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兵锋何指
  • 云起尘封
  • 慕笛
  • 4668字
  • 2014-09-13 22:06:58

空旷无人的小巷中,空气轻轻地扭曲了一下,显露出李逸云的身形。瞧着四周无人注意,他便快步走到街道上。放眼看去,只见街道上的行人依旧如往常般络绎不绝,只是众人的步伐比平时要快上许多,隐约间透着紧张的氛围,但要说混乱则是太过夸大了。就在此时,几个形色匆匆的人从李逸云的身旁穿街而过。他们的穿着都很普通,但无意间透出的气息却暴露了他们的底细。

“高手!”李逸云心想,他连忙收敛自身气息,目光追着这几人看过去。只见行走着的这五个人看似随意而为,实则周围四人已从各个角度将中间之人护在其中。而从他们的气势来看,每人都至少是雷劫之上境界的修道者。李逸云偷瞄中央之人,只见那人身材魁梧,低着头面目看不清晰,但削尖的脸颊却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仔细看却又确实未曾见过。

在李逸云的刻意收敛之下,几人并未查觉到他的窥视,仍是疾步朝前走去,不多时便到了街道尽头的城门。城门紧闭着,李逸云从远处看去,只见几个守城将士迎了上来,似乎要依例询问。但那站在中央的魁梧男子只是伸手拿出东西晃了晃,士兵们便慌忙行礼,接着好像又说了几句话。士兵们便将城门开了一条缝,让五人从门缝中钻了出去,消失在城外。

李逸云看的疑窦丛生,却听边上传来老者的声音:“小伙子,别看啦!人家有门路,你想出城啊,估计现在是不行了。”李逸云转头一看,只见说话的老者佝偻着背,头发几近全白,一双眼睛也是十分的浑浊。李逸云连忙问道:“老人家。这是怎么回事?上午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嘛?我就在客栈睡了个午觉,发生了什么事啊?”

一听他虚心求教,老者便有些卖弄地说道:“嘿嘿,年轻人不知道了吧?我告诉你,今天午后不久,驻守江陵城的姚武将军率领军队来到了丹阳城下,因此丹阳城才会禁止行人出入。”李逸云点了点头,又问老者:“老人家,那这位姚将军兵临城下,大家不害怕吗?”老者笑道:“一看你就是外乡人,姚武将军可是我们楚国人人尊敬的英雄,他的部队从来不扰民,我们怎么会害怕他?真是笑话!”

李逸云一边敷衍地笑了笑,一边心想:“看来这姚武便是看到熊冉的书信后赶来的将领之一,看来熊冉的手下还真有可靠的,当真将书信送出去了!”可是之前出城的五个人有是何来历?他们出城,会不会就是去见姚武呢?看来只有亲自去看一眼才能得知了。

想到这儿,李逸云冲着老者笑了笑,眼中神光一闪,老者顿时觉得眼前一花,等神智回复清明后眼前已经空无一物了。“咦?我刚才是在做什么?怎么想不起来了?”老者眉头紧皱,随后轻轻拍了拍额头。“算了,回家逗孙子去喽!”说着,便弯着腰一步步地朝家里踱去。

城门之外,一片地势颇高的开阔处,几万士兵的帐篷整齐的排列着。从城中走出的五人一出城门,便快步朝营帐的方向行来。他们刚一靠近,立即有士兵前来询问:“站住,做什么的?”走在两边的四人立即上前,将原本在中央的那人挡在身后。但那人却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退到后面。

他走上前,抬起头,将他那英武的面容展露了出来,对着士兵们说道:“常吉兄弟,辛苦了。还记得我吗?”那领头的士兵顿时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忙拱手道:“没想到是您大驾光临,常吉有礼了!”那人笑了笑:“都是一个战壕里待过的兄弟,无须多礼。快带我去见姚将军吧!”“是!”常吉挺起胸膛,做了请的手势,领着众人朝中央大帐走去。只是他们都没注意到,在他们身后,一尺见方的泥土微微拱起,隆起的部分跟着众人缓缓地向前移动。

在常吉的引领下,一行人来到营盘中部的一座帐篷外。这座帐篷外观看上去与周围的帐篷丝毫没有区别,若非有人带领,想找到此处几乎是不可能的。到了帐篷之前,常吉停下脚步,对着来人说道:“请您稍候,待我禀明将军。”说罢一转身,进了帐篷。

在几人的身后,藏身土中的李逸云借助土遁之术,将自身感知与大地相连,查看着营帐的设置,看着看着,心中不觉暗自佩服起姚武来。整块营地处在高处,而这帅帐又处在营地中的一个不易察觉的制高点。站在此处,营寨四周的风吹草动都被尽收眼底,分毫都不会遗漏。

