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兴亡几人忧(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4076字
  • 2014-09-12 08:57:25

在清晨穿行的人流中穿梭一番,李逸云便回到了客栈中自己的房间。刚推开门,晶晶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终于回来啦!”李逸云吓了一跳,瞪着眼睛看着蹲在床边的他:“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晶晶哀叹道:“饿的呗!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吃过东西啊!”李逸云心里想:真是讲义气,够朋友!大哥不在连东西都吃不下!此时却听晶晶接着说道:“昨天特别想吃鱼,你不在,也没人给我挑刺!我嫌麻烦,就没吃!”李逸云刚刚热起来的心又变得冰凉。

“昨天玉柳有没有来房间看我有没有回来?”李逸云问道。晶晶随手抓起一块糕点塞到嘴里,含糊地说:“嗯,来了好多次呢!”“那你是怎么说的?”晶晶得意地说:“前几次都是实话实说,后来我等到夜色深了,拔了根毛变成你熟睡的样子,她一来我就说你累坏了,她没舍得叫你,就走了呗!”李逸云敲了一下晶晶的头,笑着说:“行啊!你还挺聪明的嘛!找个机会奖励你一下!”晶晶来了精神:“真的?那我可要吃你亲手做的烤鱼。”

正说着话,脚步声从外面传来,李逸云和晶晶均猜出是姬玉柳前来,便也不在意。只是将昨日之事带过,谈起别的事情。果然,少女俏丽的身影出现在门外。

“昨天怎么那么晚才回来?”姬玉柳走到李逸云身前,关切地询问道。李逸云面露歉意地说:“哦,阿耳住的北城离这里很远的,而且他娘还病了,我就多留了一会儿帮了点忙。一会儿我还想送些药材过去。你不会生气吧?”姬玉柳笑着说:“我很容易生气吗?我又没怪你,就是怕你出了什么事情嘛!”李逸云点了点头,笑着说:“我知道啦!”

“哎呀!我的牙根都酸倒啦!”瞧着他们的模样,晶晶夸张地大喊。李逸云敲了一下他的头,将他扔在肩膀上说:“今天你也和我们一起出去逛逛吧?”眼角悄无痕迹的使了个眼色。晶晶立刻察觉,故意摆出一副跃跃欲试的姿态道:“好啊好啊,躺了这么多天,我也有些厌烦了,正好出去走走。”说着又在空中一招手,将榻上的葫芦抓在猫爪之中。倒出一粒丹药,塞到李逸云嘴里,一边塞一边嘟囔着:“先把今天抑制毒咒的药吃了!”

几人在城中逛了一圈,李逸云又买了一些补体疗伤的药物,姬玉柳不通药理,自然分不清是治病还是治伤。逛到中午,几人便又来到昨日的茶楼上叫了一些点心来吃。

这半天里,李逸云一直让晶晶帮忙用神识探查城内众人的气息,寻找那惊鸿一现的彭祖。晶晶本身便是最接近天地本源的生物,神识与天地浑然一体,在他的探查范围内几乎所有的气息都能被一一分辨。但找了一上午,却是毫无发现。

眼见着计划无法进行,李逸云心中忧虑了起来,点心也变得索然无味。姬玉柳这些天吃了不少,有些吃腻了,也是浅尝辄止。晶晶倒是对这茶楼中的点心十分喜爱,津津有味地嚼个不停。

正吃着点心,楼下的街道上传来士兵的呼喝声:“闪开闪开啦。”李逸云向下看去,两个士兵从路上行走的百姓间穿行而过,来到街道正中的告示板前,左边的那个士兵将上面贴了不知多久的告示一把扯下,拿起沾满浆糊的刷子,刷在身边同伴手中崭新的的告示上。那个士兵也不管告示板上面残留的纸屑,双手展开告示,用力一拍,便将告示贴在了木板之上。又用手将告示抚了抚,怕了拍手,和同伴转身离去。

士兵们离去,百姓们立即围了上来。但在楚国,多数人是不识字的,只是围上去瞧个热闹。这个时候,习惯般的,有识字的人出声读到:“近日城内歹人猖獗,自今日起,出入城门需经守城士兵检查方可通过,身携利器、信件者一律不得出入,处置措施视情节严重与否另行定夺。”

旁边立即有人问:“诶,老张,你没读错吧?这么严重?”那老张指了指告示的右下角:“那还用说,你看看这,国君的大印在这里盖着呢!还能有假?”李逸云心中一惊,朝中人对来往人进行检查不出他所料,但国君的玺印明明在熊冉手中,这份告示上又怎么印有国君的印章呢?

