解的招数,居然被面前这神元看似轻易地化解了,实在是不可思议。

惊讶的同时,李逸云心中也开始生出危机感。连风卷残云都对付不了他,自己真的有可能搭上性命。想到这儿,他把心一横,再也不敢有所保留。剑芒用力一点,借着反冲之力脱离了光网的限制。与此同时,一团五彩的光芒像云霞般从他神识所化的光球中抽出,盘旋而上,紧紧缠绕在那铩羽而归五彩剑芒之上。

顿时,一股无形的压力以他的剑芒为中心扩散开来,他仿佛在这一瞬间化作了巍峨的雪峰,无边的大漠,广博浩大而威灵四射。在这股压力的影响下,处在他对面的神元不由自主地轻颤了起来,光芒也随之明灭不定。

这是取自于玉虚宫三清剑气中的一种法门,可以短时间提升剑芒的凝练程度,增强它的威能与气势。李逸云对三清剑气的那些繁杂的招数不感兴趣,但对着这种法门却另眼相看,多年来一直潜心修炼,已经有了不俗的造诣,因此施展出来,才会有如此显著的效果。剑气在手,他的信心立刻为之膨胀百倍。心念一动,缠绕着五色神光的剑气立刻呼啸而出,旋转着斩向那正要乘势而进的五色光球。

这一次,李逸云的攻势不像之前那般绚丽精巧,但朴实无华的招式中,蕴藏的力量却比之前要胜出数筹。刚刚挥斩而出,剑气便荡出一层波纹状的气劲,像无形的囚笼般将那跃动着的光球束缚在当中。而闪耀的剑锋则紧随其后,准确无误的斩向那光球的中央。

在这般困境之中,那五彩的光球轻轻一振。一圈圈环形的光浪从它身上扩散而出,先扩大后缩小,恰好在李逸云剑芒的锋刃处聚成一点。开始时,光环的力量显得微不足道,但随着它们不断地叠加,阻力一浪高过一浪般的压在了李逸云的剑芒之上。每有一次光环的叠加,力量便增长近乎一倍。而李逸云的剑芒在与光环相抵后,不过前进了寸许,便举步维艰,甚至出现了回退的迹象。

此时,李逸云心中的震惊要远远大于恐惧。对方使用的招数,是将五行灵力依照五行相生的的次序叠在一起,这样才达到力量倍增的效果。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依照众所周知的五行相生次序叠加灵力并不困难,但像这神元这样无穷无尽的叠加却是骇人听闻了。因为每完成一轮五行循环,对灵力控制力的要求便会提升一倍。同样的,控制神识之力的难度也是这样倍增。而李逸云修行《七曜谱》中的五行灵力已经有足足十年,像这样叠加五行属性灵力最多不过三轮,而他面前的光环,神识之力的五行循环的次数已经达到了五轮!

在对方的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势之下,李逸云的神识渐渐出现了枯竭的趋势,他心中也随之出现了焦虑,事到如今,他还有一招杀手锏没有施展,不过若是用了那招,他的神识恐怕立刻就会耗光能量,若是失败,便只能任人宰割。而像这样持续下去,说不定对方会先因控制不住自己的招式而失控……

但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对方的神识之力已经完成了第六次的五行循环,一股磁石般的吸引力通过剑芒紧紧地束缚住李逸云,使他已经无法断开自己与对方的连接,壮士断腕的机会自然也被无情的封死了。

绝望开始出现在李逸云的心间。斗志一泄,他的力量也随之减退,而在对方越发强盛的力量之前,他的剑芒已经开始扭曲,眼看着便要被对方的攻势粉碎。在那之后,他的性命自然也危在旦夕。那神元似乎也意识到李逸云即将溃败的现象,周身绽放出耀眼的光华,那被他控制着的光环也变得格外闪耀,步步紧逼,丝毫不给李逸云喘息之机。

“看来我终究难逃一死啊!”想起自己才刚刚摆脱魂魄散逸的危机便又身陷绝境,李逸云不由得起了自暴自弃的念头。心念一动便要放弃抵抗,任由对方将自己毁灭。但这时,一股清凉之感从他神识的最深处传了出来,像一股清澈的溪水般流淌过他神识的每个角落。他那烦躁的心绪瞬间便被安定了下来。同时,这股力量也化出形体,以一层月华般淡白色的光芒沿着他的剑气蔓延而出,不急不躁的延伸到了剑芒的顶端,与那融合了六轮五行相生之力的灵力触在了一起。

白色光芒柔和而淡雅,看似毫无攻击力可言,但那五彩的光环与之一触,立刻便如冰消雪融般融化,融化后产生的雾气状的神识之力则顺着李逸云的剑芒攀了上去,注入他神识所化的光球之中。

一种前所未有的充盈与舒适之感充斥着了李逸云的神识,那是一种生命中前所未有的通透、舒爽之感,他的神识之力就他在这样的感受中像一只振翅而飞的雄鹰般,在属于它的天空中不断地攀升、攀升,越来越高……

而与他相对的,突然遭受灭顶之灾的神元则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它似乎想要逃走,但那月光般的光华出现之时,似乎就将周围的空间凝固了。它连移动分毫都做不到。眼看着自己逃生无望,它又想舍命一搏,一层层五彩的光环从它的体内不断涌出,再不顾自己是否能控制的住,只是在疯狂地释放着能量。

