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往来成古今(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4180字
  • 2014-09-14 22:52:59

一剑斩出,李逸云的身体也已经随着剑光扑了上来,手中长剑挽起一个剑花,剑光化为纵横交织的天网,将对面两人笼罩其中。

而此时,李逸云之前斩出的那道剑光刚刚与两人的拳掌撞在一起,相互消弭于无形。

剑光下落,两人顿感进退不得,连忙各施妙手,弹出一缕缕光芒,将从天而降的剑气纷纷切断。但紧随着剑气之后,又有一样事物袭向二人,那便是李逸云手中南斗剑的锋刃。

两人并没有类似日月五行轮的飞行之术,只是依靠御剑之术飞行,他们趁手的兵器此刻正被他们踩在脚下。面对压顶而来的南斗剑,两人只好高举双掌,一道混合着两人灵力的屏障迎向了剑锋。下一刻,南斗剑便斜着斩上了彩光缭绕的屏障。

一股反震力传来,李逸云应声而退。他腰部用力,身躯在空中翻腾数周,才将这股力道卸去。而从他口中喷出的一篷血雨,也在他翻腾中如天女散花般挥洒而出,将他的衣襟染上了点点殷红。但他却好像察觉不到疼痛了一般,身体还在空中翻腾着,便突然一个旋转,将翻腾之力转为向前的冲力,手中长剑直指,又一次向敌人发起了攻击。

而与之相对的两人此时也不好受,方才双方蓄力一击,他们虽说在修为上占据优势,但李逸云凭借以上之下的优势和南斗剑的锋锐剑气,大大的弥补了修为的差距。双方碰撞后,二人顿感胸口烦闷,五脏六腑似乎都在翻腾。而在这个时候,他们的对手却又好似没事儿人一般地,再次发起了进攻。

两人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怒气,明明是己方在修为上占据优势,但从打斗开始却一直被对方牵制着。他们也下了狠心,两人大喝一声,磅礴的气息从他们身上迸发而出,一人用左手握住右手手腕,一柄长过一丈的银色剑光从他的掌中吐出,而另一人双手环抱胸前,一团紫红色的火球由小至大,周围的空间似乎都被这缭绕的火焰炙烤的微微摇晃起来。

李逸云的脸上仍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身体毫不停留地前冲,只一瞬便已到达二人身前不足一丈的距离。而那银色的巨剑和紫红的火球,也已如离弦之箭般向他射来。

瞧着近在眼前的光芒,李逸云剑锋前指,也如二人般高喝一声,潮水般的灵力涌出体外,化为一个水蓝色的环形屏障,将他围在其中。水蓝色的光环旋转着,朝着剑光火球席卷而出。

水蓝色碰上剑光,银色巨剑被旋转的力道一带,稍稍偏了一点,倾斜着擦着李逸云的身周射向远处,而一条条细丝样的银光,则被那一抹水蓝从剑光中抽离而出,又融入自身。金生水,可怜那人剑光中的金属灵力,只是刹那间,便被李逸云水属灵力吸纳不少。

之后,水蓝色又迎上那紫红色的火焰。水克火乃万物之理,李逸云的水遁之术对付起虞部的“天火”真气自是远远不如,但对付这样的火焰却还是能将其克制的死死的。于是方才还耀武扬威的火球,在接触到水光后,顿时没了气势,迅速地被化解了。

而借助蓝色光芒,穿过攻势的李逸云,手腕如苍鹰搏兔般地骤然一挥,一道几近圆形的光华在空中一闪而过。森然的寒意也在此时出现在这两人的心中,但已经躲闪不及。只好将身一转,身躯尽力向两旁闪躲。同时二人靠近中央的手也反击而出,双掌结结实实地打在李逸云的胸口,李逸云的身体如巨石般被炸飞。又喷出一口鲜血,染红了对面二人的衣袍。

而直到这时,撕裂的疼痛才传入两人的魂魄,两人低头一看,肋下的鲜血正从内向外扩散着,转眼间便染红了半边袍袖。两人手出如电,将灵力透过指尖注入体内,包裹住伤口,这才将血暂时止住。