九婴在他脑中轻笑道:“这都想不明白?印章嘛!没了就不能重新刻一个?真是死脑筋!”李逸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怎么会?怎么有人敢私刻国君印章?”九婴哼了一声:“放在平时,自然是没人敢。但现在说的算的人就是熊渠为首的那几个人,只要他们守口如瓶,又会有谁得知?更不用说惩罚了。他们还能自己惩罚自己?笑话!”李逸云无奈地一笑:果然啊!事到临头,人人都会无所不用其极的,规矩什么的只是空话罢了。但我还是要尽尽人事,至少为了阿耳和她的母亲,也要救下熊冉才行。

想到这儿,李逸云将手中的半块点心塞到口中,冲着姬玉柳说道:“玉柳,我得去阿耳家里送药去了。”姬玉柳忙道:“我和你一起去!”李逸云说:“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快得很,你再喝一杯茶吃块点心我就回来了。那地方野猫野狗什么的很多,我怕你吓着。”姬玉柳想来害怕野狗,于是便乖巧地点点头。李逸云又拍拍晶晶说:“你也在这儿等我。”说罢走到一个没人注意的角落,身影一转便消失无踪。

化身清风在空中穿梭着,九婴突然开口道:“小子,你在这事上是不是有些不信任小公主了?这样的话,可是容易生出心魔的啊!”李逸云愣住了,下意识地说:“我怎么会不信任玉柳?我……”但却说不出理由。

九婴似乎也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道:“小子,不要逃避。若你信任她,又为何有意向她隐瞒情况呢?难道不是因为熊冉反对的是她的父亲,你害怕告诉她之后她会阻止你?你一方面想要帮熊冉,一方面又不想影响你们的感情,所以才会这样做的吧?”李逸云语塞。他想辩解自己只是不想让姬玉柳担心,或者是单纯的嫌麻烦,但他却连自己也说服不了。

“停下,你要找的那家伙来了!”九婴突然叫道。李逸云闻言猛地顿住身形,此时他正停在浩淼的江水上空,朝下一看,只见彭祖正坐在江面之上,宛若入定般盘坐。整个人就那样毫无凭借的浮在水面之上,随着水流轻轻地上下浮动。

李逸云显出真身,脚踏着日月五星轮缓缓飘到他的身旁,拱手问道:“彭祖前辈,晚辈有事打扰。不知您因何盘坐于此?可有事情需要晚辈代劳?”彭祖依旧静坐着,但突然睁开了眼睛,绽出两道深邃的目光中。一瞧他这番模样,李逸云便做好了听他教诲的准备。但却听彭祖慢悠悠地说道:“一般高人出场,不都是这样的嘛!”

李逸云顿时愣地说不出话,但还没等他回过神,彭祖便又面色严肃地说道:“年轻人,我劝你放手吧。这件事不是你能改变的,与其最后遗憾收场,不如现在就抽身而退,还落得清静。”李逸云还不能适应这人语气的快速切换,愣了愣才躬身施礼道:“前辈,既然您已经知晓,我也不敢隐瞒。如熊冉公子所说,为了楚国数十万百姓不受奴役,还请前辈帮忙!”灰衣人只是摇头,目光中透出无限的疲惫。“这结局是必然的,古往今来类似的事已经有过无数次,我若插手,只会将天下闹得更乱!”