但这之前令李逸云束手无策的五彩光环,在这淡白色光华的面前,却脆弱的不堪一击。就像是烈日下的薄薄的一层雪一般,随着白色光芒的逼近,飞快地消逝。

像一只轻柔探出的手臂一般,白色的光芒轻轻地搭在了闪着五色光华的神元之上。那本就闪耀的五色光球瞬间变得越发耀眼,它之前的颤抖则在这一刻消失了。接着,它整个儿开始了融化,像溪水一般顺着白色的光华缠上了李逸云的剑芒,一股脑儿的涌入了李逸云神识所化的光球之中。

相同的舒适之感再度传来,只不过与之前相比,这次的感觉更要强盛千倍万倍。须臾间,力量充盈的感觉便蔓延到他神识的每一个角落,将他的神识之力推到了他从未感受过的巅峰。其中所蕴含的对五行灵力的感悟,更是如百川汇流般涌入李逸云的神识,使得他对五行属性的体悟转瞬间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这时,之前那带他来到这里的抽离之力再次浮现了。李逸云只觉一阵沉重之感突如其来的裹住了他,随后仿佛从高空坠落一般,他便再度回到了自己的肉身之中。

首先传来的,便是浑身犹如针刺一般的疼痛。低头一看,自己浑身上下的衣物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似乎被灼烧过一般显出无数焦黑的空洞。从空洞中露出的身体也有多处呈现着被灼烧的痕迹。

瞧见这些伤痕,李逸云反而露出了笑容。因为这些伤痕所代表的,便是他已经突破了玉清雷劫,肉身得到了雷霆的强化,修为也彻底的上升到了崭新的的境界。

微微握了握拳,力量果然比片刻前强上了许多。李逸云不由得露出一丝欣喜。但紧接着,欣喜便转为惊愕。此时的他,除了暴涨的力量和算不得什么的刺痛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感受。但这正是奇异之处,因为修道界的铁律之一,便是每次渡过雷劫之后,都会有少则半天长则一年年的虚弱期,虚弱期的表现也各不相同,轻一些的只是力量削减,而严重的甚至连移动身体都极为困难。但此时的他,分明连一点虚弱的感觉都没有!

一边惊讶着自己没有虚弱感的现象,李逸云一边抬头看去。这一瞧又让他颇为震惊,此时他身体的四周都已被五彩的毒焰包围。但却有一层淡金色的光罩将他的身体罩在当中,阻隔住了黑色的烈焰。而这光罩的源头,却是那根候武扔给他的烧火棍!

但此时的它,哪还有半分烧火棍的样子?那原本黑褐色的表面已经变成了灿烂的金色。一条条龙形纹路则像活物一般在上面不断地游走。它悬浮在空中,缓慢地旋转着,一层层金色的光雾从它身上飘荡而出,从而形成了这护着李逸云身体的光罩。碰巧的是,柳玲珑此时也刚好被光罩挡在其中。她依旧不能行动自如,只能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而她所面对的,刚好是李逸云所在的方向。目不转睛的瞧着李逸云衣衫破碎的身体,她的一张俏脸早已羞得通红,但却连头也转动不了。

发现了这一窘境,李逸云也有些尴尬,胡乱在身上忙活一阵,使得破碎的衣物遮住的身体尽量多些。之后他才走到少女跟前,伸手在她眉心处一点,灵力透指而出,解除了她的禁锢。

柳玲珑立刻跳了起来,避开了老远。转过头不去瞧他,轻哼道:“小哥你原来深藏不露啊!真是佩服!”李逸云尴尬的笑了笑:“殿下!我也有难言之隐,希望您别怪罪!我们还是先想办法离开这里吧!”

说着,他转头四顾。透过五色火焰的缝隙可以看得见,蓝衣青年和紫衣少女此时都已经退到了五色火焰的边缘,如果没什么意外应当很快就能突出包围,而乌云乌铁两人则已经不见踪影,从上方已经破碎了的结界来看,以当时已经退了出去。至于他所处的位置,则陷入了暴走后五色火焰的重重包围,以李逸云的修为,想要冲出去无异于痴人说梦。

李逸云叹了口气,但紧跟着便灵机一动,抬头瞧向那悬在空中的金色长棍,似笑非笑地走近它说道:“侯伯,你才是真正的深藏不露啊!怎么?既然把你的神器扔给我,总不至于看着我死吧?想个办法救我出去!”

他这话刚一说完,那长棍上便亮起了一道环形的光芒,从头至尾的掠过长棍,最终停在了那指着李逸云的顶点处,轻轻地闪烁着,似乎在召唤着他。

眼中闪过一丝欣喜,李逸云转头瞧向柳玲珑,少女依旧满面羞红的不敢看他,李逸云存心想捉弄她一番,于是露出一丝狡黠的笑,陡然高呼了一声:“殿下!得罪了!”随后在柳玲珑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地伸出手臂,用力将她揽在怀中。同时探出另一只手,紧紧地握住了那指向他的金色长棍的末端。

金光一闪,在柳玲珑的一声惊呼声中,两人的身体似乎在原地突地一晃,之后便随着那金色长棍一齐消失不见。而那由长棍所形成的护罩失去了支撑它的能量后,便也随之破碎,五色火焰毫无阻碍的一拥而入,吞噬了这最后的一处净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