他还未来得及感慨,帐篷门便再度被掀起,常吉走了出来。他再次朝着那英武男子施礼道:“将军有请!”那人点点头,领着随从朝前而来。但那两名站在营门口的士兵却突然将手中长矛一横,挡在几人前面。“对不起,将军说了,只见您一人。”常吉有些尴尬地开口道。

听了这话,跟随着的四人中有一人顿时按捺不住,立即就要上前,但却被那人拦住。英武男子走到最前面来,冲着随行的几人使了个眼色,之后对着横矛而立的士兵说:“客随主便,请了。”说罢便大步向前,士兵们连忙将长矛竖起,让开道路。他刚刚通过,便又将长矛紧握,挡住营门,紧紧盯着留在门口的几名护卫。

挑开犀牛皮的帐门,男子走进帐来。放眼瞧去,帐中干净利落,正中央有一个巨大的沙盘,上面高低错落,插着五颜六色的旗子。沙盘后面正对着门的那一面,则挂着一幅楚国全境的地图。在它下面的椅子上,坐着位中年将军,看样子三十多岁的模样,目光如刀。

“世子安好。”姚武从椅子上站起,向那人施礼道。言语间听不出喜怒。他从椅子上走下,摆出一个恭请的手势说:“请世子上座。”不用说,这人就是楚国的世子,熊冉的哥哥熊渠,李逸云之前对他的似曾相识之感便是由于他与熊冉相像之故。

此时姚武出言让座,熊渠却摆了摆手说:“如今在你的营帐之中,你是主,我是客,哪儿有坐主位的道理?”说着在沙盘一侧的一张长凳上坐了下来。姚武见状也不阻拦,只是拱了拱手,便走回主位,走了下来。

“我这次来的原因,我想世子应该比我清楚。”姚武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我就开门见山了,我想先问一句,国君他到底……”熊渠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瞬的悲痛之色,站起身来,一字一顿地说道:“父亲大人,已经在两日前归天了。”“国君!”姚武低呼一声,跪倒在地,朝着丹阳城的方向重重的磕下三个头。

垂头许久,他才眼带泪痕地站起身,重新入座。沉默了片刻,姚武接着开口道:“恕下臣直言,世子所来何意?还请明言!”熊渠直视着对方:“我今日前来,是为楚国千万百姓而见将军。”“哦?是这样……”姚武点了点头,接着说了句不着边际的话:“那待下臣先收拾只老鼠,免得惊了世子。”话音未落,姚武腰间的长刀已然到了手中,他一刀从上至下斩出,青幽幽的刀光朝着帐篷的一个角落劈斩而去。

再怎么让李逸云想,李逸云也想不到居然就这样被发现了。而此时已容不得他多想,森寒的刀光已将他完全笼罩在内,若是依旧不动,立即便要被一刀两断。

“嘭”的一声,泥土猛然炸开,李逸云斜着窜向空中,碧光一闪,南斗剑向下一挥,将又一道紧追而来的刀气劈成两半。刀气上蕴含的强大力道将李逸云猛的向后推去,不过李逸云经过这两年来的磨练,早已是经验十足。顺势将身躯一扭,便将这股力量转化为自身的旋转之力,南斗剑锋锐的剑芒前指,犀牛皮的帐门转瞬而破,李逸云从其中钻出,跃入半空。

转头看向姚武,只见满身戎装的将军并未奔出帐来,而是手持长刀站在原地。见对方神色自如,李逸云并未放下心来,反而越发担心起来,果不其然,三四股强大的气息从他左侧突兀的出现,其中一人的气势尤为强大,至少也是上清雷劫的层次。

冲出的势头还没有止息,李逸云身下彩光环绕,毫不迟疑的召出光轮,向远处逃窜。同时,从左右的帐中跃出几人,这几人显然训练有素,连帐内的情形也不去看,便立刻向李逸云追去。而熊渠的几名随行者听到异动,也当即展开身法,绕开了守在营门前的士兵,朝营内看去。见熊渠无恙,几人才又退到远处,转头瞧向李逸云逃窜的方向,但以逃追双方的动作之快,此时已然是毫无踪迹。

驾驭着日月五行轮,李逸云在空中左躲右闪,慌忙地躲避着后方射来的一道道法术。李逸云心中暗暗将这些人与苍梧之野的虞部、陶部的修道者比较起来:相较之下,楚国随地处南方,但与中原华夏文明联系密切,修炼门派也是层出不穷,而苍梧之野诸族则是固步自封,因此这几人的法术比起苍梧之野的多数修道者要强出不少。