李逸云依旧低着头,恳切地说:“前辈,即使无法改变结局,那也至少救救熊冉公子,您不是也很喜欢阿耳那孩子吗?”“哦?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彭祖有些惊异。“如此,倒可一试!好吧,你在前面带路吧。”李逸云喜出望外,立即直起身来,引着彭祖向前飞去。

一路上,无论李逸云或快或慢,彭祖总是在他后方三步的距离,稳稳地跟着,一路上也再也没有过什么意外。见到了熊冉后,李逸便云将他与彭祖相互介绍给对方,又将颁布的诏令内容告知熊冉。熊冉依旧很有信心,他觉得只要几位将领的军队一到,他登高一呼,形势定可逆转。李逸云则惦记着姬玉柳,将药材扔下便急匆匆地返回茶楼。

回到茶楼,李逸云一愣,只见原本他与姬玉柳所在的桌子上只剩下了晶晶趴在桌上,姬玉柳却不见了踪影。而有两个身穿侍卫服饰的人坐在桌边有些拘谨的等待着。李逸云心生警惕,暗暗运起灵力,向桌边靠近。

离得近了,看清了那两人的相貌,李逸云放下心来,但脸色却尴尬了起来。原来这两人正是姬玉柳刚刚入蜀时,护送她的姜龙姜虎兄弟。无奈之下,李逸云只能笑着上前打招呼道:“两位大哥!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晶晶见李逸云回来了,高声叫道“喵,喵!”却暗中用神识说道:“你才回来,他们等你半天了!”

姜龙姜虎站起身来,瞧着李逸云愣了一下,才面带笑意地答应着:“是李公子呀!”“李公子坐,我们跟你慢慢说!”这两年来,李逸云的身材又拔高了一些,面貌也有些微变化,所以两人没能立即认出来。

李逸云坐下来,姜龙便将分别后的情形向他讲述。在他们离开后,徐勇也是无计可施。只好硬着头皮带着剩下的人进京去见穆王。穆王见了姬玉柳的信件,虽说没有一怒之下处死他们。却还是惩罚了他们。姜龙姜虎兄弟首当其冲,被杖责之后撤职。两兄弟无处可去,所幸一位官员欣赏他们二人,便将他们招为私人护卫。

而前不久,那位大人被穆王派遣出使楚国。他们自然跟随而来。开始几天的遭遇,正如李逸云从熊冉那儿听到的一样,使臣每天都与楚国国主喝的大醉。但从昨天开始,楚国对他们的态度改变了,不再是国君出面拖延,而是世子出面积极地商量细节,却又总在决定的时候犹豫不决。这其中的原因李逸云自然是明白:熊炀已死,熊渠想要妥协却又忌惮熊冉,自然会有这样的表现。但姜氏兄弟自然是无法得知了。

而在今天,使臣大人得了个空,便带着两兄弟出驿馆闲逛,听说这家茶楼还不错,便前来喝茶,而碰巧在茶楼见到了公主,使臣大人便将公主先送回驿馆,让他们二人留下等待李逸云。

他们说的开心,李逸云心中却是越发奇怪:这两人受罚撤职这事无疑又自己的“功劳”,他们不怨恨自己就很好了,怎么会看见自己还面带喜色?李逸云不禁怀疑起两人的动机,心中暗自防备了起来。

正说着话,一个护卫从外面一脸怨气的走了进来。来到近前朝着姜龙躬身施礼,怒气冲冲地说:“头儿,不知为什么。大人一回去,就被驿馆的守卫禁止了出行,说是城里贼人正在闹事,为了大人的安全,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出去。跟着大人的那些兄弟们也被困在里面了。我当时恰好在驿馆外面闲逛,隔着墙知道了这事,这才能来给您送信,您说说,怎么办好?”

姜龙皱了皱眉:“有问题!恐怕我们的处境有变,但应该还不至于十分危急。若是真下决心除掉我们,就不该打草惊蛇,而是直接派军队前来了。”接着,他瞧着李逸云说:“李公子你修为高,可否麻烦你到城中为我们探查一番,看看究竟如何?”

一听这话,李逸云毫不迟疑地站起身:“姜兄客气什么?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我的猫托你们照顾了。”说着朝晶晶使了个眼色。“好!”姜家兄弟点了点头,满口答应。

“我出去了。”李逸云挥了挥手掌,身形一转便消失在了两人面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