这时,两人才重新想起李逸云,抬眼瞧去,茂密的树林间,除了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两个同伴,便再无一个人影。一人还打算继续向北追下去,但另一人因为方才躲的慢了些,肋骨已然被砍伤,于是只好放弃了搜寻,两人落到同伴身体的旁边,探了探鼻息,还有气。于是将同伴的身体扛起来,御剑凌空,向来的方向掉头离去。

而此时的李逸云,正坐在数里外的江畔盘膝而坐,运气调息着。半晌,他才睁开眼,长出一口气。苍白的脸上也有了一丝血色。他转头看着身边的老者说:“多谢彭祖前辈相救。”彭祖摆摆手道:“不必。”他懒懒地倚在一棵树干之上,随意地说:“早就和你说过别管闲事,这次是我有意寻你,若非如此,你怕是不死也要重伤,今后修为不废也将寸步难进。”李逸云转过头,十分感激地说:“前辈的话,晚辈今后定会牢记。”

彭祖点点头,这才接着说:“对了,我找你来是有事情的。”李逸云有些疑惑:“哦?前辈有何事?”彭祖摇摇头,有些惋惜地说:“你之前拜托我的那件事,我帮不了了。没办法!”一听这话,李逸云腾地站起身来,又引得胸腹间一阵翻滚,猛地咳了几声,才开口道:“这是为何?难道以前辈之力,连保住一个人的性命也做不到吗?”

彭祖摇摇头:“不是我见死不救,是我救不了一个找死的人啊。他一心求死,我又能怎样?”他依旧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挥手让李逸云坐下,李逸云又直直地站了片刻,才一弯双腿,坐在了地上。

见李逸云坐下,彭祖才接着道:“就在刚刚,熊冉那小子已经利用暗号等手段,将他幸存的护卫又召集了起来,同时他也得知了驻守江陵的姚武已然到达城外的消息,准备派人与姚武接头了。你早该看出,他并不是那种失败了会甘愿远走他乡的人。”李逸云接口道:“嗯,我也是刚刚得知的,而且我还看见了熊渠去姚武的大营见姚武。”

“熊渠去大营见姚武了?”彭祖问。李逸云点了点头。彭祖轻哼了一声说:“看来这件事发展的会更快一些了,不出意外,姚武一定会被熊渠说服,接下几日,熊冉召来的所有将领,都将逐个听命于熊渠。”李逸云惊异地道:“不会吧?看上去姚武不像那样没骨头的人啊?退一步说,就算是他如此,其他的将领也都会如此?我不相信!”

彭祖冷笑一下:“这不是有没有骨头的问题!古往今来都是如此,许多类似的事件往来反复,便成了延续千年的历史。”他顿了一下,向李逸云反问道:“我问你?作为国君,或者是国君之子这样的人物,做什么事才叫做爱百姓?”李逸云脱口而出:“当然是不让百姓吃苦、受辱,让人人安居乐业!熊冉正是为了不让楚国百姓受辱才甘冒奇险,自然便是爱百姓!”

“是吗?”彭祖抻长了语调,又接着问:“那你觉得,若是楚国与周王朝正式开战,又是谁输谁赢呢?”李逸云面露尴尬:“这个……中原诸国均听从周天子号令,华夏人才辈出,楚国……恐怕会输的很惨。不过!”

他语气一转,定定地瞧着彭祖:“若是前辈肯全力相助,楚国至少也有征求合议之机,晚辈不才,看得出,前辈的修为通天彻地,即使是殷之伊尹,周之姜太公恐怕也比不上前辈。前辈,据晚辈多日来的亲历亲为,晚辈深感楚国百姓有礼有节,并非所谓蛮夷之辈。这样的的百姓,难道就该受到周王朝的歧视吗?前辈为何不出手一搏?即使失败,以前辈的修为,超然物外还是不难的吧?前辈……”

“你呀!实在是小觑天下人了。这么多年,我听的奉承话多了,实在是听够了。”彭祖打断他说:“实话跟你说,这华夏之地,胜过我的。至少也有五人,而那些隐于深山大泽的高手的实力,即便是我也不知其底细!这些高手,尽管超然物外,与世无争,但也不乏以天下为己任之人。尽管我赞同你的说法,但楚国为蛮夷,已是千百年来的共识,而今周王室又历经成康之盛世,虽然昭王有失仁爱,但如今穆王励精图治,又是一番万众归心的气象。若是周楚开战,无数高手都会参与其中。到时候会掀起多大的波澜?你难道想掀起第二次封神之战吗?”