但另一方面,苍梧之野的虞部、陶部,几乎是人人修炼。而楚国受中原文明影响,修道者是一个较为少数的群体,具有较高的地位。如此一来,在战斗经验,尤其是集体战斗经验方面,这几人比起生长在人人皆兵的苍梧之野修道者,自然是有所不足。他们四人所发出的法术完全是各自为战,尽管威力不小,却是毫无章法,若是他们的攻势能有所配合,李逸云即使不中招,也势必会吃力得多。

想通了这些,李逸云计上心头。他身体一旋,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绕过一颗参天大树后,向左侧飞去。追踪着他的四人也都循着他的前行路线向前冲来。李逸云暗叹侥幸,若是在苍梧之野,追踪的几人势必会成几路合围,那就麻烦得多了。

而这几名追踪者,修为也是有高低之分,修为较低的两人与李逸云不相上下。其中一人在飞行法术上面又略有逊色。于是在转弯之时便落在了后面,他刚转过树干之时,几人已经距离他有一些距离。他远远地看着,正要加力赶上,却见最前方逃着的李逸云扭过身来,朝着他的方向一招手,他顿时愣住了,等他回过神来,已然被树干上横生而出的粗大枝干紧紧地捆在了树干上,细密的灵力刹那间透出枝干涌入他的体内,封住了他的灵力。

他自然不会甘心被李逸云留下的陷阱困住。心念一动,立刻用神识沟通灵力,尝试着冲破束缚。在他全力挣脱之下,“嘭”地一声,枝干寸寸断裂。但此时李逸云与追赶他的几人都已经不见了踪影,他只好御剑浮在空中,一时不知所措。

“嘿!”这时,他听到有人在他的身后叫他。连忙一回头,正迎上李逸云的那张笑脸,他心中有气,置于胸前的双掌猛地推出,几乎将全身的灵力一下子倾泻而出。

在掌风沾到李逸云的瞬间,那“李逸云”寸寸的消散了,掌风毫无阻碍地穿透而过。他正心生疑惑,却觉得自己迎上了一股极强的劲气,不得不全力对敌。势均力敌的双方在空中相遇,瞬间炸裂开来,巨大的冲击波将他的身体反弹而出,他仰头喷出一口鲜血,随后摔在地上,晕了过去。而在他对面倒下的,却不是李逸云,而是另一名衣着与他相同的追踪者。

看着倒地的两人,剩下的两名追踪者的眼神变得凝重了起来。而在他们对面,李逸云脸上泛着淡淡的潮红,有些粗重地喘着气,但神色中却透着欣喜。之前在路过树木的时候,他便在树上施下法术,又以自己的灵力为锁,将其暂时锁住,等着最后那人到达树干之侧之时,就引动灵力,将木遁之术释放。

将木遁法术释放的同时,李逸云还又利用转身的刹那引动了隐藏在树干中的幻术,那人当时完全被裹缠而来的枝干所吸引,自然没有提防,这才被李逸云乘虚而入。之后,李逸云便兜了个圈子,绕到追踪者的正后面,此时处在队伍最后面的人见李逸云折返,自然是掉头追赶。李逸云便借助视觉的死角,将其引到先前中了幻术的人的身后,之后在引他发出强力一击后,才闪身躲避。

这蓄力一击自然是没有击中李逸云,但那人却想不到,他迎上的,是自己同伴的一击。而那中了幻术的同伴,是完全将他当做敌人来对待的。于是,才有了两人双双倒地的局面。剩下的两人眼见形势不好,趁着李逸云喘气的时机占据了他的左右两侧,封死了他的去路。

李逸云把心一横,右手握剑当胸,白炽色的光焰从身上燃起。在他的额头之上,显现出六道或连或断的横线,形成一个闪着金光的符号,正是火天大有的卦爻。毫不犹豫地,李逸云点燃了分身,将实力提升到巅峰。他知道,面对着这两位上清雷劫境界的修道者,还没有晶晶的相助,一个不小心就要饮恨当场了。

那两人见李逸云的气势逐渐攀升,也知道对手施展了提升实力的法门。于是再不迟疑,双双出手,左拳右掌,一蓝一青两道光芒向李逸云迎面袭来。

紧握南斗剑,一股亲密之感透过剑柄传入李逸云心中,绽放出温暖的气息,将他心中的些微恐惧一扫而光。李逸云大喝一声,双手握剑,自右上至左下,劈出一道弯月似的碧光,向对面的一拳一掌斩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