听到封神之战四个字,李逸云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那场商周双方精英齐出的旷世之战,尽管决定了周王朝的盛世,但在那场战争中,阵亡的战士与修道者都不计其数,绝对堪称有史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战役之一了。能稳胜过它的,也就只有上古不周山之战一例而已。

看着沉默不语的李逸云,彭祖停了停,接着说道:“再者,你可听闻熊冉熊渠两者在市井中的传言?熊渠爱民如子,百姓都拥戴他,而熊冉呢?前些年就是个花花公子,这几年年纪渐长,才稍稍安分一些。也许他被世人误解,是个有才能的人。但他在民间有着这样的风评,怎么能抓牢楚国的民心?还是说你还想像在苍梧之野一般,再来个搬弄是非?”

李逸云心中一痛,苍梧之野那些死亡者的脸似乎就在他面前。他咬咬牙,涩声道:“前辈,苍梧之野之过,晚辈绝不再犯!”“那就好!”彭祖点点头,站起身来说:“我要离开丹阳了,你再试着劝劝熊冉,让他好好想一想,其实熊渠是真的关心这个弟弟的。依我看,就连派兵搜捕,也是那些大臣的主意。否则,若是真心搜查。北城即使再荒凉,又怎么会一个兵都不派呢?”说到这儿,他又长叹一声:“亲情,实在是人世间难得的牵绊啊!”声音还在空中飘荡着,人已然散作无数的光点,消失的干干净净。

看着彭祖消失的地方愣了一阵,李逸云站起身来。双手掐了个法印,一颗颗光点从他身上钻出体外,在他身旁凝聚成一道人影,正是那天火同人之分身。

由于施展了用分身增强自身的火天大有,尽管时间不长,分身还未彻底消失,但也已经是奄奄一息了、那与李逸云相同的身影,露着一张比他本人还要苍白的脸,站在他的对面。

“唉!”李逸云叹了口气。盯着对面的“自己”说:“到底怎样才是对的呢?”他原本只是自言自语,但出人意料的,那分身却接口道:“嗨!有什么对不对的?自己想怎样做,就做了呗……”一副满不在乎的语调。

李逸云瞪大了眼睛:“你、你、你能说话?”对面的“李逸云”瞥了他一样:“连自己练的是什么法术都没弄清楚,你也真是够糊涂的了。”闻言李逸云更加诧异:“我修炼的自然是天火同人之术啊,比起其他的分身之术,它要强大很多,因此才能够在平时将灵力聚集,从中化生出你来啊?”

“说的不错,只是有一点不对。”他扬起下巴,让自己显得比李逸云高出一筹。一字字地说道:“天火同人,并不是分身之术。他是一种创造生命的法术。”

“什么?”李逸云的吃惊无以复加,加之身体尚未恢复,险些摔倒在地。“大惊小怪!”那扬着下巴的李逸云轻蔑的说:“难怪姬玉柳总说你笨,你也不想想?所谓分身之术,自然是将自身力量分散,化为多个身外化身,而每个分身都依赖于本体,在昆仑山的时候,你也读过不少法术。可曾见过有哪种法术能将分身事先修炼好,战时再释放的?”

见李逸云摇摇头,他又指着自己说道:“你又见过有哪种分身术炼出的分身能与本体对话的?告诉你,天火同人,看似是一门修炼分身的法术,事实上,是一门修炼者在自己体内以灵力创造生命的过程!”

李逸云瞪着眼睛,半晌才试探着问道:“这么说,你现在也是一个生命了?”他人方才还一脸得意的表情瞬间土崩瓦解,垂下头无奈地说:“哼!我要是成为一个生命体,还轮的上你随叫随到?都是你太笨了,这么久的时间才刚刚突破‘同人’的第一关!要是换了我,早就将它修炼到大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